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26章 生拉硬扯的杀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从渺仙楼上下来时,两腿发软,头皮发麻,肌肉发硬,大脑发空。
一转眼,又是七八天了。
今天,我破天荒地喝了一口茶。
“噗!还是我上回买来给大夫人二夫人准备的茶渣吧,竟然留到了现在。”好容易喝一口茶,还是茶渣,我突然觉得有些郁闷了。
“夫人过奖了,我们这也是发扬您传给我们艰苦朴素的精神啊!”银儿的脸皮最近也厚了不少。
“那还真要表扬你们的学习能力了呢。”
艰苦朴素,也许是吧。
最近不光大夫人和二夫人老实,我也老实得很,老实到我的餐桌上多半都是白菜豆腐,少有鸡鸭鱼肉了。
大家别误会,不是因为我去嫖了一次,大彻大悟,从此脱离骄奢淫逸,转性为安贫乐道了。而是那渺仙实在是太美了,不光让男人失神,连我沈小雀这样的绝世美人也不例外,最关键的是
她不光如飘渺仙子,姿容绝色,媚眼勾魂,她的活儿,更是好得不得了,虽说我们都是女子,但那一晚,我却也感受到了人间极乐!上辈子在医院见到的所有男子,都弱爆了!
若是魏仁义娶得不是我,而是渺仙,根本不需要动脑子对付大夫人二夫人,她只靠那绝世无双的活计,就能把魏仁义玩坏了。
日上三竿,算起来因为怕被发现,我又有几日没出去耍耍了。
自那日从渺仙房里走出来后,我便时不时的出去找陈大龙玩玩,最近几日出去得少了,心里还真是痒痒。
“银儿,你出去侦查一圈,看大夫人二夫人都在干什么,如果她们不在院里就回来给我打个暗号,本夫人要出门体察民情一趟。”我决定了,我要出门!魏仁义不在家,例钱双倍发放,有钱不花憋得慌!
银儿皱了皱眉,小丫头这几天没少帮我打这样的掩护,开始我还带她一起出去,到之后就不带她了,她貌似有点小郁闷,干活儿也不积极了。
“夫人又自己出去玩,上次,还有大上次,咱们都差点被二夫人发现了,外面就那么好玩吗?我看那个陈大龙不像什么好人。”
银儿今天的表现,让我有些惊讶,就是用震惊来形容也不为过了。
“好啊,小丫头,智商果然在显著提高中啊!连陈大龙不是好人都看出来了!”
不错,这次银儿看得准了,陈大龙还真就不是什么好人!
哪有这样巧合的事,哪有这样巧合的人?
在一个大户人家夫人第一次偷跑出门时就偶然碰上,第二天又奇迹般地再次遇到,并且结为好友。
结为好友之后,这人又带着女扮男装的我去天下第一的青楼找天下最高冷的姑娘求嫖,这姑娘还真的选中了我一个女人,而且真的睡了一宿!
有些太巧了吧?
但主角模版,有些巧合是应该的,不应该因为撞上几件事就认定他另有阴谋,所以前面那些巧合暂且不论!
可渺仙虽然我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但是凭她那高贵冷艳的气质,就绝非是寻常女子啊。不管是陈大龙还是任何人,只要跟那个神秘莫测活儿有好得惊人的渺仙扯到一起,肯定不会简单。
所以,说陈大龙接近我没有什么别的心思,打死我都不信!
“陈大龙的确不是好人,可我也没真就把他放在心上,倒要看看他能怎么样。”我呵呵冷笑,老娘就是把两腿张开,他都未必能把我怎么样!
别问为什么,你见哪本书的主角会轻易被一个小喽啰搞死,这是世上没有的事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更何况,秘密武器我早就准备好了。”
那可是我,偶然发现的,秘密武器呢,跟谁都没有说过的。
依旧女扮男装,一身锦衣,依旧是香喷喷白花花的裹胸布。
已是深秋,我却还拿了一把折扇,显出几分风流韵味。
就算为了我跟渺仙曾有过的一夜风情,我也要搞清楚这个陈大龙究竟是何方神圣!虽然渺仙说那只是个梦,但梦醒了,我的骨头却还酥脆可口
今天我是出来赴宴的,从我跟渺仙一夜春宵后,我跟陈大龙的关系就更好了,也不知他究竟图我什么,竟变着花儿的讨我欢心,搜罗些小玩意儿,或是有什么新鲜食材一起料理,倒也蛮有乐趣。
可我现在扮的是个男人啊!若非他从没对我动手动脚过,我还真以为他看上的是我那朵花呢。
不是百合,是菊花。
陈大龙今天把我带到了郊区的郊区,比我跟银儿第一次走出魏府借宿的农家还远的地方,周围连田地都没有,是一望无际的大土坡,土坡连着土坡,杂草丛生。无论从什么角度讲,这都不算个有景致的地方,不过我今天也不是来看风景的。
“大龙兄,今天又有什么宝贝,来跟兄弟我分享啊?”
陈大龙憨厚的大脸一笑,不知从哪搞了个笼子出来,向我炫耀笼子里的东西。
“沈兄,这扁毛畜生,也看得过去吧?”
我看过去,也笑了,不是别的,是一只飞龙鸟,这物虽不算多么珍奇,但在这个年代也颇为难得了,而且肉质鲜美无比,正是炖汤的好材料,陈大龙也算是个有心人了。
“大龙兄有心了,竟能搞到这东西,小弟我对烹调多少也有几分心得,今天就让我来料理它吧。”
在这一刻,我充分发挥了上辈子工作时积累的丰富经验,无论是褪毛、宰杀、再到烹调,完全一气呵成,不一会我就跟陈大龙一起喝上了鲜美的飞龙汤。
“人间美味啊!前年吃过东瀛进贡的海产,便以为是鲜之极致了,没想到这飞禽中亦有鲜美者,较之东瀛海产更胜一筹啊!”陈大龙被一碗飞龙汤鲜得老泪纵横,似乎从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我只笑而不语。
荒郊、野外、孤男、寡女,一个五大三粗,一个弱不禁风还裹着胸,若是有什么话,这时候说便是最好的时机。
果不其然,陈大龙喝过第一碗汤之后,就再没感叹什么鲜不鲜美,而是赔了个笑脸道:
“沈兄也是聪明人,所以跟你说话不用绕弯子,小弟我这段时间对你怎么样,你心里也有数,小弟想问沈兄一个问题,不知沈兄能否给个面子回答一下?”
“不能。”我的回答就是这么简单粗暴,既然已经知道你这人有问题,我干嘛要回答你的问题。
“沈兄,再考虑一下吧,我对你可是不薄啊!”
“不要。”
“”
“不要。”
不管陈大龙怎么跟我来软的,我就是两个字,不要!据我估计,陈大龙问的问题多半跟渺仙有关系,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干嘛要为了你陈大龙背叛渺仙。更何况,我还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果然,陈大龙怒了,一把把我推的倒在地上,我啊呀一声,叫了出来,好痛啊!
他这一下,正中要害,直接让我丧失了战斗力。
被裹胸布裹住的胸,总是更脆弱一些。
“别以为劳资不知道你是太监府里的女人,也别以为那太监真有通天本事,能保得住所有人,跟渺仙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他知道我的身份,而且把魏仁义跟渺仙放在一起谈论,那么渺仙的来头,看来真的不小啊。
“本来我是想找个别人,但就是找不到这么漂亮的女人,没办法只能把你拉到丽春院,果然渺仙选中了你,省了我一番功夫!”
把我带到丽春院去见渺仙,果然是他有意为之。
看起来憨厚的陈大龙,果然最不憨厚,无数网文大神诚不欺我也。
我别过头去问他道:
“你想问我什么?”
陈大龙呵呵冷笑,似乎奸计得逞一般,问道:
“我也不问你太监府里是什么情况,这个对我没有任何意义,我只问你,那一晚你跟渺仙之间,都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这种时候,当然是胡编了。
“那她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她什么也没跟我说,进去之后就跟我大眼瞪小眼,瞪了一晚。”我继续胡编。
“你是在耍我吗?什么也没发生,鬼才相信,那晚你下来的时候都快虚脱了”
“干坐了一晚,消耗大嘛。”我胡编的越来越顺了。
陈大龙怒了,所以他掏出了刀来,打算用这个吓唬我。
“我警告你,不把渺仙那晚对你说的话,做的事,还有她身上有几颗痣都说得明明白白,你今天不一定能安全回家,你知道吗?”
“恐怕我就算把这些都说得明明白白,安全回家的可能性也不太大吧?”
陈大龙磨刀霍霍,耀武扬威:
“知道就好!不过你”
他还没把话说完,脑袋就搬了家,一颗斗大的头颅直冲天际而去,场面血腥暴力至极。
我捂着眼睛,叹了口气,这就杀了,这孩子太性急了,我这什么话都没从他嘴里套出来呢,这就杀了。
杀人者,一袭粗布灰衣,头戴一顶大大的斗笠,遮住面目,手持一柄长剑,光芒耀眼,看不清锋刃。
他没理会我套话的意图,只冷冷道:
“我不杀他的家人,你走吧。”
说罢,他便几个提纵,远去了。
不杀他的家人,指魏仁义吗?看来他还挺火的啊!
我并不认识灰衣人,只是无意间发现他在跟着陈大龙而已,并且他对我没有恶意。
这是一种直觉,而我相信这种直觉,我觉得他斗笠下的脸,肯定很帅。
陈大龙用我接近渺仙,渺仙只看到我没有看到陈大龙。
而我发现了陈大龙背后的灰衣人,却没有告诉他,于是灰衣人简单粗暴的杀死了他。
我拍拍胸脯,还是有点痛。
“什么鬼逻辑,真扯淡!”
不过渺仙跟魏仁义,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究竟是谁?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