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四十一话 找个人陪葬(1200分加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近在咫尺的距离,清晰无比的呼吸。即便是伤痕累累,却依旧满是轻佻的语气。


九月十六的月光格外的明亮,我失神地望着银色的光辉下冯尚兮绝美的面部轮廓。


笑话,难不成你冯尚兮几句意味不明的话,我就要像郭如花那般小女子一样为了你前仆后继吗?


我不着痕迹地挣脱开他的手臂,稍大的力气使他的脚下一个趔趄。他不悦地望着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拱手行了个礼道:“樱权当冯公子所言皆是玩笑话。如今我们处境危险,首先得找到离开林子的出路,才能早日回到书院之中。万一再耽搁下去,敌人可能就会完全掌握你我的行踪,你我岂不是有性命之忧?”


冯尚兮稍加思考,将双臂环于身前道:“若是那贼人完全是冲着你来的呢?我如今与你同行岂不是白白搭上性命?”


“哈哈哈,”我笑道,“正如冯公子所说,我南宫樱无非是先帝一介远房亲属,并无显赫的身份,家父在长安城亦是没有什么影响力。冯公子又作何担心呢……”


话说至此,冯尚兮突然朝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适时地闭上嘴巴,冯尚兮有些艰难地走过来,用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道:“你可听见我们身后有脚步声?”


我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便竖起耳朵仔细聆听,什么都没有听到。


我看着他的眼睛嘲讽地笑了一下,继续往前走。他一瘸一拐地跟在我身后,焦急道:“喂,南宫樱,你不信是不是?爷我是什么人,你这臭小子居然敢不信!喂!”


向前走了一段,我隐约听见身后的确是有沙沙的脚步声。但当我停下步子想要仔细听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我与冯尚兮对视了一下。而后不约而同地向后看去——


五个黑衣人一字排开。正目光阴冷地看着我们。金属地寒光盈盈。迸发出摄人地冷意。身边地冯尚兮不由地握紧了剑柄。


果然是。果然是方才那个被冯杀死地黑衣人地同伙。


来不及多想。如今之计。只有逃。


我与冯尚兮二话不说。拔腿向前跑去。冯尚兮腿上有伤。意料之中地跌倒了。我粗鲁地一把把他扶起来。接着跑。


耳边呼呼地风声似乎与我内心地恐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手机用户登陆wap..cn,章节更多,请登陆文学网阅读!)产生了共鸣。正无限地放大。身后不远处是冯尚兮吃力地呼吸声。我本能地抓紧他地手。出人意料地。他地手心竟是满满地汗水。


呼啸的风声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


遥远的地方似乎有滚滚的流水拍打岩石的声音。


直到我们的路被无情地阻截,我与冯尚兮才借着月色看到我们的前方不足三尺处,竟是万丈悬崖。


心脏仿佛要顺着喉咙跳出来。我从来不曾感到死亡居然离自己这么近。


依稀记得小时候,秀贤身子骨一直不大好。好几次病的可厉害了,十三娘请不起郎中就去道士那儿求签,说能给秀贤驱鬼。我那时候也是将信将疑,因为道士来咱屋里倒弄了好久,秀贤还是紧紧地皱着眉头,小脸上全是汗。


可秀贤终究是秀贤,她总是能逢凶化吉的。用十三娘的话说,就是“命硬的金娃娃,将来定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秀贤病了,我一定会无时无刻地守在她的身边。那时候,在我小小的世界里,十三娘是最温暖的依靠,秀贤就是最知心的伙伴。一起走过的日日夜夜,饥饿也好,寒冷也好,两个幼小的孩子,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等待着流落街头的十三娘早日给咱们带来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我曾毫不动摇地相信,我这辈子,就算是死,也是会和秀贤在一块儿的。咱们永远是不离不弃的姐妹,这辈子如此,下辈子亦是如此。然而命运就是捉弄人的东西,后来秀贤成了相府备受重用的伶俐丫鬟,如今我却是个傀儡皇帝,连上朝的风光都没有尝过,就要白白葬送在这陌生的地界儿了。就连自己是被谁杀死的,都不知道。


更何况……我扭头望了一眼冯尚兮,他精雕细琢的面上,除了惶恐,更多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不甘。他不想死,他的骄傲,他的轻浮,他的纨绔,都是那么锋芒毕露。可是到如今,他还是不想死。


我在过去的十五年都不曾想到,我这一辈子,终结的时候身边居然只有一个昔日的死对头。


所谓的宿命吗?


“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身边的少年低语道。


瞬间,他抽出身上的佩剑,寒光四溢,似乎是拼着积蓄已久的最后力量,在我惊诧已极的注视下,冲锋而上。


五个黑衣人似乎不曾想到冯尚兮会困兽犹斗,他们稍稍迟疑了一下,才纷纷抽出佩剑,蜂拥而上。


此情此景,我是该闭眼呢,还是该趁乱逃走呢。明知道冯尚兮会死得很惨,我却束手无策。老天啊,为何我不是武林高手呢?记得以前听悦来客栈的说书先生说,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剑鬼司徒绝命剑法登峰造极,无论对手是谁,无论对方有多少人,都无法接他三招。那说书先生一脸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司徒绝命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将剑化作气,剑气相溶,杀人不见血,夺命于无形之中。不过,江湖终究是江湖。说书先生说的话,大伙儿也都是一笑置之。可是到如今,我若是有传说中的司徒绝命那样高超的剑法,也不至于白白丧命于此了。


“上弦锋?好剑法!”其中一个黑衣人不禁赞道,“可惜如今我们追溯至此,就是来取你二人性命的!尚兮小儿,接招吧!”说着持剑而上。


我大骇,此人不仅知道冯尚兮的名字,还明确表示要连我一起杀。看来我想趁乱逃走是不可能了,冯尚兮如今已是竭尽所能,内力消耗极大,被擒获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以我的菜鸟剑法,就算现在披头散发地扑上去也无异于羊入虎口,我必须马上想出解决办法才是……


正当我绞尽脑汁的时候,随着冯尚兮一声惨叫,他的剑砸落在地上,其中一个高个子黑衣人掌心携着一股白气陡然向冯尚兮的胸口袭去,我惊呼一声,大口的鲜血已经从冯尚兮的口中喷涌而出,随着那黑衣人一掌的力道,冯尚兮整个身子向后飞去,而后方即是万丈悬崖。


如果不是冯尚兮有伤在身且体力消耗,岂容得尔等在此嚣张!真是卑鄙!


眼看着冯尚兮要坠入悬崖,站在崖边的我却无能为力。就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冯尚兮经过我的时候,敏捷地扯住了我衣服的下摆,我脚下一阵摩擦,竟随之向崖边跌去!我潜意识地抓住崖边的岩石,大半个身子却已经悬在崖边,而冯尚兮这个家伙却拼着微弱的力气紧紧地握住我的脚踝,借着我的力量,勉强悬在空中。


我全身冷汗直冒,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我不想死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可冯尚兮就算是体型偏瘦,也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了啊,如此的重量让我不堪重负。我的指甲死死地嵌进石缝中,巨大的拉力几乎让我的指甲迸裂开来,锥心的痛苦由指尖蔓延而上。


“你、你这个坏东西……”我低头望向冯尚兮,一望无尽的空谷在他的身后悠远而静谧,“你放手啊,快放手啊,我、我快支撑不住了!坏蛋!为什么要害我也掉下去……”我声音带着哭腔,在呼呼的风中愈发的不安。


几个黑衣人爆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哄笑,似乎在一旁观赏着我们最后的挣扎,竟不再有所动作。


“哈哈哈哈……”冯尚兮神经质地笑起来,殷红的血顺着他的嘴角滑下,他的一头秀发不知何时已经披散开来,在风中凌乱地飞舞,凄凉,悲愤,不甘,埋怨,他的双眼依旧桀骜,依旧犀利,却是自嘲不已,“爷我……好歹也是……名震长安的……风流少年……一世英名……竟……毁于此……于心不甘也……我就算是死……也要……找个人……陪、葬……”话说至此,我的手指已经耗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掌下的岩石碎裂开来,与我们一起,砸向最沉重的黑暗。我的身体,以从未有过的自由感觉,疾速地下坠,带着几近荒凉的萧杀之意,奔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


今晚老时间照常更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