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51章 十六岁自灭满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夫人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做出了一副让我叹为观止的表情,不过她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就连因为惊讶而过度拉抻的脸颊都在一瞬间弹了回来,这让我不得不感叹天朝上流社会的营养水平就是高,大夫人这张脸一定是胶原蛋白做的。
“也对,雀儿妹妹进魏家的门之前,一直在农家,也不曾接触过朝廷这名利场,更不曾接触过血雨腥风的江湖,这些事你不知道也算正常,若是真的什么都知道了,你倒像个怪物了。”
我挠挠头,嘿嘿一笑,一副很憨厚的样子。我同时也在心里不断地默念着,我是傻子,我很厚道,我是傻子,我很厚道。于是,我看起来就真的很厚道了。这都是我上辈子在第二男科医院的积淀,因为有些病人病得不重,同时有些亢奋,所以一见到我这么个美女医生,难免的会毛毛躁躁,动手动脚。这时候我总是会在心里对自己说:他们病得很重,他们马上就要死了,他们马上就要烂了,他们敢动一下他们就死定了!然后我就板起一副棺材脸来给他们看病,果然就没人有心情跟我动手动脚了。
其实憨厚和恐吓都一样,拼演技,内心戏。
大夫人叹道:
“唉,在咱们家三个姐妹里,其实就数我最软弱没用,那是因为当初在江湖上经历的风浪太多了,有些怕了你跟雅竹都是普通人家来的,有些事,你们不知道,可姐姐心里却清楚得很,关于一剑的事三年前雅竹也曾问过我,当时我也已经给她讲过一遍了,今天便再给雀儿你讲上一讲吧。”
于是我搬来了小板凳,吩咐银儿去厨房要了一小碟瓜子,便准备开始听故事了。
在讲故事之前,大夫人顿了顿,叹道:
“雀儿妹妹,无论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多少不愉快的事,但是毕竟我们都是一个家里的姐妹,互相之前不会把对方往死里坑,若是以后日子不能踏实过了,姐姐还要靠妹妹你多多帮衬啊。”
从大夫人的话语里,我嗅出了几分山雨欲来的意味。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或许金鳞开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起码这位号称从江湖流落而来的大夫人,就是这个意思。
一剑的故事是这样的。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江湖,古代有,现代也有,天朝里自然还有。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钮币大帝的某种情怀,在天朝武林人士极受尊敬,不光每年都有朝廷配给的真金白银,一些大的武林世家还有直接联通朝廷的绿色通道,若是他们的门生弟子想要给朝廷当差,管你是做个捕快还是当个侍卫,全都一路绿灯。而文人想要当官那却难了,不光要苦读十年以上,还要对时事有独特的看法,要不读了书过了科举也是白搭,做个文官实在是太难了。
所以在天朝当武官的总是挎着一把宝刀,耀武扬威,而文官则都是缩着袖子,弓着腰,这就是说生活的摧残。故此在天朝,有穷文富武这一说。
而一剑,正是出身在整个天朝势力最大、地位最高、武功也最强的剑客家族子书家族。他的全名其实叫做子书一剑。
子书家族当年在江湖上,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大名远扬,不光是天朝,就连蛮国的金刀勇士门提起子书家族,也都一个头磕到地上,除了服就没有别的话了。
“不过这个家族,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大夫人说着,语气里有着一丝丝沧海桑田的感叹。
在早些年,江湖上有过一个练剑成狂的人,自称独孤求败,见人就招呼着比剑,一比剑就要下死手,凡是学剑的又碰到过他的人,非死即伤,以至于有一段时间,狼牙棒特别畅销。由于独孤求败搅乱了江湖的秩序,所以很多武功高强的剑客都去挑战过他,但无一例外,全部败北,这就让独孤求败在江湖上又猖狂了数年。
直到独孤求败一人一剑,到子书家族的子书山庄挑战。
独孤求败挑战的是子书家族的族长子书天道,也就是子书一剑的父亲,在那个时代所有高端武林人士公认的天下第一剑客,只不过他十分低调,所以才让独孤求败在江湖上逞起了威风。可是独孤求败这次挑战,也是他这辈子最后的一次挑战,在他还没有见到子书天道的时候就落败了。
他败在一个少年的手里,这个少年就是子书一剑。
独孤求败上门挑战,子书一剑提着剑便出来了,二话不上,劈头就是一剑。独孤求败也是剑术行家,遇到剑手只会兴奋,顿时也不管对手是不是子书天道了,拿出了十分本事跟子书一剑斗起剑来。然后被子书一剑十招之内砍了脑袋。
“不是吧?这么厉害?姐姐你没有夸张吧?”我惊讶的嘴巴都闭不上了。
“雀儿妹妹,这不是夸张,而是事实,无数人亲眼所见的。”大夫人的脸上多了几分凝重。
子书一剑明目张胆的杀人,这让子书天道十分愤怒,于是关了子书一剑半年的禁闭。在这半年里,子书一剑没有出那个关禁闭的房间一步,就连他的父母都没有见过他,没人知道他在那里面都做了什么。
只知道在他结束禁闭,被放出来的时候,披发赤足,穿一身素白单衣,手里持着一柄铁质长剑,剑很锋利,没有缺口,虽然不是绝世神兵,但是它是一把崭新的剑,刚刚开封。原来子书一剑这半年来一直在打磨这把宝剑。
他出来之后,两眼泛红,用习武之人的说法,他就是已经走火入魔了。入魔之后的子书一剑就好像独孤求败附体一般,拿着一柄锋利的长剑,到处找人求证剑道。而求证剑道的方法有很多种,子书一剑选择了最最简单粗暴的一种,那就是杀人。
当天,在子书家族的大宅里,子书一剑这句话无数遍回荡着:
子书一剑苦修剑道十六年,今日求道于你!
然后便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什么子书家族的高手,什么手无寸铁的妇孺,便是那几位号称武林泰山北斗的老太爷,在子书一剑的剑下,也绝走不过十个回合。到这时候,所有人才知道,原来家里这个不爱说话,终日只是自顾自练剑,一出手就难免伤人的男孩是个剑道奇才。所有人也是在这一刻才知道,子书一剑的剑术原来已经到了如此厉害的境界,甚至比他十招斩杀独孤求败还要厉害。
那是一个下午,从下午杀到傍晚,残阳如血,血色的虹光照在子书族人的鲜血上,格外耀眼,那是因为他们折断的长剑映射着。在子书一剑放下手中长剑的时候,他才刚刚斩杀了自己的父亲子书天道。
这个时候,他的眼睛才恢复了清澈,可是为时已晚了。
朝廷终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当时皇上大怒,说子书一剑无父无君,弃国弃家,竟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要派官兵去征讨他。在整个天朝,或者说整个世界上,用军队去征讨一个剑客,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呢,咱们老爷心善,知道子书一剑在武功上确实有过人之处,而且当时他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便向皇上求情,留了他一命,还给他自由,让他去周游海外,扬我天朝国威了,只是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要来老爷这汇报工作罢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即便大夫人青春靓丽,也有些气亏了,她停下了嘴,看样子是想喝一口茶润润嗓子,不过她低头看了看茶水,还是忍下了。
“十六岁,自灭满门诶!这已经超越人类的容忍限度了吧,皇上是怎么赦免他的?相公又是怎么给他求的情,太扯了吧!”
大夫人耸耸肩道: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给雅竹讲的时候她还觉得这事扯淡,可它确确实实的就发生了,这是不争的事实。至于老爷是用什么方法说服皇上的”
“那应该是老爷的秘密了。”
大夫人不再多说了。
子书一剑的传奇故事,以及他剑斩陈大龙时那干脆利落的风姿,给了我无尽的遐想。
“魏仁义,他究竟是怎么说服皇上的呢?这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皇上,竟能赦免这种自灭满门十恶不赦的少年,我还真有猜不到的事情呢。”
大夫人道:
“可不是吗,世上的事,谁又能处处料定先机。”
就在我跟大夫人感叹着魏仁义和皇上都不怎么靠谱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吵嚷声,声音很大,而且似乎是从茶室那边传来的。
我跟大夫人对视一眼,我道:
“去看看。”
大夫人点点头,于是我们两个打开门要出去看。谁知我们刚要出去,就被赶来找我们的二夫人和紧随其后的银儿给拉回了房里。
“姐姐、妹妹,别出去,千万别出去,现在外面乱着呢,稍微一个不小心小命不保啊。”二夫人一边喘着气一边拉着我跟大夫人说道。
“夫人,老爷正拉着那位少侠给他讲道理呢,虽然暂时应该不会砍人了,但暂时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大夫人有些疑惑道:
“往年一剑来的时候,虽然偶尔有些出格的举动,但是也没闹出这么大的乱子啊,究竟发生了什么?”
银儿扁着嘴道:
“还不是因为那个汤玉成呗。”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