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都市言情 ->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第二部

第二十四章我们的结局是一个悲伤而短暂的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夏彤的高考成绩让一直忽视她的爸爸开心了一下,他甚至主动提出在暑假带夏彤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带到大学里去穿。林欣阿姨虽然没同意,却也没说什么,冷着脸不发表意见。夏彤爸爸搓了搓手,有些讨好地望着妻子说:“夏天衣服也不值几个钱,你看要不就给她买条连衣裙吧?”

林欣阿姨撇过头,嘀咕一句:“你买就是了,一件裙子而已,我至于不给她穿吗。”

“哎。”夏彤爸爸得到这句话,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知道你好,彤彤快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夏彤感激地看了林欣一眼。其实她心里也明白,林欣阿姨并不是坏心肠的女人,最近两年,她好像开始慢慢接受自己了,对她也很少打骂了,甚至允许她带弟弟玩。

林欣“嗯”了一声,将夏珉推过去:“带着珉珉一块去,给他也买两件新衣裳。”

“哎。”夏彤爸爸爽快地答应。

当天晚上夏彤爸爸就带着姐弟俩上街,一人买了一套新的夏装。夏彤选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在商店里试了一下,爸爸和弟弟都说好看,便买了下来。夏彤舍不得穿新裙子,便让服务员叠得整整齐齐的装在塑料袋里,她紧紧地抱在胸前,一脸笑容地陪着爸爸和弟弟继续逛街。

晚上,回到家里,她穿上新裙子,将一直扎起的头发放下,试了好几个发形,公主头、包包头、麻花辫、双马尾,每扎好一个,她就站在床上对窗户上看。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公主头,跳下床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找出一朵很久以前买的玫红色的头花扎上,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觉得挺好看的,开心地眯着眼睛笑。

就在这时,窗户上忽然传来敲击声,把夏彤吓了一跳。她走过去,打开窗户到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曲蔚然站在楼下,提着白色的快餐盒对着她招手。

夏彤缩回房间,快速将新裙子换下来,穿上旧衣服,一口气跑到曲蔚然面前:“你怎么才回来呀?”

曲蔚然揉揉眼睛,有些倦意:“加班了呀,看,给你带好吃的回来了。”

“什么呀?”夏彤凑过去看他手里的快餐盒,使劲地吸吸鼻子。

“嘿,回家给你吃。”曲蔚然说完,很自然地牵着夏彤的手,走回他们的家。还没走近就听见远远地传来风铃的声音,打开门,摸索着将灯打开,夏彤拿过曲蔚然手里的快餐盒跑到客厅的桌子上打开,热气和香味一起漫了出来:“哇,烤肉串。”

曲蔚然走过来,坐下倒了杯水一边喝着一边挑着眉毛看她:“吃吧吃吧,看你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夏彤皱皱鼻子,也不客气,拿了一根啊呜啊呜地吃起来,曲蔚然撑着脑袋,歪着头看她:“夏彤,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喂得看见什么都不馋。”

夏彤咬着肉串,不解地问:“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我就是这么决定的。”

“那估计很难吧。”夏彤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也知道的,我最好吃了,改不掉,估计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其实她也想优雅一些的,可是一看见食物她就控制不住啊,哭。

曲蔚然淡定地喝了一口水:“那就喂到下辈子好了。”

“那我下辈子也馋。”

“那就下下辈子。”

夏彤抿着嘴笑:“那我生生世世都做好吃鬼。”

“你这家伙。”曲蔚然嗤笑,对着她招手,“好吃鬼,过来。”

夏彤举着羊肉串走过去,曲蔚然伸手将她一拉,让她斜坐在他的怀里,下巴轻轻地抵着她的肩膀,软软的头发贴着她的脖颈,有力的双臂紧紧地锁在她的腰间,坏笑着问:“这么容易就想拐走我生生世世。”

夏彤羞涩地说不出话来,虽然她经常和曲蔚然拥抱,可是用这种姿势坐在他腿上还是第一次,房间里旋转的电风扇根本吹不走空气中流窜的热气,隔着薄薄的夏衣她能感觉到他的温度。她觉得她的人中都出汗了,忍不住抬手偷偷地抹了抹鼻子下面,心怦怦直跳着,脸蛋不由自主地烧红了起来,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线条分明的侧脸,血液上涌,心跳得更快了。

“嗯?说话呀。”曲蔚然像撒娇一般用下巴在她的肩膀上蹭蹭。

“说……说什么?”夏彤连说话都结巴了,被蹭到的地方痒到她的心里了,一阵阵的心悸让她心跳得更快了。

“说你喜欢我呀,说你爱我呀!”曲蔚然镜片后的双眼微微上挑,眼睛闪着光亮,抱着她轻轻摇晃着,像在撒娇一般。

夏彤看着这样的曲蔚然,整个心都软了,她想满足他,满足他所有的愿望,用自己最多的爱,让他觉得幸福。

“我喜欢你。喜欢到好想这样轻轻一闭眼,就能过完一辈子。”夏彤用力地闭上眼睛,然后睁开望着他说,“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明天你还在不在我身边;明天,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我……”

曲蔚然认真地听着,那灼灼如桃花般的丹凤眼里满是笑容,他用力地抱紧夏彤,深情地说:“以后每天都要说。”

夏彤低着头,用力地点点,任由他抱着,羞涩地使劲绞着手指,好嘛好嘛,只要他开心,那她就每天都说,嘿嘿。

那天晚上,曲蔚然就那样抱着夏彤坐了很久,像是好不容易找回的珍宝一般,不舍放手,不愿放手。他觉得抱着她软软的身体,闻着她淡淡的体香,听着耳边悦耳的风铃声,是那么的美好与安宁。

夏彤十八岁生日这天,她早早就起了床,穿上爸爸给她买的新裙子,鹅黄色的公主裙将她的皮肤衬得白里透红,灵动的大眼满是对今天行程的期盼,她对着镜子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用玫红色的头花扎了个低低的公主辫,黑色的长发分成两拨披在胸前,出门之前,她偷偷地对着镜子用了林欣阿姨的口红,学着大人的样子抿了抿嘴唇,望着镜子笑了笑,清纯的秀丽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妩媚,像一朵微微欲开的娇艳花朵,好看极了。

夏彤10点不到就去了市区,尽管她知道曲蔚然要11点才下班,严蕊也要到11点才来,可是她就是等不及,就是想早点到约定的地点看看,这是她第一次过生日,18岁,成人的日子。

从小,她最希望的就是能快点长大,过了今天,她就是大人了。

夏彤笑着在市中心逛着,东看看,西摸摸,见什么都觉得很好很漂亮。夏彤走进一间名牌运动服店里,在男装区逛了逛,一件白色的运动服吸引了她的视线,她觉得这件衣服曲蔚然穿一定好看。她走过去,伸手拿起衣架,同一时间,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正好握在她手上,她慌忙地缩回手。

“啊,抱歉。”碰到她手的少年连声道歉。她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没关系。”

那少年有着一张帅气的面孔,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当她抬起眼看他的时候,他明显地呆住了,直直地盯着她看,夏彤不好意思撇过头,转身走了。

那少年却一直望着她,直到他身边的朋友拍他的肩膀扬声道:“好啊,唐小天,你居然敢盯着别的女生看,我要去和雅望告状去!”

“我没有。”叫唐小天的男生一阵紧张地解释。

“还说没有,一直盯着看呢,舒雅望,雅望,快来呀!”男生一边叫着一边跑出*店。

“张靖宇!”唐小天紧张地追上去抓他,“你别胡说。”

张靖宇跑到迎面而来的女生面前,那女生戴着鸭舌帽,看不清容貌,只是她牵着的那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漂亮得特别抢眼,连夏彤这样羞涩的性格都忍不住盯着他看了几眼。夏彤见张靖宇指着店里的她,对着鸭舌帽女生一阵叽里呱啦地告状,女生气得抬起脚就踹在了一直解释的唐小天身上,唐小天委屈地看着夏彤。张靖宇幸灾乐祸地笑着,隐约听见他说:“你看,你看,他还盯着那女生看呢!”

鸭舌帽女生和10岁小男孩一起望向夏彤,夏彤连忙转过脸,不让他们看见,很是不好意思地从另一个门走了出去。

夏彤又逛了一圈,便早早地来到约定地点等着。她安静地坐在广场的休息椅上,从书包里摸出一个湛蓝色的糖果盒,盒子是用马口铁做的,有一本笔记本般大小,铁盒上写着英文,四边都印着一朵朵白色的雪花,很是精致。这个铁盒是严蕊从美国买回来的高级糖果,夏彤吃完了里面的糖,就用它装一些自己最宝贝的东西。今天,她要把这些东西全都送给他!

夏彤轻轻地抿着嘴巴笑了笑,打开铁盒,反复看了几遍后,又小心翼翼地将它盖起来,紧紧地抱住,手指轻轻磨蹭着铁盒冰凉的表皮,心里想着曲蔚然打开铁盒时的表情,看了里面东西时的表情,一定很高兴吧,一定会的。

以后她每天,每天都会想办法,让他高兴,让他觉得真的很幸福哪。

夏彤将糖果盒装进书包里,抬起头望着明亮的广场,安静而耐心地等着。过了一会儿,忽然她觉得额头一凉,抬头望去,只见曲蔚然拿着一瓶冰饮料靠在她的额头上。夏彤接过饮料,展开笑颜:“你来了啊。”

曲蔚然笑:“嗯,等很久了?”

“还好啦。”夏彤站起身来,自然地牵起他的手道,“你早到半小时耶。”

“老板不在,我先溜了。”曲蔚然拉着夏彤走到自己停车的地方,拖着自行车骑上去道,“先去拿你的生日礼物吧。”

夏彤跳上车,揽住曲蔚然的腰,开心地问:“是什么,是什么?”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你为什么不先拿来,再送到我面前呢?”

“太大了,拿着怪丢人的。”

“太大?”夏彤转着灵动的眼珠说,“是一大束玫瑰吗?”

“不是。”

“是洋娃娃吗?”

“不是。”

“那是什么吗?”

“反正你猜不到。”

“你告诉我啦,告诉我啦。”夏彤撒娇地摇着他的腰。

“哎哎,别动,我骑车呢。”曲蔚然的龙头扭了几下,吓得夏彤紧紧地抱住了他,曲蔚然嘴角又得意地上扬了几分。

“不说就算,反正我一会儿就知道了。”夏彤佯装生气地扭过头。马路对面,三辆自行车从她面前驶过,居然是刚才那群孩子,那个叫唐小天的少年看见了她,又一次紧紧地盯着她看,鸭舌帽女孩发现了他的行为,生气地拿脚踹他。她车后座上那漂亮小男孩,一手抓着她的衣服,一手拿着雪糕默默地吃着,漠然空洞的双眼也远远地看向她这边。夏彤移开视线,将脸埋在曲蔚然的背上,两群人就这样擦身而过,渐行渐远,炙热的阳光下,谁也不知道,那逐渐远去的人,将会对自己今后的生活掀起怎样的惊天巨变。

夏彤揽着曲蔚然的腰,想起包里的糖果盒,便拉开拉链,伸手在包里掏了下,摸出糖果盒,偷偷地,偷偷地塞进曲蔚然的挎包里,可哪知道他骑着车,一拉包包他就感觉到了:“干吗呢?”

曲蔚然低头看她正在作案的手,夏彤见被发现了,红着脸一把将信封强硬地塞进他的口袋:“没什么啦。”

“你塞了什么进去?”曲蔚然一手骑车一手掏还没拉上拉链的包,手伸进去摸到一个凉凉的东西。

“哎呀,回家再看,回家再看。”夏彤羞红了脸,连忙将他的手拿出来,捂着挎包不给他掏。

“到底是……”曲蔚然一句话还没说完,抬眼忽然被迎面而来的大货车吓到,他立刻伸手去扶龙头想躲开,可货车却像是疯了一般地向他冲过来,还未来得及反应,他连着自行车带着夏彤一起被撞得飞了起来,巨大的碰撞声刺痛了耳膜,剧烈的疼痛让曲蔚然无法思考。他的身子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重重地摔落在地上,疼痛由四肢传遍全身,他能感觉到温热的血液迅速地从他身体里流出,将他躺着的水泥地染红。他拼命地握紧双手,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可四肢却没有一块骨头愿意听他的,他不停地抽搐着,抽搐着,窒息地抽搐着,却怎么也动不了一下!

夏彤,夏彤,夏彤!他越是疼痛越是想念她!她就在他的身边,可他却无法坐起来看她一眼!她怎么样了?曲蔚然咳出一口血,眼睛死死地瞪着。忽然他的手被人握住,夏彤那哭泣着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眼眶。他听见她哭喊着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来人!救命啊!啊啊啊!”

“来人啊!救命啊!”曲蔚然听见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救命啊!救命啊!”

曲蔚然贪婪地盯着她看,使劲地、用力地,张着嘴巴,和着咳出的血,用尽力气问:“有没有……受伤?”

夏彤哭着摇头:“我没事,我没事!你也要没事!你也要没事啊。”

曲蔚然像是放下心一般,扯着嘴角,恍惚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曲蔚然!你看着我!看着我,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夏彤大声地哭喊着,站起身来,拉住一个过路的大叔哀求道:“叔叔,叔叔你救救他吧!”

“你救救他吧!求求你了!”夏彤扯着那个男人像是扯着救命稻草,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哭着求着,“求求你了,救救他吧。”

那男人拉起夏彤:“你别这样,我已经叫救护车了,马上就来了,别急,别急。”

夏彤一直哭着,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曲蔚然的额头,鲜血不停地从她手缝中流出来,染红了她的双手,她漂亮的新裙子。曲蔚然觉得温度正从他身上一点一点地流逝,全身变得冰冷,那种快要死亡的感觉向他袭来,他惊恐地睁大眼,他不要死!他不能死!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他不想就这么死去!

更何况……

更何况他若死了,夏彤可怎么办?

救护车的声音传进他耳里,他第一次觉得这刺耳的声音是这么好听,像天籁一般,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搬动,搬上救护车。他的手一直被夏彤紧紧握着,他看见夏彤跟着他的担架上了救护车,他忽然轻轻地笑了,嘴角又涌出一丝血沫,可他依然固执地微笑,她没事,她真的没事,真好。

夏彤紧紧地握着曲蔚然的手,见他眼神开始涣散,便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夏彤觉得救护车开了好久好久才到医院,她跟着担架车将曲蔚然送进手术室,看着亮起的手术灯无助地站在门外哭泣着。她不时地抹着眼泪,忽然她发现,手背上沾着的不是透明的泪水,而是鲜艳的红色,那是曲蔚然的鲜血。夏彤捂着嘴唇,哭得更加悲伤,肩膀被人揽住:“夏彤,你没事吧?”

夏彤回过头来,望着身后俊秀的女孩,像是看见依靠了一般,哭着扑过去:“严蕊!”

严蕊紧紧地抱着夏彤,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背脊,小声地安慰着:“没事的,没事的。”

“我好怕……”怀里的夏彤声音轻得像是在飘。

“别怕,我在这,陪着你,别怕,他不会有事的。”

夏彤像是得到安抚一般,渐渐地安静了下来,连哭泣着的哽咽声也渐渐没有了。她的手紧紧地抱着严蕊,脸埋在她的胸口,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严蕊不停地安慰她:“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不要怕。”

过了好久好久,严蕊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她像是傻了一样抱着夏彤,眼睛瞪得大大地望着前方,像是雕像一样站着,一向洒脱的双眼忽然红了起来:“夏彤。”

空荡的医院长廊上,她听见自己这样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夏彤……”她又叫了一声,可还是无人回应,泪珠就这样从眼眶滑落,像是不要钱一般往下直落。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穿着白衣的医生对着泪流满面的严蕊说:“姑娘,别哭了,里面的人救回来了。”

严蕊抬起呆愣愣的双眸,望着医生说:“她死了。”

医生奇怪地望着她,正想说里面的人真没事的时候,就看见面前紧紧相拥的两个女孩,像是承受不住一般,轰然倒下。那个短发的女孩,紧紧地抱着满身鲜血的长发女孩,轻轻地仰着头,无助地望着他问:“医生,夏彤是不是死了?”

医生诧异地睁大眼,蹲下身来,拨开长发的女孩一看,那女孩,眼耳口鼻,七窍流血,早已死去多时……

曲蔚然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后,当他睁开眼睛,找不到夏彤的那一刻,就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般,呆滞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不去问,也不去找;不去听,也不去想。

来看过曲蔚然的人都说:“那不是悲伤,而是绝望,铺天盖地的绝望……”

可即使他不想听,夏彤的消息还是不断地传进他的耳朵里,隔壁病床上的病人说:送他来的女孩,死得很惨,五脏俱裂却毫无察觉,像是没事人一样在急救室外面哭着,手术没一会儿,她就忽然死在了外面。她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很大,像是不相信自己就会这样死去一般,用力地睁大眼睛,死亡般空洞的双眸里,满是干枯的血块,文秀的五官皱成一团,凝结成了一个痛苦不堪与绝望的表情。

医院的护士说:女孩的尸体第三天就火化了,骨灰被乡下赶来的妈妈带回了老家。女孩的妈妈在太平间哭了很久,她扑在夏彤的尸体上哭着忏悔着,她不该将她送来城里,她不该让她离开妈妈,她不该只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抛弃她。

护士说,即使她看惯了生死,听腻了哭号,却还是被这个母亲的悲伤感染,偷偷地红了眼眶。

不管身边的人说什么,躺在病床上的曲蔚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失去眼镜的他,眼前一片朦胧,他睁着无神的双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医生们都以为他受的打击太大,失去了神智,便不再管他。

一天,为曲蔚然打吊水的护士算着点去给他换药水,刚打开病房就吓得尖叫起来,只见病房里,曲蔚然的输液管被从瓶子上拔了下来,被放进嘴里。他脸色铁青,身子痛苦地痉挛着、颤抖着。护士连忙跑上前去,将管子从他嘴里拉出来,按了急救铃。不一会儿值班医生连忙跑来:“怎么回事?”

护士连声报告:“病人将大量的空气吹进血管,照成肺内严重地缺氧,现在已经昏迷了。”

医生一边听着报告,一边对曲蔚然进行抢救。一刻钟后,他终于恢复了呼吸,医生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这床的病人重点注意一下,自杀倾向严重。”

“是。”护士连忙点头,拍拍受到惊吓的心脏,转眼看着病床上苍白脆弱的少年,即使死里逃生后,那俊美的脸上也无一丝欣喜与侥幸,也不像有些自杀被救下的人一般要死要活地还叫着想去死一次。他就这般安静地躺着,面如死灰,了无生气。

护士低下头,怜悯地轻叹一声,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又跑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湛蓝色的糖果铁盒,铁盒被压得变形,原本平坦光滑的长方形,被压扁成一块,很是扭曲,上面还沾着干枯发黑的血液。“这个是在你出事那天背的包里找到的,我看里面好像有东西,就帮你留了下来。”他原来的衣服和挎包沾满了鲜血,早已在手术台被剪坏后丢掉了,挎包里的东西也被碾压得没有一件完好的,只有这个铁盒,从一堆破烂中探出湛蓝色的一角,被这位细心的护士看见。

曲蔚然像是忽然被电流击过一样,忽然颤抖了一下,空洞的双眼凝起神来紧紧地望着护士手里的糖果铁盒,他快速地伸*过,紧紧地捂在胸口,护士悄悄地退出病房,偷偷地在门口看他。她以为他会立刻打开糖果铁盒看,可他却没有,一直紧紧地捂着糖果铁盒,像是想将它揉进心里一般。

护士忽然觉得病房里的这个少年真可怜,可怜得让她这个与他毫无关系的人都觉得隐隐地心痛。

那之后的日子,那个糖果铁盒便成了他的宝贝,醒着的时候捧在手里,对着阳光,仰头望着,漂亮的眼睛总是微微眯着,有时会闪过一丝神采;睡着时,就将铁盒紧紧地按在胸口,像在寒冷的冬天,抱住一个滚烫的热水袋一般,用力地按在胸口,却又怕坏掉一般,小心翼翼地为它留下一丝空间。

年轻的女护士一直不懂,他为什么不看呢?既然这么重视这个铁盒,为什么却迟迟不肯打开看呢?她想问他,却又觉得唐突,最终忍了下去。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湛蓝色的铁盒,那个少年,终其一生也没有拆开过,因为那少年觉得,只要不打开它,夏彤就还有话没说完,就对这个世界还有眷恋,她的灵魂一定无法得到安息,她会在他身边盘旋无法离开。

所以,即使是灵魂也好,他也想将她困在身边,想要她活着是他的人,死了还是他的……

曲蔚然出院是在两个月后,漫长的高三暑假都快过去,他走出医院,顶着8月酷暑的太阳,缓步在街道上。他一直往前走着,像是没有目的地一般,从炎热的中午,一直走到黄昏,终于在一幢高端小区门口停下。他想走进去,却被保安拦了下来:“你找谁啊?”

两个多月没有说话的曲蔚然,轻轻地张开嘴道:“严蕊。”

“等下啊。”小区保安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举着电话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曲蔚然。”

保安又对着电话说了两句后,转头对着他说:“进去吧。”

曲蔚然也没道谢,笔直地走了进去,走过两幢小高层后,在小区的花园里看见了要找的人。严蕊牵着一只大大的拉布拉多犬站在花园里,大狗兴奋地在她身边窜着。严蕊抬眼看见了曲蔚然,便解开了狗狗脖子上的绳子,让它自由地跑去。

严蕊抬眼,静静地凝视着曲蔚然,好半天才张口道:“听说你自杀了?”

曲蔚然默不做声。

“那怎么没死?”严蕊冷酷地讥笑道,“夏彤都死了,你怎么没死!”

曲蔚然无视她的嘲讽,抬起头,直直地望着她的眼睛问:“她死的时候,痛苦吗?”

这句话问完,现场的两个人,心里都像是被针扎一般的难受!

“痛苦?!”严蕊紧紧地闭上眼,想起那天怀中那缓缓消失的温度,逐渐沉重的身体,她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自己,却还是觉得周身一片冰冷。她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只有老天才知道她痛不痛苦。她在临死前最后一秒还在担心你,在她心里,你的安危比她的生命更重要。她连一丝一毫都没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那满脸的血,是她自己流下来的,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明明她自己也流了那么多血,可她却一眼也看不见,这个笨蛋!这个只会躲在我怀里哭的笨蛋,那家伙,就一直哭,一直哭……”

严蕊说着说着便痛哭起来,她使劲地咬住嘴唇,忍耐了半晌,用哽咽的声音说:“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就要死了……”

严蕊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了,她抬手,使劲地捂着眼睛,跑远的拉布拉多犬像是感受到主人的悲伤一样,立刻跑了回来,扑在严蕊身上,伸着舌头,舔着她的脸颊,焦急地围着她转。

曲蔚然一直低着头,双眼通红地盯着地面问:“她最后,说了什么?”

“她说:我好怕。”

“我好怕……我好怕。”曲蔚然傻傻地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眼眶里的泪水瞬间滑落,两个月来压抑住的悲伤,像是缓过神来,像海啸一般扑面而来,打击得他站不稳,动不了,窒息一般的痛苦。他像是濒死的鱼一般,用力地咬着手背,使劲地喘息着,压抑地、猛烈地抽泣着。

那些有关夏彤的记忆,忽然猛烈地涌出来,紧紧地包围住他!

她说过:曲蔚然,我保护你,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她说过:曲蔚然,我会努力的,努力长大,努力变强,努力建立一个自己的家,我会很爱很爱我的家人,会对他们很好很好,所以,曲蔚然,你要不要……住到我家里来?我十年后的家里?

曲蔚然一点一点地跪坐下来,再也忍不住,细碎的哭泣声透出嘴唇,为什么一直盼望着长大的夏彤,连18岁都没活过?

那个笨蛋一样的孩子,那个眼里只看见我的孩子,那个一心一意爱着我善良到死的孩子……

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再也不能拥抱你……

我再也不能听着你的声音,看着你的笑容,无赖地要求你把全部的爱都给我……

夏彤,夏彤,不要抛下我……

我们约定过,你为我活着,我为你活着,既然你死了……那我也……我也……

“撞死夏彤的男人,我在曲宁远家看见过。”

严蕊冷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曲蔚然震惊地抬头看她。严蕊眼神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查过他,他是曲宁远妈妈的手下,为她家杀过人,坐过牢。”

严蕊蹲下身,为拉布拉多犬拴上狗绳,转身背对着他说:“我这样说,你还想去死的话,就去吧。”

说完,她不再停留,转身走向花园不远处的楼房里,她直直地看着前方,心里轻声道:夏彤,我知道你喜欢他,知道你不想让他死,所以,我把事实告诉他,这样做,他一定会活下来……

那你一定会高兴的,对不对?

夏彤,你总是对我说你想保护曲蔚然,可你一定没想到,原来,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说要保护另一个一无所有的人,结果会是这样的疼。

严蕊难过地停下脚步,靠着墙壁紧紧地抱住自己,可怎么抱也不觉得温暖,怀中,永远永远留存着夏彤离开时那冰冷的体温。

远处,花园里少年的身影,在昏暗的夜色下,渐渐模糊不清。

严蕊番外

我们的友情在爱情之上

这些年我一直不敢想起夏彤,我家里人也不许我想她,她死后的那个月,我因为太过悲伤大病一场,一想起她,我就会心痛,是真的心绞痛。

那之后,我去了英国留学,没心没肺地玩了四年,中间也陆陆续续地听到曲家的消息。宁远哥哥在去年登瑞士雪山的时候掉了下去,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失踪了,他的母亲承受不住打击,没一个星期就因病去世了。然后不到一个月,曲家就多个新的少东——曲蔚然。

我心里隐约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却不想多去追究,我好像被夏彤传染了,对曲蔚然做的那些坏事,采取包庇政策。当然,我对曲蔚然的好,敌不过夏彤的千万分之一,那孩子,即使自己面朝阴影,也要留给那少年一份阳光;一边冻得哆嗦,一边希望能够温暖到他。

真是个笨蛋一样的孩子。

夏彤,我有多久没这样用力想过你了?

飞机降落在北京国际机场,我要从这里转机回S市。独自拎着行李走出检票口,在机场候机室的餐厅休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让我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我站在落地窗前,做了几个扩展运动,扭了扭脖子,感觉舒服了一些,转身坐回单人沙发上,点了一杯奶茶,戴上耳机,闭着眼睛,安静地晒着冬日的太阳。

忽然耳机被人扯了下来,我睁开眼,有些不爽地回头望去,一个清俊的男子优雅地望着我亲切地笑着。我一怔,恍惚中记忆里那个尖锐冷漠充满仇恨的少年,忽然冲撞出来,与他的容颜重合起来。他变了,被磨去了棱角变得圆滑,变得不再那样锋利,退去了少年的青涩,他变得更加迷人起来,周身散发着对女人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气息。

他像一个老朋友一般在我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望着我低声说:“真巧。”

我点头,错开眼神,望着窗外明晃晃的世界,轻声道:“是啊。”

“过得好吗?”他问。

“不错啊,你呢?”

“嗯。”他忽然有些充满神秘地望着我笑,“很好啊,我过得很好。”

我看着他的笑颜,有些恼怒,他凭什么活得这么开心?凭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凭什么?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已经忘记了那个可怜的傻女孩?

我捏紧双拳,强迫自己扭过头,咬着牙道:“是吗,那就好,先走了!”

真是一秒也不想和他再待在一起!一秒也不!

我站起身拉起行李箱子就想走,可手腕忽然被他拉住!紧紧地!我生气地回头瞪他:“干什么!”

“可以再陪我聊一会儿吗?”他仰头望着我,声音里带着一丝祈求,“除了你,我不知道还可以和谁……可以和谁,聊起她。”

我一听这话,鼻子忽然一酸,眼泪瞬间聚集在眼眶里。我放下行李,僵硬地坐下。

他缓慢地松开我的手,低下头去,过了好久,轻声问我:“你想她吗?你会不会很想她?”

我望着他,听着他很认真地说:“我很想她,即使到现在我还是很想她,很想很想再和她说说话,再听听她的声音,想她的样子,想她说话时的神态……”

“别再说了!”我大声打断他的话。我不可以想她……不可以……我用力按住又开始疼到揪心的胸口,眼泪瞬间掉落,“别再说了……就算想她又怎么样?我们再也不可能看见她,再也不可能听见她的声音,再也不可能!不可能!”

他怔怔地望着我,缓缓地、失落地垂下眼……

“对不起。”我明白他想诉说的心情,我懂得他痛苦的思念,可是……我不想再听,虽然……虽然我也和他一样,除了他,再也找不到可以谈起夏彤的人。

只是,只是……我真的不想再去想她,我答应过爸爸,我要坚强,要忘记,要重新生活……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怀念她。

我又一次站起来,拉起行李箱,转身往前走……

“我遇见她了。”

我停下脚步,没有回身。

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再一次遇见她了,我的夏彤,她回来了……”

我惊诧地转身,身后的男子望着我,微微笑着,眼里带着一丝光亮,像是黑夜中的启明星,那么亮,那么充满希望……

“你什么意思?”

他依然望着我微笑着,有些神秘,甚至带着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从透明的玻璃桌上推过来给我。

我走过去,不以为意地拿起照片一看,瞬间觉得全身冰凉,照片上的女孩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站在湛蓝的丽江边上,扶着被风吹乱的长发,望着镜头,轻柔地笑着。

我望着照片,震惊地抬头问:“她是谁?”

“舒雅望。”他笑了笑,一字一字地报出她的名字,然后歪着头,望着问,“很好听的名字吧?”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这个女孩的名字,那个名字的主人,有着一张和夏彤近乎一样的容颜。

“嗯。”我低低地应了一声,眼神又看向照片,“你怎么得到这张照片的?”

“我偷的。”曲蔚然收好照片,笑得很是无辜地补充道,“她是我战友的女朋友。”

我愣了一下,望着他将照片抽走,低着头,将它小心地放回口袋里,漂亮的桃花眼被厚厚的镜片遮住,看不出情绪。

那天,我们没有再聊什么,我以为这次偶遇,就这么过去了,我不会再和曲蔚然、舒雅望这些人有任何联系。可谁知道大年初一那天,爸爸说他要去他的老上司家拜年,我却奇迹般地主动要求跟他一起去了,只因为,只因为曲蔚然和我说过,那个长得像夏彤的女孩也住S市军区大院里。我想,我小心翼翼地想,也许……

也许,我会遇见她。

那天早上,很应景地下着小雪,轿车在路上开得很慢,大半个小时后,才开进军区大院,在一幢三层别墅前停住了。我和爸爸下了车,我没打伞,低着头冲到屋檐下,等着爸爸走过来,按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是个40多岁的妇女,她温和地欢迎我们进去。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大,身上的寒气被驱逐大半,我脱了大衣,跟在爸爸身后走进客厅,落地窗外的雪景将房间照得很明亮。客厅中间的长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军装的老人,一个少年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背对着我们。爸爸见到老人,很尊敬地停住脚步,笔直地敬了个礼:“司令!”

老人严苛的脸上露出一丝温煦,点了下头。

爸爸放下敬礼的手,拉过我说:“司令,我带我家闺女来给您拜年。”

我有礼地鞠躬:“司令爷爷新年好。”

那老司令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我:“新年好。”

我看了眼爸爸,他并未反对,我走过去大方地接过红包:“谢谢爷爷。”

转身,就看见了那个一直背对着我们的少年,那一眼,简直让我的眼神无法移开。我一直以为见过曲蔚然年少时的模样,便不可能再会被任何少年惊艳,却没想到,这个孩子,能长得这般好看。

那孩子好像不知道来了客人一般,微微低着头,单手端着白色的马克杯,随意地摇晃着杯身,让杯子里的水一圈一圈地晃着。

“夏木。”老司令叫了一声。少年抬起头,苍白的脸上一双阴郁空洞的眼漠然地看着他。

“我和你严叔叔有事说,你照顾一下客人。”

他眼都没眨一下,丝毫没有反应。老司令好像也没指望他有反应一般,笔直地站起来对爸爸招招手,两人往二楼走去。

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他低着头,继续摇晃着杯子里的水,偶尔会小小地喝一口。我好奇地望着他问:“你叫夏木?”

他没理我。

“几年级了?”

他依然没理我,一眼空洞。

好吧,就算像我这么厚脸皮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和这个少年说话了。我揉了揉鼻子,接过用人阿姨递过来的茶。那阿姨温和地说:“您别介意,这孩子从小就不理人。”

“没事。”我好脾气地笑笑,并不想和一个不懂礼貌的小孩子计较。

我端着茶杯,无聊地和他对坐着。他好像在发呆又好像不在,眼睛一直空空洞洞,一片虚无,像是什么也入不了他的眼一样。

明明这么安静,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这种感觉,还真像一个人。

我放松身子,靠进软软的沙发里,淡淡地想着。

过了一会儿,玄关处又响起开门声,一道爽朗的问候声传进客厅里:“朱姨,新年好。”

“新年好,雅望。”用人阿姨的声音里带着欢喜和亲切,应该是熟人吧!我眨了眨眼望向门口,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孩走了进来,文秀的面容,海藻一般的长发,眼睛大而明亮,嘴角带着快乐的笑容。她笑容满面地望着我:“呀,来客人了啊!你好。”

我不自觉地握紧双手,用力地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干涩地问候道:“你好。”

我直直地望着她,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她熟练地坐到夏木边上,扬起嘴角,一脸讨好地笑着:“小夏木,还在生姐姐气呀?”

在我以为夏木不会做声的时候,他居然一脸别扭地扭过头,那空洞的双眼里,像是瞬间被注入了灵魂。

“啊啊,别气了,我错了还不行。”舒雅望使劲用手指拨弄着他柔软的头发,“夏木,夏木,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

夏木犹豫了半晌,舒雅望一直一脸恳请加耍赖讨好地望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微微低下头来,轻声说:“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啊?是原谅我了?”舒雅望高兴地道,“夏木,你真要多说些话啦,你表达能力太差了。”

夏木低下头,轻轻地抿了抿嘴角。只是那样细微的一个动作,却让我觉得,心都为他变得软软的。

舒雅望是个很健谈的人,由于她的到来,客厅里不再安安静静,有时说到好笑的事,她还会哈哈大笑起来。我一直看着她,仔细地回忆着记忆中的夏彤,她们确实长得很像,可却也一点不像。夏彤不会像舒雅望这样勇敢地直视别人的眼睛,她总是淡淡的胆怯,小小的讨好,眼神像迷路的小鹿一般可怜却又纯净;夏彤也不会像舒雅望这样张大嘴放声大笑,她总是抿着嘴唇,低着头,偷偷地笑,像是怕人发现她的快乐,就会抢走一般。

她和舒雅望那种能点燃一切的火焰般气质恰恰相反,自卑柔弱得像空气一般容易让人忽视。

这个女孩,一点也不像夏彤,一点也不像。

我有些失望地站起来,走到窗口,闭上眼睛,轻轻地抱住自己,怀里一片冰冷……

“严蕊,上楼看电影去啊。”舒雅望在我身后叫我。

我睁开眼,转身望着她说:“不了,你们去看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我不再停留,走出别墅,走进飞舞的白雪里,走过别墅的时候,忍不住转头向里看去,那个叫舒雅望的女孩,正拿着一个鼓鼓的红包,笑着逗弄着那个沉默的少年。少年仰着头,一脸不屑,可眼底却染着无尽的欢喜。

那少年,是在偷偷喜欢她吧?

我会心一笑,又向前走了几步,忍不住又悲伤了起来,明明长着一样的脸,一个这么幸福,一个却连十八岁都没活过……

我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望向天空,任雪花打在我的脸上,飘进我的眼睛,一片冰凉。我使劲地眨了眨眼,再睁开,忽然想起,那年冬天,那年圣诞,她也是这样,站在雪地里,悲伤地仰着头,望着远方,偷偷地哭。

我深吸一口气,低下头来,用力地捂着心脏,疼痛蔓延全身。

我苦笑了一下,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夏彤,夏彤,为什么你留给我的,都是悲伤的回忆?

为什么,我记不得一张你笑起来的脸?

夏彤,我很想你。

真的很想你……

即使这么疼痛的感觉,也阻止不了我如此想念你……

雪一直下,一直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