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四十八话 贫富的差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个是……”魏如玠指着十三娘的菜篮子里几个圆滚滚的东西问道。


“这个你都不知道?”我大惊,“这是土豆!”


“不会吧,我见过的土豆都是削了皮的。”魏如玠俊脸上满是诧异,“这上面居然还有泥土!”


我倒吸一口气,“……这个呢,这个总认识吧?”我指着旁边某绿色草本蔬菜问道。


“这个……难道不是……芹菜吗?”魏如玠底气不足地反问我。


看着他那少见的无辜眼神,我是险些跌倒。我手指颤抖地指着该草本蔬菜,语重心长地对魏如玠道:“非也。魏上卿,此非芹菜,此乃香菜啊!”


“香菜?”魏如玠满脸的迷惑不解,“那为何跟芹菜看上去一模一样呢?”说完他凑近闻了闻,“连气味也是极为相似。”


“……”为什么我不觉得相似呢……


“这又是什么蔬菜?”魏如玠好奇地指着水缸里的水瓢问道。


“这是水瓢!用来舀水的,哪里是蔬菜了?!”


“可是我瞧着怎么感觉……”


“是地……我承认……这个是葫芦做地水瓢……”


“原来如此。”魏如玠一手撑着尖削地下巴。很认真地思考着。


我一面帮着十三娘择菜。一面问魏如玠:“魏上卿。我冒昧问一句。你小时候在宫里。难道就没有人教给你这些常识么?”


“宫里我不知道。我一直住在宫外地。先是将军府。而后是镇北侯府。小时候地启蒙先生自然不会教我这些。先生让我看很多书。最初就是《三字经》《道德经》一类。烧饭做菜这些活儿都是由老妈子们包揽。我自是没那机会接触这些个东西。自然就不知道了。”魏如玠此时好像注意到了我脸上鄙视地表情。立马补充道。“啊……也不尽然……我有读过《本草纲目》!”


“……”


傍晚时分。忙活了近两个时辰地十三娘终于张罗了满桌地好菜。其中好几样是我亲自下厨一显身手。


“公子啊,这些菜都是咱们民间拿手的小吃,不知你可吃得惯。”十三娘特别热情地给魏如玠夹了一大块梆梆肉,“来,尝尝这个,可是咱们这儿的好东西。猪大肠,用柏树叶子这么一熏,口味马上就窜上来了。再加上猪肝和豆干,啧啧……”


“这……”魏如玠迟拿起竹筷疑道,“这能吃么这个,瞧这都黑了,还有股烟熏味儿……”


“你这孩子,这是哪儿的话,”十三娘佯怒道,“你尝尝,一点儿都不腻,肉香柏香融合一体,比你们宫里头的御厨也差不了几分吧?你这孩子说是地道的长安人,却是连梆梆肉都没吃过,说出去谁信呐?”


“夫人教训得是……”魏如玠讪讪地笑着,抬头看了我一眼,我正肆无忌惮地吃着梆梆肉,他似是受了极大鼓舞,终于有些迟疑地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双眉微蹙,细细地嚼着。


看着魏如玠屈于我十三娘的淫威那勉强的样子,我忍俊不禁。


“如何?可是人间美味?”十三娘一脸期待地问着。


“嗯,不错,果真香滑可口!”魏如玠连连称赞,面上却闪过极大的不赞同,“自我有记忆起,府上就是不准吃猪大肠的。今儿个在夫人这儿,如玠算是尝尝鲜了。”


“哎呀,你喜欢就好。哟,我那biangbiang面好了,我去给你舀一碗啊,你等着。”十三娘果然是热情高涨,还未待魏如玠做出反应,已经起身去了厨房。


“这biangbiang面又是何物?跟普通的汤面有何不同?”魏如玠一脸迷茫地问我。


我大骇:“魏上卿竟然连咱们长安的biangbiang面都么得吃过!过会儿你就晓得了,这不来了么?”


魏如玠谢着接过十三娘手中的碗,盯着面汤上浮着的油泼辣子,似是经过了很大的心理斗争,而后很乖巧地吃起来。


“咳咳咳……”还没吃几口,魏如玠就呛着了,“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辣……”


瞧着魏如玠咳个不停,十三娘连忙递上水,心疼道:“这是自然,吃的不就是这酸辣的味儿么!来来,这孩子,快喝水,可别呛坏咯!”


等魏如玠面上的绯色褪去以后,他才恢复了以往淡然的神态道:“夫人有所不知,如玠自幼府上就是极少吃辣的。宫里的御厨做辣味也是极受限制。故而辣味,如玠还是难以消受。”


“你们这些自幼养尊处优的人呐,就是精贵,这也吃不得,那也吃不得,咱小时候,有的吃就不错了,要不然当初怎么会穷得把秀贤给卖到相府做丫头?……”我漫不经心地用筷子搅拌着碗里的面汤。


“阿樱!”十三娘在桌子底下狠狠地掐了我一把,打断了了我的话。


“噢……疼啊十三娘……”我惊呼一声,“我说的都是实话!”


“其实陛下说的不无道理。”魏如玠笑道,“瞧着你们母女打打闹闹,虽然日子不宽裕,比之宫里,却多了一分人情味儿。在府里,见惯了家父那几房姬妾面儿上姐妹相称,暗地里整日勾心斗角,互相排挤。为的不过是一些名份、地位,可到头来不还是按规矩让大哥世袭侯位?好在我母亲早先便明白这一点,她希望如玠能自个儿打拼一番,不见得输给嫡长子……”魏如玠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他满腹经纶,学富五车,却迫于父亲和太后的压力做了女皇帝的上卿,换做任何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都会埋怨不得志吧。更何况是魏如玠呢?


说到此,我与他对视了一眼,我承诺般地点了点头,他但笑不语。只是我二人的交流,十三娘并没有看见。


“天色已晚,不如你二人今晚就在这歇着吧,明早再回宫也不迟啊。”吃晚饭,十三娘一脸诚恳地对我们说,我看她的眼神,也的确是舍不得我这么快就回去。


我瞥了魏如玠一眼,他并没有太明显的表示,于是我立马接口道:“十三娘,你这是什么话,那些个侍卫们还在外头守着呢,今儿个晚上不回去让他们在哪儿歇啊?”


“哦这个……让这些侍卫小哥去斜对面的的客栈嘛!你们身上的银子应该足够了!”


“可是……不行啊十三娘……今晚擅自不回去,太后娘娘若是怪罪下来怎么办?”我很是为难。


“阿樱,你是皇帝,所有人都要听你的!你怕什么?!”十三娘语出惊人。


我觉得极为不好意思,讪讪道:“十三娘……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无妨,今晚就在此暂住一宿吧。”此时,一直保持沉默的魏如玠突然开口道。


“什么?!”我大惊,“不是,关键问题是……只有两个房间……”


“这哪算是什么问题,”十三娘此时开始发挥其乐观主义精神,“你们两个孩子睡两个房间,我就在堂屋打个地铺,凑活一夜便是。”十三娘说着就开始去找席子了,我连忙拦住她:“十三娘,你是前辈,别折煞我们了!这样吧,我在堂屋打地铺!”


“阿樱!你可是九五之尊!哪有九五之尊打地铺的?!”十三娘坚决不同意。说着我与十三娘僵持不下,为了抢那卷席子而扭成一团。


“那十三娘咱俩挤一挤,让魏上卿睡秀贤的房间不就成了?!”我怒道。


“胡闹!秀贤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闺房怎能让妹夫睡呢?!”十三娘严重不赞同。


我满脸黑线地望向魏如玠,心说你身为唯一的男子,虽然说吧,生得细皮嫩肉,自幼养尊处优,可今天这种状况,你的儒士风度呢?


魏如玠似是领悟到了我眼神里的意思,他大步上前,轻轻牵起我的手,把我跟十三娘拉开,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转而对十三娘笑道:“夫人睡秀贤姑娘的房间便是。至于如玠与陛下,就是挤一挤也无妨。”


这一连串的动作虽说微不足道,却足足让我惊悚了许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