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一百零四话 意外发现(1)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大全书?!”我脑袋“轰”的一声,要知道全书》共分为二十四书,都能堆成一小座山了!


米斯特杨看都不看我一眼,道:“我已经知会到了,你们就从现在开始吧。”米斯特杨说着起身打开侧门,“《大全书》就在书架子上,你们自己找出来,按照年代的先后来抄。本来准备让你们抄《圣经》《希腊神话》一类的,不过鉴于你们这些谋略部的蠢学生根本没有西洋部学子那般聪慧的脑瓜子,所以只能让你们抄《大全书》这种小儿科的东西了。”


我倒吸一口气,试问整个书院有多少人不知道我们谋略部乃是人才云集之处?否则奈何担起“谋略”一词?而这个新来的米斯特杨,当着我们的面儿出言诋毁我们学部不说,还过分地抬高他带出来的西洋部,难道他就没有身为谋略部现任堂主的自觉吗?


我与孔春从侧门入了米斯特杨的藏书房,一股浓浓的书卷味儿扑鼻而来。屋里有张大桌子,原本是莫堂主经常坐的地方,可如今那桌儿上的文房四宝早已换成了一个据说是“地球仪”的东西,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西洋文,根本看不懂。


自己点上灯油,我和孔春找了好久,方才在一个布满灰尘的角落把最先前的几本给翻出来。显然这一类的书籍在米斯特杨这里根本得不到足够的重视,摆放在显眼的位置的,那些占据了大量空间的,莫不是些西洋著作一类。孔春不满道:“西洋文有什么好,咱汉文四个字的成语便能巧妙表达出来的意思,洋文要好多个词儿才行呢!”我连连称是,搬了个凳子在一旁的矮桌上准备抄写。那神出鬼没地小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口出现了,他冷着一张瘦脸要我们别废话,还说是米斯特杨的意思。我正好奇着这个破小厮究竟是何方人士竟敢如此嚣张,外头便响起了个陌生的声音:“史努比亚,史努比亚,米斯特杨唤你去趟姬堂主那儿把本儿拿过来!”


“哎!来咧!”这冷面小厮忽地提高声音答应着,把我跟孔春吓了一跳,而后回头恶狠狠地望了我们一眼,就蹦着出去了。


我僵着个脖子呈恍然大悟状,原来这个冷脸小厮名字叫史努比亚啊!


现在这黑乎乎的屋里只剩下我跟孔春两个人了。我郁闷地发现整个屋子里没有一根能够有效使用地笔。原因是在此范围内所有的能勉强称为笔的东西全部都是那劳什子羽毛笔,翻遍了能翻地地方,连一根毛笔都没见着,更莫谈什么砚台一类的了。无奈,我和孔春只得骂骂咧咧地拿起我们从未接触过的羽毛笔来抄写二十四史。可这羽毛笔细作作的,捏在手里可不带劲儿了,戳在纸上硬邦邦的,力道不好掌握,一不留神儿这纸就给戳出一个窟窿来。


孔春早已埋头认真写了,可我呢,由于脖子有伤,想埋头都是个有难度的活儿,字本来就丑的可以,加之没有合适的笔供我写字,一张纸下来,丑得简直惨不忍睹。


就这么一直抄啊抄,天已经很晚了,少说也有好几个时辰了吧,那面色蜡黄地米斯特杨才从外头带着一身露水回来。我跟孔春双手颤抖地把抄好的一部分呈上去给米斯特杨验收,米斯特杨一双小眼睛眯着看了一会儿,将孔春的放进一旁的抽屉里,而后再看我的。


不过少顷。那米斯特杨二话不说把我地给揉成了一个厚厚地球。直接给丢进了篓子里。


“哎!”我阻拦不及。“米斯特杨。您这是做什么?您方才揉成纸团地东西可是学生我整整忙碌了一个晚上才写出来地东西。您就这么二话不说给丢了。您!……”


米斯特杨似乎并不愿意理会我。他从座上站起来。拍拍袍子上那根本拍不干净地灰尘道:“字太丑。若是让你过简直是不负责任。”


“可是……”我指了指自己地脖子。“我地字虽然本来就不是很好看。可是如今我脖子上有伤……”


“以后要是给自己不认真地态度遮遮挡挡地话。请找一个好一点地借口。understand?”说完对门外另一个陌生地黑瘦小厮道。“加尔斯。等他们俩走了以后你别忘了把灯给灭了。门也要锁好。明白没有?”


“诶。先生说地是。”那个被唤作加尔斯地小厮恭恭敬敬地答着。


“叫我米斯特杨。”米斯特杨冷声道。


“哦哦……是,米斯特杨。”


说完米斯特杨就走了。


孔春安慰我道:“阿樱,你别伤心了,大不了脖子好了以后再补回来,不就《大全书》么,才二十四部不是,嘿嘿又不是三十六部……”


孔春这个丝毫不会安慰人的东西,越说我越觉得心里咯得慌。


……


“想不到这个米斯特杨居然如此严厉,看来我们是低估他了。”苏幕焉一面帮我地脖子做复苏针灸治疗,一面发表评论。


“难怪一直由他掌管那个劳烦人心的西洋部,看来只有他这种心狠手辣的人才能对付得了西洋部的那帮纨绔。”我一面说着,一面感觉到苏幕焉手中的


进我的脖子后面,一阵酸麻。


“我听说他在不列颠生活了十几年,回到中原以后直接被朝廷安排到清河书院,算是很受朝廷赏识的人了。而且当年朝廷便给了他相应品级的官职,除此以外在长安皇城风水极好之处为他安排了府邸,这府邸据说为了适应他的习惯,特地建造成西洋的风格。”苏幕焉纤长的食指与拇指捏着一根细长的银针,在跳跃的火苗上细细灼烧,“不过我以为朝廷之所以这般礼遇他,实际上是看中了他对于西洋文化以及不列颠的政治方面的了解。毕竟费利维斯杨还是认识不少不列颠的高层的,朝廷说白了不过把他当做与不列颠交流的使臣罢了。”


我觉得苏幕焉说地有理,只可惜他一口一个朝廷,这“朝廷”的想法究竟是谁的想法呢?反正不是我的,因为我对于此皆是一无所知。


苏幕焉听说我要抄大全书,而且由于字丑又要重新抄,对我深表同情,他主动表示愿意帮我承担其中地几本却被我婉言谢绝了,因为苏幕焉的字钟灵毓秀,哪里是我这丑字可以仰望的?莫要到时候被那米斯特杨轻而易举地发现了,又得重新抄过。


时辰不早,苏幕焉将银针收好,凤目潋滟道:“阿樱早些回疗养部吧,那儿有随时可以照顾你衣食起居地老妈子,还有一群只会治疗‘偶染风寒’和打绷带的庸医。”


我笑笑:“幕焉说的是,不过我这几日已是好多了,明儿个上午的音律课也不会缺席了,有劳幕焉了。”我说着找了几件换洗的衣裳,便出了校舍。


……


“老夫再重申一遍,咳咳,”胡子花白的二胡先生一手拿着教学棒,啪啪地砸着挂在学斋正前方的放大的乐谱,“这一句一定要用揉弦才能达到比较好地过渡效果。开学都这么久了,你们学习二胡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有些学生,咳咳,老夫就不点名了,居然连揉弦这种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东西依旧没有很好地掌握,老夫对此感到十分的失望。”他继续将教学棒指向乐谱的下一行,“还有这里,这里的休止一定要准确地表现出来!说过多少回了,休止,休止,每次检查的时候都还要老夫提醒,你们一个个拉二胡的时候都不知道动脑子!亏你们还是谋略部的精英!”老先生说着气呼呼地从上面走下来,径直来到孔春地面前,用教学棒敲了一下孔春的脑袋,“你方才在想些什么?有没有认真听老夫讲课?!”


“有……有认真在听……”孔春一手握着二胡,一脸无辜地用右手揉着脑袋。


“哼!你手指短,先天条件不好,老夫不怪罪你,态度再不端正可就怪不得老夫教训你了!你,去隔壁的小房间,把揉弦练习曲给我练上八十遍,半个时辰后老夫亲自过目。”


于是全组的学生们都同情地目送孔春带着一把二胡跟街头艺人似的从后门出去了。


在这学期之前,咱们组以前有过二胡基础地不过一两个,其中一个就是魏。他说他小时候通过偶尔的机会曾接触过教二胡地先生,所以对此略知一二。至于其他的人,大家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地。我与魏的二胡乃是太后娘娘让宫里地乐坊特地给定做的,皆是数一数二的上等材料,琴的顶端分别镶有一龙一凤,皆是纯金打造。就连琴弓上的马尾亦是从万里挑一的良驹身上所得,颇为珍稀。


本来呢,我用的是那个镶龙的二胡,魏如自然是用那个镶凤的。可后来我怎么瞧着都觉得不合适,于是干脆以“我不喜欢龙,没有凤凰漂亮”这种幼稚的借口跟魏如换了过来,魏如倒是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每晚我依旧与孔春一道去米斯特杨那里抄伟大的大全书,好在我最近把脖子上的木架子给取了下来,也搬回了校舍住,平时去米斯特杨那儿还自带了笔墨,写字的时候终是方便得多了,字体也勉强入了米斯特杨的小眼。


只可惜二十四书实在太多,我似乎只迈出了一小步。那一晚,我提前超额完成了计划,揉着酸痛之极的右手,精疲力竭地回到校舍,却惊愕地发觉戌字舍早早地熄了灯,很是奇怪。


我准备开口叫苏幕焉的名字,但又害怕他已经睡了将他吵醒,所以干脆摸黑走了进去。


没人?我疑惑地朝苏幕焉的床榻处走过去,双眼适应了黑暗,定睛一看,果然没人!


嘿!这苏幕焉这么晚了会跑哪儿去?我走到窗边,掀起帘子的一角,拿起窗台上的吹火棒准备点灯,忽地发现露台上赫然站着两个人影。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愣愣地仔细一看,那两个瘦削的身影在寒风中伫立着,其中一个隐没在黑暗中,我看不清楚。而另一个则是身着清河的院服,峨冠博带,正是苏幕焉!


--------------------


苏同学的身份终于又要进一层揭示了~~阿樱会有什么发现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首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