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一百三十八章·遗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个记录阵法的玉简就是所有问题的关键所在。

  姬天睿背后的“那人”应该是在陈元沅自爆元神之时及时赶到,帮助她收敛炸裂散开的尸骨,同时封印了她的命魂,还收集了破碎的魂魄。

  逆转阴阳大阵开启之后,融合魂魄时,姬天睿所说的“以命魂为引,一瞬间召回了所有魂魄碎片”,其实是之前“那人”收集的魂魄碎片,一直用特殊的办法滋养着,等到融合的那一刻才放出来。

  玉简所记载的“养魂护体大阵”,养的魂是“命魂”,而大乘修士的魂魄碎片都被她师傅收集了起来,放置在一个特殊的地方滋养着,这是姬天睿没有提到的。

  极渊的“生气泉眼”,是重铸肉身的关键,也是保身体生气不灭不腐的关键。

  而姬天睿背后的“那人”也是眼下设局的这个人,甚至可能是第二代神所记载传承的原版玉简持有者,闯关拿到的这两块玉简都是复刻版本。

  那么“那人”的目的是什么呢?吴语心中思索着。

  为什么要把真相暴露在她面前?总得有一个目的吧?

  这玉简,看上去就是“那人”处心积虑设局送给她们三人的,她可以肯定这一点。

  ……

  关于玉简内容,萧霖说了一个评价:“其实这样的事情不应该记载下来的,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可能会做出不好的事情来。”

  他说这话时指了一下吴语手中的那块记载死而复活的玉简。

  墨子镜不解:“什么样的事情?这都是救人的事情。”

  死而复活可不就是救人吗?

  萧霖说道:“如果是有底线的人不会做什么,会用来救人。但是没有底线的人呢?就会利用来害人。”

  “怎么害人?”

  “比如说,没有底线的人会利用阴界的漏洞,藏一些不好的证据什么的,这可是别人都不知道的,连神都不知道的地方。虽然初代神后期不再允许时光倒流,但是据说众神可以回溯时光,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发生的事情,都能被回溯到,可是如果这个地方连神都不知道,那就是个例外了。”

  墨子镜听完觉得自己还是修真知识储备太少,实在是望尘莫及!

  不光他这样觉得,连小世界里的阿玉阿玄也是听得心生佩服,他们平时可没有看过这么多修真史,还有考据党撰写的修真史,这得多用心多认真的在学修真史啊!

  恐怕小世界图书馆的修真史都被萧霖哥哥看过了。

  墨子镜又巴着萧霖了解“回溯时光”,萧霖耐心给他讲了自己所知道的,从修真史到修真考古史,再到修真考据党写的一些八卦,全部都讲了一遍。

  吴语听他们俩谈完了,转而开始八卦另外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这位大乘修士人品如何?”

  说第二代神、第三代神的八卦?

  墨子镜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你讲讲,我听着。”听八卦他最喜欢了。

  萧霖也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来,小语说的任何话,他都会认真听。

  吴语却问道:“她在大乘境界陨落,你们觉得这样的修为,是怎么样陨落的?”

  大乘境界之上是渡劫,离渡劫仙人只差一步,渡九重劫就能飞升成神。

  渡劫仙人一般都在闭死关争取飞升成神,不会去杀大乘境界的女修士徒增烦恼,搞不好会滋生心魔。

  而处在大乘境界的人离渡劫仙人如此之近,也不会轻易与人争斗,不会不惜命。

  墨子镜在脑中转了一圈平时所涉猎的修真常识,说道:“我猜在秘境之中碰到了陷阱。”就是被动的被杀。

  萧霖也说出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她与人争斗,不小心被同一级别的人杀死。”

  墨子镜:“……”不会吧?真不惜命啊?

  “我同意萧霖的推测。”吴语说出自己的理由,“从她撰写的玉简来看,她这个人不够谨慎,没有大局观,没有考虑到后代们的处境,也没有考虑到她写下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估计她师傅都不知道她留下了这样的东西,知道了估计得亲自毁了,这简直是遗祸后人。”

  墨子镜:“……”怎么就遗祸了?他感觉脱离群众了,这俩人的意思都是在说遗祸。

  萧霖接过吴语的话说道:“她被杀之时元神被毁,魂魄消散,还能将命魂及时封印在体内,等到她师傅来救她,可见她遭遇到的手段不太激烈,没有元神自爆之类的。所以,她会被杀,是碰到了同一级别的力量对抗,高一级别的不会让她有余暇留下这么多后手,对方要么被她所杀,要么重伤逃走了,应该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但不会是秘境陷阱之类的,她这个级别的如果被陷阱所杀,得是渡劫或者更高级别的修士布下的,陷阱不会精致到只是元神被毁,命魂和肉体却还在,而是应该连带着肉身一起毁掉。你看渡天劫时的雷击,那就是高级别的攻击,渡劫失败者,除了元神消散,连肉身都被毁了。”

  “同意这个推断。”吴语抚掌道,“姬天睿的夫人元神自爆,这力量的破坏力很强大,肉身被毁后又重铸肉身,而她没有经历过这个。”

  小世界里的阿玉阿玄都点头赞同,这个推理很合理。

  虽然他们俩还小,经历也少,都没有见过大乘修士打架,但是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相关的故事,知道一些潜在的规则和常识,好像是这么回事。

  吴语接着说回之前的八卦话题:“由此可见,所以大乘修士本人是比较有好胜心的,按理来说她自己的传承也应该会记录下来,但是这块玉简的内容很明显是不全的,就她那样爱秀又不谨慎的性情,没可能只讲述死而复生而不说其它?从完备性角度来讲,你们觉得为何会有这个差距?”

  墨子镜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给我们玉简的那个人只摘录了这一小部分。”

  吴语点头道:“这样说也可以成立。你继续说,为什么只摘录了一小部分?不想让我们看到吗?”

  “那人”可是连第二代神的阵法玉简都给了,一部阵法大全,第二代神出品,这是何等的珍贵!

  ……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不大方的人。

  墨子镜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接着说道:“可能其它内容不太好,不能给我们看。”

  吴语摇了摇头:“我们看到的这一部分更加不好,这可是遗祸后人的内容。”

  萧霖提出一个猜测:“玉简之中,恐怕有什么连神都犯禁忌的内容,而且很重要,但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

  这才是不好给他们看的原因,只是复刻了一小部分,这一小部分才是最想给他们看的内容。

  吴语笑着点头默认萧霖的猜测,这个理由是最接近的。

  墨子镜一脸沮丧,又有了脱离群众的感觉,他自我安慰,算了,天才的想法总是相通的。

  其实,阿玉阿玄也觉得自己脱离了群众,他们连加入群众都没做到,因为没敢出小世界,在第二关时俩人就没有出来的想法了,被那叠加了空间规则的阵法给震撼到了,那完全是更高级别的东西,够不着,也没必要去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