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23章 原来是同道中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夫人和二夫人终究还是有脑子的,她们没有在前院再守着小奴一宿,而是各自把手下的丫鬟排上了号,一晚上轮流站岗,她们智商的突然觉悟,让我对魏府的未来有了点希望。毕竟我可不想被拉到跟她们一条水平线上。
我和银儿美美的睡了一觉,也不去管还穿着铁裤衩,在前院嚎啕大哭的小奴,第二天一大早,就又溜出去了。
“三夫人!你还是放开小奴吧,小奴自我感觉好像也没那么忠心啊,咱们换个方法行不行?三夫人,小奴错了!!”
在走前,小奴依旧哭号不止,我又给他往铁裤衩里塞了五十两银票,他立马就不哭了,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五十两又够他在这光荣的岗位上坚持个两三天了。
天刚蒙蒙亮,我跟银儿就偷偷地从魏府后门溜出去了,保安队还是无知无觉,我对他们的信任度已经归零了,实在不行这次出门在外面雇两个武林高手算了,反正我有钱没处花。
我跟银儿,很快就又漫步在京都的大街上了。
吸取了前天的教训,我们没有太过招摇,我还是一身锦衣,女扮男装作翩翩公子,银儿也穿上了我们新买的行头,一身短打扮,半是书童半是小厮一般。
我们主仆二人,就这样以相同的性别,在京都的大街上横行霸道,首先便是找了间上好的酒楼点了一桌子菜,权作早餐。
“银儿,天朝可真是个神奇的国度,前日我是男,你是女,他们对咱们指指点点,今天咱俩都着男装,倒没人说三道四了,你道稀奇不稀奇?”
“夫人,两个男人一起走在街上,难道不对吗?”银儿边吃边道。
“不对?没什么不对,是我想多了,想多了”
“哦,那就好,夫人咱们继续吃吧,银儿觉得两个男人走在一起才是最正常的呢。”银儿拿起一个大号酒仙包,狠狠咬了一口,汤汁四溅,香气扑鼻。
虽然我跟银儿说,两个男人走在一起没什么不正常,而从酒楼走出来之后,路人看我们的眼神也比我们一男一女时宽容了许多,但是我怎么觉得他们眼中的宽容让人这么不爽呢。
正在我别扭的时候,对面有个人冲着我和银儿迎了上来,堆了笑脸,拱手道:
“久慕公子大名,今日难得一见,有礼有礼了。”
这是一个男人。
来人身高起码有一米八,长得没有魏仁义那么精致,却多了几分男子汉的粗犷,虽然他穿着一身绸衫,腰间的丝绦有点那个意思,但是我还是能一眼就看出他衣衫下鼓鼓囊囊的肌肉。
咕噜,这肌肉,似乎有些熟悉之感。
然而这人是谁啊,我完全不认识啊!
“那个你也有礼,大家有礼,敢问兄台您是哪位?”
肌肉男挠挠后脑勺,看起来很憨厚,憨憨笑道:
“怪我唐突了,小弟名叫陈大龙,兄台叫我大龙便是,前日小弟在京都街头,正巧看到公子当众与丫鬟宣言,名士风流,小弟心生仰慕啊!只是那一日公子走得急,故没能追上公子,第二日小弟又碰巧在烧烤城见到公子,只是公子当日似乎着急离去,所以未能与公子结识,也是我与公子有缘,竟又碰上了,切莫推辞,让小弟请公子喝一顿小酒如何?”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跟银儿回家那天,是遇到过这个人,他鼓鼓囊囊的肌肉给我留下了印象,现在仔细一看果然很精壮啊,若被大夫人二夫人看见,非吃了他不可。
我与银儿对视一眼,我们的眼神里都有一种对现实如此扯淡的咆哮。卧了个槽!随便在街头装上一逼,搞搞行为艺术,这居然就有粉丝当街求当饭票了!看来我之前错了,谁说天朝不开放,要火起来速度不必后世慢啊!
我不懂观人之术,但是我看这小子看上去挺憨厚的,憨厚的就连我都不忍心坑他了,跟他一起吃顿饭也没事,说不准还能得到点好处,毕竟在后世很多穿越小说里,主角命运的转折,都是在遇到貌似很有钱的一个呆子、傻子、死胖子之后开始的。
“好说好说,在下姓沈名雀,既然兄台认同小弟,那就是同道中人,一起小酌几杯叙话是应该的。”我回了一礼,粗着嗓子同陈大龙叙话,又让他称赞了一番我的风范。
陈大龙带着我跟银儿来到了一间酒楼,虽然地方不大,但是装修还挺雅致,我很喜欢,最关键的是这儿的酒具很精致,里面装不了多少的酒,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被灌醉,然后再发生点什么不该发生事情的可能。
虽然魏仁义已然首肯,只要能怀孕生孩子,就能继承魏家的家产,但是我沈小雀也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怎能稀里糊涂的就去搞个孩子出来骗他呢?若我想这样,十个孩子我都怀上了。即便魏仁义是个太监,但是他很帅啊,就算他不帅,我毕竟也嫁给了他做妻子好吧,以我的下限,这些都不算理由。
我不想跟不相干的男人发生那种关系,一点也不想,上辈子我吃过亏,这次有了重来的机会,我不想第一次稀里糊涂的给错了人,要么给一个顺眼的爱人,要么,就给一个绝世强人!
我们三人落座了。
按理说,主人坐下喝酒,仆人丫鬟都是要在一旁随侍的,没有落座资格。但我跟银儿情同姐妹,更何况我出来玩带着她伺候我,本就算是加班了,让她上桌吃饭放松一下就当是加班费了,反正这钱也不用我花。
我在银儿耳边低语了一声随便吃,然后便放小丫头自由活动了。
我要跟这位自称是我崇拜者的大龙兄,好好唠唠。
陈大龙指了指银儿,表情有点委婉,轻声问我道:
“沈兄,在下有个问题,不知可否冒昧问上一句?”
我见他神情暧昧,想来要问的不是小问题,莫非他发现我女扮男装的秘密了不成?若真是这样,那倒也没什么,我就编一个落魄贵妃或者落魄公主的故事好了,博取一下这傻大个的同情心,说不定能哄他三五千两的,这样就又够我逍遥自在几个月了。
“大龙兄尽管问便是,小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隐隐怀着一分他拆穿我的期待,同时还有一丝紧张,唉,有良心的滋味不好受啊!
陈大龙背过银儿,问我道:
“敢问沈兄,您身边这位是书童还是娈童?”
自打嫁给了魏仁义,我仅剩的节操就丢在了太监的宝贝袋儿里,连我自己都找不见了。而在魏府,我沈小雀只手遮天、兴风作浪,在丧失的道路上几无敌手,以我的耻度更没有什么不可言之事。
可陈大龙说的话,让我愣住了、石化了。虽然我扮成了一个翩翩公子,银儿看起来也像个面貌清秀的小跟班,我们虽表现得亲密了点,但是正常人应该不会直接把我们的关系想到那里去吧。
不过若我是陈大龙,我大概也会这么想吧,看来我们俩都不是什么好鸟。
真可谓是,一见如故,同道中人啊!
可是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有了!就这么说吧:
“大龙兄,同道中人啊!”
陈大龙的脸微绿,不过他还撑得住,看来他的节操尚在。陈大龙摆了摆手,坐得离我远了两寸,却仍是笑道:
“沈兄说笑了,在下没有这个爱好,不过在下能理解你们,觉得你们不在乎世俗偏见,可谓潇洒之至,尤其是沈兄你,前有小丫鬟,后有小书童,人间极乐啊!小弟敬你一杯!”
我可不想被根本不是我干的事劝酒,然后喝多了做出些不好的事,虽然我节操全无,但贞操观念还是很强的,忙推辞道:
“以茶代酒,以茶代酒,喝高了不好办事!”
而这个陈大龙,他居然真就理解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照例来说该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了,可陈大龙却有一个好点子,找点乐子。
“沈兄,丽春院的姑娘,可谓是皮薄馅大,还没有褶儿,那个滋味呀,哎呦喂”
陈大龙一说起丽春院的姑娘,整个人都亢奋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甚至都能感受到他心中和身上那条巨龙都悄然苏醒,杀气外露,让我有些不舒服。所以我一把揽过银儿,在她小脸儿上啄了一下,银儿小丫头虽然羞涩,但我们都是女人,所以这种尺度她还是很配合的,看起来有些风情。
所以陈大龙心里,银儿娈童的身份是作实了。
“大龙兄,你看我这小书童,皮肤都能掐出水来,这丽春院的姑娘比他还绝色不成?”
别说我渣,我也是迫不得已,虽说我很胆大,但是就这样贸然的跟一个五大三粗的肌肉男逛青楼,老娘我还是怕怕的,所以只能拿银儿当挡箭牌咯。
陈大龙笑道:
“沈兄的书童虽然俊俏,却也不过是家花,自然比不得在田野上得万物灌溉生长的野花,更何况丽春院的头牌渺仙姑娘,倾国倾城,颠倒众生,任何人都抵挡不了她的美貌啊!沈兄没有兴趣去看一看吗?她一年,可只出来见大家这一次啊,据说她的来头大得很呢!”
卧了个槽!
青楼头牌!看来我沈小雀终于触发隐藏剧情了啊!
当然要去,不去是傻子啊!说不定这位渺仙姑娘被哪个臭男人搞大了肚子,正在犯愁生了孩子往哪送呢,我要是把孩子抱回家去,家产不也都是我的了吗!
一般剧情发展都是这样吧?我简直是个天才!
不过从酒楼走到青楼,我发现这陈大龙身后,好想跟着一个什么东西啊,这东西对我似乎没恶意,但是对陈大龙本人杀气大得很呐!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