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一一二话 比谁都安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种人,他的存在就好比冬日的阳光,就好比春日到他总是会给你带来最温馨的喜悦。有一种人,你与他之间,有种与生俱来的联系,那双清透灵秀的双眸,总是能轻易地触及你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有一种人,即便是他不说话也好,他是痴傻也好,你总会变着法儿地袒护他、呵护他。


韶和,南宫韶和,我的弟弟,你说说,我有多久没有见着你了?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你知道我心底不声不响地责备冯尚兮多久吗?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手心缓缓松开,链子轻轻滑下,贴上我温热的脖子。淡淡的雾气腾上我的双眼,周遭的世界开始变得朦胧。


好没用啊,千万不要流眼泪,否则被师弟师妹看到就会很丢脸。


面前的少年见我,驻足于原地,扶在门框上的手不由地一紧。水润的唇一张一合,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


我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嘴,我想我的眼睛已经红了吧?恍然中我感到孔夏地手无声地搭在了我的肩头,安慰式地拍了拍,耳边是一声叹息。


我吸了吸鼻,面上绽开一个凄惨无比的笑容。我缓缓地伸出双臂,柔和地开口道:“韶和,让我抱一抱,好吗?”


话一出口,几乎是同一时间,扑面来的月麟香就将我的周身都包裹了起来。熟悉的声音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够听见的音量在我耳边吐气道:“皇帝姐姐。”


心里不知是喜悦多一还是心酸多一点,汹涌而起的感情聚集成泪滴,溢出眼角。我昂起脑袋,将下巴搭在南宫韶和的肩膀上,企图让眼泪不要下来,可眼泪还是如溜圆的珠子一般顺着他白如玉的脖子滑下。


“你让我好找……”我揽着他身地手不由自主地揪起他后背地衣服。却发现他穿地甚是单薄。冬越来越深了。这个傻瓜。难道连自己加衣服都不知道吗?他这么久地日子都是怎么过过来地?


“么多些日子。你跑哪儿去了……”我语气中带着责备与不忍。“你怎么都不知道多加几件衣裳呢?傻孩子……”


“姐姐。其实我……”南宫韶和正要说什么。却被我给拦了下来。我拍拍他地背:“具体地事情过会儿到屋里说。这儿人多口杂……”说完从他怀里来。用袖子擦了擦眼角。不顾孔春一脸茫然与不解。在孔夏地注视下。牵着南宫韶和地袖子便往外走。直到穿过一个垂花门。走到一条四下无人地巷子。我才缓缓停下了脚步。


转身望着一直没有作声地南宫韶和。他抬眼迎上我地目光。我却在他地眼中发现了委屈与凄婉地神


我语气软了下来:“韶和。你不见了地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吧。”


南宫韶和点点头。支支吾吾地叙述着所发生地事情。可他语言表达能力有限。我也只是听了个大致。但好在也都听明白了。


按照南宫韶和的叙述,那日大雨滂沱,他一个人离开我与冯尚兮,叫了辆马车继续往白云山的方向去了,准备找到太后他们地车队。不料半路遇到山体滑坡,好在那车夫及时切断了绳子,两人才得以幸免,只可惜那马车却是毁了。我相信那链子也是南宫韶和慌乱中给弄丢的吧。


没想到那车夫没个良心,嫌弃南宫韶和是个拖油瓶,便自个儿骑着唯一一匹马丢下他走了。韶和在柏木乡那儿一块儿人生地不熟,又在下着雨,根本无路可去。如没头苍蝇般继续往前头胡乱走着,遇到个驾马车的好心路人,也没顾虑南宫韶和那一身的泥水,就载了他一程。到了城里,总不能老指望人家把南宫韶和这样不谙世事的少年一直带在身边啊,所以就把他留在了城里。


像韶和这样的孩子,即便是做乞丐恐怕都有些难度。因为丐帮地人我还是见识过的,等级分明,连乞丐都是有三六九等地。比如哪儿要是从别的城里来了个新地乞丐,那本城的乞丐肯定会欺压他,而且地盘地划分也是极为严格的,哪里轮得到新人的份儿。以前十三娘带着我跟秀贤要饭的那会子,我们没少被那些丐帮的臭伢子们扔泥巴、砸石子。


至于韶和,我问及他是怎样混到饭吃的呢?他支支吾吾地说被人给带到一个很豪华的地方,给他好吃好喝的。我心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后来又听到韶和说那儿的人都说他“皮子漂亮得紧,留着以后赚大钱”,我才恍然大悟,他原来被人给掳去了地底下收娈童的窑子!


听到这儿我不禁大骇,好在语速不快的南宫韶和接下来的话让我顿时安心了好多。他在那窑子里过了不少清闲日子,直到有一日那儿的老鸨子终于对他不耐烦了,打了他。我心想多半是那老鸨子发现韶和跟不大一样,痴痴傻傻些。于是韶和情急之下竟


那老鸨子本来以为是南宫韶和唬着她玩,不料那在手里那么一掂量,居然是真货。这会子那窑子可暗地里头炸了锅了。谁能想到人贩子掳人掳回来个重量级,居然是当今皇帝的弟弟,这可了得?若是被人给发现了,说不定还是个杀头的罪。我认为那老鸨子恐怕是考虑到韶和是个痴儿,有些方面的东西呢,教他他也不一定能学得会,留着也是个亏本的主儿,就干脆给他送到刺史大人府上了。刺史大人一看不得了,连忙遣人快马加鞭给免费送到了大宫。这也就是前几日的事情。


可太后居然没有知会我?是没来得及还是怎么地?


“那韶和怎么会来清河书院呢?”魏如头上依旧固执而大胆地别着那个夜溟簪,一面很体贴地帮沏茶,一面漫不经心地问着。


“是韶和自己向太后提出来的,太后也就随口答应了。写了手谕直接交给了山主以及书画部的风堂主,让他们照顾着韶和些。”我从魏如中接过茶盏,道了声谢,揭起杯盖,细细地吹着面儿上的浮沫。


“哦?这倒稀奇,韶和这孩子还挺行啊,自个儿要来这金丝笼啊。”魏如笑得极淡,一双美眸望着我的眼睛。


“金丝笼?”


“清河书院难道像个金丝笼一般么?有最好的设备与条件,最具实力的教书先生们,以及身世不凡的贵族学生。只不过,清河的宗旨似乎是把学生们培养成新一代地贪官污吏,朝廷的下手罢了。从书院守则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咱们,似乎很不自由。”魏如微笑着,语气倒是挺坚。


我仔细一想他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的。如果好好努力,不出一年,我便可以离开这个禁锢人的地方了。


接着,我把我心底地一个想法告诉了魏如。那便是,我得知南宫韶和刚刚过来,一个人住在书画部那边的校舍,我很放心不下。让孔夏照顾着吧,虽说孔夏很老练,但怎么说也不过是个孩子,毕竟不能全部托付给他的。而且孔夏总是被八卦缠身,若是再掺上韶和……唉,不知道那些师弟师妹们又能造出什么谣来。于是我准备搬到韶和那儿住,也好有个照应。


“不行。”魏如语气虽然很淡,但却是在第一时间便提出了异议,“住在那儿毕竟不方便,那边跟我们谋略部有些脱节,我想杨堂主也不会轻易答应的。”


“我当真是放心不下韶……我好不容易和这个弟弟团圆,你知道,我也就那么几个亲人了……”我语气里有些恳求的意思。魏如地神情深深地藏在眸子里,但我还是看出来,他心软了。


未待他接话,我继续道:“再,他是我弟弟,同父异母的弟弟,我跟他住一起,比跟书院里任何一个男学生住一起都安全得多,不是么?你若是有什么顾虑的地方,随时可以到那边去找我,也就是劳烦你多跑腿了。”我试探性地说着,小心翼翼地望着他地眼睛。


目光流转,抬眼一笑:“我本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不过,你若是当真那般不放心韶和的话,如此也好。”见他欣然允诺,我竟然有些不敢相信。


“走,”魏如站起身来,“我带你再去拜访杨堂主一次。”魏如说着要出去。


“不用了。”我拦住他,心底一笑,“这次是我自己的想法,就不麻烦你了,米斯特杨那一关,我自己处理便好。”说完我竟像当初十分生疏一般拱手朝魏如行了个礼,在他错愕地目光下,轻手轻脚地出门去。


在米斯特杨的屋子里,我将厚厚的一摞宣纸重重地放在米斯特杨的面前:“米斯特杨,学生已经抄完”


米斯特杨伸手握起那厚厚的手抄版“大全书”,眯着眼睛看了看,冷声道:“你这般殷勤地来找我,还用比平时认真的字体抄了大全书,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帮你?”


这米斯特杨太精了,真是受不了。我讪讪地笑笑:“学生这点小心思还真是瞒不过米斯特杨。”我拱手行了个礼,将我想与南宫韶和住一起想法告诉了米斯特杨。


米斯特杨冷漠的眼神没有看我,而是一手开始翻那厚厚地册子,找到南宫韶和的档案,另一手顺手端起一旁冒着热气地白色小杯子,里头是棕色的地液体,散发出怪异的香味,看上去浓浓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难道米斯特杨平时都喝这个的?!


“哦,”米斯特杨声音带着冰的温度,“原来是冀南王啊……”


我心下忐忑地望着他,眼神里定然是满满的期待。


“你呢,要是执意跟他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米斯特杨一双漆黑的小眼睛阴冷地望着我的脸,“不过,我有个条件。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正版阅读!)


首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