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4章 魏仁义的恶趣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魏仁义来了,没带随从也没带小厮,两只手各提着两只鸡。他的表情波澜不惊,他的衣服一尘不染,就连微笑着赶银儿这碍事的小丫头出去也带着几分和蔼,可我分明的能看到他眼中的火还没有熄灭,那是欲之火。
难道我的美貌已经能让太监动心了吗,随便的露了下香肩,就能让断了子孙根的太监都诱惑了,要是给魏仁义吃些伟哥说不定今晚他真能把我给办了。
然而那位牛逼大帝终究没有带着伟哥一起穿越过来,所以我跟魏仁义今晚主要还是烤他带来的鸡。
我们俩垫了两块青砖,生了火开了窗,在屋子里就烤上了,也亏得今夜风凉,这火生得还挺旺。
“好香啊,你这一手是在哪学的?”我的手艺是真不错,魏仁义吃出好来了。
“祖传的,唔唔,真香,你这鸡比大姐养的肥多了,烤着直流油,太好吃了。”我边吃边流着哈喇子,不再惦记大夫人硕果仅存的那只鸡了,那根本就是垃圾食品。
可能我的吃相有些粗鲁哦不,是格外的可爱!魏仁义也顾不上吃了,巴巴的只看着我,看了半天,他笑了,抓过我上面满是酱料油乎乎的手,吮了吮我的手指,温温的,痒痒的。
“你吃东西的样子真有趣。”
我抽回手指,笑了:
“你该不会因为喜欢看我吃东西,就把我喂成大胖子吧?”
他摇摇头,语气里带着一丝沧桑道:
“后宫待了这么多年,娘娘小主伺候过不少,对女人还是懂的,有的女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吃胖的,而你就是这样的女人所有女人又都口是心非,但我知道你们要的是什么。”
“也许吧真想不到皇宫大内最懂女人的会是太监。”
说到这些,他似乎有点精神恍惚了,眼睛盯着我露出的一段锁骨,眼白如野兽般绽放了血丝。
我撕下一个鸡腿,啃了一口,将沾着口水的半个递给他,他也不嫌弃,跟着啃了,啃过之后,我们俩就一起发了一会儿呆,他突然问我:
“为什么要偷花儿的鸡吃?”
他问了句废话,当然是因为嘴里要淡出个鸟啊!但跟一个太监总提鸟啊鸡啊的,好像不太好,所以我聪明的转移了下话题:
“那你又为什么跟我一起吃?”
他楞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他的笑容里永远都有那一抹檀香味十足的温柔。
“哈哈,这个问题问得好,我跟你一起吃当然是因为我一想到花儿养的三只鸡被咱们吃掉了两只,她来到鸡栏时,脸上的妆都得气掉了啊,想想她的表情,肯定有趣!花儿平常本就靠鸡蛋改善生活,以后她的菜估计素得连个鸡蛋都没有了,以竹儿的性子定要去取笑嘲讽的,哈哈,不行了,想想就有趣”
我似乎是明白了,魏仁义平常对所有人都温柔体贴,让人如沐春风,其实他本质是个三八,说得难听点就是变态!堂堂魏府老爷,居然用自家三个老婆吃亏争斗找乐子,还笑得这么开心,这跟他是个太监不无关系啊!对一个太监来说,身边躺着的人儿就算是天仙,他也只能眼巴巴看着,女人的容颜和身材根本没有卵用,在这种情况下他憋得慌啊!三个老婆对他来说也只能看看笑话找乐子了。
作为一个太监,魏仁义的心理还是健康的,简直太健康了,健康得都不像太监了。
而论及找乐子,古人跟现代人根本比不了。
魏仁义总共带来四只鸡,我们俩烤了两只,吃得饱饱的,又陪着他在床上蹭了半宿,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有一个帅哥蹭来蹭去是种享受,但是蹭久了也困得慌,我就这样被他蹭着,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檀香味,不上不下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魏仁义也已经睡着了,他的睡相好看极了,既有男人顶天立地的阳刚,又有女子冰肌如雪的细腻,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小猫一样趴在他身边,本能的在他脸上舔了一口。
这究竟是多么光滑的一张脸,这人的肌肤究竟用了什么化妆品,我的舌头居然打滑了。
我见舔了一口,他没什么反应,于是本能的轻轻咬住了他光滑细腻的肩膀,边咬嘴里边流口水,牙齿轻触那炙热而又充满弹性,香气十足的肌肤,我觉得所有的牙根都像长了小虫子一样,又酥又痒,恨不得赶快把他整个吞进肚子去。
我咬了好一会儿他都没醒,可能在宫里也很累吧,这时突然有一股尿意袭来!院子里四下无人,唯有我与明月,夜风拂过我的衣衫,平添浪漫,自不必再去茅厕这种俗地。整个魏府,近有的几个男人小厮都住在前院,后院除了我们夫人就是丫鬟,也没什么可避讳的,于是我迷迷糊糊,晃悠到门前桂花树下,脱了裤子就撒尿,尿完还哆嗦了两下,简直爽到爆!
等我尿完要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墙根那有个人,我定睛一看,这不是二夫人吗,她已经睡着了,在她边上是同样睡倒的贴身丫鬟珠儿。二夫人此时正保持着耳朵贴在墙上的姿势,显然这个晚上她过得也不容易,一直在趴墙角,听鸳鸯。
我叹了口气,二夫人之所以能一直压制大夫人,在这场太监争夺战中屹立不倒,她还是有过人之处的,只不过跟聪明的我相比,笨了那么十几个来回吧。
我也是个厚道人,回房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然后上床去往魏仁义身上一趴,搂着这热乎乎皮肤还光滑水嫩的大抱枕,呼呼大睡,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我出门的时候,墙根底下的二夫人主仆二人已经不在了,只留下我的一条毯子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块绒布上,看来二夫人也不是那么坏。
魏仁义早晨走的时候神清气爽,还哼着小曲。知道的是他心理变态,一边烤鸡一边yy自己三个老婆怎样撕逼,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的活儿有多好,能让一个太监都像升仙了一样极乐呢。
事实上我也确实有这方面的技能,无非就是攻转受嘛,不过目前还没有必要动用这大杀器,所以还不足为人道哉。
因为魏仁义对我的服务赞赏有加,所以今儿个我的例钱是出奇的足,我带着银儿猛吃了一顿,是山珍野味、生猛海鲜的套路。魏府虽然是个太监的府邸,但路子野的很,一般的东西都置办得到,只要有钱,我们的餐桌是可以很丰盛的。
大概从早上七点钟,吃到了下午一点钟,一直吃到我跟银儿各自拉了两回臭臭,再也吃不下了为止。
“嗝,夫人,您这么吃,不怕胖了之后老爷再也不来找您了啊?”
“不怕,胖乎点蹭着更有感觉,你轱辘出去找两个丫鬟抬着咱们,去大夫人房里走一圈。”
在丫鬟的搀扶下,我来到了大夫人房里,她正在梳妆,或许说她在画脸更妥帖些。
此时大夫人正身着戏服,袖子出奇的长,她一半脸素面朝天,容颜绝世,另一半脸着着油彩,是为花旦,戏曲韵味已经刻在了这个半面妆美人骨子里,我想她在戏台上一定有过一段传奇故事。
这样的女人不宠幸,偏要去吃那二夫人做的菜,魏仁义肯定是故意的。
“妹妹~何来?”大夫人说话都带着一股京戏韵味。
“还鸡。”我把昨晚跟魏仁义没吃完的两只鸡烤了,顺便拎来了。
大夫人也没客气,示意我把鸡放下,我分明的注意到她咽了咽口水,显然是馋了,不过她克制住了吃鸡的想法,苦笑道:
“你来敬茶时,却是姐姐我眼拙了,不知道妹妹的能耐,还想教妹妹种菜养鸡,现在看来以后还得妹妹多提携我这个姐姐啊。”
我也不矫情,开门见山道:
“妹妹次来,也不全为了还姐姐这两只鸡,我的本事想必姐姐昨夜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就要用这本事帮帮姐姐,姐姐愿意吗?”
大夫人激动的妆也不画了,化妆的笔直接掉在地上,划花了戏服的裙摆:
“妹妹,你你愿意帮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
“不光是帮姐姐,也是帮我自己。”
二夫人不是个简单角色,我需要大夫人的帮助。
大夫人激动地就差给我跪下磕一个了,看来二夫人没少给她气受。
“姐姐天生愚钝,争不来男人,做了这对食以来,一直受雅竹打压,忍辱偷生罢了,若妹妹真有办法出这口气,姐姐全听你的!”
“好说好说,既然姐姐决定了,妹妹就先帮姐姐出个主意,听闻姐姐喜欢唱戏?”
说到唱戏,大夫人眼中有了一丝神采。
“姐姐平生之所爱,不过这戏曲罢了,只可惜老爷只爱美食不爱听戏啊。”
据银儿说,大夫人平常爱唱的都是《窦娥冤》、《铡美案》一类的曲目,要不就是小白菜地里黄、酒干倘卖若啥的,正常人都不爱听。
在我看来,大夫人就是作死。
“姐姐可知老爷喜欢的究竟是什么?”
“不知。”
我想了想,终究是把魏仁义本质是个三八的话咽了会去,这玩意属于商业机密,我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姐姐,我知道你对戏曲爱的深沉,可是这个吧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妹妹但说无妨,如今你我二人一条心,我什么不能说的呢?”
“那我就说了哈,姐姐莫怪我,妹妹想说的是,艺术要与时俱进啊!”
看書罔小说首发本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