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三十二章·了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阿玉听了精神一振,抹了一把眼泪,拉着阿玄连声追问:“什么十二替身?此事当真?我阿爷真的逃出一条生路了?”

  “是的,是的……”阿玄不停地点头,“自从我师傅占卜出大劫之后,师祖就一直在炼替身魂器,师祖拿出了所有的收藏,找掌门师伯借了一些材料,还数次冒险出入太古修士的遗迹找寻炼器的材料,我也是跟着师傅一起帮师祖炼器才知道一点的,师祖最后炼出了与自身实力相当的十二个替身,估计会用来和封山大阵共存亡。”

  阿玉听完后,小脸先是小雨转晴,随即又晴转多云:“可我阿娘为了护住我,受了重伤。”

  阿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想得词穷才挤出一句话:“你阿爹应该能护住你阿娘的,你阿娘可是医道宗师呢。”

  阿玉沉默良久,然后喃喃自语:“我说怎么小世界里的东西这么齐全,原来早就给我预备好了,我一直以为阿爷是打算当金丹礼物送给我,所以才准备的这么齐全……可是他们怎么都不告诉我?”

  阿玄欲言又止。

  阿玉看见他这样,顿时不乐意了:“你还有什么没有说的?你以前多爽快……”

  阿玄叹了一口气:“你阿爹和阿娘是为了把魔修的力量都给牵制住,才以身涉险的。其实,大部分门派中人都转移出去了,之前掌门把年轻一代的弟子们以下山历练为理由都给打发出去了,剩下的人必须与魔修一战,毕竟咱们也是名门大派,不战而逃不像话……我也是到了这里之后慢慢琢磨,才猜到的。”

  吴语在一旁听俩人嘀咕,总算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可现在还有事情要做,她想了想,开口说道:“阿玉,还抓不抓那个魔修?”

  阿玄拍了拍正回忆往事的阿玉,他回过神来说道:“当然要抓,我的因果法器是一定要收回的,每一个法器都凝聚着我阿爷的心血。”

  吴语以询问的眼光看向俩人:“那你们有头绪吗?”

  外面那只黑猫,可是唯一的线索,但已经被那只高傲的黑貂一爪子给拍死了。

  阿玉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有法宝可以找出因果法器。”说着就掏出一个圆形罗盘样的法宝递给阿玄。

  阿玄很是纳闷:“阿玉,你不能出去吗?”

  阿玉一脸愁容:“我已经踏入金丹,一出去就会惊动魔界的人。”

  吴语听得莫名其妙,不由问道:“这是为何?”

  阿玉解释道:“修道中人凡是晋级金丹,必会引发天地异象。我晋升金丹之后,一直待在小世界,所以没有引发,一旦出去必有冲天的五彩霞光,灵气云集,灵物齐贺……太引人瞩目了,何况这个末法位面应该还没有金丹级别的修士,搞不好就是个大新闻了。”

  吴语一听也觉得晋升金丹的动静确实太大了,可不出去也不是法子呀,不由担忧道:“那你以后都不出去了?”

  阿玉摇了摇头:“不是不出去,要找个适当的时机。”

  吴语带着阿玄出了小世界,然后给萧霖打电话:“任务有变,你先过来。”并把地址通过微信共享了。

  萧霖就在附近活动,一刻钟后,人就过来了。

  阿玄看见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子出现在面前,顿时就明白了,阿玉这鬼机灵又在捉弄人了。

  吴语以传音入密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咱们要去追那个拿了阿玉法器的魔修。”

  萧霖回道:“行,听姑娘的吩咐。”

  吴语看了他一眼,这次好歹把舌头给捋直了,不然,她的强迫症就要犯了,真要抓狂了。

  她转头看阿玄,想一起说说这次的行动方案,却发现他人不见了,那只黑貂突然纵身一跃,落在了萧霖这个老头子的肩膀上。

  阿玄传音入密给她:“我不好现身,你们跟着黑貂走。”

  然后黑貂俨然升为指挥官,爪子一会儿指东,一会儿指西,带着俩人一起绕着大街转。

  ……

  白纸坊街,四方麻将馆

  此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但是四周的麻将桌都散了,唯有厅中一桌麻将正在鏖战,厮杀的很惨烈,战局基本上是一边倒,坐北朝南的一位中年络腮胡子通吃其它三家,他面前堆放着一堆筹码,妥妥的“筹码收割机”。

  桌子四周挤满了看客,大家都静默不语,凝神观战,心下一边感叹着这中年络腮胡子的运气太好,一边为其它三家惋惜,这牌局的筹码有点大,今儿就该早点散了,北方这位赢家这样旺的火气,就应该避其锋芒,来日再战。

  只见这位大赢家满面红光,杠了四张牌后,又摸了一块,用大姆指捏了捏牌后,把麻将子儿翻面朝上,一砸桌面,大叫一声:“和了!清一色一条龙加杠上开花带自摸!”

  周围的人群发出一片吸气之声,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其它三家闻言脸都白了,这是不给他们留一个钱子儿啊……

  突然一道细细的声音传来:“你袖子里是什么牌?”

  “砰!”的一声响,中年络腮胡子左手袖子里倒出一张牌来,砸到了桌子正中央。

  众人一看,立刻来了精神,原来不是运气好,是抽老千啊,有好戏看了,顿时全都齐刷刷地看向那中年络腮胡子……

  “妖怪呀!”中年络腮胡子却是大叫一声,刷得站起来,撞倒了椅子,推翻了几个围观的看客,夺门而逃,连钱都不收了。

  众人以为他故意耍诈,正要拦人,却见其它三位输家也大叫起来,争先恐后夺门而出,这才意识到不对,等看清那个说话的人之后,都吓得一哄而散,全跑光了。

  了因看着刚才还挤满了人,此时已经空旷的麻将屋子,摸了摸脸,叹了口气,喃喃自语:“有那么吓人吗?不过是一副不同的皮囊而已呀。”

  他一发现那黑貂追过来,就让黑猫撤了,也不知道它怎么样了。

  话说他也没干什么坏事啊,就是吓唬人而已,至于嘛,都追了好几天了。

  突然一道光柱迎头射来,将他罩在里面,同时一道声音传来:“呔!贼秃驴!看你往哪儿跑?”

  紧接着屋里闯进来一只黑貂,一个着黑衣的小孩,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姑娘,正是吴语一行人。

  阿玄动了动手里的法宝,那光柱渐渐变小,如同牢车的栅栏一样将了因给困住了,了因挣扎着,却越挣扎越紧,他看向手拿法宝的小孩子……

  阿玄大喝一声:“呔!小子,快把因果法器交出来!”

  (推荐票每天都会过期的,但是给小阿玉,小阿玄的话,会让更多的人看见他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