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皇家书院三两事

正文 第一百七十话 离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里很黑,空气也不好。


四方四正的屋子居然连个窗户也没有,只是在西北角有几个透气的小孔,墙边的小火把显然是刚刚玉嫂用火折子点上的。


跳跃的烛光很微弱,只能隐约看见手右边的靠墙处有一个勉强可以睡人的“榻”上坐着一个人,他的旁边站着衣着厚重的玉嫂。


“您好,敢问您是……”正当我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高寺倒是先说了话,却只是目无焦距地望着我的方向。


这时候玉嫂开口道:“你俩好久没见了吧,我出去给守着,你俩好好叙叙。”说完便一瘸一拐地出了门,顺便将门掩好。


想着光线太弱恐怕瞧不清我,我便冲他走近了几步,来到他的跟前儿,笑道:“是我,我来看你来了。”我这才看清高寺现在的模样,他穿着褴褛的囚衣,上面还沾着斑斑的血迹。


手上脚上皆扣着铁链子;长纠结的乌发顺着脊背披散下来,露出瘦的只剩巴掌大的脸。脸上布满污垢,双唇惨白如纸,竟毫无血色。


话音刚,只见高寺愣了一下,恍惚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间,他缓缓抬眼将虚无的目光投向我的脸,他嗫嚅道:“……主,主子?!”


看见他在这儿受罪连双鞋都没的,我忍不住伸手捂住嘴巴,只是强镇定着情绪道:“是我……我是阿樱……”话一出口高寺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忽地从榻上直起身子,想要向我走过来却迫于两只脚腕被链子拴连,猛地摔倒在地。


我见状险些惊呼出声,步走过去将他扶至榻上坐好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好几年没见着了,这些日子苦了你了以我今儿个就是来救你出去的!”


他摔得厉害。咳嗽了好一阵子出血把衣服染红了一大片!我心里一阵绞痛。忍不住追问道:“可是南宫韶和把你害成这个样子地?你地身子一向不错。怎么会。怎么会被摧残到现在这副样子?!”高寺并没有理会我地话。也没有看我只是呐呐道:“主子……你可知道……这些年。咱们都以为你死了……”


我一愣。我可不是一直以皇帝名在乾禧宫活得好好地么。怎么会传言我死了呢?


尚未等我疑问。高寺早已想通。了然道:“明白了来是南宫韶和故意放风出来。却又假意遮掩……让咱们都以为皇上已死……好彻底臣服于他……”高寺让我明白开来。原来表面上南宫韶和只是辅佐朝政。然而却不让我早朝。不许我参加公开地宴会让天下人见我一面。又暗地里派人漏口风出去说实际上女皇帝已死。时间一久大家一致以为女皇帝真地死了。那些即便是当初支持我地人也便彻底死心。难怪这几年孔夏、孔春甚至魏如他们通通没了动静。也只是听说冯家在南边儿占了半壁江山。一直想要过江北伐罢了。


“我没有死没有死……”我连连重复着。“我活得好好地。吃香地喝辣地。只是南宫韶和他不准我四处走动罢了。其他地都很好。真地。现在我找到了先帝留给我地地图。我知道怎样出去了。这便是来救你地!”


高寺缓缓挪动目光。凄凉一笑:“主子莫要诳我了。南宫韶和那古怪地脾气。一定让你吃了不少苦头吧……”他说着伸手抚上我地脸庞。缓缓拂过我地轮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我地存在。


我渐渐注意到。从进屋地那一刻起。他虽然一直瞧着我地方向。却一直没有与我对视。而现在。我坐在地他地身边。直面着他地脸。却发现他地目光依旧是无神地。飘渺地。空洞地。一种不好地念头随即让我清醒过来。我伸手在他面前挥动。果然。他没有丝毫反应。就连眨都没眨一下!


瞬间,脑子里一阵空白。我倒吸一口气,握住他的手,强忍住心头的酸涩,颤声道:“你……你的眼睛……”


高寺一愣,迅速将手抽回,继而苦笑道:“早瞎了。”


我忽而一个字也说出来。我凝视着他的眼睛,虽然他根本看不到我的凝视。这是一双多么好看的眼睛,曾是那么智慧,带着冷静沉稳的光辉,仿佛蕴藏着一切的表情。可如今,究竟是什么,让高寺失去了光明呢?


“一定是南宫韶和那个人干的……”我咬牙切齿道,“难道你没要求让苏幕焉替你瞧瞧的么?”


高寺并没有反驳我的话,只是道:“我以为……陛下已死,却残喘至今,瞎了眼…也算是罪有应得,哪还能请宫廷御医…给我看病呢?”他顿了顿,忽而道,“主子你哭了?!……你,你很少哭的……”


泪水吧嗒吧嗒地滴下,砸在高寺的手背上。我用袖子胡乱地擦干泪水,斩钉截铁道:“无妨,我不该哭的,我就带你走!”


高寺笑道:“见主子还活得好好的,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死有何惧,只要主子…能够安全逃离,我的使命…也就了了……”高寺仿佛看透了一切,可他的话却让我由衷的难过。我伸手狠狠地推了他一把,恶声道:“你这样子算什


汉!难道扮太监扮出瘾来了么!既然有希望,为何弃?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还有什么值得珍惜的了?……我再问你一遍,你走,还是不走。”


高寺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开口:“你瞧我现在这副模样,能挺多久呢?又是个臭瞎子,连路都走不了……”


我猛地打断他的话:“走不了我可以背你!为朋友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这话挂在嘴上溜,背个人又有什么难的了?!”


高寺正欲开口,玉嫂忽地闯了进来:“不好!那边儿的狱管过来了整个宫里都在寻人呢!都说陛下从乾禧宫后殿逃了出来……你们,你们要逃赶紧逃吧!”玉嫂焦急地望着我,可见她说的不假。果然不一会儿便听见外头远远地传来男人的声音:“大伙儿给老子找!教主有令,不得放过宫里所有的角落!就算是把整个大宫给翻个底儿朝天也要把皇上给找出来!咱们负责大狱的弟兄都给老子精神点儿!别睡了!都给老子找去!”


事不宜迟走到玉嫂面前,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一本正经道:“谢谢玉嫂这几年一直照顾着我朋友,等他日我有能力酬谢,一定会再来寻玉嫂!”玉嫂连忙伸手扶我这才对上她的眼睛——瞬间,这眼睛里的熟悉神色让我一阵心惊肉跳,一个陌生的女人,怎会让我熟悉到这种程度?!她伸手时不留神儿露出了手腕,那手腕白皙玲珑,分明是大家闺秀才能有的姿态!


回忆唰唰滑过的脑海……三年前从我的生命中悄声退出的人中不是有这么个玉嫂呢……


玉嫂……如玉……如花似玉……


我猛地抬头,惊愕道:“郭如花,你!!”


此话一:,扶在我胳膊上的手瞬间变得僵硬。就连一旁的高寺都露出惊讶的神色,看来他几年来也没有发现玉嫂就是郭如花。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高寺既然看不见,又怎么知道这就是郭如花呢?况且他们本来就不熟悉。


郭如花知道没有时间再拖延,只是声笑道:“你居然这样都能认出我来。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现在没有工夫解释许多你只要知道我如今这般都是咎由自取便好,我亦不是夜溟教的人。南宫樱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快。”


“当年你不辞而别可道孔春他……”我张口欲言。


“当年的事莫要再提,沧海桑田,人一子又能有几个三年五年。我不再是当年那个顽劣的郭如花,我现在只是一个宫里的杂役,一个瘸腿女人罢了,所以你不要想说服我也跟着你离开。我丑话说在前头,我的作风你也是略知一二的,所以我自有我的打算,断不会听你嗦。你赶紧带着高寺离开,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也不要回来。”


郭如花是个明白人,我只是没想到当年妖娆美丽的她居然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衣着厚重,头发有恶臭,还瘸了一条腿。难道说,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么?话说至此,纵然有千言万语也容不得我再磨叽下去,我郑重地点点头,再次向郭如花作了个揖。


我立马在高寺面前蹲下,背对着他拍拍自己的肩:“快上来!我知道出去的路。”见高寺依旧有些犹豫,我二话不说,上前将他的胳膊绕在自己的脖子上,背起根本不算多重的他,仓惶地朝外走去……


不知道绕过了多少个弯道,周旋了多少个单枪匹马的兵卒。我有些诧异我的功夫何时变得如此好用了?抑或是,人在特殊情况下会有超常发挥?我的潜能被激发了?中途把地图掏出来好几回,这才在乌七八黑的地道里摸准了方向。我感觉我的指甲里都嵌满了泥巴,可是,我却嗅到了自由的味道。父亲,你可看到,被囚禁三年多的我,终于在你的指引下,要找回自由了……


草地。手下的触感,软软的,带着露水的味道,周围有虫子的唏嘘声,亲切无比。


的确是草地,宫外的草地。


我从洞口把高寺拉出来,却发现此刻的他早已是命悬一线。我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丹药塞进他的口中,指望能维持一阵子。出了宫,绕过这座山就是皇城,到时候立马找个郎中给他瞧瞧病。我在宫里的时候手边没有银票,所以我带出来的都是珍贵的金银珠宝,能换很多银子。


我出来了,我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


虽然知道南宫韶和的追兵很可能马上就会围上来,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南宫韶和发现我不见了的时候那面目狰狞的怒容,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开心,开心得就要流下眼泪。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自由对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可今日我终于明白种感觉,就好比绝处逢生,重新为人……


我稍作休息力恢复了一些,再次背起高寺着软软的草地,跌跌撞撞地往正南方向跑去。


我在山脚下猛地跌倒,险些累得昏过去。背着高寺已经消耗了我太多的体力,我又如何能带着他翻过山头呢?我只有坐在这里等着体力恢复,


间不允许。


他们就要来了。


我仿佛已经听见金戈铁马佛已经听见马匹的啾鸣。


我掏出为数不多的干粮,干巴巴地咬了一口,却难以下咽。我苦涩地望着气息微弱的高寺,不由在心底产生质,我能不能走出去的?我该怎么办……


“主子……”高寺忽而张开空洞的眼,低声道。


我蓦地放下馒:“你醒了?可是肚子饿了?”


高寺缓缓地摇了摇头:“主子赶紧走吧,莫要管我了。”


“你胡说么!你是因为我才沦落到这个下场的!我若是不救你,良心岂不是被狗吃了!”我厉声道。


高寺笑了,仿佛回光返照,仿佛已经开心:“知道主子还挂念着我就心满意足了。况且保护你的周全本就是我的使命,而事到如今,却反倒要你来护着我……这叫我怎么过意得去?”


“你省省力气吧在这说八道了!!”我打断他的话,“我是一定要救你出去!说到就能做到!”


高寺摇摇头:“我时候不多了。有些话直没能说出口些事儿一直瞒着你,借我现在反倒有了一口气倒是要把这些话都给说出来。这样一来,我走得也轻松。”


我的视野忽而模糊了起来,我着高寺,他平静地躺在草地上,头枕着山脚的平滑石头,面上带着舒缓的笑容——这是我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轻松,如此安然。他衣衫褴褛,乌发凌乱,却给他的周身平添了一丝病态的美,妖冶剔透,仿佛不盈一碰。


“你先说,说完了咱就上路。”我撇了撇嘴,用手背揩去眼角的泪。


“先帝于我高家有恩,”高寺缓缓开口,“当年我高家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官宦之家,爷爷他官居要职,却惨遭佞臣陷害,废除两位丞相制度,导致我高家一败涂地,上上下下数十口人,流离失所。是先帝收留了我,他问我可想重振高家、光耀门楣。我当然想,于是他给我安置在一座气派的宅子里住下,派遣了一位老师,教我文韬武略,教我做人的道理。也就是那段日子里,我认识了孔春,认识了苏幕焉,认识了慕容秋。我们四个就像一家人,又年纪相仿,故而甚是投缘。后来先帝让我扮作太监进宫,要我静候新帝入宫,并且时时刻刻保护她。那时候先帝已经病了很久了,他很早就暗地里把幕焉和秋儿送到夜溟教里做线人,因为夜溟教一直是他心头大患。可哪里想到,有一日,他的亲儿子会成为夜溟教的统治者。幕焉和秋儿表面上是教徒,实际上他们和我一样受恩于先帝,对先帝忠心不二。……可四个人都渐渐长大,却只有秋儿一个是女孩子,于是他又开始担心我们三个与主子您之间会产生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于是他让孔春易容,让我假扮太监……至于幕焉为何没有改变,我就得而知了。先帝为我们都做了安排,若是我们能替你铲除阻碍,保你顺利亲政,那么我们就能得到相应的高官之位,这些在吏部都有秘密的记载。


”高寺缓缓转动目光,仿佛能看见我,“可时间一久,我发觉主子真的是个好人。于是原本对于先帝的感激与忠心便毫无保留地转嫁到了你的身上,至少于我而言,是这样。……今儿个能把藏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我心里也受了许多,只是希望主子不要记恨我。”


我忽而陷入久久的沉默,心里悲戚得难以说出半个字。


这种感觉,是知道真相后的喜悦,还是被友情打动,还是被惠帝缜密的安排触动?


为什么,为什么惠帝他,居然能一直影响着我,直到现在呢?


原来他们四个有着那么深的渊源,原来他们四个一直都是惠帝安排在我身边的守护者。可我一直都不知道啊。这是善意的谎言,还是美丽的欺骗?


可他们都愿意为了我赴汤蹈火,愿意为了我去死。在他们眼里,我当真算得上是一个值得他们去受苦,去冒险的人么?尤其是苏幕焉和慕容秋,夜溟教的日子多么难过,他们总该比我清楚吧?


可他们都是为了我。都是为了我。


我缓缓握住高寺瘦骨嶙峋的手,渐渐用力,想要用自己的温度然他冰冷的手恢复热度:“朋友。”千言万语,只化作这么两个字。


“……朋友。”高寺艰难地微笑着,以作回应。


他那最后的眼神,分明是望着我的,——可他分明又是看不见我的。


于是这个微笑永远停留在他的脸上,也永远落在我的心头。我缓缓伸手阖上他的双眼,见证了他最后的宁静。


……


我独自在山的另一边躺下。


我躲开了南宫韶和追兵。


我望着天边微弱的光亮。


又是一个黎明了不是么?可天空的这一边,星辰依旧在闪烁。


这日子忽而变得美好。


于是我披着晨曦的岁月,踏上南下的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