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56章 人类最好的朋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沈小雀的智慧果然无人能及。又过了几天,依旧风和日丽,天空飘着那么一点小雪,魏仁义躺在一张冰凉的藤椅上,穿着大红披风,人小学飘飘落在他的身上,直到嘴唇发白,整个人都要冻成冰棍他才会回屋去暖暖身子。等身子暖了,他就又出来,任冬天的寒冷吸光他身上的热量,周而复始,好像求着自己的身子染上风寒一样。
有钱人的苦处就在于求不得,因为这世上有太多用钱解决不了的事了。而有钱人的好处,还在于求不得。单反是有钱人,下面必然有少则数十多则上百的人要靠他吃饭,他可以骄奢淫逸,但他却不能祸害自己,因为他自己想作死,下面的人也不答应。
在我看来魏仁义就是想把自己折腾感冒了拉倒,可是魏府的其他人上到大夫人二夫人,下到小奴银儿,没有一个不对他的身体状况十分关心的,他冻得嘴唇发白进屋之后就有姜汤,回春堂的大夫更是隔三差五就来家里给他诊脉,二夫人的药膳都没断过所以魏仁义虽然作死,但这个我都流了两次鼻涕的冬天,他一点病也没生过。
不过这已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因为照顾人这种事太低端,根本就不是我沈小雀的专长啊!
我最近在玩,而且玩的很开心,我有一个小伙伴,他叫子书一剑。
“银儿,你知道吗?子书一剑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我一边修着指甲,一边对一旁侍候的银儿说着。
“夫人,您今天不会又想出什么坏招来整一剑少爷了吧,咱们还是别这样了,毕竟是天下第一剑客,总被您这么整也不是个事啊。”
我笑笑,不说话。在过去的几天里,我把子书一剑训练的基本就像宠物一样了,对于宠物,早已经无所谓整不整了。
我伸出刚修好的指甲,勾了勾手指,银儿会意了,脸色颇为奇怪的给我呈上一只桃木雕刻成的哨子。这哨子的雕工并不怎么精细,正相反,还很粗糙,但这都不重要了,哨子跟牛鲍鱼一样,是用来吹的。
“嘟!嘟嘟!”为什么桃木雕的哨子会吹出这种声音?我他妈也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这么吹好使,因为这是雕哨子的人说的。
我吹响了哨子之后,房间里的温度顿时下降了两三度,就连窗帘也无风而动,吓得小银儿心里直发毛。不过我沈小雀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因为下一秒,一个身着灰衣,背负长剑,面瘫又呆滞的天下第一剑客就直愣愣的推门走进我房间了。
不是别人,这便是天下第一剑客,一剑就能斩出天地乖离,连小老鼠都不放过的子书一剑了。
“一分零五秒,你慢了许多啊,昨天还是四十秒钟的。”
子书一剑依旧面瘫高冷无表情,不过他的眼神不再是一片虚无了。怎么说呢,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对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简而言之,那就是这孩子脑子有点不太好使,是个二货,要不他也不会干出砍掉小耗子四条腿的残忍事啊?不过子书一剑他脑袋不好使没有关系,我脑袋好使啊!
子书一剑的嘴唇动了动,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这句话跟他这个人一样,又臭又硬:
“刚才我拉屎了。”
银儿已经捂着小脸躲到一边去了,不知道她是在躲子书一剑身上的凛然剑气,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我点点头,搓着下巴,拍了拍手。拉屎了,倒是个迟到的好理由,姑且就原谅他了吧。
“拉完屎你擦屁股了吗?”
子书一剑木然的回答:
“擦了。”
我又问:
“擦完屁股你洗手了吗?”
子书一剑脸上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
“洗了。”
我点点头,洗手了就还是好同志嘛。
“坐。”
他坐在地上了。
“握手。”
他跟我握手了。
“给!”
我在他手心里放了块隔夜的千层糕。
一代传奇剑客子书一剑,就这样坐在地上,碰着我给的一块千层糕,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等待着我下一步的指令。
“吃!”
于是他就吃了。
原来我一直以为在魏府,智商最低的应该是小奴,要想忽悠小奴去做什么事情,简直易如反掌。可是我错了,这世上还有一个视智商于无物的子书一剑。他根本就没有脑子,也不需要脑子,他做事情完全是凭一己好恶,或者说是靠本能。他的本能就是要吃好睡好,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了。
前些天我曾旁敲侧击的问过他一次,我问的是:你交过女朋友吗?他说没有。
我又问:你有像金刚一样,在帝国大厦上打飞机吗?他还是说没有。
我再问:你有把梦,遗落在草原或者山洞之类的地方吗?他依然说没有。
不过到最后我发现,用这种旁敲侧击的方式跟这世上最锋利的人说话简直就是个笑话,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所以最后我问他:你还是处男吗?
子书一剑平静的回答我:是。他的脸上,没有羞涩、没有表情,波澜不惊。
这种纯情哦不对,是无情的小处男,我能用的办法太多了,我觉得甚至可以让子书一剑连我都手都没碰到就签下卖身契,然后把他送到非洲卖给老黑奴。不过考虑到他有暴力倾向,所以这个念头还是被我打消了。
“一剑,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
我轻轻地把领口往下拉了拉,露出了一小块白皙光滑的胸脯,给子书一剑抛了一个媚眼。我倒要看看,号称无情的人,是不是在无情的同时,连色都给舍了。可是我还是低估了子书一剑的定力。
他依旧坐在地上,悠然自在的吃着那块隔夜的千层糕,听到我叫他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不过也仅仅是一眼而已。看过之后他说:
“挺好看的。”
然后就没话了。
“吃完了吗?”
“吃完了。”
我挠挠头,叫过银儿来,问她道:
“银儿,咱们平时接的那些副业,还有什么滞留没做的吗?”
银儿脸色有些奇怪,一阵红一阵白的,逼得我掐了掐他胸前软肉,她这才老实交代道:
“夫人,没什么了,自从您把大夫人和二夫人坑了之后,家里的下人们都长了心眼,已经不给咱们白干活了。”
他们的智商提高了,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就在这时,子书一剑吃完了,他舔了舔手上千层糕的渣子,眼神空洞的看着我,在空洞之中还有这一丝纯洁,就连我这种道德沦丧的人都有点受到良心谴责的意思。于是我又从桌上撕了半张隔夜的糖饼给他吃了,这才接着问银儿道:
“好吧,看来以后忽悠他们得换点花样了,小银儿,你且说说,咱们手里暂时还接了哪些活?”
银儿苦着脸道:
“就只有一个给菜市场老王的一批白条鸡褪毛和肢解的工作了,上次小奴拔的那一回毛,老王不是很满意,这次本来想忽悠保安队那群人干呢卧槽!夫人,您不会是想?”
我点点头,将小银儿推了出去,笑道:
“那当然了!褪毛、肢解,这当然要找专业人才了。”
此时子书一剑也把那张隔夜的糖饼吃完了。这让我不由得感叹,二傻子尤其是这种有技术的二傻子就是好,不光听指挥、不顶嘴,而且还好养活,一碗剩饭估计就能把他喂得饱饱的了。为什么当年被子书一剑自己劈了的老爹就没发现这孩子这么多优点呢?
“吃饱了没?”
“没饱。”
“不吃了行吗?”
“行。”
我满意的点点头,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头。俗话说得好,男怕摸头、女怕摸脚。意思是说,男人最不喜欢别人摸的地方是他的头部,因为男人的头不禁是思想的载体,更是男人尊严的体现。而女性的脚,可以说是女人身上比较私密的部位了,是女性名节的体现。可子书一剑这孩子倒也有趣,不怕摸头,也不怕摸脚,更没有传说中习武之人都有的那猴子那个条件反射。
也就是说,可以随便摸!若不是这孩子的颜值并不符合我的心理预期,恐怕这几天的工夫他就要被我摸遍了。
“我那有那么几百只鸡,你能帮我把它们的毛都颓了,再把血都放了,把鸡腿、鸡脖子、鸡翅膀和鸡内脏都分好类,装到不同的盘子里吗?”
子书一剑愣了片刻,似乎在考虑这事的可行性,半晌他才道:
“能倒是能,可是”
没有可是,我直接把他推出去了!
“等你先做到了以后再可是吧,鸡在我的私人厨房,就先这样吧,祝你好运哦!”
在子书一剑被窝推出门五分钟后,银儿就回来了,小丫头很是肉麻了一通,大致就是对本夫人的崇拜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之类的,这样的话我听多了也就习惯了。
“小银儿,夫人厉害吧?”
“夫人,您简直神了!天下第一剑客耶,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呢,现在正在小厨房挨个给鸡放血呢!您是怎么看出他能这么听话的啊?连他老爹估计都做不到您这种程度吧!”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
智商和手腕这些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能像使唤小狗一样使唤子书一剑,那么我被当成狗的日子,估计也就不远了。
本书源自看书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