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一百话 谁想取而代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有些迟钝地应着,回头望了苏幕焉一眼,目养神,并不理会,而孔春也在嚷嚷着要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的课不去上了云云。


我点点头,装好钥匙,便随着魏往外走。


沿着漆黑的走廊这么走下去,身后的灯光越来越远,而魏如却就这么走在我的前面,不发一语。我不禁迟疑了:“敢问魏上卿大人究竟要去哪儿?”


他停下步子:“自然是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说完沿着楼梯向下走。我不觉心底微微不安,思忖着方才临走时怎么忘了随身带把剑呢?


直到来到一座四下无人的凉亭,魏如总算有了停下来的意思。


他在亭子里坐下,抬眼望向微微气喘的我:“坐吧。”


我谨慎地在距离他大约一尺多的地方坐下,只觉得这凉亭里的石凳子冰凉。


“坐那么远做什么,难道怕我吃了你不成?”魏似有好笑地开口,却成功地让我尴尬了起来。


未待我开口,他早已坐到我身旁,轻轻把我揽入怀中:“阿樱,你可知道我今晚有多担心你。明知道你看书是假,可我后悔自己下学后没有在学斋陪着你,才会让你折腾到这么晚,你莫要怪我。”他在我耳边低语,竟是自责的语气。不知为何我心头一酸,轻轻推开他:“我……我的衣服上有墨渍,莫要弄脏了你地衣服才好……”


“有什么关系呢……”他说着不顾我的阻拦,复把我紧拥,我的面庞紧贴着他颈部细腻的皮肤,原以为被人这么抱着会是一种惬意的感受,而此刻的我心里却有一根紧绷的弦,被魏如的一举一动牵扯着,似乎随时都会崩裂开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我问自己,却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这时。我感到自己地发髻似乎有些松动。猛地抬头。却见那莹亮地白玉长簪已然被魏如捏在手里。他松开了我。冷风灌入我与他之间。


“这是什么……”他把玩着那白玉长簪。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还给我……”我不假思索地伸手要拿回来。


魏却挑眉一笑:“哦……莫不是你与哪家贵公子地定情信物?”


“莫要诨扯。你想多了……”我心底无奈。


“您是尊贵地女皇陛下嘛!”魏如冷笑一声。“哪个国君不是注定要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地?”


“你……”我不禁愕然,“你认为我会是像勾栏里的窑姐那般人尽可夫吗?”


随之而来的,是令人不安地沉默。


片刻后,我开口道:“虽然你没有问,但鉴于你我二人先前的约定,我自会把今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你听好了。”于是,我把那三个女子以及那神秘的夜溟教教主之事全部告诉了魏如。


“慕容秋居然是夜溟教的人……”魏如叹息道,“她们三人不论是不是真的站在冯尚兮那边,但有一个事实是不容忽视的,那便是她们假借嫉妒的名义来报复你,实则是夜溟教想要铲除你。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把柄,阿樱,让若哪一日贵太妃危及到了你的利益,这与夜溟教相勾结地罪名,便可让慕容世家乃至怀化大将军被连根拔起。甚至……由于丞相夫人的缘故,就连当朝丞相,也脱不了干系。”


我愣愣地望着魏如少顷,心下凛然。他这番话虽是为我考虑不错,然而此人面对夜溟教一事首先想到的,居然是借此铲除政治上的势力……


“还有这个……”我忽地想起了我揣在怀里许久都没有派上用场的夜溟教的令牌,就慌慌忙忙地从怀里掏出来,塞到魏如手里,“诺,就是这个。”


魏如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看,忽而望向我:“这东西是个很好的线索,也是在夜溟教安插暗人的极佳工具,你为何到现在才拿给我看?”


“我……”我嗫嚅道,“你一从白云山回来我就急着去跟你说这些事情的,可偏偏那次就瞧见你和秀贤……”似乎扯到了某些我与魏如都比较敏感的话题,我适时打住。


魏轻咳一声道:“我明白了,这令牌我先替你保管着,能派上用场地时候自然会拿出来。”


话说至此,这场谈话似乎没有再继续下去的理由了。我站起来:“时候不早了,现在就回去吧?”


“等下。”魏如不慌不忙地拦住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关于冯尚兮的。”


从魏如的口中听到冯尚兮地名字,我心头猛地一紧,只好乖乖地坐了下来。


“不论慕容秋她们是不是真的嫉恨你与冯尚兮之间说不清道不明地事情,依我看来,你这般终究是有些不妥。”魏如直直地望着我的眼睛,“你莫要忘了,冯尚兮是冯


人,又是肃国公的嫡长子,所以,不论他自己抱着也不过是空想而已。他终究,也是要和你一样,为他的家族服务的。”


“姑且当做我反应迟钝好了,可否将话说得明白一些?”


“冯氏最有野心的人,恐怕不是当今太后娘娘吧。一个女人,死了丈夫,图的不就是晚年过得安逸?你的出现稳固了太后娘娘现在的位置,她现在也是出于一个女人权力的巅峰了,所以,以太后的立场,她要除掉你的可能性并不大。”魏如笑道,“不过肃国公大人可就不一定这么想了。倘若他想取而代之,那么你现在的位置最适合的人是谁呢?是肃国公本人么?错了,是他的长子,冯尚兮。……所以我不赞成你与他走得近了,自然有我的理由。”


我经常觉得自己在魏如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笨蛋,真的。所以我往往更愿意和孔春在一起,才能找回一些可怜的自信心。


魏总是考虑的比我多,比我远。我从未认真考虑过冯尚兮可能所处的位置,也不曾料想对我有最大威胁的人,居然是他。


“呵呵……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多多留意的……”


“还有一件事情……”魏如迟疑了一下,“我准备明日去找莫堂主,让他把你换到我的校舍来。”


“诶?!”我诧异,换校舍做什么?


“或者把我与苏幕焉调换一下也行。”


“为什么?”


“还用问为什么?”魏如的语气其实很轻,但却似乎透着不少无奈。他无心地望了一眼周围的景致,复而望着我的眼睛,我与他对视着,凉亭起了风,拂起他乌黑的发,发梢轻扫过我的面颊,我心头一动。


他伸手抚上我的面庞,放柔了声音道:“阿樱,我有时候真的不想说你傻,可是……你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女孩子,一个人混迹于一群男孩子中间,实在令人放不下心来。这次的事情好在那教主有点人性,倘若是那三个女学生,你的脸,岂不是要被毁了去?”他拨开我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轻叹一声道,“只怕是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会发生,到时候又怎会有这次的好运气呢?当初懒得管你的事情,是我那时候记恨着秀贤的事,可现在……现在恨不得走到哪儿都把你带在身边……”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他的眼,是不是有些东西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是不是连我自己也无法看透我自己的想法了呢?


什么时候我与魏如之间变得像现在这样,有时候像一对陌生人,有时候却又像在一起生活了许久的夫妻呢?


沉默良久,魏如终是站了起来:“时候的确很晚了,怕又会让你在明儿个的史学课上呼呼大睡,赶紧回去洗个澡,找身干净的衣服换上吧。”说完要往外走。


“诶,那个……”我叫住他。


魏如转过身来,等待着我的下文。


“我那个白玉长簪,可否还给我了?”我有些难以启齿地开口道。


“哦,这个。”他从袖子里把簪子拿出来,“这簪子做工实在不错,恐怕说是稀世珍宝也不为过。恰好我昨儿个准备去集市上买个新的簪子,今儿个倒是有送上门的玩意儿了。这样吧,这簪子我暂且要了。”


我恨得咬牙切齿,刚毁了一个欧阳询古董砚台,恰好来了个白玉长簪弥补一下,就这么给这家伙夺了去:“那这个‘暂且’究竟是多长期限……?”


“哈哈……”魏如笑得欠扁,“南宫樱什么时候不花心了,这簪子,自会物归原主。”说完优哉游哉地向校舍地方向走去。


魏这话说得直白,一个女孩子被人说成“花心”,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喂,什么叫花心,你说清楚!”我忙不迭跟上,心里琢磨着那簪子得多少钱啊,“说清楚啊!谁花心了,你才花心呢~你见异思迁,你,你朝秦暮楚!你,你心猿意马!你血口喷人!”我骂骂咧咧地跟了魏如一路,他终于忍耐不住,忽地停下了步子,害我险些一头撞上去。


他稳稳地扶住我的肩头,俯下身凑近我的脸。


晨曦的薄雾中魏如笑得犹如清澈的山泉:“瞧你这莽莽撞撞的样子……那阿樱你说说,我哪里见异思迁了,迁哪儿了?又哪里朝秦暮楚,楚又是谁?”说完悠然一笑,闪身入了桃园,徒留我一脸窘迫地站在原地,久久羞于上前……


--------------


校舍的调换能否那么简单呢~~~同学们明天见~~哦吼吼~~~(*^_*)~~((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