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32章 是真的发扬风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的好丫鬟银儿遵照我的吩咐,把一瓶润滑油和一本《生理卫生》给她们送去了,得来的却不是大夫人和二夫人泪流满面,感念我恩德和诚意,抱头痛哭并表示愿意对我跪舔的感人场面。而是这两人请了一个资深郎中来,先把那瓶润滑油从里面的东西到外面的包装,又蒸又煮,确定了成分,确实无公害而且润滑效果很好,又找了一个教了一辈子圣贤书的老先生,请他鉴定那本《生理卫生》里到底有没有猫腻,或者看了之后能把人洗脑的魔咒。
可怜那位教了一辈子书的老先生,在秋风之中,瑟缩的站在院子里,因为年纪大了眼睛不怎么好,只能借着天光,捧着一本《生理卫生》,在大夫人二夫人的注视下,在周围丫鬟们的议论下,老脸羞红,硬着头皮地看完了。看完以后,这位老先生对大夫人和二夫人交差说这本书是某年某月某版,书里有多少个印刷错误的字,同时有哪些出版界名人参与编纂总之这位老先生把那本《生理卫生》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个底朝天,大夫人和二夫人这才算放了心,把我的两件礼物都收了。
而她们打发银儿回来的时候,格外耐人寻味,也托小丫头带了两件东西给我,大夫人比较穷苦,送的是一篮蔬果,里面有黄瓜、木瓜、香蕉、黄瓜这三样东西颠倒反复着凑了一大篮子,充分体现了大夫人在感受到我发扬风格不争不抢的个革命立场之后,受到鼓舞,支援我战略物资让我耐受闺中寂寞的感动之情。
而二夫人在魏府经营多年,攒的例钱绝非我这样刚冒头的新人可比,她送了一套玉器,一只玉钵,还有一根捣药的玉杵,就是西游记里玉兔精的那套装备,玉钵玉杵上还用精细的雕工分别雕刻着嫦娥奔月玉兔捣药和西游记里孙悟空大战玉兔精的话本故事,她的用心程度更是连我都感动得痛哭流涕,她的心思我也清楚,跟大夫人一样,对发扬风格之后的我表示慰问。
我被感动得简直要哭出来,于是我对银儿说:
“银儿,大夫人和二夫人送的礼物,着实不轻啊!”
银儿撇了撇嘴,小姑娘从小在魏府长大,而魏府的老爷魏仁义又是个太监,所以小姑娘这朵娇花才没有被老头子采了,但也同样因为如此,所以小姑娘对于男女之道的知识近乎为零,自然不懂大夫人和二夫人送我的究竟是什么玩意。
“不就是一篮水果和一套玉雕嘛,夫人,咱们房里又不是买不起,大夫人和二夫人送这些,分明是嫌咱们礼轻羞辱咱们嘛!”
银儿看来是跟她们两个斗争惯了,所以大夫人和二夫人随便送点东西,都能让她想到互相干架这方面去。
这不是一件好事,看来要找机会开解一下银儿才行,要让她知道我沈小雀是一个多么宽宏大量的人,是一个读过了圣经的恶人,是一个圣母白莲花附体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礼让三分。
若再犯我
斩草除根!
我叹了口气,教育银儿道:
“银儿,你这就是不懂大夫人和二夫人的良苦用心了,这两件物事,一定是她们之前为自己准备的,你看这香蕉顶端的腐烂痕迹,还有这玉器上的划痕,显然是大夫人和二夫人在无数个不见天日的白天和月黑风高的夜晚,无数次的辗转难眠,无数次的犹豫不定,最终也没有把这两件宝物留下自己用,而是把它们送给了我!她们不是把没用的废物送给我,正相反,她们送给我的是对于她们十分宝贵,本打算留给自己的珍宝!对此我十分感动,尤其是在咱们这个家庭,唔把香蕉给我,让我感动一会吧。”
银儿点点头,把香蕉整根递给我道:
“夫人,您是要用它自己感动,还是让银儿帮您?”
我靠!这小丫头不是应该什么都不懂吗,他这种反应又是为哪般?
我抓狂,不解,银儿吐了吐舌头道:
“把《生理卫生》送给大夫人的时候,银儿偷偷看了两眼”
只看两眼就能有这般见地,看来我的小银儿也长大了呢,不光长大了,银儿的下限似乎也不可限量啊!
“你剥了给我吃,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小心夫人把你送给小奴去暖被窝。”
自打见了小奴下面的光景之后,一提起这个面貌清秀的小太监,银儿就吓得花容失色,毕竟一道大大的刀疤,谁看到都会害怕,更何况这道刀疤还是长在那么个地方。对于银儿这种受惊小鸡似的反应,我只能笑笑,一个小太监就把你吓成这样,可是你却不曾想,如果不是夫人夙兴夜寐、含辛茹苦、夜以继日的陪一个大太监睡了那么多个晚上,哪里来的咱们房里现在幸福的生活呢?
人在心情不佳的时候,吃一点甜食心情总会好上一些,所以胖子的运气往往要比我这样苗条的美女号上一些,因为笑口常开,好彩自然来。
吃过香蕉,我笑着看看银儿,拍了拍她那不开窍的小脑袋瓜子,对她今天的工作成绩表示赞赏。而银儿也欣然接受了我这连口头也算不上,纯粹手头的嘉奖,同时问我道:
“夫人,您送了礼物,麻痹了大夫人和二夫人,那咱们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如何出奇制胜,让大夫人和二夫人再也不敢跟您做对呢?”
银儿的问题让我目瞪口呆。
我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光注视着这个成天在我跟前打转的丫头,试图用我的无上智慧,从里到外把她剖析清楚,在确定小丫头没有练什么武功导致自己走火入魔之后,我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都是我的错。高手过招,向来一触即分,点到为止,而真正伟大的将领,往往都十分儒雅,对敌人也都有着绝对的风度和敬意,真正在场上殊死相搏,杀红眼珠并失去理智的,往往都是真正执行操作的小人物。
就像我与银儿,我对大夫人的憎恨并不深,所谓的教训也多是玩笑。而银儿却把这些当了真,而且对大夫人和二夫人多了几分莫名的仇恨,这让我很不解又很无奈。
我无法改变银儿,就像我没法脱了裤子让大夫人、二夫人还有魏仁义都跪在我裙下,所以我只能沉默,沉默之后微笑。
“银儿,咱们这次,不反击了,这一局我让给大夫人和二夫人了,你说好吗?”
听到我说放弃,银儿大惊失色,引用了很多中外有名的典故来告诉我,放虎归山者往往被狼吃。然而我心意已决,就是不肯对大夫人和二夫人再造成一丝伤害,甚至我还对天发誓!
“在大夫人和二夫人成功脱下汤玉成衣服之前,任何人对她们俩有一丝一毫的不利,我跟她没完!”
这话不光是说给银儿的,更是说给我手下并不众多的丫鬟。我不动,不代表她们不动,在我跟二夫人斗争期间,还有小丫鬟在花园的路上丢狗屎呢,这些我都记忆犹新。
平常的时候,她们对大夫人或二夫人的手下做一些小动作,我也都无所谓的忍了,但是这次绝对不行,因为我想要一击必杀!而要做到一击必杀,我以及我手下的人就绝对不能动,还要帮助她们,促成她们跟汤玉成的好事,这虽然听起来有些难度,但比在她们结盟的情况下还要阻止她们简单得多。
而我不让银儿有动作,小丫头竟然沮丧了,但是沮丧点不怕,我沈小雀是谁啊,人形红牛,美女式暖宝宝,若说打架这种野蛮的事我可能不行,安慰人我最在行了啊!
于是我安慰银儿道:
“银儿,听话,这段时间别去给大夫人和二夫人捣乱,要不我把你卖给老黑奴!”
于是银儿就真的老实了,只是她虽然老实,但怎么感觉还这么沮丧呢
银儿可是我同甘共苦过得好姐妹啊,我们俩可是在一张大炕上一个被窝里睡过来的,当时我还在她怀里呢。
虽然她对大夫人和二夫人仇视的态度可能给我带来一些麻烦,但再大的麻烦又怎抵得了姐妹情深?
于是我过了过我聪明无双的脑子,在想怎么安慰她,终于让我想到了一个既能不影响大夫人和二夫人勾搭汤玉成的计划,又能在一定程度上给银儿和我自己泄愤,平复银儿那颗少女涟漪不断心灵的办法。
这是我的一个承诺,是我那日摔倒在京都街头,没人搀也没人扶,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如老太太一般凄凉,最后还流落乡村的时候许下的承诺。
那时我一地鸡毛,那时我想起了前世的恩怨,那时我泪流满面。
我的承诺是:若我回了家,定要让大夫人和二夫人吃屎!
而现在,我回到了家,该吃屎的人还没吃屎呢。
于是我说:
“银儿,要不咱们让大夫人和二夫人吃屎吧!”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