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武侠仙侠 -> 吴语修真记

第一百六十五章·弈阳 VS 缇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闵敏想着家中(防.盗.章.节,稍后替换,谢谢支持!)娘亲的事情还没解决,又赶紧提要求:“师傅,我想教我娘几个保命的大招,还有能克敌的招数。”

  董明看着刚刚鉴定为天才的小徒弟,半响说不出话来,这么小的人儿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安全顾虑?!

  闵敏估摸着师傅的心理活动,试探着道:“我知道师傅会去解决西峡劫匪的事,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们闵氏一族是外乡人,来这里避难居住,我也不可能常陪在我娘身边,万一有顾不过来的时候呢。我爹不在,我就有责任保护好我娘。”

  实际上她是担心罗老爷子的那个麻烦事情会牵连到她家,毕竟老爷子以后是跟她们一起居住的。可是她不能说出来啊,说了就会牵连到师傅的。她揣摩过罗老爷子的态度,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董明心中思量了一会儿,轻声问她:“是不是还有其它麻烦?”敏敏给的这个理由一点儿都不充分,涉及到性命的事情,估计是个大麻烦。

  闵敏思量再三,硬着头皮说道:“没有。”

  居然不敢说,看来超出了他的估量,连他都不敢告诉?

  董明心中哼了一声,看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你要记住你背后有个能给你撑腰的师傅。”

  闵敏点了点头,郑重地鞠了一躬:“以后就麻烦师傅了。”

  其实她可以自己私下里教闵氏必杀技和保命技,但没有过明路的事情,她不敢做。这样的漏洞太大了,堵漏洞却很麻烦。她在师傅这儿过了明路之后,以后想怎么教就怎么教了。

  董明思忖了一会儿,教了几个招式给小徒儿,告诉她怎么出招和对招。可惜小徒儿人太小,不能练对打,就是几个花架子而已。

  但是闵敏就是需要这个花架子做遮掩。他师傅教的招式太保守了,不足以致命,也不够保命。她只是想扯师傅的大旗当幌子而已。

  师徒俩传授完武技后,董青过来叫俩人去饭厅吃午饭。

  闵敏还从来没有吃过午饭,她家每天只吃两顿,很省粮食。上次吃撑的事情还是很丢丑的。所以,这次她就吃的很矜持,没有甩开了腮帮子吃。

  董明在旁边看着,一直忍着笑,这个徒弟太有意思了,比青儿活泼有趣多了。

  青儿因为常年吃药修习功夫的原因,人比较沉静,话也很少,缺少一些生气。而且青儿与外界的同龄人也没怎么打过交道,看上去就不怎么像个少年人。

  ……

  吃完饭后,几个人坐一起闲聊。

  闵敏看着这个沉静的师兄,斟酌了一下,问董青:“师兄可有上过学堂?”

  既然师傅家已经安定下来了,那么该学的东西都要提上日程,一切都需要尽量正常化,即使身在乱世也不能忘记学习。这按年纪算的话……跟沈岩差不多大,要上帝国高中了吧。

  董青看着活泼的师妹,微笑着说:“我一直随着爹娘漂泊不定,以前上过国小开蒙,后来一直是我娘教我的。”

  哟,还真是家有底蕴的!不过,董师娘既然能担当起如此教学任务来,可见以前是个学识渊博的大家小姐。

  闵敏立刻看向温婉的董师娘赞道:“师娘真厉害,能当女先生了。我们来的路上遇到沈家人,沈家有一位哥哥给我们当过几天先生,教过我们识字。等族里安定下来了,我也想去上学堂。”

  不过那时,嘿嘿,她肯定不会是从国小开始的。让她这个心理年龄的人去学国小的东西,还不如弄几本书来自学。

  董师娘多少听说过这个小豆丁的事情,温声说道:“青儿小时候身体不好,国小都没有上完。后来一直都是我在教他学习一些东西,虽然没有帝国学堂里的全面,但是也不差的。”

  顿了顿,又道:“如果敏敏想学的话,师娘也可以教你的,只是这些书本随着大件的行李都托运到了三门峡市。这座宅院是过来后才买下的,除了后来置办的家具,我们常用的东西都还没有带过来。以后你师傅会过去把那些书本什么的都弄过来,到时候师娘再教你。”

  闵敏一听这话,乐得不行,这是想什么来什么,赶紧站起来对着师娘恭敬地鞠了一躬:“那就多谢师娘了。哦,以后要改口称先生了。”

  董青忙在一旁微笑着阻拦:“我娘不喜欢别人称呼她先生的,你也别改称呼了。”

  闵敏对着师娘不好意思的笑笑,心里对师娘多了一些观感,看上去也不是位“柔弱无依”,“不知世事”的世家夫人,估计也有两把刷子的。

  她再转头看董师兄,太沉静了!

  可惜她灵魂二十八,身体是八岁,跟他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那个沈岩倒是跟他年龄相近,就是不知道俩人能不能谈得来。不过,这不是她能操心的事情了,她就是感觉到师兄有点孤独。

  董明一边喝茶一边听着这对新晋师兄妹的对话,突然间颇为感慨:“敏敏,你赶紧长大吧,你师兄到时候就可以给你喂招了。他现在练功,都是为师在喂招,经常走不了几招就败了,他觉得没意思得很。”

  如果年纪相当就好了,但是年纪太大又没法继承他的衣钵了,他这一派的功夫得从小练起才能有大成。如果早几年遇上这样资质的徒儿该多好啊,青儿也不会如此孤独沉静,这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憾事了。

  闵敏听了觉得很无语,她也不能控制自己的年纪啊。不过,她听出了师傅的遗憾,站起身来拍着胸膛豪气地说道:“师傅,等过两年,我一定打败师兄给您看。”她觉得自己是有把握做到的,只要她内功修炼有成,其余的都不在话下。

  董明听着小徒儿的豪言壮语,并没有觉得是玩笑话,笑着点头道:“好!为师就等着那一天。”转而又想起徒儿的孝心来,“你今天带来的黑熊掌是从何得来的?”

  闵敏觉得她师傅心还挺大的,怎么才想起这事儿来:“山上捡的。”

  董明和董青正在喝茶,父子俩人都忍不住一口喷了:“什么?!”

  这也能捡?!

  黑熊可是山大王。一般人都不敢去招惹它。因为这货速度快,皮毛厚,必杀技多,就是有经验的猎人拿着枪也未必敢去惹它。

  闵敏有点诧异俩人的反应,一只熊瞎子而已,至于嘛!即使这黑熊不受伤,她也能秒杀了它。但她秉持着“朴实厚道”的山里人精神,还是把“深山遇到王杀王”的事情娓娓道来。

  董明听完觉得这个小徒儿还真是个气运值逆天的人,不由说道:“敏敏,以后那只白老虎如果来找你报恩的话,你要记得把后续故事讲给我们听。”

  一旁的董师娘和董青师兄也都跟着说:“一定要讲哦。”然后都以一脸期盼的表情看着她。

  哎呀,不得了,她发现董家人有个属性:爱听传奇故事。

  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她这“王杀王”的故事还是未完待续的呢!

  闵敏被这个发现乐得不行,她使劲的憋住,忍了笑答应:“我一定会记得的!”

  饭吃过,茶也喝过了,闵敏就骑上乌骓在他师傅的护卫下一起回石坡村。

  这次她没敢单独撇下乌骓,吃饭前还瞅着空子去喂食,跟它说话联络感情。这乌骓据她师傅说是名马之后,难怪这么有灵性,都快成精了。师傅听到她给马取的名后,一个劲地说“好名字”,“不愧为名马之名”。

  董明在靠近村口人多的地方就折返了。闵敏看得出来她师傅很低调,一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看董家三口的生活水平就知道,董家是有底蕴的富贵之家,但是又让人看不出来是富贵,只看出了格调和气派。若不跟他们在一起吃住,还真感觉不出来。

  闵敏把乌骓安置好,就去见闵氏,把该禀报的事情都说了一番,然后去找罗老爷子学习看诊。

  ……

  罗老爷子在村里李保长给安排的一个屋子看诊,她进院子的时候,看见屋子外面排着老长的队。一看见她进了院子,老爷子就招手让她快过去。

  闵敏分过人群,来到老爷子看诊的桌子旁边坐定后,老爷子让她在一旁用心记着药方,还有他是如何辨症分症的,让她结合之前讲的理论经验细细体会。于是她就很用心地看着,听着,按照老爷子的说法反照理论,竟也能体悟个一二三出来。

  她目前是个“不识字”的小豆丁,也没法子记录下心得体会,只能默记于心。等以后“识字”之后,她再记下来。

  排队来看诊的病人有点多,太阳都快下山时,才看完了最后被截留在院子里的人,院子外还有一堆人。李保长安排维持院子秩序的人对院外徘徊不去的人群吼了一句:“各位村民们,明儿个继续请早。”然后恭敬地送了爷俩出院子。

  爷俩回到营地后,闵敏跟闵氏,罗老爷子商量上学堂的事情:“爷爷,我要学的东西很多,如果去学堂的话,跟小伙伴们慢慢学太浪费我时间了。如果我师娘教我的话,凭我的资质能很快就能学会的,所以还是不去学堂的好。”

  罗老爷子看着这个既聪慧又很忙碌的小豆丁,捋着飘逸的胡子点头赞同:“确实如此,以敏丫头的天份,去学堂太浪费时间了。”然后又跟闵氏说道,“敏丫头不需要去学堂。”

  闵氏对此没有什么见解,她大字不识一个,既然董先生和罗大夫都这样说,那敏敏也就不用去学堂了。

  罗老爷子见闵氏同意了,又对闵敏郑重地说道:“学堂大考,你可要参加的。”

  嘿,老爷子居然知道这个,有见识哦!

  说定上学堂的事情后,闵小豆丁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闵氏把她送到国小学堂去,那样的话,她得哭死了。

  第四十五章·习轻身术

  晚饭过后,闵敏就去练轻功,既然眼下没环境练内功,那就练外功吧。

  她在营地旁边的空地上挖了一个洞,大约有半米深,长宽约可以放进她的一双脚,然后拿布条绑了两块石头在腿上。

  她先练习了一下弯曲腿跳出洞口,觉得还算可行,于是就将气运至脚底,运转功法,直立跳出洞口。

  哎呀,太重了!

  减少负重的石头重量,再来一次,还是重!

  几次过后,才估摸出了适合自己的重量,就固定了石头,一直练习功法跳洞口。直到探到体能的底限,她才回营地帐篷。

  闵氏烧水给她洗了个澡,才一转身出去倒个水回来,就发现女儿已经“呼呼”睡着了。闵氏看着女儿如此练功累得惨,心里又心疼又欣慰。

  心疼她这样小的年纪,就苦练功夫,别人家一样大的娃子都在玩乐不知愁呢。

  欣慰她这样小的年纪,却如此懂事,再苦再累都没有喊出声来,一个人撑着门户。

  ……

  第二天一大早,闵敏一起来就带着练功的家伙什,拿袋子装了青牛和大肚枪,带上弓-弩骑着乌骓去了平日练功的地方。

  如今乌骓跟她很熟悉,一出营地它就是一副自我放养的状态,她放开缰绳,随便它自个儿怎么吃喝玩乐。

  趁着空气新鲜,闵敏先练内功。运转两个周天下来,她就发现已经能气入大周天了,再顺畅的走完一遍完整的内功心法后才收了功。

  她接着开始练轻功,这次不是挖洞往上跳了,而是从高处往下落,她得同时学会提气和放气的运转。

  往上跳时,是把气运至脚底反弹地面抗衡地心引力;而往下落时,是把气运至脚底抵消在接触地面的瞬间地心引力产生的能量冲撞。

  若是用物理学来解释,总体来说,就是克服重力势能做功。

  而且,她所练的内功心法,能最大限度的消减身体的实际重力。当她运功时,能明显感觉到这种变化,相对于没有运功时,那是“身体感觉轻飘飘的”,感觉自己变轻了。

  所以……她大胆猜测,在她运功时身体在空气中排开的气体体积远大于实际。按照著名的“阿基米德浮力定律”,可不就是有浮力帮助她跳上跃下。

  如果能有具体的仪器观察,估计她周围的气体跟她的身体之间隔着厚厚的一段距离。这排开的气体就远大于身体本身的体积,身体所受浮力就较不运功时要大,相比较而言,可不就是轻飘飘的。

  之所以没有可以让身体凌空飞行的功法,那是因为还没有哪家内功心法运转时所产生的浮力足以跟重力抗衡。

  ……即使能抗衡重力,但在空中前进和后退都需要推力的,周围的空气都排开后,就借不到力了,人就只能漂浮在空中,成了凌空步行,那就失去轻身术的意义了。

  当然,这都是她的猜测而已……

  她扎好衣袖后蹭蹭蹭的爬上树,在一定高度放开往下跳,跳落的过程中运转功法,几次下来发现还可以增加空中旋转动作,这样可以消减降落时地心引力产生的重力势能,而且跳落的高度还能再提高。

  练了小半个时辰后,她累得不行,落下地后就趴着不起来了,但她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之所以这么累,是因为她深知练功必须不断挖掘人体潜能,就好比后世的特训一样,体能训练堆积到一定的程度,就是质变了。

  她累完后觉得……以后论爬树跳高,她肯定是能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