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五十三话 设宴广德殿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与秀贤几句家常下来,竟是觉着无话可说。


可能是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吧。小时候咱们在一起,天天有说不完的趣事儿,就算是蹲在墙角,也能从早聊到晚。高寺踱着碎步进来通报,说相爷捎来口信儿,今儿个晚上太后要在广德殿设宴恭迎陛下和魏上卿回宫,镇北侯、肃国公还有相爷都是要赴宴的,让秀贤做好准备。


秀贤连连应着,急匆匆地就要离开了。我笑着说“晚上见”,她点点头,莲步出去了。望着她瘦削却凹凸有致的身影,我不禁恻然,有时候命运就是捉弄人的东西。十五年来我从不曾想过,秀贤有一天会因为想达到某种目的而来求我。


我大可给她找份不错的女官做做,可是,我的姐姐啊,我哪里忍心看着你在宫里呆上个十年,蹉跎了大好青春,手下不过捏着几个不堪一击的宫女的性命。况且,我让你留在相府,自有我的想法,希望你莫要怪罪我。


傍晚时分,我身后跟着数个侍卫,如约来到广德殿。一进入大殿,下面的人纷纷行礼。我多少有些紧张,抬手示意他们起来,眼神却有意无意地在寻找什么。满面荣光的镇北侯坐在左手边,身边是他最宠爱的妾室,那女子体态丰盈,谈笑风生,双目含情,也不过比魏如玠年纪稍长。我看镇北侯的眼神不由地多了分鄙视。


与镇北侯对面的,是丞相大人秦楚源。他身着暗黑色朝服,风度翩翩,气宇非凡,身后只站着一个娉婷少女,正是秀贤。秀贤向我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笑着招手以示回应。这时候大殿忽然安静了下来,原来是肃国公浩浩荡荡地走了进来,他换了一身官服,面色冷戾,与秦楚源儒雅的表情对比极为鲜明,身后竟特立独行地带了八个带刀侍卫,我不禁愕然,见君不跪也就罢了,竟敢带刀面圣。此人真是完全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不知当年惠帝在位的时候他是否也是这般作风。


肃国公满色暗沉地坐定,大殿上继而恢复了嘈杂的人声。


“陛下放心,此人生性多疑,素来如此,倒没见他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儿来。”耳边响起清风般的话语,我转过头,恰好瞧见右手边的魏如玠,他今日身着一袭绣银纹的暗紫长袍,外套一件亮面的白色交衽松马甲。前襟的衣带系成流花结,飘飘洒洒。乌黑的头发绾成髻,套在白色玉冠中,一根精雕细琢的银质长簪穿插而过,两端垂下浅紫色丝质冠带,俨然是上卿级的正装,颇有气势。


看惯了魏如玠白衣装以及清河院服装,他今儿个的正装,倒真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呢!


“什么时候来的?”我笑着指指我左手边的位子,“你坐错了吧,这儿才是你的位子!”


“陛下您这是什么记性,”魏如玠似笑非笑道,“我大邺以左为大,您左手边可是太后娘娘的凤位……”说到凤位,我哈哈地笑出声,魏如玠这才意识到他被我捉弄了,顿时抿起双唇,面无表情地向别处看去。


“罢了罢了。说真地。你这身衣服真不错。你穿着可合适了!”我一脸诚恳道。


可能是从未听我夸赞过他。魏如玠地表情有些狐疑。一双漂亮地杏仁目狡黠地望着我。


“喂喂。我说真地!”我对于他这种明显地“你南宫樱也会夸人”地表情很是不满。端起面前地金酒樽一饮而尽。舌头火辣辣地。一股血液直冲脑门儿。我啪地放下酒樽。借着酒劲。伸手用食指与拇指托起魏如玠地下巴。双眼迷离道:“美人儿。你今晚莫要回和沁宫了。就在乾禧宫歇息便是!”


魏如玠一脸愕然。却丝毫不见羞赧与窘迫。他稍显惊慌失措地拉住我地手。双目在殿下扫视一番。继而回到我地脸上:“陛下。太后娘娘还没到。你怎么能事先喝醉呢?”


“我没醉!”我拖长了声音。笑笑。地确没醉。我只想看看你地反应。看看我们之间。是不是只能是战略合作地关系。然而事实证明。为什么在孔夏地脸上能出现地表情。却永远不会出现你地脸上呢?难道说。你地心理年龄。已经过了那个会心跳地年纪了?即便是惊慌。传递到你那儿却被无限地缩小。方才只当是个玩笑。我鼓起勇气想让我们之间能够更自在些。就像……就像我与苏幕焉之间。虽然我们之间隔着重重疑惑。平日里我、苏幕焉还有孔春之间却没大没小。没上没下。如果我捏着他地下巴调戏他。他地反应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反调戏。


距离真是个奇怪地东西。


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量度。


我方才的举动自是被大殿上有些人看在眼里,不过,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们的平民女皇,可能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弱不禁风吧?


直觉告诉我,我正处于某个人的视线中。我定睛一看,却见秀贤正直直地盯着我,眼里竟是满满的无奈。我心下疑惑,她却与我对视了一下,双眼中偷梁换柱一般变成了以往的那种顽皮的神色。我拿手捅了捅一旁的魏如玠,指着秀贤对他说:“瞧,那就是我秀贤姐。”魏如玠似乎并不大感兴趣,他随口称赞了两句便很快地,快得犹如躲避一般移开了视线。


这时,一只绑着纱布的手在我面前挥来挥去,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抬头一看,南宫韶和那双大眼睛正水灵灵地眨啊眨。他咧嘴笑着,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像小狼儿一般。


“韶和?手可好些了?还疼么?”我拉过他的手,在面前仔细地检查着。


“没事儿!下次还想看皇帝姐姐练剑!”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汗颜,南宫韶和却笑嘻嘻地抽回手,转身对魏如玠做了个鬼脸。魏如玠忍俊不禁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小鬼。”


我白了魏如玠一眼:“人家个子那么高,你还拍他脑袋,拍得真是勉强!”


“喂,我……臣坐在这里没有站起来好不好……”


“你站起来也比他高不了多少……以后不准拍他脑袋……”


“……,罢了,臣遵旨。”


……


“太后娘娘驾到——”终于,太后来了,整个广德殿顿时鸦雀无声。


太后身着皂下庙服,头顶攒珠凤冠,在几个宫女的搀扶下,慢悠悠地姿态优雅地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


晚宴正式开始。


经过了奏乐、敬酒等等环节,我终于吃到了主食。大家的精神也渐渐放松下来,开始三三两两地自由交谈了。不过话题还是由太后主导。


“肃国公大人,哀家听说尚兮今儿个也要过来,怎么没见到他的影子啊?”太后夹了一小块脆莲放入金质的小碗中。


“回太后娘娘,犬子今儿晚上本是要过来的。可最近身子骨不大方便,可能会怠慢些,臣已派人催了好几回了。要不臣这就派人再去催催?”


太后娘娘尚未答话,只听见外头急促的脚步声直逼大殿,声音由远而近:“来了来了,本少爷这不来了么,老头子你莫要去催了!!”


------------------------------


总算把小冯弄出来了……


临近月底,粉红票可不要藏着掖着哦,投票截止8月31号中午12点,嘿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