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七章·真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吴语看着表姐的惨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直接扶着她与在一旁歇息观战的姨妈姨父会合。

  王兰馨看见她们俩姐妹过来,一把抱住她女儿,大哭了起来……

  吴语:“……”

  林立峰连忙安慰妻子和女儿:“那个贼人已经伏法了,咱们没事了,没事了……”

  吴语实在不擅长安慰人,便问起了事情的原委,听姨父和抽抽噎噎的表姐讲完后,觉得他们真是太冤了……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啊!

  原来林音彤和闺蜜们吃完饭后,正在玩纸牌,不料祸从天降,隔壁包厢的客人与大饼脸起了冲突,争斗中一不小心就把包厢的墙壁打了个洞……

  然后大饼脸一看见这个一墙之隔的包厢里有这么多鲜嫩嫩的美女学生,立刻就放弃了原来那个目标,施法将她们全部困住。

  谁料会所当天值班的管理层脑子进水了,怕事情闹大成为新闻头条,只想关起门来解决问题,把她们的手机都给收缴了,转而跟大饼脸谈判。

  而林音彤因为害怕,在手机被收缴之前就悄悄通知她爸妈前来搭救,没想到手脚利索的姨妈姨父,刚一进会所就被大饼脸抓住了。

  随后赶来的其他家长们都被人为的隔离在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延误了最佳报案时间……直到事情不可控时,会所管理人员无计可施,和谈破灭后才报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所有人都被困住了。

  林立峰边回忆边说:“那个劫匪拿出一个法器把我们都给困住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到处雾蒙蒙的……”

  吴语:“……”雾蒙蒙……

  林立峰:“感觉像是被席卷到一个……独立的空间……与现实不同……”

  吴语:“……”卷到一个空间……

  林立峰:“后来就一下子出来了,我和你姨妈突然就发现自己就站在会所门前,才知道是警队派人来救了我们……”

  听完后,吴语只想说一句话:相同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这大饼脸的法器给她的感觉就跟“馅饼”带给她的感觉一样,难道修真人士所修炼的功法和法器都是一个系统的?

  但那大饼脸仅仅是炼气一层就能驾驭法器,还把会所那既坚固又隔音的墙壁打破了好几个洞?那本土传统修真人士的炼气二三层还不得上天?!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太特么不修真了!

  那边厢林音彤哭了一会儿,也找到了重回人间的感觉,但还是有一点儿不踏实。

  “爸!妈!咱们离开这个地方吧,我一刻也不想待在这儿。”

  她已经对这个会所有阴影了,阴影面积为tan90°无穷大,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现场也不需要他们一家子了,口供什么的,今晚也来不及详说,该说的林氏夫妇已经说完了。

  于是王兰馨半扶半抱着女儿在前头走,林立峰和吴语跟在后面,一起前往会所前的停车场取了车,一家人身心俱疲的回了家。

  ……

  吴语坐在客厅里,看着姨妈进房间待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王兰馨下楼看外甥女还在客厅等她,心疼不已:“你也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真是难为你了。”

  她当时被谈判专家组救出来后,六神无主,好一会儿才定下神来,却一眼瞅见外甥女一脸焦急的站在谈判专家队伍后方,之后又去搀扶彤彤,真是难得她有这份心了。

  吴语乖巧地点头道:“姨妈也早点休息,那我上楼了。”

  王兰馨带着浓浓的疲惫声音道:“去吧。”她还是没有自家老公能扛得住事儿,今晚还真是受惊不小,估计要好一阵子才能缓过来面对这个不一样了的现实。

  吴语上楼后,并没有休息,她打开网站,发现网友们大显神通,都在讨论今晚的“得道者挟持事件”,此时修真联盟网的论坛已经炸成了一锅沸腾的油……

  网友『爱吃烤串』发帖:【今晚的四季青会所大事件,点开这里有视频,保证是新鲜热乎没有删减……】

  网友『格式化C盘』回贴:【这太特么颠覆了吧,一个炼气一层就这么厉害了?!那修真考核,我要去报名……】

  一众网友回帖:【同去,同去!】

  这个帖子眨眼之间就被盖成了一座高楼。

  网友『神特么修真』发帖:【这个法器肯定是高等位面的修真人士掉落下来的,明显与本土修真系统不吻合……】

  一众网友深以为然:【这个说法靠谱!楼主有见识!】

  捧场的网友一片倒:【楼主一定家有传承,我等拜服!请收下我等P民的膝盖……】

  ……

  看下来,大部分人都在讨论大饼脸的术法和法器。

  但吴语则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政府估计不会允许修真人士独立于社会之外了,这明显不利于社会稳定与和谐……估计马上要采取措施了。

  试问,谁要是觉得自己有点本事了,以为自己可以咸鱼翻身了,就敢大吼一声,高唱“该出手时就出手”,这谁能容忍?

  皇室人员,贵族世家,政府高官,还有军队估计都不会担心这个问题,毕竟以目前的修真水平来看,还没有谁能斗得过枪支炮弹的。

  而普通百姓就突然成了得到超能力的各路咸鱼人士的碾压对象。

  某种程度上来说,原本处于地位低下的修真人士,确实咸鱼翻身了,但这是一个令人感到危险的阶层。

  ……

  第二天早上,王兰馨给林音彤请了假,吴语独自去了学校,不过,她一向是独自去学校,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但同学们看着她的眼神却是异样中带着探究,是想问又不敢问,昨夜的事件当事人都集体请假了,想问也找不到人问呀。

  可若是问受害人的家属吴语同学,却又显得既八卦又没有人性,真是左右为难,相当煎熬……

  吴语假装没看见她(他)们八卦而纠结的脸,她该干嘛就干嘛。

  倒是放学时,她收到萧霖的微信:

  【留一会儿,详谈。】

  除了转交东西,萧大帅哥平时在学校还没有主动联络过她,八成也是想问昨夜的事情。

  她想了想,回复:【校园青舍见。】

  这青舍实际上是个亭子,位于学校一片桃林、桂林、梅林、李子林之中,因为亭子地理位置隐蔽,且地势高于周围的林子,周围一里之内一览无余,说话办事各种便利,已经成为各种秘密活动的热门首选之地,只比林荫大道旁的“爱情河”稍微差那么一点人气。

  吴语到青舍时,萧霖已经等在里面了,他正百无聊奈的坐在石凳上,支着胳膊肘发愣,夕阳透过青翠的枝叶给他那俊美的容颜镀上了一层金光,就差成佛成仙了。

  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真是妖孽啊!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校服裤子都能帅成这样,难怪他的桃花债多!

  她可是一路避着人走,一路东瞄西瞧的,提心吊胆的走到这里来的。

  没办法啊,已经成习惯了,若是被萧大帅哥的粉丝兼暗恋者们看见了,她还不得被唾沫星子淹死,最重要的还是家里那个活火山……

  看着她进了亭子,萧霖便直接开门见山道:“昨夜那得道者的法器似乎有些蹊跷。”

  吴语觉得萧霖不愧为天才,也相当敏锐,她整理了一下所知内容才道:“的确有蹊跷,他以炼气一层的水准,按道理应该不能驾驭法器。”

  萧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我说的是他的法器用法。”

  吴语:“你想说什么?”

  萧霖:“你的功法是不是能破法器?”

  吴语很笃定:“不是!”

  萧乾拿出手机,翻出一个视频,放到吴语面前:“你看看这一个。”

  吴语看了一段就发现这明显不是那个爱吃烧烤的网友发的视频,居然是从她当时站立的斜后方拍到的……

  虽然只有她的背影一角,却刚好能看见她偷溜到谈判专家队伍旁边,那个会所门前呈八字形往外开的照壁前,那个角度正好对着会所门内的大饼脸,而且还能看到她隐隐伸出手指的动作……

  若是别人看见了,可能没什么想法,但是萧霖,他是当初的“天上掉馅饼事件”的当事人之一……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了。

  “好吧,”吴语认输了,“是我出手的。”

  “坐下说吧。”萧霖气不太顺地哼了一声,“站着也不嫌累得慌。”

  吴语依言坐下,想了想,还是照实说了:“我当时就能感应到那个法器的罩门,可以破解,而且我的实力比得道者强出许多。”

  萧霖沉思一会儿,问道:“他使用法器时的方式与我给你看的那块玉石一样……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吴语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呢,你是如何能使用玉石的,当时你没有炼气吧?”

  萧霖没理会她故作醒悟的说法,想了想,说道:“当时我拿到玉石后,我朋友说可以滴血试试,他常看一些修真小说,神鬼谈什么的,总有一些奇思妙想,我试了一试,发现滴血之后,就与玉石建立了一种联系,然后就能知道如何使用玉石,所以……”

  吴语接过话来:“所以那个得道者也是得到这样一件法器,才能以炼气一层的实力使用它,至于口诀,估计是类似于CPU的指令,念出来就可以驾驭法器……”

  “嗯。”萧霖赞许地点头,紧接着说道,“还有,你的功法很奇特,居然能克制住那法器,你得知道,本土修真人士的炼气二三层才能隔空打物,那法器可是能洞穿坚固的墙壁,还能困住人……”

  停顿了一秒后,他看向一脸思索的吴语,加重语气,“我猜测,你这个功法的修炼者很可能才是法器和玉石的主人。”

  吴语:“……”

  她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随后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都竖起来了,甚至觉得丝丝冷流从毛孔中沁出,她感觉既震惊又惊悚……比看恐怖片还要惊悚!

  这特么的,特么就是坑人啊!

  (修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