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24章 缘是风尘飘渺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天朝,青楼不光是风月场所,更是文化建设的重要一环,所以一千年前的钮币大帝统一九州之后,意气风发,在天朝大地上大肆动工,兴建了青楼九十九所,并亲自为其题词,选秀传闻钮币大帝后宫家里三千,有两千都被大帝无偿贡献给了青楼,填充青楼业高素质姑娘的空白,可谓无私之至,使得天下臣民百姓都能沐浴到大帝的天恩,今时之文人墨客回想起,亦心向往之。
而钮币大帝的后人们也都是明君,将一千年前的九十九所青楼,发展到了如今的九百九十九所大小青楼,规模不一,但各有其特色,分布在全国各地,向着整个天朝输出积极向上的文化,这些青楼保存着大量书法古画、玉器奇珍,堪称天朝古玩界的博物馆了,其中更是有无数高素质的专业女性,以岗位为家,为派遣群众的工作压力,做着无可取代的贡献。
“而我们今天要去的丽春院,就是全国九百九十九间青楼里,最俗的一家,文化底蕴忽略不计,姑娘素质嘛也就那么回事吧!”陈大龙一边领着我前往在京都很有名的丽春院,一边给我讲述着天朝青楼行业发展的历史。
听完陈大龙的讲述,我觉得那位先我一步来到这个世界的钮币大帝,就是改变历史的一只扑棱蛾子,而且他是个变态。
居然能把后宫佳丽三千,送两千到青楼去,这哪里是正常人的行为,说他变态都便宜了他。不过仔细想想后市有名的间接接吻理论,你用我用过的杯子喝了水,就等于你吻了我,难不成钮币大帝是想对全天下臣民都雨露均沾不成?一千年前离现在实在太遥远,姑且不深究了吧。
丽春院就在京都的正中心繁华处,占地不小,是一座三层小楼,雕梁画栋,楼外装饰着酒绿灯红,门前挂着两盏红灯笼,端的喜庆,只是我怎么看这两盏灯,都感觉它是粉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丽春院的七彩灯光像在不停闪烁,一闪就有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被热情的姑娘们拉进去,几闪之后,整座丽春院都被衣冠不整的男人占领了,笑语欢声,热闹了起来。
银儿抱住了我的袖子,往我身后钻,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她有些害怕,我抚了抚她的头,安慰了一下,这下银儿娈童的身份算是坐实了,周围人都自动跟我们保持了两尺距离,我乐得清静,离这群臭男人越远越好。
“大龙兄,这丽春院,的确是够俗的了”
一靠近丽春院,就觉得有一股脂粉气扑了过来,至于陈大龙之前跟我说的,青楼都有什么字画、书法之类高大上的东西,一概没有,有的只是《仕女图》、《高清仕女图》、《无码宫女图》、在丽春院最高最显眼处,装裱的是一副上面最少花了七八十个女人的古画,陈大龙凑在我耳边悄悄说,这幅就是传说中的《大帝遣妃图》。
“沈兄有所不知,别的青楼,虽说做得也是这些生意,但都不会这样直白,只有这丽春院,不请名士,不挂山水,直接找两个漂亮妹纸在门口跳舞,简单粗暴至极,不过也正因如此,他们的生意最火爆,这文化圈儿的事,还真是不好说啊!”
我呵呵冷笑:
“说到底,这世间圣人少,愚人多,名士少,俗人多,衣冠禽兽少,色中饿鬼,多如恒河之沙啊!丽春院实实在在的玩所有男人心里都想的那套,不火也难怪了。”
陈大龙点头称是,而这时候老鸨子出来了!她没有去迎向任何一位客人。今天丽春院有个重要节目,其他姑娘,甚至连她这个老鸨都是陪衬,包括所有到场的宾客都是陪衬,所有人都是绕着那一位转的,博她一笑罢了。所以老鸨走上高台,堆了笑脸,对客人们道:
“各位客人,又到了今年的秋末!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咱们丽春院的客人就特别多,原因嘛,想必大家都清楚,因为咱们丽春院的头牌,渺仙姑娘,会在每年的今天驾临丽春院,同大家见面!”
场下无论是衣冠禽兽,还是色中饿鬼,都一齐鼓起了掌,嗓子好的大声欢呼,嗓子差一点的便自觉做好了牌子,使劲挥舞着,牌子上写的是渺仙我爱你、渺仙我给你生猴子一类,大家的情绪都十分狂热。
我有些惊讶道:
“大龙兄,这是怎么回事,这位渺仙姑娘真的是青楼的姑娘吗,便是戏班的名角儿待遇也不过如此了吧!”
陈大龙笑道:
“嗨,沈兄是正经人,来这儿少,不知道这位渺仙姑娘,她是三年前才开始在丽春院跟大家见面的,第一次出场便让大家惊为天人,她性子又极冷淡,卖艺不卖身,只能看不能吃,所以大家对她便更是追捧,前年还有人要为了她挥刀自宫,只为跟她共度一宿,可是人家渺仙鸟都没鸟他一下,就是这么高冷。”
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大夫人唱了那么多年戏,还不如一个青楼女子三年间的三次出场,而魏仁义已经自宫过了,可以说是受尽苦楚,干干净净,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有跟渺仙共度一宿的资格。
这位渺仙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我正想着,老鸨在台上又道:
“想必大家都等得急了吧!从大前年开始,蒙渺仙姑娘抬爱,每年都在咱们丽春院亮相,第一年姑娘只蒙着纱出来走了一圈,虽是惊鸿一现,却也勾魂夺魄,许多客人们回家之后就休了妻子,或者数月不近女色了吧?”
台下有人应着:
“是极!是极!见过渺仙姑娘一面,世间纵再有绝色,也如嚼蜡一般了!”
“渺仙姑娘呢,老鸨子你下去,让她上来!”
嘈杂之声,不绝于耳啊!我搂着银儿,一起堵住了耳朵,而一旁的陈大龙已经流口水了,显然他也见过这位渺仙姑娘,现在只回想一下就神魂颠倒了。
老鸨子又堆笑道:
“这前年和去年呀,渺仙姑娘倒是露了脸,可是姑娘只出来看了诸位客人一眼,就走了,虽说渺仙姑娘是咱们丽春院的头牌,但是我却也没资格做她的妈妈,更没有资格做主姑娘的事情,所以今年啊,规矩照旧,老妈妈我见今天有不少第一次来的客人,就在这把姑娘的规矩再跟各位唠叨一遍好了”
其实那位渺仙姑娘的规矩,就跟丽春院的经营模式一样,相当之简单粗暴。
老鸨的意思是说,渺仙姑娘并非卖艺不卖身的圣女,正相反她来到丽春院,就是为了卖身的!可她偏偏卖了三年都没卖出去,据说至今还是处子之身,这倒也算是一桩奇事了。简单来说,渺仙姑娘不差钱,不需要男人给她金山银山,她要找的只是一个顺眼的男人,但天下男人就没有几个能入她的眼,所以渺仙的身直到今天还没卖出去。
听完老鸨的话,我乐了,为什么渺仙姑娘三年都没卖出去身啊,这不就是等我出现呢嘛!说不定她有千万的财产,放在手里烧得慌,就想找一个顺眼的男人一股脑全都给他,一来解决钱烧手的问题,二来还能解决一下自己的需要。
而我沈小雀,上辈子在第二男科医院工作数年,男人会的那些我都会啊,保证能满足她啊!
于是我情不自禁的向着台上老鸨问道:
“渺仙姑娘什么时候出来啊!到底要达到什么要求她才会看我们顺眼啊,你把话说明白了,要不一会她出来该不认账了!”
老鸨乐了,她的眼神里对我有些不屑,这种不屑建立在她对渺仙的绝对自信上,显然渺仙姑娘的确够美,那个有人为了跟她共度良宵不惜挥刀自宫的传闻很可能是真的。
“公子莫急,渺仙姑娘还有一会儿救出来了,咱们姑娘的规矩就是,她上台来一炷香的时间,看遍你们众人,她若看上了谁,谁便是我们丽春院的贵宾,不但今晚可以去跟渺仙姑娘共度良宵,以后来咱们丽春院一律免费!至于如何能被渺仙姑娘看如入眼,这个老婆子却说不好了。”
卧了个槽!她这不是以貌取人吗,看顺眼我看今晚来的这些男人里顺眼的都太多了,难不成她还能排成前半夜后半夜两班,都陪着共度良宵去?估计她所谓的顺眼,不是顺眼那么简单吧
就在这使,一阵丝竹管弦之声响起,整个丽春院都被洒满了花瓣,老鸨知趣的缓缓退下,一个女人自幕后走到了台前。
她的身材,比我要好,就像昆仑绝顶千年玉石雕琢的完美女神像,多一份嫌多,少一分嫌少。
她的气质,真便如传说中的仙子一般,即便是我沈小雀这见惯了世间肮脏的嫌恶之人,窥见她的容貌,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净化了。
而她的容貌,则真真实实是她能让这么多男人神魂颠倒的原因!
一双媚眼,两条柳叶眉,尖尖的下巴、微翘的嘴角,就像狐狸一样勾走了男人的魂魄。有些女人的脸,天生就是要挑起人类原始本能的,或许这位渺仙,天生就是要干青楼的。
不过她显然不是个简单的青楼女子,她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呢?
我觉得她出现之后,我周围的空气都腥臭了许多。
陈大龙叹道:
“北方有佳人,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啊!”
我也叹道:
“早知道今晚带笑花和雅竹一起来了,有渺仙在的丽春院,女人光是靠近这里,就有怀孕的风险啊”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