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三十一话 半路程咬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下面请谋略部第三组的二十八位学生们在指定的位置站好,下面请谋略部第三组的二十八位学生们在指定的位置站好,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听到制审员扯着嗓子在那儿通告,我回头望了望孔春兄弟远去的方向,这家伙还没回来呢。在别人的催促下,我终是犹犹豫豫地站在了起跑线上。心里却一直担忧着孔夏不会伤了他哥哥吧,万一他哥耽误了预选赛而失去了进入代表队的机会怎么办?


不行,现在就要比赛了,我不能分心。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心里回想着王虎师兄教给我的几样该注意的地方,比如呼吸的节奏应该是每两步一吸气,每两步一呼气;比如速度应该控制好,起初不能太猛冲也不能掉队等等……


就在我还在回想这些理论知识的时候,我忽地发现周围的小个子男生们都已经开始跑了!天哪,我分心以致于连起跑的锣声都没听见!好在是五里的长跑,否则这个疏漏就把我给淘汰了。


可是直到起跑孔春那个家伙都没有来!


好在大家的速度都不算很快,然而当我跑了一里多一点儿的时候,我就已经呼吸很急促了。调整呼吸,调整步伐,调整心态,一二三,加油!


当我第二次经过苏幕焉还有庞佳他们所站的地方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我煎熬了一半的路程了。一身清爽青色运动衣的苏幕焉正微笑着望着我,清澈秀逸的眉眼间竟少了平日里的一分媚然,多了一分平静如水的淡然。


他一直都是这么洒脱的不是么。


不知道是我太累了神经紧张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此时苏幕焉看着我的目光里恍惚夹杂着一丝宠溺,难不成他是……晕,我甩了甩头,把有关他的诡异想法抛出脑海,却瞥见庞佳那个大个子正笑呵呵地冲我挥手,我听不见他的声音,只能看到他的口型在对我喊着“加油”。自从他知道我跟苏幕焉住一间校舍的时候他就开始对我这么热情了。不过据说庞佳和与魏如玠同舍的庞绍是远房表亲,也不知是真是假。只是这两个人相差也太多了吧,一个五大三粗,一个温文尔雅。


我吭哧吭哧地继续跑着,觉得眼前都模糊了起来,双腿也仿佛不是自己的了,正自动地运作着。这大概就是王虎师兄告诉我的一种“**与精神脱离”的高速长跑境界了吧!


我喉咙火烧火燎,精神只麻木地吩咐我的**不要掉队。现在我勉强处于砥柱中流的险恶位置。


最后半里路。


该是冲刺地时候了。


我已经是近乎精疲力竭了。整个人有些飘飘然。喉咙刺痛不已。


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在此如此拼命?为了参加越野赛。可我为什么要参加越野赛呢?好像是被孔春还有苏幕焉他们怂恿地吧?尤其是苏幕焉。他还很“仁慈”地找来武术部地师兄对我进行集中训练。可到头来孔春自己不还是没能参加成么?我自己呢?除了对成祖那位名叫芭娜地妃子抱有一些好奇以外。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如此拼命地要参加越野赛。如此如此急切地要去那座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地清河猎场。


突然。一个连我自己都害怕地念头从我地脑海中浮出水面——我被利用了。


我被利用了?!是我多疑了还是我真地被利用了?!


不可能。我甩了甩头,除了魏如玠没有其他人知道我的身份。那么谁会利用我?在清河书院,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个和大家一样的平凡贵族而已。如此而已。


心里的陡然松懈,只有这么一瞬间,已经有好几个原本在我后面的人“嗖嗖”地从我身边超越了我。我心里猛地一紧,糟糕,关键时候怎么能想那么多呢!


心里这么想着,我咬紧牙关极力加速,双眼死死地盯着终点处那些个熟悉的人影。苏幕焉、庞佳还有几个平时处的不错的同窗都已经在终点等着我了!我抛开一切杂念,感到自己受了极大的鼓舞,箭步如飞,很快便跻身入了前五。只要将前五保持下去,我就稳妥地有了入代表团的资格。


就在我拼尽全力疾步向前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的身旁高速度超越,我瞬间沦为处境危险的第六。正当我震惊之时,此人朝我蓦然回首,粲然一笑,我张大了嘴巴——这这、这柔和的脸部线条,纯稚无邪的水润双眸,吹弹可破的剔透皮肤,不正是孔春的亲弟弟孔夏么?!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跑到我们谋略部的比赛中来了?况且他资历要比我们低好不好?!


孔夏对我意味深长地笑笑,那句“师兄加油啊”融化在我耳边的空气里,迅速消逝。我张开嘴,温热的空气涌入我的唇齿间,我无力吐出哪怕是一个字来,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孔夏以轻盈的步伐连续超过前面四个同学,率先抵达终点。


汗液蒸发在灼热的空气里,我的耳边只有自己那急促不已的呼吸声。


嗓子好难受啊。


热到难以忍耐。


只是现在的我在和一群男孩子们拼体力、拼耐力。在这场原本就不公平的比赛中,我能否笑到最后,我能否和苏幕焉他们一起一睹那整整封闭了百年的清河猎场的风采呢。


又干又热。


好想回到校舍,不,好想回到贤樱布庄,大喝几口十三娘熬的绿豆粥,喝到撑得吃不下饭,然后惬意地仰卧在堂屋里的竹椅上,用破旧的芭蕉扇赶走周遭几个恼人的苍蝇,闭目养神,听着店面里十三娘絮絮叨叨地招呼生意,直到夕阳在天边洒满余晖与光华,直到耳边唏嘘的蝉鸣带走了夏日的燥热,直到我满怀欣喜地看到秀贤一身水蓝色的清透裙襦笑盈盈地站在门口。


秀贤,你一定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吧。咱们姐妹俩可是有好几个月不曾见面了呢。


当我以第七名的边缘状态距离终点只有一步之遥时,庆幸与激动、诧异的情绪交织在我的脑海,我没有心情对歇坐在一旁的孔夏多做考虑,我奔跑着伸出手掌,我迎着同学们鼓励的微笑,我以勉强入围的姿态与他们一一击掌,直到我满是汗的手心在风中飞扬到苏幕焉的面前,我面对的,却是一个青衣的俊秀少年,他微笑着朝我张开双臂,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他是我最熟悉的朋友,之前所有的猜忌与疑惑都在此刻随风而逝,仿佛事先有所约定,仿佛原本就如此契合。我的手臂在他的面前划过完美的弧度,化作一个意料之中的拥抱,脚下飞扬的尘土见证了我的极限速度,突如其来的柔软阻截仿佛有股力道在我的身后将我送入这个溢满苏合清香的怀抱。


放慢的时间清晰开来,逐渐恢复到原本的节奏,耳边不断有这样那样的声音告诉我:“阿樱,你做到了。”“阿樱,你虽然比大家瘦,个头也不高,可是你成功进了代表队,你可以去成祖年间最广袤的清河猎场了。”


我抛开所有作为女子的矜持,仿佛此刻自己是和他们一样的男孩子,我没有任何顾虑地把头埋在苏幕焉的颈窝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没有力气,一点也没有。我只能借助着苏幕焉的力量勉强站起来。王虎师兄,你说跑完步不能蹲,好嘛好嘛,那我就这么赖皮地扑在人家怀里也行吗?


似乎过了顷刻,抑或是几个时辰,或者是顺风顺水的数个春秋,苏幕焉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我耳边温和地响起:“阿樱,还不起来啊?不是睡着了吧?”然后我周围便响起了哄笑声。


我长吁一口气,从苏幕焉怀里起来,对着周围关心我的同学们绽放了一个“我很好”的笑容,正要和大家拿了代表队的身份木牌一起往回走,却无意中看到一个小少年那倔强得几乎偏执的身影站在约莫一丈开外,那双亮晶晶的纯稚双眼,正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让苏幕焉他们先回去,对苏做了个“请放心”的手势。苏幕焉凤目扫过远处的孔夏,然后似笑非笑地点点头,在庞佳他们的簇拥下,朝校舍的方向走去。


=


pk竞争极为惨烈,求各位大大帮我砸几张粉红票,急需!800加更~~~t_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