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绛珠仙子重回红楼境

《四百九十六》重归天道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四百九十六》重归天道


李纨的话像一把锥子戳到宝玉上,合着自己就是个废物点心,同样都是贾家人,贾兰不就是考上功名,承继了荣国府的爵位,上战场厮杀搏命的又不是他,还不是皇上旨意。用得着谁见着我都要数叨几句,士可杀不可辱,我不去了行不?就在这里住着,挺好。


李纨眼角扬起,笑意更浓,状似惊慌意外状,不安的解释道:“看我,好好的赶热灶火来了,打扰你们俩了,嫂子我嘴笨,不会说话,过几日再来接你们。”轻快地转身出了西厢,到上房门前叫出贾兰,母子二人又前往先头的宁国府,现在的荣国侯府。


在路上,李纨与贾兰相对含笑不语。


不出所外,在李纨与贾兰把府邸收拾利落停当,亲自过来相迎贾政、宝玉他们,还有尤氏婆媳等人时。


宝玉提出要扶贾母灵柩回金陵,葬在老家祖坟内,这是当初老太太的遗愿。


贾政矜首点头,夸赞他孝顺,老太太没白疼他一场,要拿出贾母发送银两给他带上。


李纨、贾兰又执意劝阻他,言道:等大家都安置好了,贾兰就向皇上递折子请假,和宝玉一同扶贾母灵柩回南,兼祭祖。


宝玉心说,少来这假客礼,你们真狠。面子也要,里子也不放手,我就不依着你们行事,我就要甩开你不用。冷漠的哼了哼:“你们都是忙人,还是让我这个大闲人走一遭吧。”


贾政见他执意不去,并不在意,儿子大了,总不能一直捧在手上呵护,小时候他受尽万般宠爱,众星捧凤凰般的,长大了就该走自己的路,贾环的选择不是最好的,倒是有一番气概。宝玉总不能这样下去,经一经风雨也好找准他自己的路。嘱咐几句,就带上周姨娘,还想带上桂儿。


湘云忙向公公求请,说是自己能带他。宝玉扶贾母灵柩南下,她身为妻子当然要跟着,有一种预感,她不想说破。


等尤氏娘三个也关门闭户,跟着坐上马车离开。宝玉与湘云倍感凄惨,收起贾政给的银两。宝玉去铁监寺跟主持商议移棺事宜,湘云和麝月带着桂儿把这个宅院的每个角落走遍,想起贾府种种,从盛极到抄家,终于到了四散的地步。


贾母移灵南下的消息,不早不晚的传到深宫后院,传到玉竹轩。黛玉对贾母有一种复杂的感情,您老人家疼惜外孙女,就要真的负起责任,有始有终保持晚节,不能为了贾家的利益就转向,会害死人的。贾、史、王、薛四家,既是子孙不屑,再怎么护着也是枉然,还不如像这会儿,来一个浴火重生,是凤凰总是掩不住光芒,是宠狗总不会有什么大用处,各尽其才吧。您能想到今日的贾家吗?宝玉,你怎么办?心中郁闷。半晌,吩咐下去,备上祭物香烛。


次日,换上便服,带上颜芳、春纤一行人,留下雪雁坐镇。悄悄坐着宫辇去铁监寺拜祭贾母。深深的磕了一个头,不忘外家这边的情意,奉上香烛,默念:“外祖母走好,见到我娘,你们娘俩细说吧。”


心意尽到,扶了颜芳往外走,坐在宫辇内,眼前晃动着贾母颤巍巍的形态,欲惊欲喜欲悲欲嗔,想要跟她说什么,又被一阵微风吹散。


宫辇外传来低低的回禀:“主子,前面跟贾家人撞上了。”


黛玉身子颤抖,顿了一顿,颤声吩咐:“走,回宫。”


遇上宫辇,贾政、贾琏、宝玉、贾兰骑马,李纨、平儿、湘云抱着桂儿,还有尤氏、胡氏等人坐着车驾,自当避在一旁。待车子从身边过去,宝玉下意识的喊道:“林妹妹,是林妹妹。”


宫辇并没有停下,缓缓过去后,陡然加快行速,不见了踪影。


望着宝玉泪流满面,湘云气的浑身发抖,他的心还在林姐姐那儿,我这算什么。


贾政心口隐隐发痛,这孩子,痴心一片,可怜生生被王氏误了。


从铁监寺出来,众人把宝玉夫妇,贾母灵柩送上南下的舟船,挥手示意,一路平安。贾政忽的感到,宝玉,真的走了,若有所失。


身边平儿惊叫一声,人们抬眼望去,见宝玉从身上取出那个通灵宝玉,狠狠的摔在茫茫大河中。什么宝玉?骗人的玩意,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通灵宝玉,该去哪儿去哪儿吧。别了,往事。别了,曾经的梦境。


走了,宝玉一路之上无心领略两岸风光无限,他的心在飞扬,飘落到很远很远,要是没有这个家,与黛玉自在生活玩耍,该有多好。只觉着一道厉光射在脸上,不用看也知道是湘云。云妹妹,我知道对不起你,就让我在内心保留一块位置给林妹妹。环儿说的对,离开京城,离开那个家,海阔天空,就是无奈也逍遥。


到了金陵,有贾芸等人接着,安置贾母到贾家祖坟后。带上湘云、桂儿、麝月云游起来。所到之处,会停上一两日,在游人集结处,为人书写家书、对联等赚些银两。


湘云也不以为意,随他的兴致。


某日,在一个小镇上被绵绵细雨隔阻,无意间发觉这里的孩子,要读书竟是到远处邻县去。也是缘分,有老者见他行事不凡,且是读书人,就劝他留下做馆。于是,他与湘云在此栖身。


方便了一方孩童,无事时,闲谈中得知,不远的苏州城近日出了好几桩喜事。追问之下,与自己还有些许关系。与湘云商议一阵,等闲暇时,索性去探个究竟。


苏州城门,这日云集了当地官吏、名门世家、富豪等,专门迎接新到的知府大人。一班人等望眼欲穿时,远远行过来一队人马。为首的官轿在众人面前停下,从官轿里出来的正是林朗。后面的轿子无疑是夫人甄英莲,也就是曾经的香菱。


林朗的祖父辈,曾在明崇祯皇帝末年,在战乱中成为孤儿,遇到林卓然的父亲获救,带回林家。在林如海辞世前,已是自由身,并入到林家这一支,为了便宜行事不引人注目,没有声张。到了松熙回到林家,身份公开。又受到乾隆欣赏,在与朝廷合作中立了功勋,被破格钦点为朝廷命官,安排到苏州任知府一职。


甄英莲与他在京城成婚,随后南下,心里兴奋不已,爹爹、娘亲,女儿回来了!


林朗应付的说了几句场面话,就让人们散了。他要陪同夫人英莲,亲赴仁清巷拜见岳父岳母大人。


有知道端倪者,悄悄远远跟上,想见证这个令人激动的场面。


到了仁清巷口,英莲就激动的让停下轿子,她一步一步往里走,桩桩往事从心灵深处涌现在眼前。泪眼模糊,泣不成声。一双手从后面握住她那纤纤玉手,给她力量,与她共同比肩前行。“夫君。”


“别怕,你不是一个人,有我。”林朗牵着她的手,来到葫芦庙,来到从废墟中建起来的甄家宅院。


不会是心有灵犀吧,甄士隐与夫人封氏正在大门口望着葫芦庙。听说那里来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少年,要在那里暂住。听得似是熟悉,似是陌生的脚步声,转身看到在梦里多次见到过的女儿。


封氏试探着唤了一声:“英莲儿。”


“娘。”英莲再也控制不住,松开林朗的手,跑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啊,爹爹,女儿想死你们了。”


封氏紧紧搂住英莲,生怕再次失去她。甄士隐也颤抖着双手望着老妻、爱女。


林朗走上前,撩开袍襟跪下:“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甄士隐双手扶起他,老泪枞横,凝看着林朗:“好,好,好啊。走,咱们家去。”


在场之人无不垂泪,有人上前劝解这一家人。有人发出惊讶声:“咦,这不是那个穷酸,啊不,是贾大老爷,雨村先生?”


“嘿嘿。”淡然一笑,走到众人面前是如假包换的贾雨村,身后紧紧跟着儿子贾禄全。自从出了大狱,在京城呆不下去,就带着儿子想回老家猫着。


回家,想想还不错,越接近家乡心越凉。当初为了自家在官场上得意,整日谋划着怎样才能获得更高的位置,哪有空闲思及族人,到了这般景象,真是无颜见家乡父老啊。


听到外面热闹的动静,也出来观看,曾经的恩人,曾经的恩人爱女,一下子聚集在眼前,他慌了、傻了、不知所措的恍如在梦幻中。这不是真的,是假的,假的。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惊恐的跌倒在众人面前。天啦,怎不打个霹雷把我劈了。那不是我做的,是鬼迷心窍。你们都来了,别找我算账。我不是我,我不知道是哪个?


林朗看见他眯起眼睛又舒缓,扶着甄士隐走过来盯着他。


贾雨村挤处笑脸,喃喃搭讪:“老先生,别来无恙。”


甄士隐见他还是当初穷儒模样,就是满脸的沟沟渠渠,大小皱纹,看得出人家曾经出入过富贵之乡,饱经风霜、沮丧之态昭示此人不仅是潦倒过,还受过大罪。他已然知道了雨村往事,见他落到这个结局,也不想寒碜他。“尊兄自求多福吧。”冲林朗一笑,招呼着夫人与英莲,回家叙天伦之乐。


让我再重活一回吧,贾雨村后悔莫及。看着儿子贾禄全,想起善良的夫人娇杏,惭愧呀。做大恶之人尚不能免了罪孽,何必当初,上天,让我再做一回行善之人。


天还是那个天,朗朗乾坤。地还是那个地,芸芸众生。


仁清巷、葫芦庙、甄家门前。


苏州城的事情,源源不断传进紫禁城。


黛玉知道宝玉走了,英莲也回到仁清巷与亲人团聚,就剩下自己没个着落,心里起急。这个警幻仙姐,怎么也不想着让我回到那个梦里。在那里,我还有爸爸、妈妈、小弟,我要回去。连呼三声没人搭理。


倒是把雪雁和春纤招了来,见她又没有事儿。听见外面庆嫔在逗着十五阿哥玩耍,而黛玉这个亲娘却在发呆,好笑的摇摇头。


夜晚,无人之际。黛玉独自残香朝着茫茫天宇膜拜:“警幻姐姐,小妹求你了,好歹吱个声,别来那个沉默是金好不好?”


身后传来叹息:“玉儿,你在干吗?”乾隆阴魂不散的从房里走出来,一脸狐疑。


黛玉把心一横,豁出去了:“我要回家。”


“家?这难道不是你的家?”乾隆恍然顿悟,急忙拉住她。“你要回到仙家,不行,不能撇下我。”


黛玉好整以待,含笑想问:“你也想跟着去?这大好江山怎么办?”


乾隆口不择言的:“先让那个和珅帮着,等小十五大了,就交给他。”


“交给和珅?你舍得?”


“和珅救过我的命,是个忠心的,有他在,我放心。”


可怜的和珅,从这时候起,你就开始给小十五攒银子。眼前一亮,警幻仙子冉冉飘来,身后跟着痴梦仙姑、钟情大士、引愁金女、度恨菩提及众位仙子。口称:“绛珠妹妹,我等接你来了。”


——全文终——


紫衣深竹的新书预告《勘破天机》


令人堪羡亿万富豪的贵公子,从云端上跌到底层。母亲遇害,父亲中风,黑白道追捕,未婚妻背叛。 做一个普通小白领?不行!与漂来的小佳人相恋?非也!


勘破天机并非表示端木舒要弃世俗、遁空门,勘:指探秘人生道路,破:指不破不立,重新开始,天:指天降大任于斯人,机:以《易经》、《紫微斗数》为引,展现我国山、医、命、相、卜五术的神秘魅力。


使命!责任!自尊!迫使他振作起来,在风云变幻的幻海中、在茫茫人世间,浪遏飞舟。本小说轻松、诙谐、欢快、宏达中蕴含着丝丝苦涩。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