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10章 就知道你不挑食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跟着二夫人走到了前院,银儿和珠儿一人抓着小奴的一只手,一个往左拉,一个往右拉,争着抢着让小奴到自己这边来,她们边抢边吵。
小奴被银儿和珠儿拉来扯去,两只袖子都被扯烂了,却只能赔着苦笑,小奴虽然是魏仁义最喜欢的小厮,但是魏仁义不常在府里,三位夫人却不出府一步,哪位他都不敢得罪。
“小奴,你得跟我走,二夫人要采购一批珍贵食材,相信你才让我来找你,还特地送了你一盒乌鸡椰蓉补脑白凤糕,快跟我回去,我家夫人清单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去拿呢!”珠儿很嚣张,如二夫人一般的嚣张,走在我前头的二夫人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在对珠儿表示赞赏。
“喂喂,珠儿,讲点规矩好不好,二夫人请小奴哥去,小奴哥是应该去,我家三夫人随后就到,让小奴哥在这等她一会,等我家夫人到了再让小奴哥过去不行吗?莫非你想让我家夫人白跑一趟?”银儿叉着腰,对珠儿怒目而视,使劲拽小奴,指甲都嵌进小奴肉里了,血都流出来了,可是我的好银儿依旧没有一点心软的意思。
看到银儿把我平时的言传身教贯彻的这么好,我很欣慰,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干部。
而我们两位夫人的目标,不单被两大丫鬟拽出了血,还泪流满面,一方面是他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另一方面是疼的。小奴只是前院的小厮,在魏府多年了夫人们都没把他当回事,今天突然搞出了这阵仗他实在有点受宠若惊,小奴没得办法,只好给银儿和珠儿都赔礼作揖道:
“银儿姐、珠儿姐,小奴我只是个下人,两位夫人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是小奴只有一个人,两位夫人都找我做事实在是分身乏术啊,请两位姐姐帮我跟二位夫人求求情,不要为难小奴行不行”
“不行!你认为夫人是在故意刁难你吗?”这时候银儿和珠儿倒是异口同声。
小奴哭得屎都快下来了。
二夫人整了整衣领,走了过去,在我来到魏府之前,她在这个家里的斗争中一直处于上风,虽然我让她吃了瘪,但二夫人的实力心性还是不容小觑,她知道,这个时候该她登场了。
“银儿、珠儿,你们在因为何事争吵?还不快快放开小奴!”
不愧是二夫人,语气平平淡淡,声音比平时更加柔和,但是就是有着那么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把珠儿、银儿、小奴三个人都吓得一脸煞白。我扪心自问,刚才那一嗓子如果让我来喊绝没有她这效果,这是在魏府连续一年两年不间断的祸害人才能积攒下的余威。
珠儿马上就放开了小奴,银儿还抓着不放,真是好样的!小奴哭丧着脸,就要给二夫人跪倒,二夫人狠狠地瞪了我家银儿一眼,把银儿吓得一激灵,然后亲自把小奴扶了起来,柔声细语的安慰这个有些俊俏的小厮。
“小奴啊,莫怕莫怕,我让珠儿来请你,是有些事想找你帮忙,跟你说说话”好嘛,二夫人这就已经开始跟小奴套上近乎了,看来她把生孩子这件事放在小奴身上了。
二夫人一边安抚着小奴,一边也没放过我家银儿:
“银儿,本夫人既然来了,你就回去吧”
银儿动摇了,二夫人积威甚重,银儿怕她,所以银儿松开了抓着小奴的手,指甲缝里红红的,都是小奴的血,把小奴疼得嗷嗷叫。但是银儿却没有被直接吓走,跟我刚嫁进魏府时那个提起两位夫人就发抖的小丫头,她着实成长了不少。
“二夫人,银儿不走,我家夫人马上就到,还请二夫人稍等片刻,待我家夫人来与小奴哥叙过话之后再让您带他走。”
二夫人对着小奴微笑了一下,她本也是美人,一笑百媚生,如春风化雨、万种风情,把小奴迷得都呆滞了,涎水都要流出来了。她这才转回身子,换了一副冷面孔,对着银儿斥道:
“好!好胆!好丫鬟!本夫人让你走,你听不见吗!”
银儿银牙轻轻咬住自己樱桃似的唇瓣,在我嫁进来之前,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丫鬟,莫说让她跟二夫人叫板,便是见二夫人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现在让她独面这个制霸魏府好几年的女人,实在难为她了。
所以我来了!
二夫人今晚穿的是一套金丝缀底的浅绿长裙,十分松散,让她玲珑的身材在半透明的裙子里若隐若现,极具诱惑,她是想靠这个勾起小奴的兴趣乖乖跟她走。为了魏家家产,她都已经沦落到出卖色相了,我真为她可怜。
出卖色相也就罢了,她这么穿肯定不暖和才是真的。
跟她相反,我把自己穿得像只小猪似的,虽然卖相上比如她的裙子,但看上去更正派端庄。
“雅竹姐姐说笑了,银儿只是我贴身的小丫鬟,她又能有多大胆子,敢跟姐姐您叫板呢,莫难为她了,妹妹我说来这不是来了吗。”
一见二夫人我就热情的拥了上去,热情的挽住了他的胳膊,同时杜绝了她跟小奴的接触,要不以她的个性近距离给小奴下迷香也不是没可能的。
二夫人皱皱眉,指着银儿道:
“妹妹,我刚才跟她说话,她就像没听见一样,这样的丫鬟还叫没胆子吗?”
噼里啪啦银儿眼睛里的泪水就像豆子一样往地下掉,得罪一个二夫人至于害怕成这样吗?当然不至于,因为银儿背后还有我!
“雅竹姐姐,你莫要忘了说到底,银儿是我贴身的丫鬟,她能听见我说什么就足够了。”
这个夜,还是比较柔和的,已然入了秋,一切尽是萧瑟,就连夜空都没有了星子云朵,但这个夜晚,天空中悬挂着一轮大大的弯月,皎洁的将月光洒向大地,洒在魏府,洒在我们两位美人身上,一位穿着金丝缀底翠纹裙,另一个就不说了吧。
我和二夫人在前院对视着,一句话也不说,银儿、珠儿、小奴被夹在我们中间,其他下人都在远处张望着,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还是没来由的害怕,因为我跟二夫人都不说话,就任这冷场尴尬的气氛蔓延
我们什么都不必说,因为一切对方都心知肚明。
我们也什么都不能说,因为着急的一方便是失了先手,之后便处处受制于人。
我们都在等,等对方急躁,然后利用心理优势把偷男人这顶大帽子扣给对方!
其实我很享受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便这样跟她耗下去也无妨。
可二夫人却等不了了,因为她冷了。
“雀儿妹妹,你今晚找小奴,何来?”
我笑笑:
“凉风有幸,秋月无边,今晚诗兴大发,想来前院吟诗作赋一夜,要找小奴安排!姐姐又来找小奴做什么?”
二夫人笑笑:
“秋季野鸭正肥,姐姐我想煮给老爷吃,也想找小奴安排。”
然后就又是一阵沉默。
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找小奴办事根本就是扯鬼,我更不会啥吟诗作对。
魏仁义太监当久了,心理变态,他招的家丁都恶丑,根本下不去眼。纵观整个魏府的下人,唯一看得过去的也就小奴了,虽然不甚英俊,但是胜在干净清爽,让人心里还可以接受,如果要在魏府里找个男人生个娃,那也只有小奴可堪一用了,别的家丁就是真搞上了生出来,那么磕碜魏仁义也不能信啊!
而且小奴为人机灵,虽是魏仁义的心腹,但口风严得很,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找他也不容易露馅。
其他人实在是太丑了,毕竟我跟二夫人都是美女,都有美女的尊严,所以我们盯上的都是小奴,所以我们对峙起来,都分毫不让。
二夫人瞪我,我瞪二夫人,我们就这样对着瞪了半个小时。
当然,她冷,我不冷。
半小时后,二夫人已经冻得不行了,在原地直跺脚。
“雀儿妹妹,要不今天咱姐俩就都回去吧。”
“不忙不忙,月色正好,咱姐俩继续赏月吧。”我穿的像个猪,一点也不冷。
“要不姐姐我先回去了,妹妹自己在这里跟小奴叙话吧?”二夫人冻得嘴唇都白了。
“既然如此,那姐姐就回去吧。”
二夫人也顾不得小奴了,带着珠儿小跑着就回去了,我笑笑,今天是我赢了。
二夫人走了,小奴在原地听我吩咐,而我的吩咐很简单,把衣服扒下来给我的银儿穿上,然后护送银儿回房间去。我一个人来到了大夫人这里。
丹儿正在房前把守,见我来了还要拦我,我根本不理会她,横冲直撞就进去了,丹儿这小身板就是来上十个八个也近不了我的身。
推门进屋,果然如我所料。
二夫人和我争抢小奴,大夫人绝不会那么老实,她从来都不想真刀真枪的跟我对着干,而是想暗渡陈仓
大夫人今天没有着那副半面妆的青衣扮相,而是只穿着亵衣,躺在床上,在他床前,站着一个精壮的汉子,汉子一身魏府制式下人服,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腱子肉,身材倒是还不错,只是这脸实在有点太磕碜了吧。
“啊!雀儿妹妹,你怎么来了”大夫人惊呼。
而我,微微一笑,瞪了那丑哭的男人一眼,他当场就尿了。
“因为二姐姐不懂你,妹妹我最懂你啊,从种菜的时候我就知道,姐姐你呀,从来不挑食!”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