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如水人生

第一百二十八章恶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恶梦


乐乐兄妹三个一来,一个大叔就把他们带到放伤者的房间。黄宵源和梁凉看到那兄弟俩的脚,他们也被震惊了乐乐也不管他们,忍住想吐的冲动,两只手只是麻利机械的消毒、上止血的伤药、然后包扎。黄宵源和梁凉只在一边给乐乐递递她想要的工具。这些工作做完,有给他们检查了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口,一并处理好后,又让黄宵源和梁凉喂二人服用了一粒自制的消炎药。


出来看到韦大婶和女儿已经不哭,但乐乐发现大婶的眼睛已经没有了焦距,似乎暂时失明了?而她的大女儿,刚遭遇丧子之痛,眼里流露出那样绝望的哀伤,无不让人心痛。


乐乐走过去,先给大婶检查,发现大婶的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眼睛的暂时性失明,不知道是被震伤了还是因为过度的哀伤导致的?乐乐给了她服了一粒镇静药,就让他们家的亲戚帮忙带她回房睡觉。在给那位年轻的母亲检查的时候。乐乐发现那个大姐,她也只是手臂受了一些小伤,帮她清理了伤口,也让她去休息一下。但她只是固执的坐在那一方席子包裹着的小小身躯旁边。


值得庆幸的是,这家的家主,因为被老婆女儿捻去洗澡。所以身体上的健康没有受到任何的牵连。但只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大叔心灵的伤口并不比他家里的任何一个亲人轻


乐乐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失神的年轻母亲她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去外面的井边洗手,就继续进屋去看那两个重患。这一闲下来,乐乐的脑袋也开始慢慢的运行起来。


他们是被什么给炸伤的呢?乐乐看这韦家兄弟俩一时也醒不过来,就让哥哥帮忙看着,她自己出去了解一下事发的过程。


乐乐刚站起来,就发现隔壁罗家的哥哥手里还拿着书,呆傻的看着屋内只剩下半截脚的阿强哥,阿志稍好,至少看到的还是两条腿齐全。乐乐想他应该是被吓住了吧?便走过去拉着他的手说道:


“罗哥哥,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罗城跟着乐乐走进去,坐在阿志的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俩兄弟,过了好一会儿,才难过的对乐乐说:


“我,我本来和阿志本来一起在他们家做作业的,做到一半的时候,我们都不会做,就跟阿志说自己家里好像有一本参考书里面有。阿志就让我回去拿参考书,当时,阿强哥在一边的桌子上数他卖剩下多少个土砂弹。阿秋姐和婶婶在房门口喂小天吃饭。我回家才在书堆翻书到一半,听到响声,我的耳朵似乎被巨大的响声震聋了,只听到嗡嗡的响,好半天都听不到其他的声音,等耳朵又听见声音的时候,我马上就跑过来阿志这看什么回事儿……”


原来,阿志的哥哥阿强初中毕业后就留在家里做农活,因为姐姐已经出嫁,就靠父母种田、种地,根本就不够兄弟俩交学费。看着弟弟比自己聪明,就自愿辍学留在家里干活、减轻父母的负担。


去年阿志考上中专,花的钱又增多了。他们家的收入也没有因为多了阿强这么哥劳动力,增加多少。这些年也总有野猪进村或出现在村子附近。村里有人自制砂枪,但没有多少人会用,阿强便想做些什么。


无意中想到做和砂枪有所相同作用的东西去卖,应该挺好卖的。于是在农闲的时候,他便经常自己捣鼓那些玩意儿。没多久,还真让他给做出来了。村里有人买了他做的土砂弹回去,当天就去地里野猪经常出没的地方,把砂弹包在诱饵里边,当晚野猪来袭击的时候,一口咬了诱饵,结果野猪的嘴巴被炸烂,晕倒在地头。


第二天主人去了,就发现地头上昏死的野猪,回家就跟村里人说了。这么一说,村里人就都知道了,很多人都去他们家买了土砂弹回家。


阿强还在圩日的时候,拿到镇里去卖。今天就是圩日,阿强也去赶圩卖他的土砂弹。


下午回来后,他去找在村附近放牛的阿志回家吃饭。只是,他们把牛赶回到家门口的时候,那头牛说什么也不进家,最后还甩开他们兄弟俩跑了兄弟俩只好在去追牛,那牛也奇怪,只是围着他们村跑了一圈,然后又自己回家了。


韦家人也没有在意,只当这牛突然发狂了。


晚餐后,阿志就邀了罗毅一起到他们家做作业。阿强就在旁边数着土砂弹,等阿志催罗毅回家拿参考书没多久,本来放得好好的装土砂弹的篮子却突然从桌子上翻倒在地,当时离土砂弹最近的就是小天,所以他才死得那么惨而阿志,因为坐在桌子的另一头,桌子帮他挡住了一些土砂弹爆炸的威力,所以他受的伤不是最重,晕过去的原因应该是被震晕的他至少还有一只脚只是受了轻伤,另一条腿也没有全残,只有慢慢医治,他还是能走路的。阿强当时刚好走到另一边,虽然他和土砂弹爆炸是有些距离,只是没有东西挡住,所以他的双脚,可以说得废得不能再废,被炸的地方已经超过膝盖的位子。


乐乐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把他们给治好。村长来的时候,她跟村长说要去村公所给妈妈打个电话。村公所里面去年装了一部电话,也是附近几个村唯一的一部电话。


村长带乐乐兄妹三个,一起去村公所打电话给她妈妈。乐乐跟妈妈说了阿志兄弟俩的伤情,让妈妈准备一些治伤的中草药、和消炎药物拿回来,还让妈妈去把她师傅也给请过来帮忙。


打完电话,他们就回韦家,交代了韦大叔和大姐,让他们晚上注意阿志和阿强的会不会发热。他们受了那么重的伤,自己虽然给他们放过伤药药,也服用了一颗消炎药,但也不能避免他们会发烧。又给了他们两粒止痛药,并叮嘱要是他们兄弟俩谁被痛醒,那就给他喂一粒药。还要他们注意两人的体温,如果发热了,就给他们拿冷水冷敷。


然后他们兄妹三个也回家去了。


晚上,乐乐好几次被恶梦吓醒。梦里的情节不停的重复今天的看到的事情。只是梦里的结果不一样,梦里他们兄弟俩都被炸得血肉模糊,在拉去镇里卫生院的路上就死了,而韦大婶在卫生院住了两个星期才算是脑子清醒过来。也不闹着不找外甥、不找儿子。她终于接受儿子和外甥已经死亡的事情。只是回到家里后,她就时常神经混乱,分不清现实和想象。


被吓醒的乐乐,回忆着梦里的情节,那么真实于是她拼命的想:前世是不是也发生过同样的的事情呢?


在乐乐绞尽脑汁的想,还真想到了,前世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只是自己没有能进去看。才到他们家门口,就让大人们给拦住了后来也只是听村里人说过而已。所以给忘记了。但她希望那兄弟俩不要死,这样他们的母亲也不会疯疯癫癫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前世大姐夫也从别的村搬过来住,好方便照顾两位老人。之后他们夫妻二人又生了一儿一女。


希望明天师傅来后,能把这兄弟俩给治好了虽然说可以把他们送去医院,只是住院治疗所花的钱,就是他们倾家荡产都不一定够交。所以乐乐是真的希望师傅能把他们给治好。


第二天,乐乐早早就起来,吃过几口早餐就去韦家去看那俩兄弟。


乐乐来的时候,发现韦大叔正给俩个儿子冷敷,接着韦大姐又端来一盆井水,换掉之前的水。乐乐拿了消炎退热的药,让韦大姐拿开水来喂他们吃药。然后乐乐就给他们的脚换药,黄宵源和梁凉依然在旁边帮忙。他们刚换完药没多久,受伤稍轻的阿志便醒了。脚上的痛感,让他回想起昨天傍晚的事情。忙问姐姐:


“大姐,小天呢?小天有没有受伤?”


“小天、小天已经做、做神仙去了。”韦大姐强忍哀痛,想着儿子昨天晚上连夜只是裹了一床席子被埋到了地下,她的心就在滴血。可她又能怪谁?怪大弟?大弟也只是为了让小弟有钱交学费才做那危险的东西……只能怪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让家里过得更好一些?为什么要让儿子在舅舅的房间里吃饭……


阿志听了姐姐的话,顿时傻了,那个、那么可爱的小外甥,就这样没有了吗?当时,自己为什么不提醒哥哥,那些东西太危险,不能随便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的又抬眼看了躺在身边还昏迷着的哥哥,****已经没有了,以后再不能走路都怪自己,要是自己读书不要那么多钱,哥哥也不会想到去做那种危险的东西的那样小天也就不会死,哥哥也就还是健康的哥哥阿志泪流满面的自责不已。


“阿志,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现在,你们俩都受伤、小天又离开了,大婶的眼睛暂时失明、她受到的打击比你们任何人都要最大的,你要坚强,以后,这个家还需要你把它给撑起来呢”黄宵源在一旁看到曾经的童年、一起玩过的伙伴,家里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再看阿志自责的眼神,怕他一时想不开,赶紧安慰到。


韦大姐听了宵源的话,又看到小弟的自责,不由走过去,和小弟抱头痛苦起来……


感谢支持猫的亲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