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七十五话 别迷恋剑,剑已经不顶用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车跑得极快,我一手死死地抓住车厢侧面的木栏,另t勉强保持身子的平衡。掀起车帘,三匹黝黑的骏马飞速地奔驰着,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我自幼在骑马方面并无所长,恰逢清河书院也没有在这方面多做训导,如今凭我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让这三匹马停下来的。


换句话说,此刻如果让马停下来,敌人就很容易追上来。


我真是陷入两难的境地了。


就在此时,我看见后面尘土飞扬,冯尚兮驾着一批棕色的马,前面还载着灰头土脸的秋水,迅速尾随而来。秋水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脸色苍白地依偎在冯尚兮的怀里。至于这究竟是谁揩谁的油,就不得而知了。不一会儿冯尚兮的马匹就与我的马车平行了。他冒着尘土对我吼道:“先这么向前跑一阵子,把黑衣人甩掉,然后我自有办法让马停下来!”


我连连点头以示回应。


黑衣人距离我们越来越远,魏如玠还有孔夏他们的身影也早已湮没在尘埃中看不真切,而这辆马车也落下了太后与肃国公的车队。冯尚兮揽起秋水,跳到马车上,一把将秋水塞给我。我稳稳地接住秋水,自个儿也险些跌倒。冯尚兮技巧娴熟,不一会儿,原本狂奔的三匹马便平静了下来,拉着破败的马车,摇摇晃晃地停下。


“秋水,没事了,莫要哭了。”我拍着秋水的背安慰她,她惊魂甫定了许久情绪方才暗安稳下来,歪在我的怀里不肯出来。


“哟,南宫樱公子就这么看重自己的贴身丫头?”冯尚兮那似笑非笑带着嘲讽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这丫头我在宫里头见到过,我记得是淑仪公主府上的宫女么,怎么被你给要来了。”


我转身面向冯尚兮,他轻浮的目光正不屑地打量着我。


我将秋水扶到一旁坐好,对冯尚兮抱拳道:“冯世子救命之恩,樱没齿难忘,樱也替秋水谢过冯世子了。”


“哼,”冯尚兮换了个姿势坐着,侧对着我,“举手之劳而已,何必言谢。况且,爷的剑法,阿樱难道信不过吗?”


“樱自然是对世子地剑术佩服不已。只是樱在想。接下来。咱们是回宫呢。还是往白云山地方向过去呢?”我从车里拿出包袱。“这里还有一些盘缠。应该够咱们置一辆新地马车。还有在客栈歇上几日吧……世子?世子你怎么了?”


我话未说完。已发现冯尚兮地脸色有些变了。眼神警觉无比。我正要钻到车外一看究竟。轰地一声。马车地两侧被迸裂开来。碎片砸在我地身上。我立马用宽大地袖子护住脑袋。一阵哄笑却在我们地四周响起。


尘埃落定。我抬眼望去。却发觉我、冯尚兮。还有秋水已经在一群黑衣人地包围下。插翅难逃了。


冯尚兮唰地一声拔出佩剑。环指一圈黑衣人。一脸地不屑。冷声道:“怎么。方才放过你们。你们嫌不够痛快。来寻死地么?”


为首地戴金色面具地男子冷笑一声。肃然道:“想必这位就是冯世子了吧?久仰久仰。你与我教亦不是第一次交手了。如今冯世子伤势已愈。自然是所向披靡。不过。上次金竹六使让世子侥幸逃脱。是他们地不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手机用户登陆wap..cn,章节更多,请登陆文学网阅读!)。可是今日。我等自然不会在金竹六使之下。当然了。如果世子肯助我等一臂之力。我们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你。罢了。废话少说。你们当中。谁是南宫硕和?!”这人地声音我很陌生。由此可见。他是没有见过南宫硕和地。如果没有记错。此人口中地金竹六使。便是当初在清河猎场阻截我们地金、银、玉、石、木、竹六人无疑了。


我们当中谁是南宫硕和?


我缓了一拍,才反应过来,这帮人果真是冲着我来的。如此一


好我身着男装,否则定是在劫难逃。为什么我每次)时候都会遭遇不同的黑衣人?!


见我们三人皆噤若寒蝉,金面黑衣人与左手边的两人对视一下,三人同时出手,刹那间只听见车头的马匹嘶鸣不已,继而纷纷倒地,将马车掀翻。


我与秋水三人坠落在地上,马车已然摔成一堆废墟,这几个卑鄙的黑衣人,竟然用砍马腿的下三滥的招数。


“哈哈哈……”冯尚兮朗笑几声,缓缓地指向秋水,“笑话,你们难道没有长眼睛么。你们要找的女皇帝是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家,在这的除了这个丫头以外,都是爷们儿,你们难不成连皇帝是女人都不知道?!”


“广度使,无妨。”身旁一个瘦高的男子从一圈人中站出来,打断那即将开口的金面黑衣人,“既然让南宫硕和逃了,这三个人带回去也可将功抵过。”


“想带走爷?哼,你好大的胆子。”冯尚兮冷笑着拔剑而起,剑气攒聚为暗红色的光辉直逼金面黑衣,面对冯尚兮的攻击,金面黑衣居然优哉游哉地运气,用内力抵挡住冯尚兮的剑气,二者相持不下。


好厉害的内力。金面黑衣一人就足够冯尚兮抵挡了,倘若其他人都联手,我们三人岂不是乖乖地被他们带走?


如果孔夏在,情况可能会好很多吧。


冯尚兮的超凡之处在于剑术、剑法,属于技巧,可如果剑身被内力所束缚,连动都动不得,又谈何剑术与阵法呢?!显然此刻,剑,已经不顶用了。我下意识地一把将秋水揽在怀里,生怕这个孩子再受到伤害。


我转而一想,若是让冯尚兮与他们拼下去,最终的结果不过是他身受重伤,我们束手就擒罢了。此时此刻,除了智取,恐怕别无他法。看来不得不冒这个险了。


“冯世子!”我声音平淡地喊了一声,“算了,这事交与我便是。”


金面黑衣另只手回旋而上,冯尚兮抵挡不能,只好保留实力,退下阵来。


“你方才叫我?”他扫了我一眼,但注意力依旧停留在黑衣人身上,不曾放松半分。


“罢了,冯世子,”我坚定地望着他的眼睛,“这些人,你拼命亦是没有什么意义,不如直接交给我来解决,岂不干净利落?”我定定地看着他,心里默念道,冯尚兮啊冯尚兮,但愿你能看懂我的意思,千万要配合我啊。


冯尚兮水嫩的双唇张了张,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我赞赏一笑,转而面向金面黑衣人。我尽量让自己放松,看上去丝毫不有畏惧之色。我抱拳道:“不瞒这位壮士,在下的确是宫里的人。不过,那女皇帝的车马在太后娘娘的前方,你们落后至此,便是个决策上的失误了。”


隔着面具,我似乎感受到金面黑衣的面上闪过惊讶的神色:“这位公子说话倒是新鲜,这么说,就不怕得罪你的主子,被那女皇帝怪罪下来?”


“哈哈~”我笑得放肆,“这天下,是男人的天下,身为男子,难道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人把持朝野么?无论是外姓的太后,抑或是民间长成的女皇帝,依在下看来,都不是名正言顺可以独揽大权的人。既然如此,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不论是谁取而代之,只要是他有那个能力,能造福百姓,在下就首当其冲地支持他。”看到金面黑衣欲言又止,我立马接着说道,“所以说,在下并非阁下的敌人,反而,咱们可以合作,不是么?”


---------


好久不见推荐票票,吼一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