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四十九章·树欲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周日上午,吴语从学校宿舍回到外公家,刚一进家门就听到外婆的声音:“……怎么可能呢?是不是弄错了,要不要去学校查一下试卷,再核对一下?”

  她猜测是外婆正在跟表姐打电话,期末考试后,表姐便搬回自己家了。

  她以口型跟外婆无声地打了个招呼,就推着行李箱背着书包,一声没吭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许是外婆有一瞬间的停顿,还有行李箱滚过客厅的声音,林音彤在电话那头也感觉到了,问道:“是不是吴小语回来了?”

  “嗯。”外婆说道,“彤彤,小语考得怎么样?”

  电话那头的林音彤没吭声,停顿了一秒,又继续刚才的话题:“外婆,我想查试卷,肯定是弄错了,现在同学们都在看我的笑话……”

  说着还小声哭了起来。

  “好好好,查试卷。”外婆赶紧安抚她,“彤彤,别哭了,你放心,我马上让你外公去给你办。”

  吴语听了外婆这一头的电话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很纳闷,表姐有几斤几两,难道她自己心里就没有个数?

  查试卷?恐怕到时候下不了台哦。

  话说吴语有一个喜好就是摸别人的底,她为了稳坐“第十名的宝座”,每次都会把徘徊在第十名左右的同学们的实力都摸个清楚,这也是很不容易的,但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毕竟还要防止有黑马冒出来的意外,要控制好风险。

  之前她也是太闲了,没事干啊,她又不喜欢“约会逛街去会所浪”之类的活动,就只好给自己找点事情干了。

  她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记忆力超好,几乎过目不忘,理解能力超强,学习功课什么的很快就掌握了,所以学习什么的,对她来说完全没什么压力……

  但她也不想太冒头,剩下的时间就只好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了,在学校就是暗戳戳地“摸别人的底”,出了学校就是偷偷地“学厨艺”。

  想想她很久没有去看王伯伯了,暑假期间还是抽个空去看看“半个师傅”吧。

  她感觉自己有点像“入世”的修真人士了,很有一点烟火气的味道。

  ……

  吴语放下行李箱,收拾一番后,就背了个包包准备出门。

  客厅里孙芷沅已经挂了电话,看见小外孙女要出门的样子,有点纳闷,才回来就又出门?

  “小语,又要出去啊?”她习惯性地问道。

  说来她一向不喜欢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外孙女,就跟她不喜欢那个从小不在她身边长大的小女儿琳儿一样,在她眼里大女儿馨儿要贴心的多,但琳儿一向跟她不亲……嫁人后连带这个小外孙女也跟她不亲。

  后来琳儿意外身亡,她也悲伤过一阵子,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可看着这个跟琳儿五六分像的小外孙女儿,却实在喜欢不起来……

  一来,琳儿的婚姻没有听从她的安排,非常执著的嫁给了一个搞科研的没有什么家世背景的人,还一不小心完全献身给科研了。如果琳儿当初听她的话,嫁给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凭着王家和孙家的势力,怎么着也会有个好前途,也就不会是那个悲惨结局了。

  二来,她看着这个跟琳儿很像的小外孙女就会想起过世的琳儿,看见一次就心塞一次,而这个小外孙女也跟琳儿一样的性情,在她面前非常沉默寡言,久而久之,双方就都疏远了。

  还好老伴把小外孙女塞到了林家,不在她眼皮子底下天天见面,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且,她老伴还格外疼惜这个小外孙女,什么事都顾着她,疏远乖巧孝顺的大外孙女彤彤,这让她怎么喜欢得起来?

  就拿上次的事来说,彤彤考入“修真B班”的庆贺宴,她老伴就没有去,当时就给推了,还理直气壮地说是要送小语去学校?!

  能进修真班,这得是多大的喜事啊,作为外公的他怎么能不去呢?

  庆贺宴那天,彤彤没有等到她外公出席有多难过,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唉,手掌手心都是肉啊,却也有亲疏之分。

  孙芷沅也很清楚这个小外孙女跟她不亲,她也不喜欢这个小外孙女。

  眼前跟她不亲的小外孙女十分乖巧地回道:“外婆,我有事情约了同学,要做个暑假计划。”

  “你去吧,记得早点回来。”孙芷沅说道。这都是惯例对话了,很公式化的对话,都是些面子上的事情。

  唉……她还是得跟老伴说说,怎么帮彤彤查试卷确认分数的事情,这个很重要。

  ……

  吴语出门后就直奔目的地。

  之前她就规划过收法器的方案,把掉落法器的地方划了几个板块,番禺街那个板边,上次已经扫荡过了,这次就直奔那个超市附近的板块。

  她开通了识海与小世界之间的联系,顺便把法眼带在身边,这就相当于现场直播加立体视频的效果。

  她拿着阿玉给的法宝,到处扫描“能被法宝寻找到的法器”,就像超大号磁铁吸附小铁钉一样,不用费多大的劲。

  她就跟散步一样的逛街,偶尔还低头看看路边的野花,看看路边小区院墙上垂下的紫藤花什么的,一副闲散的学生模样……不过是易了容的丑学生而已。

  因为阿玉说她长得越来越招摇了,厚重的留海都遮不住眉眼了,怕没有找到遗失的法器却把麻烦招惹上了门,必须得易容易形。

  上一次,吴语是主动要求易容,因为她觉得买一大堆炸鸡什么的,除了太招人眼外,还很不方便操作,很容易露馅。

  这一次嘛,散步似的逛街却还被要求易容,听了阿玉的理由,她也是醉醉的了。

  好吧,她还要去买小孩子穿的衣服,必须易容。

  谁料到易容易形后,她还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只是丑了点……

  没办法了,她只好硬着头皮进了一家商场,找了一个专卖小孩子衣服的高端品牌店,给三个七八岁左右的男孩子一共买了六套衣服,真是没法想象那场面……

  店里的服务员笑意吟吟,一个劲地殷切询问:“是不是给家里三个超生的弟弟选衣服?”

  服务员这样问的理由是,吴语挑衣服很仔细,很用心,也很舍得花钱,一看就不是随便敷衍送礼物的样子,只有给自家人买衣服才会这样挑选。

  但吴语一向认为“别人的恭维就像香水,可以闻但不能喝”,她觉得是她全部挑了当季新品,而不是打折品的缘故,因此一笑了之。

  她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衣服都扔进了小世界,几个小的收到衣服后,直接使一个“清洁术”把衣服全部洗干净了,然后抢着试衣服。

  不一会儿,阿玉那修三代的标准傲娇腔调传到吴语的耳边:“你选的衣服还不错,很有眼光,我也很喜欢……谢谢你了!”

  阿玄和小和尚也随后跟她传音道谢:“谢谢小语姐姐!”

  吴语也不计较阿玉这个熊孩子的腔调,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设了个结界,把三位易容后的“超生弟弟”给放了出来,接着一路直奔KFC,先让他们大吃一顿再说其它。

  ……

  吴语就近找了一家KFC。

  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带着三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还是很热闹的,四个人叽叽喳喳地一共点了十来份各种套餐,把个点餐的服务员都给惊呆了,四个人吃得下这么多吗?

  吴语一行人顶着服务员的诧异目光刚找了一个四人座坐下,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一位中年大妈径直走到他们的桌子旁边,小声哀求道:“给点吃的,给点钱吧,阿姨下岗了,没有工作,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阿玉恰好坐在最外面,闻言立刻站起来以身护住面前的炸鸡,抬起头时两眼泪汪汪,用哀伤的眼神看着中年大妈,用十分凄惨的语调说道:“阿姨您不知道,我爸妈都远行不归,就我们姐弟几人相依为命,我姐姐一向身子不好,这两个弟弟都病了好久了,好不容易出来大吃一回,实在没有多的给您,兜里的钱都买了新衣服和吃的。”

  中年大妈快速地打量了一下他说的姐姐,果然一副孱弱的样子,很像身子不好的人,又看了看他说的两个弟弟,确实都是一脸蜡黄,似乎真的病了好久,而且这四人都穿着一身崭新没有丝毫褶皱的衣服,其中一个还很爱惜不停地摸着新衣服……还真是一副好不容易穿一次新衣出门的样子,于是她说道:“真可怜啊,阿姨打扰你们了。”

  说完就去其它桌子乞讨去了。

  待人一走,阿玉抹了一把眼泪,立刻甩开腮帮子开吃,哪里还有“哀伤”和“凄惨”。

  吴语在一旁看得嘴角直抽,这阿玉护食都化身成演技派了,她都忍不住为他的演技点赞,估计在小世界里,除了聊天打麻将,也没少看苦情戏。

  她再侧头看看了因小和尚,自打穿上新衣服起,他就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不停地用手摸着新衣服……再想想刚才那位中年大妈的怜悯眼神,她很不厚道的笑了,随即又替小和尚感到心酸。

  阿玉和阿玄曾经来过末法位面,而小和尚是第一次穿这个位面的衣服,还没有习惯……

  最重要的是,这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地“暴露”在众人面前,虽然他身上戴了一个阿玄专门给他打造的隐藏魔修气息的法器,但他始终不习惯这样的“暴露”。

  (黑貂:你们快给票啊,官官把我关小黑屋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