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点绛唇

第11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如同乳燕投林,远在数十丈外的叶盼融甫一见到白煦的身形,立即由马背上飞身而起,投入他大张的双臂中。

“盼融,你还好吧?”他一手箍紧她,一手上下检视着她身子,最后看到她包着布条的右手,确定不会有大碍后,才由心底深处松了口气。

“看来,是有人背叛我了。”刹那的错愕之后,楚狂人低笑了出来。虽没见到赵紫姬的身影,但心想八九不离十该是她了。

叶盼融冷然以对:“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不是吗?”很好笑,这竟是他第一次与她对话。

叶盼融扯动唇色,露出讥嘲,回应两个字:“不是。”

“那我是看轻你了。”楚狂人承认自己失算了这一回。她傲得不屑扯谎,他明白。“不过,你不该来的。”他别有深意地说着,黑眸闪过湛然,令人不禁提防不已。

“来吧!白煦。你不会当个缩头乌龟吧?怎么?爱徒无恙,便想取消这场比试吗?”

“不。如果非要打斗不可,白某可否请求?倘若在下胜出,楚堡主答应不再对小徒出手?”

“可以。”

得到答应,白煦放下了心。

“盼融,无论如何,不得出手相助。”他将她带到玉婉儿身边,殷殷交代着。

“师父…”她不以为自己做得到。

“答应我。”他要求她的保证。

她动了下唇瓣,最后轻问:“你身上的毒呢?会令你疼吗?”

她看出来了吗?他不认为自己有将痛楚形于外。

“不,没事…”他放开她,准备退开。

但叶盼融突然搂住他颈项,吻住他的唇…她不要退缩,至少在这一刻,她要表明心迹,不管她配不配得上…

“师父,我爱你!”

白煦白皙的面孔微微涨红,但眼睁依然温柔如故,溺爱如初:“盼融,师父一直都爱你的。”轻拭去她脸旁的污点,再一次道:“不许出手,好吗?”

“好。”

他拍了拍她,走回比斗地点。楚狂人冷笑数声,眼中再无调笑的心情。不待白煦拱手为礼,说些什么承让、指教的混帐话,化成一道劲风,攻向白煦门面。

招招狠厉,步步致命。

初时白煦见招拆招,只守不攻;但楚狂人由不得对手的退却,他也不需要宽厚的对手。

转眼数百招过,白煦被逼向断崖,非要他出手以自保不可。

白煦开始还击,但仍是点到为止,在足以致命处放轻了手劲,反而给了楚狂人有机可乘。

在互拍一掌退开喘息的同时,楚狂人吼道:“很好,宁愿作态至死,也不愿出现与君子不符的行为,与你徒弟有得比。我成全你吧,让你当君子至死!”

再度交手,让白煦猝不及防,重重挨了两拳,让他跌落地面,吐出血丝。想投给叶盼融安抚的笑容,却寻不到空档。楚狂人的招式又来,令人无法喘息、疲于应付。倘若他再一迳地躲,落败则是必然的下场。

楚狂人的招式并非滴水不漏,尤其他似乎料定了别人的功力深浅后,便以那种足以应付的方式去攻打,这是一大忌。所以在白煦因自保而一拳击中他胸腹间,教他随一道血箭往后飞开五大丈,险些翻身以足落谷后,不置信地瞪大眼,眼中更是加重了嗜血的颜色。

“得罪了。”白煦拱手道。

“少废话!”凶性全露,他再度飞过身来,不让彼此有喘息的机会。

战得愈久,对双方愈不利,但也因时间长久,战斗便成了耐力比武,看谁能撑到最后!

日渐向西斜,观看着与打斗者皆不敢有所分心,而比武终究要有所结果。

在双方往后翻去,又飞纵向空中交手时,拼的便是最后一击的胜利!

“砰!”

两具战斗的身躯迅速交手,移形换位,然后皆如破败的布偶跌落地面,又造成雨声巨响。

倒在悬崖边的是楚狂人,不断涌出口的血染红了他一身蓝衣;而他衣物碎尽的胸口凹陷,明显可见受伤极重,双目双闭,似是陷入昏厥…

相形之下,白煦好得多,他中掌的地方不在要处。在胸口的中央,伤及肺叶,躲过了心脉俱断的危机,只吐出几口污血。

“师父!”叶盼融扶住白煦,慌乱而动容地叫道:“还好吗?有没有葯?要不要…”

“不!没关系,我还好。别…别哭!”他忍住辫眩的不适,手掌轻抚她面孔,一心要安抚她;只要她不哭,他没有什么忍受不了的事。“乖,别哭哦!痹孩子…”

“叶姑娘,小心!”

南宫卓倏然大吼!

就见不知何时清醒的楚狂人,竟还有力气攻击!在南宫卓的示警声中,楚狂人的身影已飞至白煦身前,挥出致命的一击

“不!”叶盼融趴身护住白煦。

但更快地,一道红影在千钧一发间承接下这一掌,并且软若棉絮地飘落在地下。叶盼融飞身而起,毫不迟疑地攻向猝不及防的楚狂人,让他再度跌落数丈外;但她没有白煦的善良,秉持除恶务尽的性情,除非确定他死亡,否则她不会停。

白煦担心地看向爱徒,但也放不下抓住他衣袖的赵紫姬。

“赵姑娘!你…这是何苦?白某无以为报!”他探查她脉络,发现筋脉俱断,已是出气多、人气少,回天乏术了,令他愧疚难当。

赵紫姬摇头,倒入他怀中:“我…一直想与你…共死…但不可能…那么,我至少可以为你死。我…对你下毒…是因为解葯是我的血…那么,你的体内…永永远远会有我的一部分存在…不必愧疚…我很高兴,你今生不可能忘掉我…”突然,她使劲勾下他颈项,并且咬破自己的舌。在强吻上他唇,汲取他的温暖时,不断地挹注口中的血水强迫他吞服下。

白煦不敢使力,也无法抗拒,因为她的体温急速变冷…变冷…手劲也愈来愈松…直至无力垂下…

她微笑了,任血水流下…

“我多希望我是她呀…”

她闭上眼,安详有如沉睡,在他怀中吐尽最后的一口气,一缕芳魂悠悠离恨天了…

“谢谢你!”他低喃,虔诚地希望她一路好走。

“白公子!你快看!他…”玉婉儿尖叫着:“他要拖着她跳崖!”

白煦心魂俱震,匆匆放下赵紫姬,飞身过去,忍住胸口气血翻涌,绝望地想抓住被楚狂人不顾一切抓下去的叶盼融,却只撕到一片衣角。

“盼融!”他欲下去,却被南宫卓死命抱住。

“白公子,你身体承受不住!而且这山崖是内削地形,一旦下去,绝对回不来。”

“快找绳子!”白煦大叫。

而这边,身受重伤的楚狂人双手死抓住叶盼融的左手,狂笑:“你注定是我的!陪我死!”

叶盼融望向他掏出一只小竹篓,立即知道那是什么;他不要她有存活的机会,放出赤链蛇要彻底结束两人的性命。她没有机会挣脱了,但她右手还有剑!

她绝然叫道:“生不同衾,死不同穴,魂亦不相随!”在赤链忱上她手背的同时,挥手砍落,提足一股真气,御剑劈入山壁中,顿住自己坠势。下方只闻楚狂人尖啸地狂吼,不置信地抓着她断落的左手掌坠入深谷,只有不甘心的悲吼回响在山谷间,久久不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