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点绛唇

第9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狂人堡位于奔县之北,与梅县为邻,与开阳相隔三日的行程…那是说快马加鞭的话。

叶盼融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但当她睁开眼时,却已被锁在狂人堡的秘室之中。

这秘室宽敞、阴暗,只让一壶灯油不分日夜地烧着,是唯一的光源。时间在此成了无意义的名词,如果不能以日光的明暗去判断日与夜,那么永无止境地枯耗,看着油灯始终如一地燃烧豆大火光,岁岁年年、日日月月,又岂能知道年华如何流逝?

她身上的武器被搜罗一空,右手的伤口已被包扎好,秘室内唯一的石床上,有着两条三尺长≈臂粗的铁链,铐牢了她的双足,限制了她行走的自由。

也许可资用以充作计时的,便是楚狂人的到来;他每隔一段时间会来一次。如果当成是每天来此一次的话,那么她被锁在这儿已经四天了。

隔着门口传来的开启声响,她警戒凝神。果然出现的是楚狂人,那么时间又往另一日迈进了。

楚狂人手中端着物品,似乎突然不满秘室内太过暗沉似的,以指尖拈起油灯的火苗,放在唇下轻吹,就见得火苗霎时吹成一条细长火线,往墙的四面环绕一周,即刻使室内大放光明。原来墙的四处暗藏着火把,足以将暗室照亮得如日正当中。

无所遁形的面貌清晰展现。

她的美艳与阴沉。

他的狂放与邪魅。

“真美!比赵紫姬更美上几分。气势与外貌,全是独一无二。”他例行性地自言自语。托盘放在石床上,他投以一个温柔的笑容:“你不讶异吗?我会派她去追风山庄搅和,又伤人、又下葯、又要勾引白煦…哦不;我知道赵紫姬也迷上了那个伪君子,女人们都会爱他哩,不负他惺惺作态的辛苦。”充分满溢的不屑掩去了他原本轻笑的心情。

接着脸色一迳阴沉下去,面孔浮上狰狞;他脚下不停地移动,全顺着她面孔摆开的方向,非要与她对视不可。

“你心目中的白煦是圣人吧?是磊落的君子吧?就不知欲火焚身死到临头时,他会成什么样子。我会带你去看的,看那个偏君子变成一条低下婬虫,与女人蠕动一气,却解不了他身上的婬毒,最后仍是一死的惨状。到时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当什么君子ˉ人!让我看看你哭叫的情况吧!在献身也挽不回他性命的绝望中哭叫吧!你现在尽可不开口,反正我们要耗一辈子。看看这些东西!”他倏地抓住她下巴,扭转向床上那些瓶瓶罐罐。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抓过一瓶金色葯物,眼中是现宝的光采:“这是秘媚的圣品,叫‘魂相随’。如果我点燃里头的香粉,让你闻上一个时辰,这辈子你的身体心智都会受我控制。如果我的指令是‘爱上我’,那么你就会忘了世上有其他男人,眼中心中只会有我,这种东西没有解葯。”

叶盼融仍是不语,更不会展现出惊惶的神色以娱他人。她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献宝,也看着他恫吓,却无意去满足一个狂人的病态行为所要得到的反应。

楚狂人又抓来一只竹篓,这次眼光充满期待:“这是‘赤链’,与你一样美丽与狠毒。你看!”猛然打开竹篓盖子,一束红光直往她的门面欺来…但他牢牢抓个正着,指腹顶着赤链毒蛇的七寸处,让它与她对视,而且拎得很近,近得赤链一旦凶性大发,只消伸直软腻的身躯,便可咬住她脸上任何一处,并且立即致命。

赤链极其细小,小到像是一条细麻线;一尺长的身长,细若系带,长着毒蛇会有的三角头形。由它腥黑的毒牙来看,不难明白它毒辣的程度,火红的颜色在火光下映出斑栏的七彩。

她对这种无骨动物没下过工夫,但相信世间没有比它更令人致命的毒物了!

“你不怕吗?女人都怕这种小东西的,必要的时候,它可真是我上好的帮手哩!冰叶…”

他就像个急于献宝的小阿子似的,不断地掏出他种种令天下人闻之色变、吓得胆寒的宝贝一一介绍,而且非要确定她一一记住、听到了才甘心。

叶盼融如同前几次相同的不语。

楚狂人的耐心也日渐流失中;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益加高涨了他征服的欲望。他狂怒、又狂喜,早知道冰叶是他毕生最大的挑战,所以掳了她回来。她的不屈服更加印证了他眼光精准,但又因为她太顽强,前所未有的挫败不断来造访,令他不是滋味。

“也许明日我该动用这些东西,不然动用武力。你的倔强,能否助你熬过这些摧折呢?”他点住她穴,让她无从退却,又非亲自领受无助不可。他将唇强印上她的冰冷,又吸、又咬、又啃,彻底将她的唇轻薄殆尽。

但他什么也没得到,甚至连屈辱忿恨的眼神也没有。她依然冰冷如故,宣示了他再一次的失败!

大手一挥,灭了四把火的光明,秘室又成了阴沉的囚牢。楚狂人如一阵风狂卷而去,已没有了之前的从容快意。

叶盼融此刻才让自己的眼中展现些微情绪。穴道未解,她根本无法动弹,一抹忧色浮上她眼中。再这么耗时日下去,她的优势不会太久,楚狂人终究会抓到她真正致命的弱点。

白煦的一切,都是她致命的弱点…

这种事是怎么招惹来的呢?她成了一名狂人的阶下囚,而白煦莫名遭受婬毒之苦…会不会那日师父的反常,正是来自婬毒发作呢?

她对他的吻,来自对爱与温暖的渴望;而白煦,却纯粹来自葯物驱使吗?

还以为…却仍是…自作多情…

不想了,不该深想,眼前只该想逃脱的事。没有人会来救她,也不须拖累别人来。她向独立完成所有事,仰仗他人,徒然给自己软弱的藉口罢了!

“冰叶”是不需要任何人的,一直都是。

而“叶盼融”命定了孑然一生,又哪能有太多自欺的幻想?

不能再坐以待毙,她一定会想出法子的。就着昏暗的油灯,她四下采看;由于身体尚不能动,给了她更多时间在同一方位搜寻,丝毫不放过可能有用的种种东西,即使是筷子、匙、碗…







随着叶盼融未归的时日愈久,白煦的心也日渐高悬,向来乐观的心臆也不免往不好的方向思索而去。如果心中的示警没有错,那他必须思维叶盼融可能遭到不测的事实。

叶盼融不可能不告而别,自然便不会有十来日音讯全无的作法。如果她决心离开山庄,就一定会先与他告别。

而且,重要的一点是…近些日子并没有传来什么盗匪宵小被制裁伏法的消息。之前住在山庄时,她也常有消失一两天的情形。当她回来时,常会听下人流传某某盗贼被抓了,或被杀成重伤的消息。

她不喜欢沉浸在安逸的生活中太久,也见不得伸手可及的地方有人为非作歹。她性情凉薄,但因嫉恶如仇,而有她古道热肠的方式。不寻求世人的好评,只求自己无愧。

相形之下,他…白煦,人人口中的好人,除了独善其身之外,有什么可以称许的呢?他与其他寻常人相同,除非有人来求助,或发生的事情在周遭,做了个方便的顺水人情、举手之劳外,并不是那么热心为善的;然而却是他这类的人得到好名,而叶盼融益加令人畏惧如罗刹。

他并不如别人口中的“好”因为他无法兼善天下,他无法给其他女人想要的温暖,他只想为爱徒倾注。

当她是小女罕,给他亲人的温暖。

收她为徒,给他如父如师的关怀教养。

她的体温偏低,常会手脚冰凉。以前在冬日时,握住她双手呵暖,常会发现自己的热度被渴切地吸吮着,然后掌中那双小手会由冰转暖,与他拥有相同的热度。

但是如果觉得她够暖了,放开了她的手,不消一刻再握时,马上又回复冰棍似的温度,多年的调补也不见功效。

也许是久远记忆给他这样的认知…叶盼融对温暖的渴求,永远不可能有够了的一天。给他温暖,就得是源源不绝,不得抽手…所以,他不能将这分温暖再去偎借另一个相同怕冷的女子,而他也做不出这种全然的付出。

从他由火场中拖出呛昏的小女孩后,命运便已注定了。

而他自私地只想给予一名女子所有能给的,直到她不再需要的一天才会终止。

思绪再度拉了回来,目前最重要的是回想与叶盼融有过节的人,或者功力可能高到伤害到她的人。

十来日了,她不可能会出门那么久。

心口隐隐传来的抽痛,一日比一日更加频繁;赵紫姬所下的葯确实厉害无比。有女近身,立即汹涌出欲念,以内功压制,则会使胸口如万蚁穿心,然后那股疼会往四肢百骸扩散而去。一次比一次强烈,连现在全然无人时刻,也会有疼痛来干扰,每几个时辰涌来一次。

微微苦笑,没料到自己居然会亡殁于婬毒。

不想了,先找到叶盼融要紧。

但这真是千头万绪的工作。她可能遇难,也可能四处找名医要为他治毒。唉…也许他该委托那位对江湖事无所不知的“武林贩子”…钱必来。

也好,总也是找人的第一步。随想随做,他起身抓过披风,便要奔出房间;然而尚未跨出一步,却倏地退了三大步。

“别进来。”他将即将走近的赵紫姬阻在门外。

赵紫姬淡淡一笑,停止在门边,看了他脸色半晌:“你的脸色愈来愈差了,想必开始出现胸口抽痛的情形了吧!”

“赵姑娘来此有何指教?”他有礼地问着,口气也是惯常的温和。

“我想告诉你解毒的方法。”她盯住他的眼,一股异采闪过她冰样的眼眸深处。

“为什么?”他不了解她心中如何思考,尤其她像在试探、像有所图,又难猜其意的行事方式。

“也许,我只想证明你也是凡夫俗子吧!”她拉高衣袖,露出晶莹雪白的手腕:“十五年前,秘媚门主对楚狂人下过这味葯,企图得到他,然而却得到灭门的下场;而他却没死,不是很奇怪吗?”

“他得到了葯。”白煦警戒着她的用意。心中若有所悟,所谓的“解葯”恐怕不是寻常人所认知的那种。

她笑点头:“是,他得到了解葯,连四川唐门也研配不出的解葯,为什么?因为少了一味葯引,就是历代秘媚门主的血。”她跨进门一步:“从我腕上划一刀,或从额上割一刀,你即可得到解葯。来呀!我把解葯送上门来,你何不学学楚狂人,将我的血吸乾殆尽。我的武功不及你,你很清楚,不是吗?”

“别糟踢你自己。”他沉重地说着。

“别用温柔怜悯的口气对我,露出你人性阴暗的一面呀!我绝不相信你纯然的光明磊落!凡是人都有其善与恶的一面,别假惺惺了,快动手!”如果他能有一丝人性的贪婪,那么…那么,他便是不值得她失去一颗心的,那么…她也不会日渐疯狂地嫉妒着叶盼融,也不会使尽手段想到他注目的一眼,狂热到想夺取叶盼融所能独占的温柔,即使夺来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不能同生,就得共死!

白煦摇头,忍着即将到来的万节穿心之痛。他走近了她,一步一步的接近距离,惨白的面孔已呈青惨灰败,他伸出手

她错愕的双眼逐渐染上冰寒,闭上眼等着他出手了结他的性命。

他轻轻拉好她衣袖,将手中的披风盖上她肩头。在她猛然张眼对视时,他努力扯出笑,踉跄地退了开去,扶住桌面以支撑自己:“好人家的女呵不会轻易露出手臂让人窥见的,而…”他开眼极力忍住一波几乎使人昏厥的痛楚,才又轻道:“我很抱歉令你痛苦。”

语毕,他往门外走去,心中悬着要找叶盼融的事,也极力不让剧烈的痛楚征服他的意识。

一股飞散在空气中的浓冽香味入侵他感官中,奇异地安抚住了他的痛苦。白煦讶然地转身看向赵紫姬,只见她将发簪插回髻上,微微扯了唇角:“这不是解葯,但能暂时止痛。”

“多谢。”他无法了解这个女人,也无须去了解,毕竟他什么也给不了。

他往拱门方向走去,疑惑地听到前院似乎有人在大声呼喊,不禁快步走去。

“白煦公子!你在哪里?白煦…”

“喂喂!玉小姐,你不能闯入,侍奴才通报一声…”白家总管徒劳地想与两名家丁阻止入侵者。休说玉家千金是金枝玉叶之身,不敢乱来乱碰地冒犯,何况玉婉儿没什么武功底子的身手,至少轻功比平常人好些;更别说她姑娘手上正抓着把软趴趴的剑了。

玉婉儿心急得没空理睬那一套繁文褥节的待客程序,在大门口叫着要找白煦后,便凭着模糊的记忆往后院闯了。这种大户人家的建筑方式相信不会有太多的不同,至少此刻她没闯到仆人房可兹证明。

但,那位白煦公子到底在哪儿呀?她累得快要昏倒了!

“白煦…”扯喉大喊虽然不符合闺秀风范,但比较有效就是了。

果不其然,一道白光掠来,那人可不就是白煦吗?

“玉姑娘,何事如此急迫?”

“叶姊姊在吗?”她不抱希望地问。

“不,她已十多日未曾…老天!”他语音倏止。

玉婉儿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不明白白煦怎么做到的…在她双眼大张的情况下,将她的手中物“变”到他的手上;而他们之间的距离,始终丝毫不差地隔了两丈以上。

白煦脸色灰败地瞪着叶盼融的银剑。当年他打造给他时,她以像在纺的语气说着“剑在人在,至死不离”的话…她并不会没来由地丢下这把剑啊!

这下子,他不得不恐惧地去相信叶盼融遇害的事实,他急切地问:“在哪里发现的?还有没有其它的东西?”

“今日早晨这边的主事来报,我家所拥有的林场发现有打斗过后的痕迹,除了这把剑,还有两片嵌在树身的竹叶,以及…一些血迹,但不至于多到使人致命。”

“在哪里?能带我去看吗?”

“好!随我来!”玉婉儿也不迟疑,转身往外跑去。

“也许你们该去的,是狂人堡。”赵紫姬在他们身后低语,以为他们可能不会注意到。

但白煦在离开后院时,回眸望了她一眼,虽没说什么,但她知道他记下了,作为寻找叶盼融的线索之一。

看来,也该是她离开的时候了,楚狂人需要她来送个口信哩!

如果这两个男人注定得为一名女子交锋,那么他们都该有所准备,这才公平,不是吗?

即使人世间向来不公平。

低首看着自己的双手,忍不住拉了拉白煦盖在她肩上的披风;这个,是他仅仅能给的温暖了…

她想知道,白煦与叶盼融可以为对方做到什么地步;她也想知道楚狂人与白煦,到底谁胜谁负。不想见白煦输,也不乐见有情人双宿双飞…

但,她的角色没有重要到可以许愿的地步,她…还是在一边看戏吧!

她与叶盼融的际遇,只是好与坏的差别造就出的两个结果,会嫉妒,是无比明白两人的相同性与必然相斥性。

苍天不仁,莫此为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