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一百一十章·骗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小少年带路在阳地的一个城池上空停下,他指着高大的城墙上的牌匾,朝俩人示意:“这里是九霄城,离阴地最近,上空设有禁制,严禁飞行,必须从城门口进出。”

  萧霖带着俩人降落在城外,小少年跑到城门口附近转了一圈,回来时拿着两个巴掌大的小本本,分别递给俩人:“这是给你们办的身份证,是假的,你俩现在就是阳地的修士。”

  俩人闻言都一愣:原来修真界也流行“办假证”啊!

  小少年打量着俩人,片刻之后说道:“你俩再把气息收一收,如果能调整成与我一样的气息节律就好了。”

  萧霖和吴语尽量试着调整,小少年说道:“咱们试试吧。”

  谁知道三人进城门时,城门官只验了身份证明,连头都没有抬就放了三人进城。

  吴语觉得如果魂修过来,他也照样放行。

  小少年带着俩人找了一家住宿的客栈,吴语给的灵石,订了三间房,每人一间。

  进了房间后,吴语刚一坐下,阿玉阿玄和墨子镜就都跑了出来,把吴语团团围住,紧盯着她不放。

  “先让我歇会儿。”吴语摆了摆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然后说道,“答疑解惑,有问一定有答。”

  萧霖也敲门进来,阿玉给开的门,萧霖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积极,还多看了他两眼。

  “你们倒是挺急的。”萧霖看见人都挺齐全的。

  众人心里都挺纳闷:吴语到底是怎样发现杀阵的?那么多人都没有发现?他们也没有发现?

  吴语喝了口茶,缓了口气,然后说道:“我先说我发现的,然后你们再问。”不然一个个提问,她可能要累死。

  “事情得从进入这个位面开始说起……”

  众人进入位面之后就遇到了阴河,阴河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生灵,她与木道人讨论到阴地生灵,说到佛修的法宝只能对阴地生灵起一定的作用,但是并不能克制它们。

  可是那些“未知生物”又不攻击人类,只是隐藏在空中,当时就并未追击那位飞上高空“不信邪的修士”,但是佛修的法宝并不会对它们构成威胁,至少追一段表示一下啊,发现人多不好攻击再撤也行啊?

  为什么阴地生灵会如此反常?

  ……这就是第一个疑问。

  随后徒步穿越阴木林和山林时,随处可以见到一些小生灵,按生态圈和食物链来看,应该会有大一些的阴地生灵,特别是山林,明眼人都能发现山林里的生态圈还是很完整的,如果没有天敌,那些小型生灵应该繁殖得很快。

  很明显,山林之中并没有很多小生灵,难道那些大型生灵都藏起来啦?与阴木林中一样?

  所以吴语就有第二个疑问:这些阴地生灵到底怎么啦?如同集体行动一般玩躲猫猫?

  说完动物,再说到植物,之前众人都猜测墨子镜极有可能是在“阴木林”被“标记”的。

  答案是肯定的,凡是被那些阴木碰到过的,都是被“标记”过的。

  吴语当时也在想:“标记”到底意味着什么?

  姬姓美少年传话给墨子镜,让他采紫色星星花药草祛除“标记”,是特意说的,追着说给他听的,这是强调。

  她当时也想不明白,特意说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第三个疑问。

  直到在修士扎堆的现场听到两个人的对话,说这些阴地生灵非常凶残,不论动物还是植物都会攻击人,但是突然之间一下子消失了,仿佛都“开放”了一样……

  就是“开放”这个词,让吴语把一切都联系了起来。

  猎人布局打猎,往往会先设置好陷阱,然后把猎物赶到陷阱里,但是在此之前,除了陷阱之外的地方都是“开放”的。

  这是第一个疑问和第二个疑问的答案。

  再说第三个疑问的“标记”,这个词首先意味着不同寻常和危险。

  这是下意识的第一直觉。

  当时她就猜测“标记”这一动作就是那些不甘心的阴地生灵下意识的活动,之前它们也是如此“标记猎物”,与其它生灵配合猎杀,所以那位土著少年才会提醒,一定要祛除“标记”,因为很危险。

  估计那些生灵是这样想的,路过的不能吃,还不能标记一下“回头再吃”?

  那些围在杀阵之外的阴地生灵,就是做好准备“回头再吃”的。

  它们应该是得到了某种许诺:大阵开启之前都不能吃,之后逃出来的可以随意吃。

  这就是吴语还未出大阵就让所有人准备战斗的原因,也是第三个疑问的答案。

  另外,吴语还有一个检验这个推论的手段,那就是“构筑跨界空间通道”。

  进入大阵之后,她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是觉得不对劲,却并没有往杀阵方向想。

  在得知陷入杀阵之后,她想起底牌和撤退手段,试着用神识触摸空间地址,发现只能空间跳跃,却无法构筑跨界空间通道,然后她就彻底慌了。

  因为“空间跳跃”的地址,只需用神识触摸就可以办到,如果有具体的空间地址更好用,但跨界空间通道,需要运用一些空间计算规则、空间法术、还涉及空间层叠和空间压缩……不能“构筑跨界空间通道”意味着,大阵之中有禁制,压制空间规则。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本来她拿着玉简构筑空间通道是无往不利的,但是没想到遇到了对手。

  “跨界空间通道”可是能超过“黑洞”的存在,但是此处居然被禁制了,小世界也不保险了。

  这意味着她没有退路了,保命的手段也没有了。

  她以此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一开始关于“宝物出世”的种种传闻,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

  其实这个“骗局”很简单,稍微用心一点就能察觉到,但是前提是不能有“先入为主”的想法,认为是宝物威力惊人震慑了阴地生灵。

  幸运的是吴语并没有先入为主的想法,而是按照常规思维来思考。

  不幸的是,本位面的修士们都忽略了这么显眼的异常,以致于这么简单的骗局成功地网进了无数修士。

  最简单的骗局,才是最难戳破的。

  众人听完后,恍然大悟,说白了,就是灯下黑啊。

  眼下常见的异常都没有人察觉到,被忽视了,因为有个合理的解释掩饰了这个思维陷阱。

  墨子镜眼巴巴的看着吴语,一脸的求知若渴:“那我呢?你当时为什么推我出去?”

  其他人也都看向吴语,同样是一脸的求知若渴:是啊,墨子镜怎么就是那个能找到生门的人?

  吴语的脸上浮现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笑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是我的一个猜测,赌了一把。”

  众人异口同声道:“赌一把?!!!”

  墨子镜更是震惊:“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吧?”拿他的小命赌一把?

  “我没开玩笑,是有依据的。”吴语继续解释道,“咱们在山林里遇见的姬道友,一看就出身不凡,他在山林里犹如闲庭信步,看上去并不认为采药是有危险的,而且他的气息很闲散,很明显是习惯而为之……”

  萧霖是极其敏锐的,立刻接过话来:“如果小语之前的推测都准确,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特殊的有身份的人,至少在阴地很特殊。”

  “哦……”阿玉阿玄一齐发声,拉长了声音,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狂点头:“原来如此。”

  墨子镜又问:“吴语,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吴语两手一摊:“我已经回答了。你看看他们都明白了。”

  墨子镜:“……”我怎么又在群众之外了,又听不懂了?等等,我为什么要用又字?

  萧霖笑道:“那位姬道友是一位特殊的有身份的人,当你送他礼物时,他当然也会回赠你礼物的。”

  墨子镜:“……”我没收到礼物啊?

  “很明显呀。”阿玉拍了拍墨子镜的手,然后说道,“他回赠给你的礼物是隐形的,那么就一定会是能识别出他的身份的礼物。我觉得应该是某种印记,代表你是他朋友,或者结交的道友。”

  作为修三代,圈子里的人互相之间赠送礼物是很常见的事,阿玉还是知道一点儿人情往来的。

  阿玄也是修三代,对阿玉的话深有所感,接着说道:“我觉得从与姬道友分别之后,我们就很少遇到生灵,有的话都是远远的避开,像是很害怕似的。我起初以为是害怕我们这群人和法宝,原来……不是,是害怕你身上的印记。”

  墨子镜听完之后愣住了,几息之后跳了起来,自随身空间里拿出一把镜子来,照着自己左看右看:“我身上哪儿有印记?”

  “个活宝!”萧霖走过去一把夺了他手里的镜子,然后说道,“这印记救了我们所有人。我们道修是看不见的,估计只有魂修才能识别。”

  墨子镜心中不得劲,不由抱怨道:“吴语你一开始就应该试着构筑跨界空间通道,这样就能早点儿知道真相了。”

  吴语心里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时时刻刻都准备着逃跑。发现不对劲时,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哪里不对劲,那时候还有修士源源不断的飞进来,我并没有想到这是个杀阵,并且这个杀阵还是单向的。”

  再说,她当时也跟阿玉一样的想法,以为再不济还有小世界可以躲,并没有太着急逃跑,想想还是大意了呀。以后还要更谨慎才好。

  这个杀阵太特么逆天了,太厉害了!

  萧霖想了想,对吴语的话作了个解释:“为了保证大阵的秘密不被发现,布阵的人一定会杀掉所有逃出去的人,所以就没有人知道这是个单向的杀阵,只能进不能出。子镜,这事儿你不能怪小语,她也不是万能的,不能未卜先知。”

  阿玉也点头同意:“子镜哥哥,你想想,慕名寻宝的人,只有进来的,哪儿有出去的道理。有出去的也是极少数,估计也都被杀掉了。像我们这样刚一进来就出去的,几乎没有。”

  阿玄跟在阿玉后面补充了一句:“咱们出去时,应该被布下大阵的人看见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及时的给子镜哥哥指出生门。”

  但他这一句话,一下子让现场安静了下来,落地可闻针响的安静。

  这是一个大家都不想触及的话题。

  布下杀阵的人一定与这位姬姓美少年有关系,不然不会因为“他回送的见面礼物”就把他们这一群人放出生门。

  而且在墨子镜后面肯定还跟着逃走了一些人,朱修士李修士就是尾随着他们逃出来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人。

  这时墨子镜弱弱的开口说道:“那个指路的声音,称姬无双为公子,语气很恭敬,对我……也很恭敬。”

  吴语:“……”

  萧霖:“……”

  阿玉:“……”

  阿玄:“……”

  他这一句不说还好,一说更糟糕了。

  姬无双很有可能是这布下杀阵的主人家的公子,而墨子镜与他有关联,也就是他们这一群人与布下杀阵的主人有关联,会不会有人来找他们算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