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八十话 原来我的思维也会如此猥琐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糟粉、荞面饸络、黄桂柿子饼、粉蒸肉、腊汁肉揪面)]的肉夹馍,蘸着甜面酱,就着肉丸糊辣汤,喝几口热乎的豆腐脑,再剥几个蜂蜜凉棕子送到嘴边儿,我坐在贤樱布庄的堂屋,面对着满桌的好菜,一旁的秀贤笑呵呵地给我添菜,十三娘替我将酒水满上,孔春跃跃欲试地要跟我拼酒,我垂涎三尺而不能自拔,满面馋容犹如饕餮一般,卷起袖子就要一品咱长安城的各种美味,不料忽地从门外跑进来一乞丐,二话不说就要抢我手里的肉夹馍。我惊呼一声,一看那乞丐正是拖着鼻涕的阿,阿尚未得手便被人一把拦住了,我扭头一望,不禁惊呼道,这不是魏如玠么……


我猛地从梦中惊醒,浑身汗涔涔的,满脑袋发热,脖子处敏感的肌肤却感受到外界莫名的动静。


正当我发现自己置身光线不强的洞穴中时,冯尚兮放在我衣襟处的手停了下来。


“你在干嘛?!”我惊呼一声,条件反射地用手揪住自己的衣领,尽管衣衫并未变宽,可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我乃女子,第二反应便是,我乃女扮男装的女子。


然而我却发现自己手掌的可弯曲度明显降低,低头一看,双手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以极为蹩脚的方式缠上了碎布料,虽然包扎手法拙劣而生疏,且隐约可以看见深色的血迹,但明显已经止了血了。


我错愕地抬头,盯着冯尚兮明亮的眸子,他额前的发有些凌乱,像是经过一场杂乱无章的厮杀,他轻阖了一下眼睑,并未回答我的话,只是冷漠道:“你为何口中唤着那姓魏的?”


我不禁一怔,想到方才自己做的那个饕餮美梦,没想到我居然会说梦话,还被冯尚兮这家伙给听见了。正踟蹰着该怎么解释才能让这家伙信服,恍惚感到左侧的脸颊粘糊糊的,我伸手一擦,哟,丢脸,居然当着这纨绔的面儿流了口水。


我胡乱地用袖子擦擦脸,嘿嘿道:“没,没,冯世子误会了……”说完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去哪儿?!”他随我站起来,恶狠狠道,“外头在下雨,你这傻小子还烧着呢,往外头跑什么跑?!”


“我……我出去洗洗脸还不行吗?!”我心里有些委屈,“你作何这么凶啊,方才双手竟毫不知耻地放在我衣领处,若不是我及时醒来,天知道你有何企图?!”


“呵,”他冷笑一声,仿佛在嘲笑我的荒诞无知,“南、宫、樱,”他一字一顿地叫出我的名字,“你我在书院虽不是一个学部,倒也算是半个同窗了,我是怎样的性子你怕是多多少少也有些耳闻吧?”他向我逼近两步,双手环在身前,吊儿郎当地斜倚着身旁的石壁,“只要是我想要的,就从不会有所顾虑,更莫谈什么趁人之危的笑话了。方才你口口声声含糊不清地叫着那姓魏的不说,还毫无形象可言地流口水,爷我瞧你额头滚烫浑身冒汗,便好心准备帮你解开衣领让你凉快凉快,没想到你居然把我想得那般畏畏缩缩。实话告诉你吧,我若是有何企图,就算你醒来,也无济于事。”说完他坏坏地一笑,望着我的眼睛。


此人果然是本性难改。我心生不屑。轻嗤一声。却不觉肚子里一阵空谷绝响。回荡在空荡荡地洞穴中。越发地清晰了。


我面上一红。尴尬地揉揉肚子。将目光投向别地地方。


“饿了吧?”冯尚兮眸子一亮。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小包袱。直觉告诉我那包袱里绝对是干粮。“想不想吃啊?”他将包袱在手里掂量着。


“你…你从哪儿弄来地……”我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喉咙一动。咽了口唾沫。


“从方才那帮山贼身上搜来地。还顺便将我那些银子给拿了回来……哼。本以为能够破财消灾地。没想到那帮狗娘养地不识好歹。竟敢与我对抗。真是竖子不足与谋……”我根本听不下去他后面再说些什么。不顾一切地以他手中地包袱为目标扑上去。口中还念念有词道“快给我。我饿坏了……”


“诶?”他狡黠一笑。仗着身高优势一下子将包袱举得老高。“不给。就是不给~”


“别闹了,”我胡乱地甩甩头,“给我,快给我!”奈何我身高本就低他一等,任凭我如何踮脚伸手,亦是水中捞月,无济于事。


“哈哈……”他仿佛来劲儿了,托着包袱硬是躲闪着我。


我被这种**的行为彻底地激怒了,面目狰狞地伸出双手揪住冯尚兮的衣襟狠狠一扯,怒道:“快给我,听见没有?!”


“嘶……”冯尚兮忽地


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干粮丢在一边,两条秀美)u起,仿佛在承受着难捱的痛楚。他缓缓地靠着石壁蹲下来,身体蜷缩在一起,不发一语。


“喂,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我惊愕地俯视着他,疑惑地眯了眯眼,而后了然一笑道,“哦~我明白了,你当我傻子啊,装的吧?哈哈……真是蹩脚……”我笑着笑着便停住了,他怎么没反应,真是无趣,莫不是真的哪儿不舒坦?


我蹲下来,一手搭着他的肩膀,摇了摇他道:“你…还好吧……”


他顿了顿,仿佛有所挣扎,却终究是抬起头给了我一个颠倒众生的笑:“无妨……”


“那就好……果然是装的。


”我哼了一声,顺势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却仿佛看到他的肩头抖了抖,本不在意,然而收回自己缠着碎布的左手时,我却赫然发现,那原本浅色的有隐约血痕的手心已然被殷红的鲜血所侵染,红得犹如春日最争奇斗艳的牡丹,红得惊心,红得让我心头猛地一抽。


“冯世子,你……”我急忙蹲下身来,轻轻掰过他的肩头,却惊讶地发现他右侧肩膀朝后背的方向有个长达四五寸的口子,似是被人一刀划过,划破几层上好的衣料,原本白皙的后肩汨汨地渗出血来,衣服破口的边缘已是被尽数染红。


冯尚兮似乎并不乐意自己失意的样子被我瞧见,他有些不耐烦地掸开我的手,面对我错愕而担忧的眼神只是强作欢笑道:“你莫要担心,方才解决那帮龟孙子山贼的时候……不料被其中一个从背后偷袭……小伤口罢了,无所谓的……”


傻瓜,你自然是瞧不见自己的背后,那么大一个口子,得流多少血啊?都这样了还在我面前活蹦乱跳的跟个猴儿似的,难不成仅仅是为了维护你那身为肃国公嫡长子厚实的自尊么?


“伤口自然是要处理一下。”我声音温和道。望着自己被他包扎的双手,我在心里苦笑着,他这个大少爷一定自小没吃过什么苦,这细心帮我包扎的技术实在是不过关,倒也无妨。只是我手上这点小擦伤本来无所谓的,他却绞尽脑汁帮我处理了,可他自己呢,背后的伤,不觉得疼吗?


看他没有表态,我笑道:“世子莫要担心,我跟幕焉兄台住在一起,别的没学到,什么包扎啊熬药啊什么的倒是学会一点点,”我抬头望望洞外,雨刚刚停了下来,不禁心头一喜,“我去弄点儿水来,帮你的伤口擦拭干净,莫要染了病才好。


见他骄傲地点了点头,我伸手便要解他胸前的衣带。


他很敏感地往后一缩,仿佛我是个色魔一般:“你这是作何?”


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幕焉说伤口是需得通风的,你这衣服尚未干透,捂着伤口不怕发炎么?我看你手臂不能大动作,所以帮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随意便是……”他轻声道,眼睛没有看我。


郁闷,“你随意便是……”,瞧这话说的,怎的就让我联想到百花楼一类的地方,而我就恰是那在风月场挥金如土的某员外某刺史一类的人呢?


我尴尬地咳了一声,替他翻开一侧的衣领,让后肩的伤口露出来。伤口的长度和深度都有些令人惊骇,我不禁在想他方才该有多疼。倘若不是这伤口,这白皙圆润的肩头,这笔直的锁骨,一个少年,皮膚竟如初降瑞雪般细腻,怕是男人见了,也会有三分怜惜吧。更何况我本就是女子,也难怪心头有隐约的悸动了。


在我猥琐的内心活动暴露之前,我及时地站了起来,将错乱的目光投向洞口:“冯世子乖乖歇着,我出去找些水来,一会儿便回来。”正要抬步向外走,余光瞥见几样东西从他的衣襟里掉落出来,我不由地扭头一看,那是几样形状怪异的草本植物,用兰花叶困束,尖锐的末端有些奇怪的紫色。


“这是什么?”我指着那植物问冯尚兮道。


“呃?”冯尚兮抬头望了我一眼,“哦,…我闲来无事收集的一些奇特植物……”


“哦……”我恍然大悟道,“想不到你个大男人还有这样的嗜好。”


“你难道不是男人吗?”他一面问我,一面有些仓促地将那束枝叶收好。


“我……罢了,懒得与你多做狡辩……”未等他应我,我已小跑着朝洞口奔去。


------------------------------


由于系统错误,本章居然自动冒出来两个~~大家不要订阅啊~~555删不掉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