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六十五话 他居然来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奴婢谢陛下救命之恩。”秋水毕恭毕敬地行了大礼,蟠桃在一旁欣慰地笑着。


“罢了罢了。来,到我这边来。”我友好地向秋水招手,这孩子却一副胆怯的样子,不敢过来。


我笑道:“咱们乾禧宫素来就是这么没上没下的,你也听说了吧,我以前是在民间长大的,和你们不都一样么,真是奇怪,有什么好怕的?”


秋水回头望了蟠桃一眼,蟠桃点点头,秋水才有些笨拙地起身,乖乖地走到我身边。


我心想蟠桃这家伙真是不简单呐,我刚挖回来的白纸宫女不知怎的又被这妮子给收服了,现在只看她的眼色行事?唉,看样子这蟠桃真是天生的女官的料啊,我要不要考虑考虑把她安排到内命府?


我打量着站在我面前的小女孩,细细地打理一番,倒真是个标致的丫头。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纯稚无邪,有些弱弱的胆怯,但又能看出是个聪慧的丫头。


“蟠桃,过几日下元节,我要陪老太婆……不,朕要陪太后去白云山祈福,你聪明能干,就留在乾禧宫帮我打理事情,如何?”


蟠桃一听我不带她去,迅速收回了一闪而过的沮丧神色,顺从道:“奴婢知道了,陛下请放心。”


“至于秋水,你就与莲香一起随咱们去祈福吧。”我冲秋水露出了一个大大笑容。


“陛下,陛下您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要带秋水一起去?”秋水一脸的受宠若惊。


“是啊,你小小年纪,怕也是久未出宫见见世面了吧?”


“不瞒陛下。奴婢五岁入宫。一直在公主身旁伺候着。其实公主待我不薄地。可惜后来公主身体恢复了。就变得越来越暴虐。时常大骂奴婢。还不让奴婢出门去。奴婢真地很久没有见过长安城现在地模样了。”


“秋水十二了?”


秋水点点头:“再过两个月就满十三了。”


我装大姐地拍拍她地脑袋。就在这时。高寺走了进来:“启禀陛下。有一位不知名地客人求见您。已经被御卫军给拦下了。他口口声声说和陛下您是好友。报上名号来奴才却并未听过。还请陛下亲自定夺。”


我地脑海瞬间闪过三个字:苏幕焉。


为什么会想到他?不知道。


只是我内心某个角落告诉我,若是苏幕焉便好。


只是他老家不是在建邺么?


“带我出去看看。”我慌忙地站起身就往外走。


“唷,陛下您慢点儿。”高寺快步跟在我身后。而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去看看是谁。于是我加快了步子,及地的长裙很是拖沓,我提起裙摆往外走,却在迈过第二道门的高门槛儿的时候脚下一个趔趄,猛地摔倒在地上。


“嘶……”我的屁股硬生生地砸在大理石的地面上,不是一般的疼啊……关键是,我现在穿得人模人样的,居然当着冷面御卫军的面儿,摔了个狗吃屎……


“陛下!”


“陛下!”


几个守卫的御卫军立马上前,我面部表情纠结地对高寺说:“快、快来扶我……”


高寺大脑好似很罕见地慢了一拍,“哦”了一声连忙过来扶我。我借着高寺的力量站起身来,这一摔可摔得不轻,走起路来都不能自如了。我就这么被高寺搀着,一瘸一拐地朝外殿走,嘴里还嚷嚷着:“高寺,你立马派人把这门槛儿给锯了!可恶,摔疼死了!”


“可是,陛下这门槛儿是成祖……”


“叫你锯了你就锯了!”我不由地火大。


“是!”


入了外殿,我一手扶着后腰,高寺立马让人在座椅上加了厚厚的明黄色的坐垫,才放心地扶我坐下去。朝殿外望去,只见几个御卫军的长矛所向,乃是一个身着鸽灰色外衣的少年。那少年表情倔强,如墨的青丝在脑后束成马尾,双臂抱于身前,一柄青铜长剑负于身后,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狡黠的双目正在殿外四下打量着。


那人不是,孔夏么?!


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更稀奇的是,他如何凭一人之力直接找到乾禧宫的?!我何时有告诉过他我的真实身份的?!


“孔夏?!”我惊呼一声,“快放他进来。”


少年不动声色地忘了那几个御卫军一眼,轻蔑地收回目光,大步向我走来。我尚未开口,他已经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了,没有丝毫礼节。


“大胆刁民,面圣竟然不跪!”高寺又摆出他那亘古不变的官方架势了。


孔夏不屑地回头望了一眼:“你又是谁?!”


高寺正要答话,却被我打断了:“高寺!孔公子的确是我的朋友,你先下去吧。”


“……”高寺欲言又止,“是。”


高寺和一众宫女太监们一走,整个房间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自在许多,孔夏立马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对我笑道:“阿樱,好久不见,你还是女装好看呐!让人眼前一亮嘛!”


我嘴角抽了抽:“你是如何知道我……”


“哈哈,”孔夏笑道,“自然是打听的啊?我自然是有我的方法。不过刚刚知道阿樱就是那个新来的女皇帝的时候,我真真是被吓到了,调理了许久心里才适应过来。”


这小子,居然在我面前玩神秘。而且,居然对我的“显赫身份”不置可否,真是让我的心灵受了点儿打击。


“你这次突然造访,我倒着实吓了一跳。不过,你是随令尊入宫的么?那孔春是否一同来了?”


孔夏摇摇头:“自然不是随他们一起来的。”


“那是……”


孔夏一脸单纯地指指门外:“翻墙进来的啊。”


翻、翻墙?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宫墙高八丈有余,内外皆有千里挑一的御卫军把守,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被这个少年给破了?可能吗?


孔夏顺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我惊艳地望着孔夏:“你武功真的很厉害啊。”


“要不然怎么帮阿樱你?”他望了我一眼,继续埋头吃水果。


“说的也是,不过你这次急着来找我……”


“阿樱,不,陛下。您给我找个差使吧。我被家父给赶出来了。”孔夏一脸诚恳地望着我。


“赶出来了?”


“是啊,爹说了,我是个废材,只知道以武力解决问题的笨蛋。他说他以后不会再为我提供任何盘缠或者学费了,也不许我回府上住,除非有朝一日我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孔夏说着面容有些无奈。


“可你不是下个月才满十四吗?这般小的年纪,能做些什么呢?”我无心说出这句话,孔夏却停下了动作。


他直直地望着我,清澈的双眸里有明显不悦的神色:“十四岁很小么?我经历的,比别人少么?”


“可是,不瞒你说,我没有亲政,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你想想看,你想在宫里做什么呢?”我一面说着一面在心底盘算,宫里的差事还真是个香馍馍,秀贤来求过我,这次是孔夏。倘若真的能借此机会来合理安排,既帮了孔夏这小子,也帮到了我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