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八十二话 我求你放了阿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剑锋距离采花贼的后背不过一寸的时候,采花贼灵)t躲去,并顺手将我整个人推向一旁,蹭过径直向前的长剑,在我的左臂上留下了一道划痕。


“阿樱!”冯尚兮惊呼一声,“可是伤到你了?!”


“我无妨!……”我用手撑着地面迫使自己坐起身来,指着冯尚兮的身后大呼,“快注意身后!——”


采花贼面色残酷地欲伸手背后偷袭,冯尚兮手中的剑却早已冲锋而出,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直逼采花贼的脖颈。不料那不阴不阳的采花贼双臂一挥,红袖翩然,却极富韧性地缠住了冯尚兮手中的剑。


“可恶……”冯尚兮手上的力道又加了一把,他的手似是用力过猛而微微颤抖,原本灵巧的剑术在采花贼长袖的束缚下难以有半分效用,我惊恐地望了一眼冯尚兮,他原本白皙的面颊不知为何而一片绯红,似火的怒意从他的双目中迸发出来,我看着他仿佛在硬撑着一般,正要起身上前,不料冯尚兮轻咳一声,一口鲜血当即喷涌而出,飞溅在他面前的石壁上,一片鲜红……


“冯世子!”我惊呼着从地上爬起来,冯尚兮却腿下一软,不由单膝跪地,另只手用剑勉强撑着地面。我伸手想要扶他,不料那万恶的采花贼左袖一掸,将我挡出三尺开外,重重地砸在地上,由此而见此人的功力是何等的深厚!未待我反应过来,采花贼另只手臂牵动红袖,一把将冯尚兮手中的剑拔出来,摔出很远的距离,直直地插入洞壁的石缝中,已是入石三分。


“冯世子~”采花贼嗲声嗲气地唤着,一手抚上冯尚兮的脸,“你作何要与奴家这般作对呢?何苦为了那个小子而伤了奴家的心呢,嗯?”冯尚兮撑在地面上的手臂在颤抖,他气喘吁吁地将目光挪开,一脸的藐视。


“看着我……”采花贼双手隔着红纱袖捧着冯尚兮线条优美的面颊,迫使他转过脸来,直面采花贼。


“哼,”冯尚兮竟然笑了,笑得那般轻蔑,那般轻浮,却又那般凄凉,“你莫要自我陶醉了,爷我见过的女人多得是,比你漂亮的亦是大有人在,你这不男不女的人,又算…什么东西?!”


“你!……”那采花贼嗔怒地一瞪,“奴家今儿个就更要好好惩罚惩罚世子您了……”说完掰过冯尚兮的脸就要狼吻下去,我见状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溜烟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人上前将采花贼扑倒在地,一面回头对衣衫不整的冯尚兮吼道:“快跑啊你!……还不快跑?!”冯尚兮一双灵秀的眸子里是满满的错愕,他来不及点头,我的注意力就已经被身下这个不阴不阳的人吸引去了。


那采花贼笑得放肆:“小公子,”她毫不在乎地笑笑,“你这么做亦不过是徒劳罢了。冯世子方才在你回来之前便中了我的独门缓催花信丹,女子吞了不碍事儿,若是男子吞了,两个时辰内不与人交合的话,就算大难不死,怕也是凶多吉少了。奴家方才那么做不过是为了帮他解围,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既是他的朋友,又何苦为难他呢?”


什么?!我惊诧地回头望了一眼冯尚兮。他紧咬下唇。双颊红得过于艳丽。本就精美绝伦地眼角此刻看上去更是风情万种……原来他中了这该死地采花贼地**!


“可恶地家伙……”我死死地揪住采花贼地衣襟。怒道。“解药在那里。快说!解药在哪里?!”


“讨厌!”采花贼轻而易举地打掉我放在她衣襟上地手。白了我一眼道。“作何对奴家这般粗鲁。真真是令人伤心得紧。”她故作悲戚地吸了吸鼻子。而这一连串地动作却让我胃里一阵翻腾。


这个阴阳人。居然对冯尚兮下那种下三滥地药。实在是令人不齿。可能是看出来我眼里地愤怒。这采花贼鼻子里冷笑一声。轻而易举地翻身将我撂倒。我再次被重重地砸在地上。膝盖骨一阵撕心裂肺地疼。


我闷哼一声。要紧下唇让自己莫要在这采花贼面前示弱。不料我地镇定却被她理解为忍耐与退让。她双眼里滑过猥琐地喜色。而后她毫不犹豫地开始解自己胸前地衣带。不过三两下。那轻薄地纱衣已然如深秋地红叶一般飘落而下。露出月白地亵衣和红色地肚兜。我怔住了。不禁冷然道:“你…咳咳……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她毫不误事地合身扑过来。一手探入我地下裳。“你方才咬了奴家一口。毁了奴家这白玉般地脖子。奴家还没找你算账呢!做什么?老娘先做了你再说!”她厉吼一声。我这才意识到事情地严重性。竭力挣扎着。“你敢!你这个阴阳人。还不快放开我!你!……”我双脚毫不留情地踢向她。她左右灵活地躲闪着。我怒道。“你今儿个若是敢动我半分!我立即让你脑袋搬家!!你信不信?!你知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地话戛然而止。因为在我张嘴怒号地时候。一颗散发出怪异香味地药丸已经被这采花贼塞入了我地喉咙里。她伸手一抵我地下颌。那药丸便滑溜溜地顺着我地食道往下了。


“你给我吃了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她停下了


动作,我却似乎仿佛感觉到有凉风灌入了我的下裳,t7)t口唾沫,夹紧了双腿。


“说你笨嘛,你还真笨呢!”采花贼伸手狠狠地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尖细的指甲几乎要嵌入我的皮肤,致使我的脑袋向后砸在石板上,一阵轻微的眩晕,“不正是那缓催花信丹么?你现在也莫要挣扎了,就死了这条心吧,乖乖等着奴家来给你二人一一解围……”她仿佛很开心看到我脸上愤怒的表情,继而开始大肆地撕扯我的衣服,我猝不及防,却见冯尚兮挣扎着站起来,正向这边以龟速挪动着。怒火在他鹰一般的双眸中熊熊燃烧,我正极力抵挡采花贼出手之时,他已伸手一把抓住了采花贼的小臂,冷戾地望着她。


“诶哟冯世子……”冯尚兮成功地暂停了采花贼的动作,我心底暗自松了口气,却见那采花贼一脸怜惜地望着冯尚兮道,“不知世子想对奴家说什么呢?”


“落云……”出人意料地,冯尚兮无力地叫出了眼前这个采花贼的名字。


原来她叫落云。


原来他们早就认识。


如此诗意的名字,竟是这样一个怪物。


落云的脸上浮上一片灿烂的狂喜,她一面揽着我,一面深情款款地望着冯尚兮道:“世子终于叫了奴家的名字……奴家好感动……”


我无心多听落云的感言,心里急切地盘算着下一步该如何是好,且不说这个落云如此武功高强,剑法高明的冯尚兮有伤在身,又中了她的媚药,以我二人之力,根本无从抵挡。且不说除了这落云安全逃离,就连我能否保住名节,都是个未知的难题。


十几年来,我虽在市井上摸爬滚打,吃过不少的苦,可似如今这般难以解围,倒是头一回遇到。我不能绝望,倘若自己绝望了,岂不是自我毁灭了一切希望?!


“落云,……”冯尚兮冷漠地望着落云的脸,无比艰难道,“我求你放了阿樱,求你放了他……”


当他说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继而已是心如刀割。


这是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他如此低声下气地对别人说话。无论是长辈也好,同窗也好,他从来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可如今……


冯尚兮,你的骄傲在哪里,你的纨绔你的桀骜不驯又在哪里?!你…难道仅仅是为了我,就屈尊下顾这么求一个令人不齿的采花贼吗?


“哦?要奴家放了他?”落云笑了,“那冯世子可有什么作为条件?否则可别怪奴家不答应哦?”


“罢了。”冯尚兮微阖双目,“只要你放了他,你想对我怎么样,我都满足你……这样……可好?”


我已是惊讶的说不出话儿来,落云的声音却是一阵狂喜:“世子早该这样了!!只要世子愿意与奴家再行燕好一番,奴家便死也不动他。


落云说话素来一言九鼎,这一点,世子大可放心。不过…倒是世子您,不会出尔反尔吧?”


“不会……”冯尚兮漠然地摇了摇头。


落云低头望了我一眼:“既然有了冯世子,不要你这个童子也罢。只要你两个时辰之内去看郎中,这药力,自然是有方子可解的。”说完有些不舍地放下我,起身走向冯尚兮。


我坐在不远处,眼睁睁地望着这个变态的落云将冯尚兮摁到在地,眼睁睁地看着冯尚兮闭上眼,不做任何挣扎,任凭落云用舞动的长袖将他的双手束缚于头顶。冯尚兮,你来真的?冯尚兮,为了我,这样,值得么?


我的眼眶开始浮上薄薄的雾气,我一跃而起,胡乱地整了整自己的下裳,趁落云下手前怒吼道:“不!不可以!我不同意!”


“阿樱……背过脸去……”冯尚兮开口道,却没有睁眼看我,“背过脸去……我们要争取的是时间……你中了缓催花信丹,只有不到两个时辰了,这荒郊野地的距离医馆又有好一段距离,倘若赶不及,你就会……”


我会怎样?会阳爆而死吗?


方才落云不是说女子服用了并无大碍吗?那么这么说来,这药对我是无效的咯?


冯尚兮,你平日里嚣张跋扈,对我冷眼相待,我这有眼无珠的蠢蛋,现今儿个才知道你的好,才知道在这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大宫中,你是为数不多不工心计的人……我不能让你为我做出这般牺牲,我不能让你丢掉你最引以为豪的自尊,你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子,你是肃国公的嫡长子啊……


“不……不会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滑落,我冲过去,拼着最后的力气从后面用力拉住落云,对冯尚兮泣不成声道,“我没事的……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请你像个男人的样子吧,算我求你了……莫要再这样下去了……我知道你我二人现如今没有抵抗力,可书上不是说吗,士可杀不可辱,即便是死……也不能……也不能轻言放弃……冯尚兮……我已经丢了我至亲的弟弟,你又岂能让我眼睁睁的瞧着你受辱却摆出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快捷键:←) <a href="3398904.html"><font color=red>上一页</font></a><a href="./"><font color=red>返回目录</font></a>(快捷键:回车)<a href="index.html"><font color=red>下一页</font></a>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