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六十八话 永泰后宫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高寺,我问你,宫里有没有什么比较大的空出来的宫殿?”高寺正着手寻找可塑的少年,我问道。


“回陛下的话,宫里的西北方有一个永泰宫,是神川年间成祖皇帝为西域的武士们准备的住所。后来那些武士们回了西域,那儿就一直空了下来,定期有人过去打扫。”


“哦?原来永泰宫是那样的来历?怪不得离武场比较近呢。这样吧,你那几十位少年找出来了没有?”


“回陛下,奴才正在准备,明后日应该就可以进宫面圣了。”


“甚好。介时你就将他们安排在永泰宫住下来吧,后面的事情,我自会通知你。”


太好了,永泰宫本来是武士住的地方,里面有现成的场地与器材,虽然年代久远了,但在宫里一直保存得很好。如果让那批少年一直在那儿训练,既方便又隐蔽。


“不过陛下,永泰宫有大量器材,而且是按照突厥人的习俗建造的,内部装饰恐怕不符合汉人的习惯。陛下若是将那批少年安置于永泰宫,那陛下岂不是不方便……若是不习惯……”高寺支支吾吾地说不下去。


“无妨,你按照我的意思去准备便是。”


“诺。”


高寺果然是个办事极其有效率的人,不出三日,他就将四十名身强力壮、出身清白、容貌英俊、有些武功底子的少年帮我筹集好了。关键问题是,我当初交代他的时候,好像没有说到“容貌英俊”这项要求吧?可见这高寺到现在还是处于误会中呢。不过话说回来了,就算我是真的选这些人来那个那个……高寺的审美观与我也是完全不对口啊,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倒三角的类型,可是高寺为何对此情有独钟呢?


我暗自怀疑他可能是把自己的某些不切实际的遗憾寄希望于那些人的身上才造就这样的审美了吧,毕竟这孩子很小就入宫了,童年是灰暗的,对其造成的影响也是极为深重的……算了算了,像高寺这样的聪慧又天生丽质之人不幸成为一代宦官的确是有些可惜,所以高寺的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悲剧氛围,即便他表面上好像每天的日子都挺开心的。


来地这些少年虽然个个都是标准地大汉。但与孔夏想比。却是过于刚劲了。没有孔夏那般灵气与狡黠。我把这些人悉数交给孔夏。我地意思是。从现在开始。孔夏要对他们进行高强度地训练。目标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好个个都能达到孔夏地标准。当然。训练必须是秘密地。地点就是永泰宫。


于是大邺宫又开始热闹起来了。每一个封闭地地方都是需要几个特立独行或者备受大家瞩目地人不停地创造八卦才能保持大家地活力。大邺宫也不例外。


在众人眼里。乾禧宫多了一个姓孔地御卫军士兵。不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手机用户登陆wap..cn,章节更多,请登陆文学网阅读!)他们说了。那家伙才不是什么御卫军呢。人家可是女皇帝面前地红人。女皇帝亲自说他可以见君不跪地。生得唇红齿白连男人见了都会垂涎三尺不说。这个孔姓少年手底下还有一批长相英俊地少年被安排在永泰宫。莫说是在宫里当差地了。就连那些打杂地杂役都知道。那女皇帝大有将永泰宫建立为专门地机制地趋势。看来那个魏上卿实在是过于阳春白雪了。女皇帝口味重。合不来。他地地位怕是岌岌可危啊。永泰宫成了大邺地一匹黑马。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女皇帝男皇帝都是离不开后宫。这人呐。就是如此。啧啧。


以上言论一部分是我在宫里地太监宫女八卦地时候偷听到地。还有一部分是孔夏告诉我地。他说地时候整个人笑得前仰后合。然后我就坐在那儿冷着脸看着他笑啊笑。他说笑啊笑得就习惯了。当然。永泰宫所有地人都知道他们地任务就是成为我南宫硕和手下唯一一支秘密地精钻部队。所以那些言论也都一笑置之。


后来我因为永泰宫地事情又被太后训话了。大体内容如下:


“什么?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小小年纪就自立后宫。整日沉迷此事。不理朝政。成何体统……哀家认为陛下须得三思而后行……”


“我本来就不理朝政啊……”


“那也不能如此自暴自弃,哀家让你在清河书院学到的东西都去哪儿了?陛下须得自省才是……”


“是……”


“还有,上次你跟哀家说的那个晚上听到哭声的事情,等从白云山回来如果还有的话,哀家再做定夺……”


“嗯……”


“陛下也莫要忘记了为白云山之行做好准备……”


“哦……”


我的格调便是,一应到底。然后置若罔闻,我行我素。


那晚我吃饱了喝足了准备洗洗睡了,高寺却进来通报:“魏上卿求见。”


“快让他进来吧。”我心里一怔,这才想起是我事先派人传话让魏如玠过来一趟的,于是迅速穿上鞋子,对着镜子上下打量一番,还算看得过去,才从内殿往外走。


“好一个永泰宫啊。”魏如玠笑盈盈地走进来,也没有行礼,只是啪啪地鼓掌,“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我这个做上卿的,怕是要退位让贤了。只不过说出去倒是惭愧,臣居然败在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手上。”


他这话说得暧昧,把关于孔夏的问题抛给我,我若是解释了,岂不是表示我对魏如玠有所希冀?


“魏上卿莫要误会,以你的智慧,这永泰宫是个什么面目,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我笑着把魏如玠迎进来,秋水立马手脚麻利地上茶,小小的身影忙忙碌碌,甚是耐人喜。


“瞧这丫头,我把她要过来有什么可后悔的?手脚可伶俐了,活脱脱就是一小蟠桃嘛!”我望着魏如玠线条优美的侧脸说着,秋水那丫头羞得立马脸红了,盈盈地福了一福,道声“陛下谬赞了”便莲步下去了。


“那也未必。”魏如玠所指不明地说着,我笑道:“秋水不过是个平民出身的苦孩子,就像我小时候那样,如果连她都怀疑的话,那咱们岂不是四面楚歌?”


“咱们的确是四面楚歌,不过今天陛下把臣叫来说有事交代,臣还不知道陛下要说什么呢。”魏如玠在我对面坐下,镇定地看着我的眼睛。


于是我把这几日有关太后与秦楚源的事情,还有我在慈宁宫外头试探秦楚源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魏如玠。


“难怪,我一直觉得他与太后娘娘关系非比寻常,原来是这样。”魏如玠了然地挑了挑眉,可见他早已预料到此事,“不过陛下试探了他的武功了么?”


“功力相当深厚。”我一字一顿地说,“甚至略胜孔夏一筹。”


“哦?”魏如玠面上呈现惊讶的神色,“想不到那个孔夏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厉害。”


“那是自然,他救过我一命,在清河猎场的那次,我跟你说过的。”我赞赏地说道,“苏幕焉的实力我不知道,不过冯尚兮和你联合起来,都未必是小孔夏的对手!”


“哦!”魏如玠拖长了声音,“看来陛下很是器重他嘛,不过陛下居然将臣与冯世子联系起来,倒是新鲜。”


我又忘了他们是有过节的了。


姑且跳转话题,顺手抄起茶盏,轻呷一口:“十五的下元节,上卿愿一同去白云山祈福否?”


“陛下盛情邀请,微臣岂敢不从?”烛光下魏如玠双目流转,笑得惬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