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29章 这血淋淋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小奴跟魏仁义一样是个太监,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而原本说好了要出去拜码头一个月的魏仁义突然回归,这更是把大夫人的尿都差点吓了出来。
不过好在二夫人排场大,手底下的丫鬟多,丫鬟手里的零碎儿也多得不行,居然还就有一个名叫小补的丫鬟,手里带着针线包。于是我们让小补用最潦草的针法,把小奴的裤子用最快的速度缝了起来,同时我们隐藏和销毁了诸如绳子、蜡烛、小皮鞭这类助兴的工具,把缝好了裤裆的小奴放了出去。
无论什么时候,这个世界都有留给技术性人才的机会,并非溜须拍马才能上位,只要你手里有活儿,而且活儿能被领导在需要的时候用上,你的提拔就不远了!第二天小补就被二夫人提拔为二号大丫鬟,享受管家级丫鬟待遇,五险一金,带薪年假,地位仅在珠儿之下。
我们仨补了个妆,手挽着手,身后跟着一大群脸色不怎么好的丫鬟,从从容容地在花园里赏那早已凋零得差不多的花。
而这时,魏仁义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带着哭丧着脸的汤玉成来到后院了。
他还是从前那样,一回家就换上一身锦袍,新衣一尘不染,身上新鲜的檀香味永远那么醉人,醉人的檀香缭绕着他那醉人的微笑,两颗琥珀般的眸子用一种神奇的语言刻着高深莫测这四个字。
魏仁义永远这般不可捉摸,如果他下面没有后天性的永久的欠缺,他绝对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男人,只是这份完美,有些像一张精美绝伦的面具。因为有这张面具,所以你永远都看不透他,只要看不透,即便他是个太监,他也是整个天朝最完美的男人。
而我有幸,看到过这张面具下的脸,也只那么一晚而已。该死,想到这个,胸又疼了。
魏仁义一看到我们,很兴奋地走了过来,显然离家的这段日子,他甚是想念我们这三个只能看不能吃的老婆。
“花儿、竹儿、雀儿,今儿个倒是巧得很,你们都在啊,你们在这干什么,赏花吗?”
没错,我们在赏花,花园里早已凋零得差不多的花。败柳残花,有甚可赏?说我们在赏花实在有些牵强。
“相公,前日雀儿我偶得了一些花种,是一种西域奇花,据说这种奇花只能生长在寒冷之中,而且生时不定,朝生暮死,如蜉蝣一般,不知何时生发,但开花便绚烂无比。于是我便种了些在咱们的花园里,算算日子,今儿个它可能开花,所以带大姐和二姐出来赏花。”
魏仁义看了看光秃秃的花园,玩味地看了我一眼。该死!我早该知道的,面对魏仁义不要耍这种小手段,毫无意义,真是又被他无情的刺穿内心了呢不过这种感觉,还不错,不是么?
“花儿,竹儿,你们真的是出来赏西域奇花的吗?”
有亏心事在,大夫人跟二夫人哪里敢答不是,统一了口径说是出来赏花的,而且接替我把这朵西域奇花的绝世无双又扯了一遍,搞的我都想看看这朵花究竟长成什么样了。
魏仁义点点头,笑道:
“既然如此,雀儿,它什么时候开花呀?为夫也想看看这朵绝世无双的西域奇花呢。”
我只得道:
“既然相公你回来了,咱们还赏什么花呀,赏相公你就好了嘛,走吧,别看花了,咱们还是吃饭去吧。”
可魏仁义今天偏来了这傲娇的劲儿,就是要看西域奇花,除了这儿,哪也不去。
于是我只得道:
“相公,别等了,它今天可能不开了。”
“那为夫我明天继续等它开好了。”
“它明天也不开!”
“那为夫我后天也能等”
“它以后都不开了!吃饭去!相公你不吃,就在这等着看花吧!”
说罢,我拍拍屁股,自顾自的直奔饭厅而去,走了!
只留下赏花的魏仁义,和已经傻眼的大夫人跟二夫人。凭我对她们两个的了解,我仿佛能听得到她们的心声!
姐姐(妹妹),头一次见到比我们还无耻的,明明刚做了对不起老爷的事,现在反倒像没事人一样自顾自去吃饭了,这个人完全没有负罪感的吗?
然而,作为当事人,我沈小雀只想说,只要没被人家捉奸在床,我是不会有一点负罪感的,该撒娇撒娇,该揩油揩油,这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沈小雀!
魏仁义终究也没看多久的花,毕竟他不是傻子。
我们一起简单的吃了一顿饭,当然,菜都是我点的。
我很喜欢魏府的这种家庭聚餐,并不是因为人多了吃饭特别香,我一想到四五双筷子沾着四五个人的口水在菜里拨来拨去,而我还要把这种沾了四五个人口水的菜吃进肚子里就恶心得不得了所以我很少往这么恶心的方向去想。我真正喜欢魏府聚餐的原因,是因为这种聚餐,无论吃什么,走的都是魏府的大帐,不用花我们三位夫人房里的一毛钱。
所以每次聚餐,我都会点几道我平时一直想吃,却又舍不得吃的菜。
魏仁义一坐下,马上就不淡定了。
“鲍鱼、龙虾、熊掌、象鼻、鱼翅老鸭汤、人参鹿茸冬虫夏草何首乌千年老鳖炖生蛋老母鸡雀儿,这菜是你点的吧,忒的名贵了,你这是宰死人不偿命啊。”
今天这菜,似乎是点的有点狠了,连财大气粗的魏仁义魏大官人脸上都闪过了一丝肉疼的神色,颇为幽怨的看了我一眼。
大夫人和二夫人也看了我一眼,从她们的眼神里,我能看到深深的崇拜。毕竟,在无耻一道上,我已经超越了她们所能理解的极限。
一般来说,背着老公做了亏心事之后,老婆都会表现得温柔一点,求的就是自己内心上一定程度的救赎,可是我沈小雀根本不用救赎,前一秒用剪刀剪开了另一个男人(?)的裤子,下一秒就用自己老公的钱包点了一桌大餐,大有不吃白不吃,吃死不偿命的劲头,这其中耻度之大,令人能不叹为观止。
然而对与这种凡人的智慧,我只能呵呵冷笑,正因为我点了这么大一桌子的菜,才更显得我沈小雀问心无愧,而且理直气壮!比平时还变本加厉!
不过魏仁义有点心疼钱的意思,作为一个能拿到御夫八级证书的老婆,这个时候首先要做的,就是卖萌撒娇。
“相公你怪我了人家这不也是心疼你这半个多月来在外面东奔西跑,一定衣不蔽体,食不充饥,你看你都瘦了,别人看不出,小雀我心里可疼得紧呢所以今天你一回来,我就吩咐厨房,做了几道滋补的小菜,给相公你好好补补身子,有可能我没刹住车,有几道菜稍微贵了些,可是没想到你居然凶我大不了,这顿饭的钱,从我的例钱里扣就是了!”
魏仁义表情复杂,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而我则装出一副无辜又可爱的样子,毫无破绽。之所以没有破绽,是因为我跟魏仁义都对彼此有着相当的了解,装可怜这招根本骗不过他,既然骗不过,那便没有破绽可言了。
“罢了罢了,不用雀儿掏钱了,这一顿饭都快赶上魏府半年产值了,大家要好好吃,用心吃,多吃点,莫辜负了雀儿对我的一番好心!”
于是,魏仁义、我、大夫人、二夫人还有汤玉成,就在一种极其尴尬,极其压抑,又极其可笑的气氛中,开始吃这顿承载着我爱心,又奇贵无比的晚餐。
自古食不言寝不语,但魏府似乎没这规矩,于是吃开了饭,大夫人便先开口,问起了汤玉成的情况:
“老爷,玉成的事怎么样了,你那些老友,有愿意帮忙的吗?”
说起这个,汤玉成低下了头,吧唧吧唧,掉起了眼泪。而魏仁义也长叹了一口气,眼神中有三分落寞,剩下的七分,尽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孤身一人前路难进怎能不无尽沧桑。
大夫人,似乎踩雷了。
魏仁义长叹之后,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次,原计划是要走一个月的,之所以这么早回来,不是因为顺利,而是我那些老友大多闭门不见我了,偶尔有几个见我的,也都言辞闪烁,不敢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根本就没见过几个人,所以回来的才这么早。”
大夫人和二夫人这回都灭火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魏仁义的身上现在都是浓浓的忧郁气息,就算冲着他放屁也化不开这忧郁。
但我是沈小雀啊!作为魏仁义的合法妻子之一,我怎么能不好好的安慰他一下呢?
“来,老爷,吃点海参炖土豆子,压压火。”
可能是我的安慰起作用了,魏仁义手捂着脸,一副天人交战不知所谓的状态,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算缓过来,对我们道:
“玉成的事,暂时就这样了,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这段时间我要多进宫,跟圣上说说,玉成呢,就交给你们三个照顾了,这段时间他的情绪有些不稳,毕竟让他一个孩子承受这么多,够为难的你们有时间,就多开导开导他吧。”
魏仁义说完这些,大夫人二夫人,还有我,我们三个眼里,均闪过一道精光。
多多开导,那便可以多凑在一起吧!
汤玉成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可不是太监啊!
我们三个又这么美,这么妖娆,这么寂寞,若是有什么擦枪走火
魏仁义就算发现了,多半也会看在他故友的面子,放上一马吧
此时,汤玉成还在为了自家悲惨的命运而抹眼泪,殊不知,他的眼泪揭开的,是又一轮大战的开始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