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六十六章·女娇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木道人当然不会说,他给俩位侍女都黏了“狗毛”。

  只是恰巧这位美人脸侍女一看就不是位心志坚定的忠诚之人,怀着好奇心偷看锦盒之物,被他们看了个正着。

  而阿玄就是帮木道人传话给黑貂的人,他当然知道内幕,他只关心那个晕着七彩光华的法宝——“息壤”。

  至于木道人能能从俩人卿卿我我的台词中找出“送法宝”这个线索,所有人都拜服,毕竟当时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人去仔细听俩人的腻歪台词。

  黑貂带着众人在这浓雾之中的幻境里穿行,结果发现,这里也是无边无际,一直跑一直跑,就是望不见头。

  但各处的景象,以及路上遇到的生灵,给人的感觉都很真实,甚至令观看现场直播的众人产生一种错觉:这里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当黑貂用四只爪子丈量这个幻境时,也陆陆续续地遇到了一些逃难而来的修士,大多数都是从战场上逃过来的,一个个都是狼狈不堪,但黑貂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继续自己的“丈量”工作。

  如此过了两天后,阿玄打消了探一探浓雾幻境的边界的念头,黑貂又带着众人返回了之前的宅院。

  这次木道人又召回了一根“狗毛”,不过这次的视角是那个圆脸侍女的……

  饭桌上,侍女盛了一碗汤,递给心不在焉的女娇,并小声劝道:“小姐,吃一点东西吧,看看您都瘦了。”

  女娇脸上透着一股子相思之苦的意味,长叹了一口气:“阿元,我吃不下,一直挂心着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穿着一身素服,面带愁容,人也清减了不少,却依然美得惊人,她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箸,往院子里散心去了。

  女娇带着叫阿元的圆脸侍女和另外一位侍女,一起在园中散步,面对这鲜花灿烂,满园的热闹,女娇却丝毫没有兴致,只是不停地唉叹。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位侍女,给女娇行了个礼后,低头禀告:“老夫人来了。”

  女娇闻言,打起精神来,随着前面带路的侍女一起进了一间大厅。

  只见大厅上首坐着一位霜染鬓发却依然精神抖擞的老太太,左右是奉茶侍候的侍女,正在给她沏茶汤。

  老夫人见女娇进来要行礼,抬了抬手阻止她,说道:“娇娇,快过来这边坐,让祖母好好看看。”

  女娇挨着老夫人坐下,十分乖巧地任老夫人打量,一脸笑意地说道:“祖母,您今儿怎么有空过来?”

  老夫人打量她半响,挥了挥手,众侍女都退下,只留了圆脸侍女,问道:“阿元,你贴身侍候的饮食,怎么娇娇清瘦了不少,最近吃的如何?”

  阿元欲言又止,最后在老夫人的威压下,讷讷道:“回老夫人,还是照旧啊。”

  老夫人又仔细打量女娇,叹了一口气:“你得知道咱们家跟夏伯是政治联姻,你千万不要动真感情,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女娇低头不语。

  老夫人默了默,又道:“我得提醒你一句,夏伯三十未娶,他如此……优秀的儿郎,为的是什么?你心里也该清楚。他父亲惨死,他母亲一力抚养他长大,他在族中借不到任何势力,才会跟咱们涂山氏族联姻,这回去攻打共工,借了咱们五分之一的兵力,你心里得有数。”

  女娇以低弱的声音回道:“阿娇都知道。”

  老夫人想了想,硬起心肠,来了一句狠的:“他三十未娶,身边肯定放了……贴身侍候的人,咱们大族女子嫁人最怕的是什么,就是那陪着男主子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这知根知底,摸得清楚男主子的脾气不说,还有好些朝夕相伴、福祸共处的情分,到时候……不是那么好拿捏的,你……”

  似乎还有半句话,老夫人没有往下说,因为她看见女娇落下的眼泪。

  老夫人找侍女阿元要了帕子,亲自给她拭眼泪:“你要斟酌好,千万不要动真情,动了也给我收回去,政治联姻的夫妻,相敬如宾就很好了。”

  老夫人又絮絮叨叨地讲了好些大道理,还举了不少例子,总之大意就是,让女娇不要付出真感情,否则吃亏的是她自己。

  之后老夫人一步三叹地离去了。

  女娇一双红肿的泪眼看着圆脸侍女:“阿元,你也觉得我不应该投入真感情吗?”

  侍女阿元闻言,有些手足无措,扭着帕子说道:“小姐不要问阿元,阿元不知道,但是听老夫人的话,总归不错。”

  女娇以手按着胸口,喃喃自语道:“已经迟了,我的一颗心都给了他了。但我想试一试,我以真心待他,能不能换他的真心相待。”

  阿元侍女越发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只得默默地扶着失魂落魄的女娇回了闺房。

  ……

  看完这个场景后,萧霖三人都默不吭声了,只听得雷明队长吃方便面‘呲溜呲溜’的声音。

  阿玄和萧霖看了他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而木道人则略微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这个“徒孙”就撇过了脸,真是没眼睛看啊,就他一人扛不住饿,两天来不知道吃了多少盒方便面了,幸亏阿玄那里有存货,才由得他吃。

  还是修为高好啊,辟谷之后就能免除饥饿之苦了。

  小世界里的四个人也看到了,吴语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图书馆里寂静无声的场面,缓缓说道:“据资料显示,大禹十三年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看来真有内幕啊。”

  墨子镜深以为然,举着一本史书喊道:“看这里!看这里!我还查到,他为了一统九州,灭了涂山国,他就是个白眼狼无疑了。”

  然后把史书给众人传阅。

  吴语笑了笑,说道:“你们说这个秘境的主人是不是涂山氏的女娇啊?这里的事情好像都跟她有关。”

  不管是初始被卷入秘境所见,还是此刻所见的幻境中人,这些事情似乎是从涂山氏的角度所见,就跟回忆一样。

  阿玉点头道:“确实很像,如果是她的记忆所化,一位化神境界的记忆碎片,确实能有如此神通,看起来就跟真实世界一样。”

  吴语闻言,却对一事大惑不解:“涂山氏的修为看上去不像是化神境界啊?”

  她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女子,完全看不出来是位修士。

  墨子镜凑上前:“我觉得,她应该另有机缘。”

  了因小和尚听得直摇头,还不停地唉声叹气:“孽缘啊!”

  吴语听了没忍住,‘噗呲’一笑,一个修行的小和尚,还懂什么“孽缘”?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