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45章 我的相公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没错,我沈小雀夫人就是世界上最体贴的人!不过古来圣贤皆寂寞,世人对我多有误解啊!好在我最最亲、最最爱的小银儿没有误解我,从我放浪不羁的表现中,她感受到了本夫人对她浓浓的体贴。
“银儿,夫人我不是一个糊涂的人,你对我好,我自然会对你好,一桩一件,一笔又一笔,在夫人心里是记了这么一本账的。”
我严肃的对银儿说着,而银儿也感激涕零了。
“多谢夫人厚爱,不过夫人对银儿如此偏爱,银儿当真受不起啊!”
我摇摇头,把手里刚写好的一张条子交到了银儿手里,慌得她赶忙用两只手来接,这孩子就是孝顺。
因为体贴银儿,所以我给她写了一章条子,上面写着一行字。我上辈子虽然上过大学,但是学的是医,对于生死看得很开,生死看开了,男女之事自然也看得很开,而一个人连男女之事都看开了,那点文化当然就不怎么当回事了,肚子里那点墨水到了最后又能结成几个结石呢?所以我可以说是,没啥文化。
于是乎,在天朝,第一张白话文的便条就诞生了:
蓝儿,我是三夫人,快把我家银儿的五两银子还给她,要不以后你就别混了。
为了保证这张便条的可信度,我还特地在上面盖上了我的名章。这是魏仁义为我们三位夫人特地刻的,一人一块,用的是上好的和田玉,雕工精巧绝伦,可惜我文化底子单薄,看不出上面雕镂的到底是啥祥瑞,估计也就是像被面上那两只水鸭子一样的东西。魏仁义刻这玩意的目的有两个,一方面是坐实了我们是他魏仁义魏公公夫人的身份,另一方面则是取一块玉石裁成三份,希望我们姐妹同心。然而他的两个目的,最终似乎都没有达成。
因为我们掐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虽然银儿百般不愿,而且觉得这事儿十分丢脸,但是她还是拿着我的条子去找蓝儿要钱了,毕竟我是夫人而她是丫鬟,银儿还是要靠我吃饭的。能够凭借有名无实的夫人权威,让身边最亲最近的小丫鬟去做愚蠢的事情,我觉得心里十分之爽,这段时间忍耐大夫人和二夫人如跳梁小丑一般在我面前蹦达的恶气算是出了不少。
不多时,银儿就哭丧着脸回到我身边了。
“夫人,银儿不辱使命,成功完成了任务,这就是蓝儿还给我的五两银子。”银儿把五两银子从怀里拿出来给我看。
从银儿的表情,我判断出这五两银子,真的是从蓝儿手里要回来的,而不是银儿自己掏腰包,或者什么别的渠道来的。
我笑笑,问银儿道:
“银儿,今天去找蓝儿要钱,你觉得丢人吗?”
银儿点点头,连说丢人。
我摇摇头,没有去接银儿手里的五两银子,本夫人就算再差钱也不至于要银儿的这点私房钱,我只是想让她去把钱要回来罢了。
“说实话,即便是夫人我,也觉得把给出去的钱再要回来是一件很丢人的事,你觉得丢人并不奇怪。不过管他丢不丢人,起码钱咱们是又揣回腰包里了,放心吧,本夫人不会亏待你的。”
其实这五两银子在银儿手里或者在蓝儿手里,对我来说没有区别。银儿既然跟了我,我自然不会亏待她,根本就不差这五两银子。至于蓝儿,她把消息卖给了银儿,拿到五两银子也算正常。我只是想看看银儿到底信不信我,听不听我的话罢了。银儿这小丫头虽然有点机灵劲儿,但是有时候脑子根本不会转弯,稍微与天朝伦理道德有悖的事,或是稍微有碍面子的事,她就感觉万难接受。
然而我却偏要让她去做一件丢脸的事,看看她会不会老实的照我说的做,而银儿真的去做了。只要银儿听我领导,哪怕悟性差一点,依然是好同志,还可以培养。可是若银儿今天没有老老实实的按我说的做,而是抖机灵那以后发生什么就不怪我了!
银儿小脸羞得通红,突然问我道:
“对了夫人,小奴现在被大夫人和二夫人关了起来,还不知道两位夫人会怎么对他呢,您之前承诺过会保着小奴我们要不要去救他?夫人您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笑了:
“银儿,你为什么觉得夫人我就一定会有办法呢?现在无论是在人手还是财力上,大夫人二夫人联合之后都是我们的好几倍,而我手下唯一能调得动的就是你了,你真认为我们可以救出小奴?”
银儿好似吃了一惊,结结巴巴道:
“夫人,您的意思是,我们救不了小奴了?您不是可以想办法的吗?”
我坐了下来,喝了口茶水紧接着就吐了出来,吐了一桌子,一时间,桌子上都是水渍和茶叶渣子,茶渣很碎,就像水里掉了几粒土沫子。一时间,我心里想的事儿比较多,倒忘了我房里的茶叶不能喝了。
“银儿,在绝对实力面前,一般意义上的阴谋诡计毫无用处,就算耍些小手段,抖些机灵,也不能让他们变弱,更不会让我们变强。而大夫人和二夫人刚吃了一个大亏,现在是警惕性最高的时候,在这个时候糊弄她们,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银儿愣了愣,说道:
“那不救小奴了?”
我摇摇头,敲了敲银儿的小脑瓜道:
“并非是不救,而是救不了,办法终归只是办法,并不是实力,总有无计可施的时候而且,根本也不需要我们来救他,救小奴的人,十有八九已经快回来了吧”
也不知是我太了解那人,还是老天真的赐予了我未卜先知的能力,就在我说过这句话的两个时辰之后,那人便回来了,小奴也被大夫人和二夫人无罪释放了。释放之前她们俩还给了小奴一笔封口费,让他不要把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这个能救小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魏府里永远光荣伟大争取的大太监魏仁义。
魏仁义回家,我们三位夫人自然要到门外去迎接了。
今天的魏仁义,还是身着锦衣,他略有些瘦弱的身体在锦衣里瑟瑟发抖,看来锦衣虽华美无双,但却不御寒。他披着一顶血红色的大披风,披风很大,比魏仁义高大又魁梧的身躯还要大,而我清楚的记得魏仁义的衣服里是没有这顶披风的。若这披风是别人的,那也一定是一个比魏仁义还要高大魁梧,英勇霸气的男人给他披上的。
可是不知怎的,虽然魏仁义面色如常,他的脸色比起走之前还红润了些,甚至还胖了不少,但我还是觉得他比起之前离开家时憔悴了。
他是为什么憔悴了呢?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因为他的眼神吧,毕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啊。
一见魏仁义回来,大夫人和二夫人就像见了鱼腥的猫一样,热情的扑了上去,一个帮他除去披风,另一个用小手为他暖和脸蛋,这是魏仁义最喜欢的事情。
大夫人道:
“老爷,这次在宫里公干怎的这么久才回来,我们三个姐妹都想你想得紧呢。”
二夫人道:
“是极是极,老爷这次公干定是辛苦了呢!奴家今晚做些小菜来,给相公改善一下伙食吧,虽然宫里御厨手艺天下无双,相比老爷也想吃些家常的小菜了吧。”
我心里呵呵冷笑,这两人,怕是巴不得魏仁义永远不要回到这个家吧,这样她们就能有无限的时间来得手了不!她们还是希望魏仁义回来的,她们希望在得手怀孕之后,让魏仁义回到家里,把家产分给她们。
魏仁义摇摇头,一脸的疲惫,没有对她们俩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将披风交给了小奴拿着,没有累到自己珍爱的夫人。
然后,他就走到了我的面前,低头看着我。
他跟我脸对着脸,这时我就能看得到他眼中的血丝了。
他并非像我远远看到的那样,脸色红润了,脸颊也圆润了。正相反,他眼中满是血丝,嘴唇也有些发白。
他开口了,开口问我,声音有些沙哑:
“雀儿,我不在家的时候,家里一切可好?”
我点点头,挽着他的胳膊,甜甜道:
“相公放心,有雀儿在家,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好。”
于是我就这样很自然的挽着魏仁义,回到我的房间去了,只留下大夫人和二夫人像傻子一样留在原地,仿佛还在回味着我跟魏仁义的对话,似乎在一瞬间想通了很多问题,又似乎什么都没想通。我给了她们一个回眸,她们有些怅然若失。
我带着魏仁义回到了我的房间,我们俩都很默契,一夜无话,宽了衣之后,就都躺在床上睡觉了。
魏仁义不知为何,很憔悴,同时也很强硬,非要把我搂在怀里不可,不再像之前那次一样让我搂着了。
而明天胸口疼的,也只会是他,不是我了。
在半夜里,魏仁义不知为何,突然醒来,他对我说:
“明天,他就要来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又昏昏睡去了,只是睡时,他时不时的抽搐、颤抖。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