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如水人生

第一百四十七章奇怪的病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奇怪的病人


白痴偶尔出现,每次都自言自语,因为乐乐从来都当没看到,直到某天,乐那个乐忍无可忍,一脚把他踹出很远。他还白痴的说:


“打是疼骂是爱……”


乐乐回家跟梁凉把这事一说,梁凉提议:


“干脆跟他约个时间,让我跟他好好谈谈吧”


“二两哥,你可别动手哦?”乐乐说。


“为什么不能动手?”


“这京城,啥不多,官最多我怕他是什么官二代,到时候会有麻烦。”人生地不熟的,惹那些什么官二代的,不惹都是麻烦,何况是去惹那些人呢?乐乐觉得有钱人也好、当官的也好,她都应该远离。不小心遇到,也要拐弯走。她讨厌麻烦


“哦,我记住了”


可等某男再次出现,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乐乐觉得他已经放弃了吧,所以干脆也不提那什么见面的事情。搞不好这男的就是纯粹抽风,才会这样,还不如当他是透明呢乐乐也就每当一回事儿了。


每天上学、放学,买菜做饭,写大字、画画、习武、看书,闲了买布料做做衣服。


自从学姐做了礼服后,也给她介绍了一些顾客,当然,那些顾客都是有钱人。有做平时穿的衣服、也有做礼服。她们觉得值得,是因为绝对不会有人穿跟她们同样的衣服


但她不再接急着要的单,太赶的单她基本都不接。毕竟她是学生,还是以学业为主。


这天周六,乐乐正在她的小工作室做条裙子,突然就接到冯教授的一个电话,说是有很重要的事,让她马上过去一趟。


“乐乐,什么事儿?”


“是冯教授,让我过去,问他也没说是什么事,只是说很重要。”


“我跟你一起去”


“好。”反正都认识,而且也经常一起出现。


“乐乐,弄不好是什么疑难杂症找你去看,你还是把你那个什么药一起带过去吧”


“冯教授不是老中医吗?那种事情哪里会轮到我啊”


“那也带着,以防万一,你那药人家可没有。”


“好吧”


乐乐和梁凉还是踩着自行车来到冯教授家,只见冯教授一脸凝重,乐乐忙问:


“冯教授,找我到底为什么事啊?”


“啊乐乐你来了。你快跟我去看一个病人。”说着就把乐乐给拉走,梁凉自然也跟着他们一起走出来,上了一辆车。冯教授也没有阻止,他知道这俩人一直都跟连体婴似的,赶他下去,搞不好乐乐也不去了


一路上,乐乐看着车子越行越偏僻,就开口问:


“教授,病人没上医院吗?”


“病人的身份特殊,不能上医院,到了你就知道了。”冯教授也没多说。


“哦。”不说就不说吧,总不会给他看完就杀人灭口吧?这年头这样的事情应该不多。又不是看港片,想太多了话说身份特殊到不能进医院?难道是外国人?黑道的?还是白道的特殊人物?可是,找她一个看起来跟个孩子一样的人去看病,别人相信吗?这也太奇怪了?


汽车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到了一个,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院子。乐乐的眼睛好,发现这个院子的防御很强呢有不少的暗哨,如果没有内息,估计他们也探不到那么的人藏在各个角落。


下车后,梁凉就一直拉着乐乐的手,那么乐乐在看的,梁凉自然也是知道的了。


隐藏在暗处的人,对于乐乐扫向他们的目光已经从开始猜想的无意到惊讶转变了那个女孩子,不一般


乐乐跟着冯教授一起来到了一个戒备森严的房间门前,守在那的人大概都认识冯教授,见他的到来只是点个头。


看冯教授身边的两个孩子,他们的眼睛瞪大了教授昨天说带人来,他们还以为是请了什么权威,谁知道竟然是两个孩子。见教授点头,他们去敲了门,和里边的人通话后门打开了。


里边的人看冯教授带来两个手拉手的孩子,更加不敢置信,表情有些僵硬的尴尬。


乐乐一进来,就看到里边有一张大床,应该是躺了一个男人,看守在这的人的表情,就知道情况应该很不妙否则冯教授也不会病急乱投医的把自己给找来。


“乐乐,你给看看,他是什么情况?”冯教授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就把乐乐给拉到床边。


乐乐看了床上的中年大叔,大概五十岁左右,权高位重的人吗?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啊?病患因为昏迷,面色却没有苍白?为什么会那么奇怪呢?而且他应该是昏迷了好几天的样子。然后她老有一种错觉,这人只是中毒而已。于是伸手翻翻他的眼皮,又检查了一下身上,再把脉。


里边守着的人先看乐乐的动作,又见她去翻衣服看,虽然她的眼睛很清澈,他还是觉得一个小女孩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妥。不过病人已经昏迷,应该不会介意的。


“冯教授,你们给他验过血吗?”


“呃,没有。”冯教授尴尬的说。


“我觉得他的体内似乎含有某种物质,说是毒吗?他的表象又没有显现,你们这的设备一点很完善,先抽一点血去化验。”乐乐说。


这些人的动作非常的迅速,没一会儿,已经给抽血去化验,


“乐乐,你怎么会觉得是中毒呢?”


“一个人身上没有伤口,却昏迷不醒,教授把脉也应该知道他没有什么大病吧?我觉得中毒比较靠谱。”冯教授听了乐乐的话,他怎么觉得乐乐这孩子只是在推断而已,还什么靠谱呢希望请这孩子没有请错


乐乐说着,从梁凉手上接过自己的背包,从里边翻出一个瓶子倒了一粒药丸,捏开病人的嘴巴,把药丸喂进一粒。冯教授想阻止已经来不急了,他对乐乐低呼:


“乐乐,你喂什么给他吃?”冯教授急问。


“解毒丹。”边说边把内劲集中右掌,催化病人体内的丹药。她也没有多做解释。旁人想阻止,被梁凉给点定住了。为什么想阻止,只因他们看到乐乐给病人吃了什么没有化验过的东西。万一出事,他们可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半响,乐乐和病患身上都冒了大汗、可以说是汗流如雨不管是床上人,还是乐乐,衣服已经湿透了梁凉来到乐乐的身边拉了她的另一只手,传出自己的内力。


大概过了一刻钟,乐乐收手,已经累得只能靠在梁凉的身上。梁凉掏出手帕给她擦汗,又拿了另外一根手帕给她垫到背后,因为她的衣服已经湿透。


旁人也动作迅速的给病患换好干净的衣服。


化验的结果出来了,血液确实含有某种有毒物质,却一时不知道怎么解。冯教授和一干化验的人急得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你们放心了,这人的毒已经解了一大半,只需连续服药一个月左右,吧余毒排清,基本上就没问题了。”乐乐这才开口轻轻的说。刚才确实耗了她不少的内力,要不是有梁凉接济,只怕她会累晕过去。


“就是刚才你说的那个解毒丹?”已经被解了穴道的人问。


“是啊,这药还是我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乐乐还在心里加上一句:还浪费了她好多的药材呢


房间里,不只是冯教授,其他两人一听乐乐说炼制,他们最先想到的是:不是古人才会做这种事情吗?这一个小孩子怎么学会的呢?


“拿纸和笔给我,我开个药方。”乐乐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也懒得去想他们想什么累死她了连续开了三张药方,也就是三周的药,把药方要交代清楚。又说:


“差点忘记告诉你们,病人大概傍晚的时候会醒,你们给他熬白粥,最好是把米粒熬烂一些,喂给他吃。冯教授,三周后你再带我来给病患检查一次就可以了。”


冯教授看乐乐也累了,就提议直接送他们回去。


“冯教授,我们的车还留在你家呢,回到你那里我们也恢复了,我们明天还要用车,先到你家,我们拿了车慢慢骑回去就可以了”梁凉说。


冯教授扭不过他们,就先给家里打了电话,让家里人赶紧把饭煮好,他们回去要吃饭。


在冯教授带他们离开后,那个院子里的人,闲着的就在讨论刚才离去的那三个人。


病房里守护的两个人是被那两个小孩举动给震惊了他们在那个小女孩喂药的时候,是要阻止的,只是那个男孩在他们身上点了一下,他们就不能动了难道这两小孩会古武术?所以刚才他们不能动是因为被点穴了?还有,那个小女孩刚才使用的是内力化丹药或是逼毒?这两人看起来和平常的小孩子也没什么不一样啊?难道是因为他们隐藏得太好了吗?他们还记得,两个孩子在离开前说的话:


“刚才发生的事情,希望你们当作没看到只要病人好了就可以了,不是吗?”


乐乐会这么说,只是想到王老头说他们的武术最好不要让世人知道如今是和平社会,学这些东西就当作是强身健体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