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点绛唇

第7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千桃山”的景致是开阳一绝,尤其在春秋雨季,引得騒人墨客竞相来此吟咏诗词。有姹紫嫣红的香花开满遍野,千万株桃花错落有致地绽放在尖削的山形之间,由山峰垂至谷渊之地,净是无边桃春丽色。千桃山的美在香花、在险峻的山形,交错成柔与刚的对比,惊叹了每一双眼。

今日风寒了些许,游人稀少,但寒风吹拂桃花落成雨,美得眩人心魂。不畏寒的人,才有幸观看此美景。

由白熙领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山上走。地形陡峭,只有识途老马才懂得挑好路行走。白熙身为开阳人,自是当仁不让。一路上还不时停下来呼喊后方贵客,小心足下。

除了十名奴仆扛着野宴用品之外,一大群游客声势更是浩大。白熙与妻妾、白煦、叶盼融,再加上赵紫姬,以及四名门公子与玉婉儿。

说来也好笑,与名门四公子并称不上熟识,但这次来访,彷如大夥已然熟透,以知交视之。白煦能含笑以对,叶盼融则暗自凝眉,不晓得熟识的速度竟可如此之快!

“白公子,听说你已有未婚妻了,是吗?”将马驱近白煦,玉婉儿尽量低声探问。其实她真的不想再来叼扰他们,只是事情走至此,又跳出一些意外,是她始料未及,便只好厚着脸皮再次出现了。她以为感情上而言,叶盼融会是走得一帆风顺;可惜波折仍是多得令人心惊,最最可惜的是…今日未能一睹白煦未婚妻的庐山真面目。

“玉姑娘这么问,有何指教?”白煦一直不明白,这小女子何以对外人的事兴致勃勃?依她的伶慧程度,不该是那种好挖人隐私的多舌之人

玉婉儿老实回应:“我以为你是爱着叶姊姊的。”

“我爱她如血亲至宝。”但并非男女之爱…对吧?

“你会娶别个女人吗?”她直截了当地问。

白煦并没有马上回答,低头沉思良久,才缓缓笑道:“我应该是不会娶任何女子。”

“为什么?”这是她没料到的答案。

“一旦我有了妻小,盼融便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我是她世上的唯一亲人。若她终生未遇着深爱的男人,我怎么忍心先她而幸福?”那爱钻牛角尖、又极端偏激的孩子,不会眷恋不属于她的东西,也不与他人分享同一物品,宁割舍,也不占有、不争取。

玉婉儿早知道白煦宅心仁厚到什么地步,但当他侃侃而谈时,仍不免又感动上一回。沉缅在他磊落的光晕中几乎无法自拔,但在感动的同时,仍不免讶异:“既然以她的幸福为前提,为何没有想过与她结成秦晋之好,共度一生呢?那么,你终生不必担心她过得不好,亦无须与她割舍掉浓厚的情分。”

与盼融成亲!?为何人人都错以为他的用心必得以成亲来回收呢?人与人之间不能纯粹关怀,而非要有个目的来表示圆满吗?多么荒唐!

“在下从未有目的去收养盼融!”他严正声明。

“这已无关乎收养的初衷,而在于如今叶姊姊已届适婚年龄,心境与外貌皆已成熟,您又怎么肯定当年存着的孺慕之变,如今不会转成女对男的倾慕呢?三四年来,冰叶遇过的男人肯定不少,何以她未曾动过心呢?如果不是真正的无情,便是心中有人了,您未曾想过这问题吗?她已不是小阿子了。”一直以来,她便猜测这对师徒的情分由来以久,此刻印证了白煦收养叶盼融的事实,果真是渊远流长。

叶盼融当然不是小阿子了。白煦闪神地回想到当初蒙住眼为叶盼融疗毒时,虽全神贯注于医治,但手下的触感仍不免强烈意识到自己碰触的是一具成熟的少女身躯…鼻息忽尔有些滞塞,不自在地抹去心中差点浮上的绮思与脸上的半丝狼狈。老天爷!他怎能深思这种龌龊事?简直是枉为人师表!

见白煦沉默不回答,玉婉儿想了会又道:“也许因为你们早已夹杂了太多大浓的情分在互相关怀喜爱着,并不刻意去区分为亲情或爱情或其它种种。我们这些外人是不该硬要排挤掉其它关爱,而硬要以爱情来加诸你们身上,毕竟俊男美女能给人的遐想便是如此这般。只是,今日我太过逾越交情与你谈论这事,无非是希望你们往后仍是在一起。我非常喜爱叶姊姊,也敬佩她的行事作风,希望她日子过得好。我斗胆以为,她的‘好’来自你身上的付出,其他人无法取代。你…从未想过以爱情来看待她吗?”

爱情?那种强烈的占有情感,可以使人彷如飞升云端,亦可使人沉坠黄泉阿鼻,何苦轻易去沾惹?世人可以向往之,却不该太轻易去吃,也不该想望凡事可以由爱情来解决;何况,这岂是单方面倾心决定便可定论的?

“我不能擅自决定任何事。”他语重心长地说着,不经意回眸看着后方离群独行的爱徒,她也正好看着他。他点头一笑,她的寒色才见稍霁,可见四位名门公子试图引她开口的行为已快惹火她了。他得快些结束与玉婉儿的对话,前去安抚她。私心下,他并不想再由得玉婉儿一再探索,只因这小女子有看穿透人心的慧眼。虽然与她谈话相当有意思,但同时,也一再攻向他不愿深思的问题。

玉婉儿也正看到他欲寻向爱徒的心思,也不愿绊住人,只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因为付出太多恩情,使你不能妄动,怕成为一种勒索吗?”

聪慧至极的女子,不愧为“应天第一才女!”他没有回答,只是以笑容表示她猜个正着。他十数年来未曾想过其它,更不容许自己去想。他只知道叶盼融极端欠缺温暖,他尽其所能地给予,她的需要是他一心想付出的。

但…如果是爱情呢?真正是他没想过的。

此刻自是,他也不愿去想。

正要驱马回转与爱徒并行,不料前方突然传来白熙心神俱裂的狂吼

“赵姑娘!小心!”

众人看到的,是马车上的赵紫姬突然往山谷中跌落!由于马车正要回转过一处艰险的峭壁处,车轮突来一阵颠簸,便将坐在外侧的赵紫姬给甩了下去。

慌乱成一团的队伍中,只见一抹白影如掠光,毫不迟疑地飞纵下山谷

是白煦!

“哎呀!二少爷怎么跳下去了?”随行的总管尖呼,端差没昏死过去。

他是有武功的,并且功力深厚。

在几次借石使力飞纵近她身时,面朝上的赵紫姬直直盯着那抹若飞鸿而来的雪白光影,直到他终于抓住她,扛住她下坠的身影;正欲栖身于峭壁上突出的松树往上使力时,赵紫姬条地攻出一掌朝他心口,全然无防的白煦硬生生接下胸口的剧痛,同时颈背上似有尖锐之物刺入,令他霎时吐出一口浊血。

正常受攻击的人在此时早该将怀中罗刹丢开,任其跌落绝谷粉身碎骨;或者功力更上乘的人,早在地出手时便可放下她躲过攻击,但白煦不是任何人,他是下来救人的。含住一口真气,不让血气再倾吐出口,任其在胸臆翻涌创痛,也不让真气流散。右手成拳,将她身躯往上推去,无论如何也要救她一命。

“师父!”功力深厚的叶盼融看到了谷中的情景,立即飞身纵下,与赵紫姬错身而过时,以眼还眼击出一掌,将她更快送上去,也让她受到重创。

无心理会赵紫姬何以不防不守,一心只想救白煦的她,无意以石借力,任自己坠落的速度如同失足之人,张惶地寻找白煦。

终于在几近山谷底、山涧之上,长着一株强劲的古松,托住了白煦无力自救的身躯。

她缓提真气,让自己坠落的身形渐缓,如同一只飘落的黑羽毛。她并不确定古松能否托住两人的重量,于是在古松的上方寻了目标,抽出银剑利入岩石之中,剑柄权充立足之处。她抱扶住自煦,急唤着:“师父!”为什么他身上全是血?

咳出瘀血,白煦不让自己昏迷,极目看向落下的地方,并不想让叶盼融耗去真气扶他飞上数十丈的高处。刚才赵紫姬动手时,为了怕她被锐石所伤,他以背承受,此刻已是血迹斑斑,哪里舍得爱徒为了攀上去而受折磨?

“咱们到山涧去,比较近些,为师身上有葯。”他一向随身带葯,全是为叶盼融准备,不料却是用在自己身上了。

她点头,抱住他纵身跃下,只急切想为他身上的伤口包扎,却没有发现自己正泪如雨下…







面目全非的背部并不值得忧心,真正伤重的是他胸口的火红掌印;而白煦颈背上有一道伤口,伤口的周围泛着诡异的橘光,那色调似乎正是赵紫姬十指上所涂白蔻丹颜色,小小伤口亦令叶盼融泛着不安。

“师父,这掌印要的何除去?”

“这是‘火砂掌’,下得重些可伤及心脉,使人立即丧命。我想是赵姑娘手下留情了。”他扯出笑容,伸手拭去她颊边残留的泪,交代道:“刚才吃下续命丹,真气已逐渐可以汇聚。你只须为我护持,让我以内力引动葯效,逼出掌印即可。”

“这里不会有人,让徒儿助您一臂之力。”她坚持着,不让受伤的他妄动真气。

“盼…好吧!”她的脆弱与坚持令白煦不忍拒绝。“麻烦你了。”

需要她的帮助,对彼此都是新奇的经验。白煦略为不自在,但叶盼融则是心喜的。

将葯物外数与内服之后,她盘坐在他面前,运气于双掌间,平贴向他结实的胸膛,领导他体内的真气与葯性,依着他的指示行走各大穴道。

时间不断地流逝,天色由明亮渐渐转向彩霞满布,浑然不觉的叶盼融一心只专注在那顽强的掌印之上,直到掌印转淡,成为寻常的瘀痕之后,白煦以内力将她真气震开,不愿她再浪费内力、损耗精神。

各自运气复原好一晌,叶盼融将师父小心扶趴在草地上,让他头枕着她膝,小心揉抹着葯品,医治他背部的伤口。

“我们回去了吧!”白煦自觉身体已无大碍,直要起身,强振疲累的身体。

她阻止他:“再休息一会,不急!您的背上仍在流血。”

“但家里的人会担心。”他抬眼,发现她的泪仍在流,柔声道:“别为我流泪,我不会有事的。”

叶盼融伸手接住晶泪,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流泪…这种属于脆弱象徵的液体,原以为早已远离她冷硬的生命;然而恐惧失去仅有亲人的心绪波涌,终究止不住珠泪溢满成串。再厚硬的外壳,仍是包容着柔软的心。

“我要她死!”泪已止,眼中抹上了肃杀。

“不要这么做。”他阻止。

但她不回应,眼中的坚决未曾更改。

白煦握住她双手:“那赵姑娘已手下留情了。”

“感激她伤你不深吗?”她讥言:“她落谷便是要引师父救人,趁机伤害。”而她不会饶过伤害她至亲的人。

白煦摇头,回想着某些令他百思莫解的片断…在赵紫姬伤他那一刻,她的表情浮着柔和,化去了原来的冷意,并且几乎无意遁逃,等待着他的伤害或…同归于尽。

为什么呢?那时她心中在想什么?

无法想清,且不深想,此刻只盼能打消叶盼融的复仇心,他道:“答应为师这一次吧,好吗?”

“过分的宽容反是放纵罪恶横行。”她狠心拒绝他的要求。

“如果这仇非报不可,让为师自行处理吧!”

顿了许久,她才咬牙点头:“好。但如果再有第二次,我必定杀了她!”望着师父疲惫的脸色,不忍再违逆惹他伤神。“休息吧!师父。晚些我们再回去。”轻拂他睡穴,他放心地沉睡入梦乡。

几颗星子在晚霞中眨眼,凉风习习而来,颇有寒意。她小心将披风盖住他伤背,顺道拂开他肩背上的发丝。做完所有可做的事之后,双手却无法移开他俊逸的面庞。这人…是她的至亲,她的师父,终生不变的依偎,却不会属于她,不是她能独占的人中龙凤。

绝望的未来使她冲动,至少至少,此刻他是真正属于她一人的,不仅是师,不仅是父,亦是…爱人。

她低俯面孔,虔诚地亲吻他的额、他的肩、他的鼻端、他的面孔与…他的唇。

虽清涩如靖蜒点水而过,但震撼感受依然跃上心头。一亲一吻间,全是密密切切的浓情依恋;从自欺中,寻求绝望的餍足。

某种程度上而言,她已得到了他。

悲凉而冷肃的心思与全神贯汪的凝视,使她忘了注意周遭可能隐伏着危险。

一双蛰狂如狼的眼,眨了眨眼地凝视着他们。或许是这一双眼的主人功力太过高深,也或许是叶盼融的疏忽,竟然让她被观察了良久仍无所觉。

夜幕逐渐拢上,星辰稀落;而山谷下的人们,一迳的寂寥,无觉可能会有的危机…







第二日清晨,当白熙彻夜令人往山谷下救人,兵分三路寻找,白煦恰巧在半路上与他们会合。

没有众人预料的粉身碎骨,亦没有重大的伤势。白煦只道背部受了擦伤,并无大碍。他也无心太过详细诉说,一心只想回山庄与父母道平安,任凭众人猜测他的安全来自武艺高强的女徒守护所致。

寻常人可以轻易瞒过,却瞒不过昨日亦在场的四大公子与玉婉儿。

能轻易跳下绝谷,在半空中使力送人平安上来,若非有绝顶武功,早已粉身碎骨,更遑论救人。

莫怪众娇客们全以异样眼光看待斯文儒雅的白煦,传出去是何等惊世骇人的大消息啊!那么一来,白煦当真是叶盼融“名副其实”的师父了!

多少诽谤的臆测危及他们师徒的名声,全因世人质疑白煦为人师的真实性。他们的不言不语、不作解释,更让心存歪念的人大肆渲染他们之间的暧昧。

然而,真正的事实便是事实,他确实是叶盼融的师父。恐怕江湖上又会有更多话题可以谈论与臆测了,其中更不乏人人都想知道的一件事…白煦师承何人?以他的身家背景而言,他不该是会高深武的人呀!

一同回到山庄,除了忧火如焚的白老夫妇之外,更有一位泣不成声、直往白煦身畔偎去的未婚妻,场面煞是热闹。

混乱的现象,无人注意现场外边其他人的小动作。

叶盼融悄然退下,然而才走出大厅门口,便被南宫卓唤住:“叶姑娘,请留步。”

其余三公子也跟了出来。

叶盼融神色略为不耐,仍是止步,冷然地等他们开口。但如果他们期盼由她身上满足他们自身的好奇心,他们可就打错算盘了。

“在下最近得知一项消息,原本仍质疑它的真实性,但昨日你与白公子落下山谷之后,又送了赵姑娘上来,方才记起,那位赵紫姬应该便是楚狂人的手下。如此一来,传闻楚狂人盯上了你,可能不是误传,你自己千万要小心:”若不是为了心悬这件事,南宫卓可没脸在上次不欢而散后,再硬来此叼扰。倾慕是一回事,无端地死皮赖脸又如何做得来。就连向来急躁的慕容慎文,也做不出这种事吧!拔况当初便是他惹出的事端。

其他江湖人对叶盼融有所图谋尚可置之不理,但传闻是楚狂人,那么她一定得放在心上才行,这人是轻敌不得的。十数年来,楚狂人不能说作恶多端,只是一旦他有兴趣的事,一定会做到底,毁人与被毁,都会不顾一切去做。

他并不求取某件事做完后的价值,更不要求一定要有什么结果。他只是突然兴起,就去做了。

关于楚狂人的传闻听得令人心惊:他可以为了印证其师父所言“青出于蓝”而追杀之,将授他武艺的人打落山谷,才确定自己果真是青出于蓝。大不孝的杀师理由,竟只为此。

八年前,他兴起猎虎活动。听说“勇林山”内有虎穴,他去了;但不是率人入林打虎,而是放数十把火将一座山烧了十天十夜,由所有奔逃出来的飞禽走兽中去猎虎,也从灰烬中去清点。

果真有十来只猛虎,知道了数目,也就算尽兴了,没带走半张名贵的虎皮或什么珍禽异兽;留下的,是至今仍光秃一片的勇林山以及猎户门视若珍宝的虎咽。

光这两件说得出的传闻,便足以使人不寒而栗,凡是江湖人应多少都有所听闻。

也因此所有人都相信,任何成为楚狂人目标物的人或事,便注定了会被毁灭的下场。

叶盼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自她出道以来,还不曾听闻过此人干过什么天理不容的大事,只因楚狂人并非躁进之人;反之,他十分地疏赖,每一次拘轰烈都间隔了许多年,也不见得针对“人”去尽兴,她自是不放在心上。

此刻南宫卓热心地告知,也引不起她的担心。她一心挂记着的,是昨日出手伤害白煦的人。

“赵紫姬?”她记忆中,并无对这人名的印象。

明白她想知道的,唐浚开口告知:“十五年前,‘秘媚门’被楚狂人一夕之间灭掉,原因在于当时秘媚门主赵珩姬心仪于他。为了招他为婿,使尽了秘媚门的法宝。楚狂人奇迹地不受媚葯所害,但烦于女子纠缠,干脆灭门了事。当年秘媚门唯一幸存的只有十五岁的赵紫姻与媚门制葯长老。不仅要赵紫姬学会秘葯的种种,也派其他高手调教,因为他要赵紫姬无时无刻找机会刺杀他。”这段往事,又扯出楚狂人一段事迹。

“十五年来,赵紫姬共刺杀过他一千两百次,直到最近五年,她才收手。也许自知一辈子打不过他,也许不愿再成为他的娱乐节目之一。三年前,她广招女徒,再度成立秘媚门,如今已有小有气候。秘媚门擅制迷魂葯,连我四川唐门亦不敢小觑。所制迷葯共有三百种以上,葯性有歹毒到体肤一碰立即毙命,也有长期性蛰伏,状似逐渐病重而亡;更有摄魂夺魄与婬葯,连我唐门亦辨不出何葯所制。”

如果唐浚不说出来,恐怕世人早已忘了秘媚门的厉害与赵紫姬的来历,更不会轻易知晓借住白宅这名谜样美女的身分。毕竟事已多年,何况赵紫姬这人并不在江湖上露脸,其势力又早已瓦解。

会密切注意的当然就是相同以各式毒乐、迷葯见长,并立于宗师之地位的唐门会记载并且注意了。

叶盼融凝注双眉,问道:“你对所有迷葯都知晓?”

她会出口探问,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唐浚更是受宠若惊,赶忙应道:“八成以上都知道。”

“伤口周围泛橙橘萤光,是何物所致?”

“有三种葯物会产生这种颜色。一是‘千里飘香’,属于跟踪其人行迹使用,下葯的人在十日内都可掌握其行踪,无论相隔多远;葯物的颜色会往第十一天消失。再是‘摄魂散’,橙光色会一日一日地在体层上扩大范围;而被下葯之人的意识会日渐迷茫,不是死亡,便是成为下葯人的傀儡。最后一种,是媚葯,下葯三个时辰后橙光会消失,其葯性是长期而渐进的,而且绝非只与人交合便可解,我唐门尚未找出解法。唯一遭受此毒迫害而安然无恙的,只有楚狂人一人,但无从得知他用什么灵葯来解。这种迷葯,叫做‘日久生情’。”

叶盼融冰冷的面孔未有变化,一颗心却早已翻涌:“如果没有解葯呢?”

“少则三个月,功力深厚者半年,全身气血逆冲而亡。”唐浚说完,心中不免好奇冰叶何以独独关注这问题。但他并不喜多舌,便没问了。

“如果有在下使得上力的地方,尽避吩咐!”

“谢过。”她应着,但语气中已表明她绝不叼扰别人的拒意。

此时她心中只有一个疑问:赵紫姬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是什么?

坠谷事件至今已有三天,叶盼融没有找上她,白煦也没有找上她,就连…楚狂人亦不曾前来询问她动手的原因。赵紫姬这些天以来,过得意料之外地安宁清闲。

她以为至少会与叶盼融交上一次手。

探手抚向受创的胸口。依当时她只出手三成的力道而已,却仍能令自己元气大伤,可见叶盼融的身手只会比她好,而不是比较差。

“秘媚”的独门伤葯使她今日已恢复泰半,否则依一些平庸大夫开来的葯疗养,非病上半年不可。

遗憾呀!落谷那一瞬间,想测的,是白煦的身手。当他毫不迟疑地纵身搭救、搂住她时,想要的,是独占他。共赴黄泉有他为伴,何等幸福啊!

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机会总是错身而过,人的际遇生来便是不同。若强求得来,今日她就不是妒着别人幸运的赵紫姬了。

叶盼融没来寻仇,可能是白煦阻止;而白煦是不会出现,轻易饶她了事。但他不来,不代表她不会过去。在今日身体已无大碍后,她正欲转身走出房间;不料在房间外的庭院,遇见了正向她走来的连丽秋。

连丽秋若有所求的神情,令赵紫姬玩味地看着。侧身依偎在一株柳树旁,等她走近。

“赵姑娘,你今儿个精神好些了吧?”

“托福!”她淡应。

连丽秋急忙说明来意,无心扯更多虚应之辞;而向来不善察言观色的她,也看不出赵紫姬冷淡的眼瞳中映出的是嘲讽之色。

“我…我听大伯说,上回大嫂受风寒,吃了你两帖葯,马上生龙活虎。我竟不知道你懂医术,真的好厉害!你是懂很多葯性的,对吧?”事实上,她心中根本是认定了才来。

“略通歧黄,不代表可以帮上你的忙。”

她怎么知道她有所求?

“很简单的,我…就直说了吧!”连丽秋一心一意地陈述着自己苦思了三天的话:“是这样的,公婆说,下个月要将我与煦哥哥的婚事办一办。日前,我由他口中约略得知…似乎…不大知晓男女之事那档子事。所以,我在想,如果洞房之夜能有一些葯物来忙,会比较好一些。你可不可以开一帖壮阳的葯方子给我,当然你手中有葯则更好了。我们是好姊妹,我才不知羞地要求,千万可别告知第三人哩!”

无知又可悲的女人!

白煦若真的娶了她,生活将会是一连串的悲剧。

赵紫姬不免要惊讶了!天下人或许不知道白煦是武功高强之人,但却不会不知道白煦天资聪颖,且学富五车,对任何一种知识都有涉猎与精研,尤其在医术上颇具知名。懂医的男人会不知道床第之事是怎么回事?

这连丽秋,何等的无知!自欺尚可,妄想欺人,可真会贻笑大方了!

“你一定能帮我的,对吧?”见赵紫姬不语,她急切又道。

“我会帮你的。”她的回答意有所指,甚至有些阴沉。可惜平凡浅识如连丽秋,无法察觉。

“那太好了!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得寸进尺得咄咄逼人,显见她的着急。

赵紫姬轻松而状似不经心地问:“那白涛怎么办?”

喝!心口猛然剧烈蹦跳,连丽秋只能惊疑不定地低叫:“什…什么怎么办?”

“没呀!我见白三少爷颇倾慕你。如果你成了二少奶奶,他一定会十分伤心。”

原来她只是这个意思!连丽秋好生放心,挥着手,面孔挟三分轻鄙:“毛头小子总是这样的。哪天他娶妻就会忘掉了,何况我是他二嫂,他真的不该妄想的。”突然觉得与赵紫姬谈话有压迫感,渐渐感到有丝怕,佯看了下天色,道:“好了,我得回去了,我想煦哥哥也该醒来了。男人哪!惫是需要有女人在一旁服侍,才会有好身体。我什么时候可以来拿葯呢?”

“我会送过去。”

“那好。”她点点头,转身使要走。

赵紫姬见她走开了好几步,才问:“你爱白煦吗?”

“我当然爱他!他是我今生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她笑得面孔满是得意,脚步更形轻快,转眼间已然走远。

“爱吗?爱的形成固然是因为某种有所求而来;然而纯粹地重貌、重财、重利,索取经由爱而来的物质上满足而言,却是人亵渎爱的本身。不,你不爱他!”

然而,她自己又好到哪里去呢?

白煦的存在,会令渴盼他的女子自惭形秽,但又令人明知不可为而硬要为之。

仰起下巴,她仍是决定面对白煦。

而,她会给连丽秋她要的东西的。只怕事后,她会宁愿这辈子从未活过这一遭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