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历史军事 ->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找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看到晏寂大马金刀坐在厅中,一旁安泰公主也是眉眼锋利,唐燕凝就头疼不已。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气场不和,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彼此都是看不顺眼,乌眼鸡似的恨不能掐在一处。
偏偏,就苦了夹在中间哪个也不好得罪的她。
唐燕凝缩了缩肩膀,转身就想暗搓搓地溜掉。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见身后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响起来。
“要躲去哪儿?”
唐燕凝倏然转身,赔笑走进去,“哪儿有要躲的意思啊?我是见你来了,不知你有没有用过晚膳,打算叫立夏去给你准备夜宵呢。”
晏寂抬起本自垂下的眼帘,“当真?”
也不知道为什么,唐燕凝竟然从他那双极具辨识度的凤眼之中,看出了一丝丝的委屈来,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要知道,晏寂的人设中,可从来都没有委屈这个标签啊。
起身走到了唐燕凝的身边,晏寂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听说你来了别院,我便赶了来,尚未来得及用晚膳,也没有去拜见伯母。”
“娘已经要歇下了。”这会儿唐燕凝听着头顶上传来的晏寂清朗温柔的声音,心都要化成一汪水了,哪里还想得到他和安泰公主方才斗鸡似的相处呢?听到他说起自己尚未用晚膳,唐燕凝连忙将谷雨叫了过来吩咐,“我记得立夏说,厨房里还用两只野鸡吊着汤呢,叫她煮些鸡汤银丝面来。”
又想到了什么,问晏寂:“谁同你一起来的?”
身份摆在那里,晏寂不大可能单独前来的。
果然就听见晏寂说道:“初一陪着我过来的。他饭量大,多煮些面。”
谷雨抿嘴一笑,“知道了。”
欢欢喜喜去找立夏了。
“这丫头,怎么听见初一来了,这般高兴?”晏寂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初一是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既是心腹,亦是被晏寂看做弟弟一般的存在。初一很是有些天赋,手脚功夫了得,但说起做人来,却是过分天真了些。说话 行事,便叫许多人不喜欢。便是谷雨那丫头,初识之时,也被初一的那张臭嘴气得够呛。
不过谷雨那丫头倒也有些慧眼,与初一接触多了,便透过那张不大美好的表象,看出来初一其实是个心思单纯且忠心耿耿的人了。二人之间相处,倒是缓和了许多。
谷雨是唐燕凝身边第一得用之人,唐燕凝待她也格外不同。虽不知缘由,不过从几次谷雨冲到唐燕凝身前做出保护姿态的时候,晏寂倒是也对这个忠心护主的丫头另眼相待。
初一是自己看重日后要重用的人,谷雨是唐燕凝心头第一人,两个人现下相处也融洽,晏寂自然而然也生出了点儿冰媒之心。
他这点儿心思,唐燕凝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只在他胳膊上轻轻拧了一下,唐燕凝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别拿我的丫头调侃!”
这点儿力道,对晏寂来说与蚊子叮一口没什么区别,他只是纵容地 一笑,顺手揉了揉唐燕凝的头发,宠溺道,“我哪里敢?”
二人几日未见,你侬我侬的,完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安泰公主。
“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啊。”安泰公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当我是死人呐?”
“呸呸呸,胡说什么呢?”唐燕凝回过神来,饶是脸皮厚实,想到被安泰公主都看了去,也禁不住老脸一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教训安泰公主,“一位帝姬,什么话都放在嘴边,也没个忌讳!童言无忌,大风刮去!”
说着就奔到了安泰公主,揪着她叫她也啐几口。
安泰公主嫌弃地将唐燕凝推开,“可别了,我素来不信这个。不说死这个字,人就死不了了吗?从古到今都没见过呢。你少跟我岔开话,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说着,伸手一指晏寂,“他怎么来了?来就罢了,还直直地就奔了你的院子!”
她才泡过了温泉,本来心情正好,谁想到晏寂就这么大喇喇地闯了进来。安泰公主简直气坏了——就晏寂那驾轻就熟的模样,分明是闯唐燕凝闺房闯惯了的!
狼子野心!
不怀好意!
“阿凝,你可要当心!”安泰公主瞥了一眼晏寂,冷哼,“男人都是负心薄幸的,你待他再好,他也不会放在心上!若有朝一日,他厌倦了你,这么位高权重的郡王呢,你哭都没地方去!”
“你找死!”
同安泰公主看不惯他一样,晏寂同样看不惯安泰公主——这丫头,有事没事就缠在唐燕凝身边。幸好是个女人,若是换做男人,晏寂早就下手弄死她八百次了。
但就是如此,晏寂也决计听不得安泰公主在唐燕凝面前诋毁自己,诋毁自己的一腔真情。
谁也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安泰公主直觉眼前一花,纤细的脖颈就被晏寂一手掐住。
当然,晏寂也并没有真的伤害到安泰公主。他的右掌虚握,卡在安泰的脖子上,并未用力,但发白的指关节和暗沉的眉眼,却能看出他此时的怒火。
安泰公主也算是自幼习武的,平日里也自诩懂些拳脚,一条长鞭不离手。但这一次,她才真切感受到,在晏寂这种沙场上的杀神相比,自己那点儿所谓的功夫,是真的微不足道的。
晏寂眸底漆黑,仿佛蕴藏着巨大的席卷一切的风暴。他浑身上下迸发出的强烈杀意,叫安泰公主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再说出一个字,晏寂就会好不犹豫地折断自己的脖子。
“哎……放手呀你!”唐燕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回过神来,扑过去将晏寂的手用力扯了下来,“她向来口无遮拦,你跟她计较什么?”
转身去看安泰公主有没有受伤,见她脖颈还是白皙依旧,便先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安泰公主是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别说晏寂这身份不明的,就是太子,轻易也不会对她加以训斥了,更何况眼瞅着还要弄死她的架势。
安泰公主这下是真有些怕了,嘴唇微微发抖,面对着唐燕凝关切的目光,竟说不出话来。
见她没有受伤,唐燕凝替她揉了揉脖子,忍不住数落,“你也是的,明知道他听不得这些,还拿这话来激他?我信他呢。就算这世上所有男人都薄幸,他也不会对不起我半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