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十八话 此处有玄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可以开始了?”我弱弱地问许师傅,他不耐烦地点点头。


于是我和冯尚兮同时踏出右脚,与肩齐平,按照礼仪,我与他的右手本要击掌一下,不过那冯尚兮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的顾虑,于是击掌只是一带而过,速度快得我都怀疑是不是有碰到他的手。


“我们点到为止。”我尽量使自己声音听上去比较有气势。


他不无嘲讽地笑笑:“好啊。不过你不会是在等着我让你三招吧?还不快出招?”


“哦哦……”我一本正经地用手握住剑柄,屏住呼吸,目光如炬,剑穗上的坠玉在我的面前轻轻地摇摆。


我用力向外一拔,咦,怎么没反应?


不会这么巧吧……我死死地握住剑柄,虎口抵着剑格,向外一拔,还是没反应!


方才处于防御状态的冯尚兮见状换了个轻松的姿势站着,一脸嘲笑地望着我。


“你等等啊……”我信誓旦旦地说着,可是那剑的确是拔不出来。我无语地看着孔春,这家伙未必也太不可信了,他明白了我的窘态,把自己手上的剑扔给我,我稳稳地接住。


“接招吧冯尚兮!!——”我怒吼一声,把上次受伤之辱以及方才窘态毕露之辱外加冯尚兮此人多日来对我等的冷嘲热讽全都化为手上的力量,剑锋陡然一转,势如破竹。


冯尚兮轻嗤一声:“白痴,连剑都不会拿。”而后长剑拔鞘而出,寒光四射,周围唏嘘声四起。我脑袋发热,管它那么多呢,我双手紧握剑柄,向下用力一劈,却被冯尚兮的长剑挡得稳稳的,向前半寸已是不行。


“可恶……”我咬紧牙关。步步相逼。一时间与冯尚兮之间相隔不过半尺。他冷戾地眸子死死地盯着我。满是寒意。


我貌似发挥得还不错啊!哼。穷人家地孩子果然是身手比较矫健。我仿佛听到四周一阵倒吸冷气地声音。


“不是说点到为止么?你还不快放手?”冯尚兮用只有我能听到地声音飞快地说道。


“哼。不放就是不放。否则你这般卑鄙无耻之人。倘若趁我之危怎么办?”我毫不让步。倔强地昂着脑袋。恨自己怎么不长高一点。


“放。”


“不、放。”


“放!”


“不放!”


“好,南宫樱,那你可莫要怪爷我。”他敛声冷笑,“对了,你父亲是谁?我派人打听了,却是一无所获,你最好从实招来,否则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哈!笑话!”我感觉有汗顺着额头流下来,却抑制不住情绪的激动,“你也为别人都像你那样么?你以为你父亲是太后的哥哥就了不起了么?你平日里作威作福,自以为了不起,实际上你这人就是一败类!人渣!我呸!我呸呸呸!我连那老太婆都不怕,我还怕你了!!”我有种豁出去的感觉,然而却发现面前那张俊脸怔了怔。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冯尚兮显然怒不可遏:“南宫樱……”他咬牙切齿道,“你记着,是你先惹火本爷的……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莫要让你老子跑去肃国公府找本爷算账!!”话音未落,寒光一闪,剑锋已陡然绕开,冯尚兮长剑挥舞,阵势分明,我完全无孔可入,无法伤其半分。没想到这小子用剑倒是有一手。见我一脸茫然,冯尚兮冷笑一声,反守为攻,恍惚间我只觉得四面八方皆有剑气紧逼,完全无处可逃。


糟了!


我胡乱地拿剑挡着四面夹击的剑法,哐当一声,剑的前半部分已然拦腰折断,重重地砸在地上。我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情势不妙,连忙拿手护住脑袋,蹲在地上。可是——冯尚兮出神入化的剑法并没有伤到我,这就怪了,按他的脾气肯定是要杀我个片甲不留才是,可如今他居然能做到“点到为止”?这可能吗?


我心下一寒,看来这冯尚兮方才并没有被冲昏头脑,他思路还是很清醒的,此人真是太阴险了。不过现在的势头,我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性了啊。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冯尚兮的剑仿佛不是刻意不伤我,而是被另外一种力量束缚着。奇怪了。冯尚兮意识到自己剑法受人掌控的诡谲之处,他暗骂一声,原本光洁白皙的额头渗出一点一点的汗来,这恰好给我营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我迅速站起身来,抽出剑的瞬间,与生俱来的敏感让我注意到一个别人可能不会注意到的地方,我终于知道那个人是怎样控制冯尚兮的剑气的了——暗器!很小的暗器!


注意到这一点,我连忙挥舞起手中的断剑,佯装正与冯尚兮过招,而事实是,那人的暗器无形中让我与冯尚兮的剑根本无法触及,而那细微的距离,却骗过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


如果不是自幼在市井上摸爬滚打,见过很多三教九流之人,我可能根本注意不到这种暗器,这种类似于银针一般细小而锐利的,按常理说,此种暗器一般是用来伤人的,可是眼下冯尚兮只是难以控制自己的剑法,并无半分损伤,由此可见,发此暗器者,武功深不可测,对于暗器的掌控力也是一流。终于,最后一根毫不起眼的暗器发出后,冯尚兮吃痛跌倒,我趁机将断剑直指冯尚兮的眉心,一本正经道:“冯公子,承让了。咱们点到为止。”


我“击败了”剑法精湛的冯尚兮,周围惊愕之声四起。


人们纷纷表示:“他那是哪门子的剑法,毫无章法可言,居然能破了冯公子的阵,实在是怪异……”


冯尚兮显然不相信自己会败在我的手下,他丢下手中的剑,迅速起身,以俯视的姿态对我冷声道:“好你个南宫樱,你给我记着,以后,爷认得你了。”他冷冰冰地丢下这句话,剑也不拿,便当着一众人的面儿拂袖而去。


“爷——”这可慌了桂三等人,他们根本顾不上测试的事儿了,也追随冯尚兮仓皇而出。


就这么胜的不明不白,摆明了是有人在暗中助我。如此武艺高强之人,如此精湛绝伦的暗器手法,而又可以不被行走江湖多年的许师傅发现……可能性只有一个——我将目光投向在前方计分的许师傅,他棕黑色的眼睛里果然不自然地闪了一下。


我了然一笑。果然如此,一定是那老太婆事先交代给许师傅的安排!


总之胜了就是胜了,虽然不是我的实力,可是我又不是什么君子,哪儿来的那么多条条框框。我略显尴尬地走到苏幕焉与孔春旁边,把断剑递给孔春,他虽有种山寨贵族的架势,可好歹也是皇族,倒没有惋惜什么,只是向旁边的人借了一把剑。苏幕焉淡淡地笑笑,轻声道:“恭喜你啊,连冯尚兮都能胜,的确是深藏不漏啊。”我虽然有点吃惊此人在背后就称呼冯尚兮全名的两面派作风,但还是因为他的话有点羞赧之意,忙自谦着“哪儿的话,冯公子手下留情而已”,孔春却拉起苏幕焉的袖子嚷着下一组便是他和苏幕焉了。


孔春与苏幕焉之间的比试实在是没有什么紧迫感,两人似乎都挺轻松,几招过后,孔春缴械投降。话虽这么说,苏幕焉的剑法也高明不到哪儿去,比起冯尚兮还真是差远了。即便如此,比试结束后,居然有一众拍苏幕焉马屁的人拍手叫好,啧啧,什么世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