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一百零六话 今夜何处下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及回头,腰部已然被一只胳膊随意地揽住。冯尚<容秋道:“你自个儿上去吧,爷我都勉为其难陪你走到这儿了,你拿到了也早些回去。”说完揽着我便要往外走。


“冯世子!”慕容秋双目流露出极大的不可思议,“您说好要陪着秋儿的,怎么说反悔就反悔呢?”她目光柔柔地望着冯尚兮,双目灵秀,明眸皓齿,美人如斯,只怕任何人看了都会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吧?


冯尚兮的语气果然软了几分,笑道:“我方才不是闲着没事么,恰好你又来找我。


现在我临时有事,你还能不准我走了不成?”冯尚兮这话说得挺轻,言语间却又恰到好处地夹杂着一丝无奈和宠溺的意味来。我对于他这种见美女就收的作风虽早已见怪不怪,却还是有些不大习惯。我不着痕迹地从冯尚兮臂弯里挣脱开来,不想搅进他俩这档子不明不白的事儿来,转身便出去了。


一到外头,这冷风就簌簌地往领子里钻。我心头猛地一惊,糟了,方才回去一趟,顺手就把毛领儿给扔榻上了,但愿苏幕焉回屋莫要瞧见才好……


我绕到花池后面,原地蹦了几下,拢了拢袖子,满脑子都是苏幕焉的事儿,挥之不去。再这么下去,我怕是不能再在清河书院待着了,这太平盛世都是动不动你死我活的,是不是宫里反倒安全些?


“刚一转身你就不见了,原来一个人躲在这儿玩呢?”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回首望去,柔和地灯光地下,朱色裘衣的少年身材修长,身后的长发被风拂起,凌乱舞动犹如翩然的蝶。


他身边已经不见了那个缠人的慕容秋,我多多少少有些拘谨,勉强扯出一个笑:“不过是……透透气罢了……”


“透透气?那也没必要在风口站着吧?”冯尚兮语气里有些笑意,“过来,到这边来。”


“呃……”听他这么一说,我发觉自己还当真在风口这么站着呢,不觉有些瑟瑟发抖,但……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真是的……于是我清了清嗓子:“敢问冯世子有什么话要说么?”


“你过不过来。”他语气越发强硬了。我迫于他地淫威。缩着脖子“哦”了一声。有些畏畏缩缩地凑过去。


“这才对嘛。”他换了个姿势。干脆倚着身后地柱子。望着我说。“其实呢。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这些日子都没见到你……”说着。他不知不觉将目光挪到别地地方。我冷得直哆嗦。却恍然听见他小声嘀咕了句好像是什么“心里不踏实”……


于是不禁抬眼望向面前地少年。心里仿佛想得到什么肯定。却看见他绝美地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地轻佻模样。心底叹息。唉。果然还是我幻听了……


“你冷?”他低头问我。


“呃……”我勉强放松了缩着地肩头。“还……还行吧……”


“明明就是冷得发抖。还死鸭子嘴硬。”他这么说着。自顾自地握起我地双手。衣袖地摩擦发出地声音。我只觉得一股暖流顺其而上。舒服极了。不自觉地反握住了他地。他似乎是愣了那么一瞬间。而后把我地双手裹在手心。放在面前轻轻地哈气。似乎是自言自语着:“都冰凉成这个样子了还硬撑着。真是笨蛋。”


我沉浸在这暧昧地氛围里,不禁吞了口唾沫,片刻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嗯?笨蛋?”可恶啊,这个痞小子,这个纨绔,自己学术考成绩那么不堪入目,还叫我笨蛋……


“怎么不是笨蛋了?”他把脸凑过来,满眼笑意,“我听说你这几日在米斯特杨那儿抄大全书,可是真的?”


我地嘴唇开始发抖,这回不是冷得,是气的。这家伙,明知道我被罚抄,居然还在这幸灾乐祸,想到这儿,我忽地有种想把手抽出来地冲动,只是手上刚一往下用力,却被他猛地给截住了。


“你的手还真是小……”他早已把注意力转移到我地手上,将我的左手在他的手心摊开,左右瞧瞧,似乎是在评价一件工艺品,“皮肤挺好,手的比例也不错,就是小了点儿,柔软了点儿,不像个男人……”


嘿,瞧这人说话,怎么听着就那么别扭得慌?我尚未提出异议,却见他一本正经道:“弹钢琴的话,勉勉强强还行,如果手指再长一些就好了……”


“缸琴?”我睁大了充满疑惑的双眼,“像水缸一样的琴?琴弦架在水缸的大口上?”


他愣了一下,笑意终于开始在他的眸子里肆意渲染开来:“居然连钢琴都不知道,看来你还真的真的是个十足的傻瓜啊,哈哈哈哈……”


他笑得没心没肺,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气极地把手给抽了回来,转身准备立即遁走,不料他见状忽地伸出双臂把我拥入怀里,长发垂下如柔软的丝绸,柳枝般拂过我的脸。额头触及他面庞的温度,眼前是他线条精致的下巴与微微上翘的红唇,我心跳陡然加速的同时,血色怕是已经在我的面上肆虐开来,于是脑子里晕晕乎乎又开始想些有的没的,却见他偏头将下巴抵在我的颈窝,轻声细语道:“钢琴是我们音律课上学的,有机会弹给阿樱听听,如何?”


正陶醉在此浪漫高手制造的绝佳氛围内,我恍惚听见自己的脖子发出


咯吱声,我猛地推开他,顾不上他一脸的错愕与捂着脖子道:“疼……”


“啊?”他一脸担忧地望着我,“哪里不舒服?”


“嘶……”我缓缓地转动自己痊愈不久的脖子,试试是否真地有什么不妥,地确有些不舒服,但很快也就淡去了。我自己揉了揉,笑道:“现在没事了。”


他面上的表情却没有松懈下来,伸手覆上我的手背,隔着我的手替我轻轻地揉着脖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阿樱为何不对我说实话呢?”


我望着他的眸子,满满的尽是担忧与些微责备之意,只好老实交代:“其实那已经是较早前的事情了,我,我骑马地时候跌了下来……”


“啊?跌了下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以后干脆骑老马吧,我记得马场有匹毛都掉了的老白马……你骑那个应该不会有事……”


望着他认真而严肃的表情,我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柔软,于是我开始不做声了,也不多做解释,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确定我地脖子没事儿,冯尚兮终于有了要回去休息的意向了。我这才想到我今晚恐怕是无处可归了。苏幕焉那儿是不能去了,去了简直玩命。孔春那里地话,跟他同间校舍的人我似乎不熟,也不方便打扰。至于魏如,他那儿有个庞绍不说,就算没有庞绍,我恐怕……唉,想到这,我凄凉地叹了口气,日子怎么就这么难过呢……


“为什么叹气,舍不得我?”冯尚兮抬眉望着我,冷不丁丢下这么一句,我着实佩服他的自恋情绪,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冯……冯世子说笑了……我只是在想……我今晚恐怕……没地方歇脚了……”


“哦?”他面露诧异之色,“为什么,幕焉呢?”


“说来话长,他……”我有些不安地将目光投向别处,“他……”


“哦~我明白了……”冯尚兮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一双漂亮的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我,自信满满的模样,“不用说我也知道,你一定对他整日里熬药地气味儿忍无可忍了吧?我也是这么想的。别看他整日里跟这样那样地药打交道,熏死别人,可他自己呢,用的据说是秘方熏香地苏合香,所以他倒是片叶不沾身,可苦了别人。


想来跟他同间校舍的阿樱一定是深受其害吧……哈哈……”


诶,这人……说实在地,苏幕焉虽然整天配置草药,可气味却不浓,反而有种淡淡的清香,倘若不是亲耳听到,我绝不会想到他整日里忙着配制的,大多是害人性命的毒药……


不过冯尚兮给的这个理由,反而是个不错的借口呢……


我讪讪地点点头:“呃……呵呵,世子好聪明,一下子就道出了我心中难处……”


冯尚兮面上浮上沾沾自喜的自恋表情,忽而好似突发奇想般凑过来:“阿樱,不如这样吧,你今晚到我那里歇息,如何?明日里再跟幕焉说说让他袪袪药味儿,也不迟啊?”


我心里一惊,立刻不加思索道:“那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冯尚兮打量我一番,疑惑道。


“呵呵自然不可以,也不方便打搅……还有,住,住不惯呐……”我磕磕巴巴地在脑海里翻找着拒绝的理由,却收获甚少。


“哪里存在住不惯的道理?”冯尚兮笑了,伸手指向西边,“西洋部的校舍不过在那边,和谋略部校舍的布局几乎没什么差别的。”说完期待地望着我。


如果真的去冯尚兮那儿住,若是给孔春他们知道了也就罢了,可若是传到魏如耳朵里,他不知会作何反应,我的下场简直不堪设想。虽然……我贼一般瞥了冯尚兮一眼,跟他在一起住倒是蛮有新鲜感的……可是人活着不能只图个新鲜感啊……欲哭无泪,难道我被冯尚兮传染了,怎么越来越那啥了……


为了说服自己拒绝冯尚兮,我决定从大局着眼。想到冯夫人曾经跟我说过的话,以及魏如在我面前做过的局势分析,我是真的真的不能再和冯尚兮纠缠不清了,虽然此人真的很……


打住,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捋了捋头发,一副正派的样子道,“这个问题的确不可以…………哎,哎,冯冯冯世子,你,你干什么,哎,你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喂!冯尚兮你……”眼前的世界开始颠倒过来,我刚还得瑟着,这会子已经整个人被冯尚兮给扛了起来。


我胡乱地扑腾着四肢,大呼“放我下来”,却听冯尚兮恶狠狠地说:“臭小子别动!”


“不行啊……放我下来,呜呜呜……”我对他不予理会,继续扑腾着跟游泳似的……直到温暖的触感隔着衣料传递到我的皮肤,我这才惊悚地发觉冯尚兮那白皙的玉手正揽着我的腰臀部……顿时汹涌的血色漫上我倒着的脑袋,我颤颤巍巍地说着:“不要啊,求求你了……我不要跟唐桂三挤在一间房里……”


此语一出,身下的人猛地一怔,只听冯尚兮噗嗤一声笑道:“笨蛋,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独享一间校舍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首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