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一百二十三章·解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回村的路上,闵敏(防.盗.章.节,稍后替换,谢谢支持!)停了下来:“青阳叔叔,什么时候有时间练枪呀?”

  “现在手上没有练枪的子弹,等我忙完族里的事情,买够子弹后,再开始练。”闵青阳勒马停住,侧脸看看小闵敏一脸沉思的样子,“莫非你还有安排?”

  “是有一点儿小安排。”闵敏看着年轻版的三叔公,他现在还没有功成名就,没有那么威严。“我想教青阳叔叔一套刀法,您买子弹时也买把大刀回来。”

  闵青阳惊讶不已,一手指着自己:“教我刀法?!”

  这刀法必然是她师傅传授的。他早就知道闵敏的师傅很厉害,能从一群拿枪的匪徒手底下逃出来,却只受了点儿小伤,那肯定是有大能耐的。可是……

  闵敏了然于他的惊讶,忙解释道:“不是我师门传承,而是一套上阵对敌的刀法,特别适合于近战,当年北方保家卫国的军人都用过的。”

  闵青阳这才收回惊讶,说道:“那我改天要上门多谢你师傅了。”

  “那是我跟师傅要来的刀法,也是我来教您,您要谢也得谢我!”她心道,您老可别去谢我师傅,那是花架子而已,我师傅也没当回事儿。

  “那你想要怎么谢?”闵青阳总算知道这小豆丁是在算计自己了。

  “您教我怎么打猎吧,我就打枪厉害,没打猎经验。”闵敏说着还瘪着嘴扮了个可怜兮兮的脸,又把两只手放在头上当兔耳朵,“我现在就只能打打野鸡和蠢兔子,别的都还没打过。”

  “打猎?你太小了!你娘同意吗?老林子里很危险的。”闵青阳觉得带着小孩子打猎,简直是高危行为,“不止有狼,还有好多未知危险,咱们族人打猎都是组队上山。”

  “我还过几天就满八岁了,那就是进九岁虚十岁了。我知道打猎危险的。”闵敏觉得还是责任问题,追问他,“是不是我娘同意,您就敢教?”

  闵青阳沉默不语。

  “那我就当您同意了哈。”闵敏很高兴,于是给他出主意,“青阳叔叔,我可以带您去买子弹和大刀,肯定能便宜不少。”

  闵青阳:“……”

  闵敏看着他无语头疼的样子继续道:“我上次去县城逛过黑市,再去就有熟人了。”她想去找师傅的门路,就又可以找宋钰了。

  闵青阳看着小豆丁叹了一口气:“我到时候来找你。”

  “刀法可以先拿棍棒练的,等招式熟悉了之后,就可以拿大刀练手了。”闵小豆丁想了想,问道,“要不,咱们今天就开始?”

  闵青阳在心里过了一遍自己的安排,回道:“好,晚饭后有时间。”

  “好吧。”闵敏觉得占了自己的练功时间,但是青阳叔叔一直很忙,她只好迁就了。

  俩人说完事情就一路疾驰回了村子。

  ……

  闵敏看看天色还早,回去安置好乌骓,再回帐篷放好师傅给的“摧残天才儿童”的铅块,然后跟她娘打了个招呼,就往村里诊所去了。

  可是……进院子的路照旧被堵满了人。

  她不由得诧异,这都看诊好多天了,怎么还这么多人?村子里的人莫非都生病了?也不可能呀?!

  闵敏看着罗爷爷,望望院子里的人,以眼神询问:怎么这么多病人?

  罗老爷子苦笑一声:“隔壁村子的,说是慕名而来。”

  闵敏一拍脑袋,哦,明白了,这是听说有个免费大夫坐诊,亲戚连亲戚的,都过来了……说起来是给族人进驻的两个村子免费看诊,但是估计附近知道消息的都来了,就是假装亲戚也要来。

  闵敏坐定后,凝神旁观,用心听症,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如何辩症,再对照罗爷爷的分析学习,不知不觉就到了吃晚饭时分。

  就在罗老爷子收工时,院子外进来了两位老人,都是须发皆白,但是精神抖擞,一位身材高大且清瘦,一位矮胖且长得很有福气。

  矮胖福气老者对着罗老爷子歉然说道:“最近几日,实在是辛苦罗大夫了,我们也没有想到附近的村子也会有人过来。抱歉,抱歉,实在是抱歉!”说完还作了个拱手礼以示歉意。

  “李保长不必客气,看诊而已,不费事。何况如今民生艰苦,能帮则帮,大家互相帮把手共度难关。”罗老爷子又对着高瘦老者说道,“孙先生……今日有空过来,可是有事?”

  闵敏先是被老爷子“博爱”的胸怀所折服,又见他老人家态度恭谨的对着高瘦老者说话,心下大感兴趣:了不得,能让她罗爷爷如此恭谨的人不多呢。

  高瘦老者一脸泰然:“无事,过来和李兄叙旧而已,罗大夫且自忙去吧。”

  这人声音洪亮,吐字清晰,说话有礼有节,是个精神的老头。闵敏如此作评。

  罗老爷子收拾好看诊的药箱,拉着一旁默默不出声的闵敏的手出了院子。

  闵敏心道,奇怪啊,罗爷爷也没有让她打招呼,似乎有点忌惮那俩人。

  走出一段路了,罗老爷子才道:“就是这俩人出的主意,让我免费看诊三年。”想了想又说,“敏丫头,那个孙老头,人很精明厉害,……你遇到后小心点。”

  “是,敏敏记住了。”

  闵敏心想,孙老头一定很有心机和城府,罗爷爷都在他手里吃了闷亏了,还是这个恭谨的态度。

  罗老爷子可不就是吃了个闷亏。他也是定下来了之后,和村里人打交道才发现,闵氏族人定居带来的壮劳力还是帮了他们大忙。

  村里还有许多荒地没人种,摊派到各户头上又多,加上政府又有给烈士户头的保障政策,可粮食摊派却没有减少,于是每家的摊派就愈加重了。如果能把村里的荒地都种起来,村里的负担自然少一些。何况外地人目前是没有资格申报烈士户头的。

  只是其它村子容不下他们这么多人,才让石坡村和石柏村捡了这个大便宜。而他们却还提免费看诊条件,这可不就是被李保长他们给坑了。

  闵敏也把真相猜得差不多了,看罗老爷子闷闷的样子,忙开口安慰他:“爷爷,您也不要生气,以后还不知道谁吃亏呢。”

  罗老爷子“嗯”了一声,摸了摸闵敏的头,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就一起回了营地。

  ……

  闵敏先跟乌骓交流了一会儿感情,继续“忽悠马”的日常,然后才回去吃晚饭。

  吃完晚饭,三人聚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