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七十章·了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涂娇,你不能这样对我……”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来,似乎还有些耳熟,仔细听听有点像青年禹那低沉的磁性嗓音,又有点像之前那个魂修的。

  众人心中早有猜测,但是真的听到这魂修如此说话时,还是有一点儿不敢置信,大禹啊,多么崇高的人,谁知道却被困于此地几千年,成为一个连修真位面的人都唾弃的魂修?

  他继续说道:“你都没听我解释,我被舜帝所逼,只是不敢回家而已……”

  突然眼前一阵浓雾闪过,众人眼前已经换过场景……

  湖水之上,停泊着一艘大船,看外表装饰的颇为华丽,但是看见里面的人之后,众人都石化了。

  俊美的青年禹左右拥抱,怀里有俩位美女,但都是侍女打扮,其中一位长得清丽无比,完全有别于女娇的美艳无双,看起来楚楚动人,另外一位却是个熟人,正是那位春心动的侍女阿妩……

  众人内心是万马奔腾,这就是个渣男啊!娶了女娇还不知足,三过家门而不入,依靠妻族上位,还这样待发妻……

  “你怎么解释?”女娇那幽幽的声音响起来,带着无限的寂寞和沧桑感。

  “我……”

  “当年你去攻打三苗前,我送你功法,没想到你竟然勾搭我的贴身侍女阿妩,偷了魂修的功法。这本就是不能入正道的修行之法,我并非要瞒你,可你却不知足……而且还故意隐瞒阿妩的下落,实际上是你收了她。”

  众人心中卧了个大槽,这青年禹不仅偷了功法,还勾搭了女娇的贴身侍女……真是够渣啊!

  只是另外一个侍女又是谁呢?

  女娇似乎知道众人心中所想,眼前一阵浓雾闪过,众人眼前又换过场景……

  这一次,却是青年禹与清丽无比的侍女在一起卿卿我我,他搂着侍女,满脸温柔,挑起她的下巴说道:“你放心,咱们的儿子一直好好的,有女仆侍奉,有先生教养……你且放心。”

  竟然还有儿子?是谁呢?

  青年禹年过三十才娶妻,确实应该有女人,只是生了儿子还藏起来,就有点不是个东西了,这完全是骗婚啊,不然的话,与涂山氏族联姻时,若被发现与奴婢生了个儿子,那还怎么联姻?

  清丽侍女一脸的楚楚可怜,柔声说道:“只要益活得好好的,我就知足了。”

  青年禹抚着她的面颊,不无爱恋地说道:“以后我会把益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他成才。”

  清丽侍女娇羞地把脸埋在他的怀中,阖上双眼,一脸幸福的笑。

  ……

  吴语觉得他不止是渣了,简直是渣出了一定的境界,他将正妻以及正妻所生的儿子置于何地?

  女娇道:“不敢回家吗?你是这样不敢的吗?”

  魂修禹似乎没有想到,女娇知道这么多内情,还曾亲自来过现场抓奸,只是没让他知道,他哑口无言了。

  “哈哈哈……你无话可说了?你不是一直喊冤吗?你觉得冤吗?”女娇幽幽的声音响起来,“我生启儿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思念你而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儿哭着喊阿爹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三过家门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这处秘境有多久没有人来过了,趁着这么多人在场,今日咱们做个了断,你是违背了当初的誓言,灭我涂山国,杀我启儿,才落得永世不得为人的下场,你一直喊冤?就让你喊个够吧,来呀……”

  “好!今日就来个了断吧!”魂修禹咬牙切齿地说道。

  ……

  众人眼见着漫天的黑雾过后,置身于涂山氏族的宅院。

  一身官服的禹仍然是那样俊美,因为已然步入金丹的缘故,驻颜有术,所以看起来没有多少变化,他兴冲冲地往后院走去,边走边喊:“娇娇,我回来啦!”

  涂娇听见他的话语,并没有更衣,只是淡淡的表情,平静地吩咐侍女阿元:“去把启儿带来给他素未谋面的阿爹见一见。”

  青年禹发现没有人迎接他,脸色有些诧异,步入正厅后,发现自己久未谋面的妻子身穿素服,并没有盛装打扮,也没有热情地起身相迎,试探着喊到:“娇娇?”

  涂娇淡淡地说道:“我已经吩咐人带启儿来见你,你先等着吧。”

  顿了顿,又道:“我给你捎的信,你应该都收到了吧,你儿子已有十二岁了。”

  青年禹伸手要去拉涂娇,却被她避开了,他面色不悦:“娇娇……你怎么啦?”

  涂娇仍然淡淡地说道:“没怎么,离别久了,不太适应了。”

  青年禹似乎面有愧色,想了想,说道:“娇娇,我治水成功了,我回来了,我们重新开始,重新适应彼此,好不好?”

  涂娇给他的答复是一个带着冰寒之意的冷眼和拂袖而去。

  但是一阵浓雾卷过来,众人看到了另外一个场景。

  青年禹一副小心翼翼地样子对一脸委屈的清丽侍女说道:“我要争取到涂山氏族的支持,我不能一直被舜帝压制,他要传位于自己的儿子,我以后的日子会更加难过,我要在涂山大会上震慑人心,收服人心……再说了,她也是我的正妻,我去看她是应该的。”

  清丽侍女背着他,仍然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不停地甩开他要搭上肩膀的手。

  青年禹一副陪着小心的口气说道:“我保证不碰她,这下行了吧。”

  清丽侍女这才扭过身子,扑到他怀里,抱着他‘嘤嘤嘤’的哭泣,好不可怜……

  众人啧啧咂舌,看青年禹那一脸心疼的样子,就知道是在心疼这侍女了。

  一阵浓雾卷过,涂娇的声音响起来:“你还有何话要说?你是为了涂山大会,才对我说的那一番‘重新来过’的话吧,我们本是政治联姻,我就不该动真情,你既然心疼你的女婢,那你就跟她相亲相爱去,不要来烦我,所以我才给了你那个答复。”

  “为何我在这里飘荡了数千年,没有看到你的这些记忆?”魂修禹不甘心地问道。

  “因为我要给你看的,是你曾经对我的山盟海誓和花言巧语,我要让你时刻记得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你如今的下场就是背叛誓言的结果。我要你时刻对比着过去,清楚地明了你是如何欺瞒于我,如何借着妻族的力量趁势崛起,再对比你后来的背叛,让你明白个中缘由,但是你一直不明白,一直没有真心忏悔过,一直在喊冤……”

  涂娇突然自嘲地说道:“其实,你一直以为我痴情于你,比你蠢笨,活该被你愚弄,被你玩弄感情,被你欺骗……我也真是傻,还真被你欺骗了这么多年,以我涂娇的出身和容貌,不知道倾倒了多少人,却在你这棵树上吊死了,实在是愚不可及!”

  “娇娇……”魂修禹的这一声似乎充满无限的惆帐。

  “不用喊得那么肉麻……一切都过去了,你还要伸冤吗?还是自己了断?”

  “娇娇……”

  涂娇打断了他:“我还要问你一句,你为何要毒杀自己的亲儿?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呢?你既然传位于你和一个奴婢所生的私生子,为何不给启儿留条活路?你灭我涂山国,为的是统一九州,你杀自己的亲儿呢?也是为了九州?”

  众人听的一头雾水,连翻查过资料的吴语等人都被震惊了。

  一阵浓雾卷过后,众人置身于巍峨的宫殿之中。

  侍女阿元一身的血迹趴在房门口,涂娇打开房门时,吃了一大惊,急忙扶起阿元道:“阿元?”

  她出手如电,瞬间就给阿元止血,一手变出一个玉瓶,掏出一颗药丸给阿元吞服,阿元的圆脸渐渐恢复红润,她艰难地伸手指着一个方向道:“救……启……水牢……”

  话还没说完,阿元就断了气。

  涂娇面露悲愤,祭出一柄拂尘法器,飞身出去……众人看呆了,这是飞天的化神境界啊!

  水牢的看守并不是涂娇的对手,涂娇一路杀进水牢,救出生命垂危的儿子,一探脉息,发现中了毒,她拿出玉瓶给儿子服了丹药,然后带着儿子杀了出去……

  涂娇带着儿子找到一个房间,布下阵法,运功给儿子驱毒……

  众人眼看着她的境界直往下掉,她之前开房门时,应该是刚踏入化神境界不久,此时损了自身的修为救子,情况不太妙啊。

  果然,她刚刚救回儿子,阵法外面就传来一声娇喝:“把这里围起来,格杀勿论!”

  涂娇整理了一下衣衫,又布下几个阵法,然后出了房门。

  她没有多说话,一把拂尘出去直取“娇喝”之人的首级,眨眼之间的功夫,就看见一个漂亮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

  众人定睛一看,正是那个“清丽无比”的侍女,只是身上所穿的服饰似乎不是侍女,而是主子级别的……

  这时,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婆由众侍从簇拥着走了出来,她怒喝一声:“给我杀了涂山氏和她的孽子!”

  众人眼看着涂娇的眼睛变红,一声大喝,围攻她的人都被分尸了。

  老太婆却被众人护着后退到一处地方,她并不害怕,指着涂山氏骂道:“你这妖女,你涂山国……已经被我儿灭了,你儿子也不是我的孙儿,是你跟野男人生的儿子,你……你还不束手就擒!”

  涂娇心头一团怒火直烧到全身,浑身犹如一团火焰,她朝着老太婆的方向打出一掌……

  化神境界的功力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这一掌直接化了老太婆和所有的侍从,血水一直流到台阶上……

  一身帝王装束的禹站在那里。

  禹帝看着被割了首级的“清丽侍女”,再看死无全尸的母亲,怒发冲冠,直冲涂娇而去……

  众人看出禹帝的修为在元婴级别,虽说涂娇的修为掉了点,但仍然是化神,这场大战毫无悬念了。

  禹帝几个回合就落败了,涂娇捏着禹帝的喉咙,满眼都是熊熊燃烧的怒火,她使了个法术,似乎抽出了他的三魂七魄,然后装进了一个珠子里。

  她看了一眼现场,一掌发出一团火焰,将现场所有的魂魄都燃烧殆尽。

  涂娇看了很久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房间,姒启已经苏醒,坐在床上,看着满脸悲伤的母亲说不出话来。

  众人看着姒启,觉得真是天地造化啊,这涂娇的儿子完全继承了涂娇和姒禹的优点,长的俊美非凡,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相当的完美,除了被毒侵害而变得苍白的肤色。

  涂娇看着被毒侵害得寿元所剩无几的儿子,坐在他对面,拿出一个圆肚子玉瓶,倒出一颗泛着金光的药丸,强迫他吞下,然后开始施法。

  众人一看,这是在渡修为啊,涂娇在用自己的修为换儿子的性命……

  姒启想要说什么话,被涂娇拦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看着涂娇的修为一直往下掉,掉到了元婴中级,而姒启的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他挣扎着阻拦母亲继续渡修为。

  涂娇收了手后,一脸苍白,她抚摸着儿子的脸,目光中带着无限的怜惜和不舍,然后开口说道:“杀了益,你来继承帝位。”

  说着凭空变出一个锦盒来,递给儿子:“这是祖母临终前给我的,说是希望将来用不上……”

  顿了顿,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但我终究还是用上了。这是涂山国隐藏的实力,你有能力和兵力与益一战,杀了他,他不配这个帝位,他是禹帝与一个奴婢的私生子,我儿之前所受的苦都是因他而起。”

  姒启哭着说道:“阿娘,你要离开启儿吗?你不要启儿了吗?”

  涂娇拿出那个收了禹帝的珠子,略微有些气弱地说道:“他是天地共主,我收了他之后受到反噬。”

  她停下来,稳住气息后,徐徐说道:“是我自己作的孽啊,有因必有果。当年我机缘巧合得了一位仙人的传承,还有一对龙凤印,因他要去攻打三苗,我担忧他的功力不够会遇到危险,传了他功法,还分了他一块龙印,但那龙印似乎能收集因果,自他治水成功之后,随着在人界的声望抬高,他利用龙印收集的信仰之力也越来越多,他后来将龙印化入魂魄之中,虽然我用镇魂珠收了他的魂魄,但估计镇压不了多久,我只能以一己之力镇压住他……希望这段时间启儿能继承大统,不再受欺凌之苦,为娘的也就值了。”

  姒启抱着涂娇哭道:“我不要天下,我要阿娘……”

  涂娇抱着儿子,抚着他的脊背:“由不得你不去争,咱们已经被逼到绝路了,他灭了涂山国,传位于益,你没有退路,想要自保就只能反击。”

  随后,涂娇带着镇魂珠来到龙门山下。

  众人一看,这龙门山大不一样啊,地势险峻,山势连绵起伏,远不是如今所见。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以前的龙门山是大海,如今的是个小坑洼,想想还真是沧海桑田啊!

  但是,接下来的所见就打破了众修士的认知。

  涂娇施法移山倒海,几乎席卷了此界的灵力,挪了大半个龙门山,又施法布阵,撒豆成人,造了一个秘境出来,随后将一个球形法宝置于秘境之中,法宝渐渐与秘境融合为一体,变成“是非幻境”。

  而涂娇散去一身的修为,连同肉身一起化为秘境的一部分……

  看着涂娇身死道消,慢慢地化为一点一点的星光……众人都看得呆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