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65章 宫里来的阴阳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妹儿啊,妹夫家这日子过得可真结实,奶奶个熊,看他那两个老婆,细皮嫩肉的,就像从画里走出来似的,跟妖精一样”
“妹妹呀,昨天你那个二姐啊,用她那小手,嘿嘿,摸哥的脸了,那叫一个嫩呦!就像咱家前两年养的那头小猪崽儿,刚生出来时候肚子上的那个小嫩皮尔,又嫩又滑,可把你哥给美死咯!不过这话你可别跟妹夫说啊,说出去磕碜。”
“妹妹,你那个大姐姐对哥也好,昨天她还拉着我,到那小亭子里,给哥唱了一段戏嘞。哎呀,哥哥平时就喜欢到王员外家墙外边,听两段戏文儿,昨儿个她给哥唱的叫《红杏出墙》,那小声儿那叫一个勾人儿,让哥想起村头卖羊汤的小嫂子了,一样的勾人儿”
在我的房间里,我淡然的吃着点心,查阅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报表上的项目主要有两项,一是这个月魏仁义在我房间睡了多少个晚上,我该得几分例钱。二是我从大夫人外放高利贷里抽成多少,还有坑了二夫人进食材的货钱多少,一黑一白,很分明。
而我的哥哥,则坐在我面前,一脸陶醉的回忆着昨天他跟大夫人和二夫人那两个深闺怨妇的亲密接触,我估计这点事他能记上一辈子。
我的哥哥,平时自然要到我的房间里跟我闲话家常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家常话可说,但是让他待在我这,远比叫他在府里闲逛让人放心得多。毕竟从昨天他的反应来看,我还不知道他会闯出什么祸事呢。
我叹了口气,自从我哥来了,我就经常叹气。我倒不是怕他在这个家里,会给我惹出什么大祸事来,就算有天大的祸事,我沈小雀也扛得住,毕竟这个家里除我之外,就没一个智商在正常水平的。
可是,我就怕我哥的革命立场不坚定,被那两只很久没有滋润的女妖精骗进了房,再骗上床那我可就真的哑巴吃黄连了,怕是到魏仁义那去告状都难。
于是我道:
“哥哥,你去山里采过蘑菇,对吧?”
我哥憨憨一笑道:
“那可不,蘑菇、土豆子、山药蛋蛋、树皮,可得多采哩!咱们家穷,粮食不够吃的,不采这些东西可就要饿死了,有一年你啊”
天知道为什么我这便宜哥哥这么健谈,不管跟他说什么,只要能抓到一点儿话头,他都能滔滔不绝的讲上半个小时,最后还都能扯到这个世界的沈小雀光着屁股和泥时候的丢人事。
着实让人头疼。
我赶忙打断他道:
“慢着,哥哥,我不是想听你给我回忆这些事,我是想说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东西都像山上的蘑菇一样,能吃的往往看上去平凡无奇,一点也不好看,甚至还有点丑陋。而越美丽的,往往毒性就越大,越难下嘴,莫说吃了,便是站上一点边都要丧命。哥,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我哥点点头,依旧憨憨的,从他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到他听进去了我的说话。可是他下一秒那个呲出两排银白的大牙,憨憨的笑容,几乎让我崩溃。
“哎呦,妹子啊,你不说哥差点都忘嘞,就你小时候淘气还嘴馋,非得采蘑菇吃,你说你采蘑菇就到山上采吧,你非不这样,非到村长家采。俺当时就跟你说,村长那个老光棍带着七八个小光棍,一个个脑满肠肥,懒得要死,他家能有啥蘑菇?可是你不听啊,非得去,结果采蘑菇采到村长家炕头上,差点把村长八儿子给送到宫里当太监,幸亏咱爹来得及时啊,把你拉走了,要不村长都得拉着你给他家做童养媳啊”
原来我这辈子,也这么能作死啊。
“好啦,哥哥,我不跟你扯这么多,不过从今天开始,你要离莫笑花还有余雅竹那两个女人远点,她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也不是销魂的药,真沾上,骨头渣子都没了,知道吗?”
为了配合说话时这种严肃的语气,我特意拿了水果刀,在我哥下面比划了几下,我哥这才明白了这事的严重性,连连点头道:
“明白了,明白了,妹妹你先把刀拿开吧,哥哥肯定不跟她们瞎混了不过说到这个刀啊,妹妹你还有一年特别馋竹笋,你说你馋竹笋就上山上竹林子里去挖呗,你偏不,偏要到隔壁李小光棍家去挖,幸亏哥发现的早把你拦住了”
啪!我把刀丢在我哥脚下了。
“够了!哥你别再说了,要不我无法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了!”
果然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啊,便宜来的哥哥割个毛啊,就算把他给割了我估计都堵不住他这张嘴,他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
好在我的救星也出现了,小银儿作为我的贴身丫鬟,可以不敲门就进我的房间。小丫头匆匆忙忙进来,一脸的急迫,凑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就让我的脸完全变了色,舍了我哥便跟她去了。
银儿说:
家里又来人呢,老爷正在前厅接待,貌似来者不善,大夫人和二夫人都陪着呢,很不愉快,急等您呢。
一听这客人是在前厅接待的,我心里多少就已经有点数了,恐怕来者不善。
一般的善客,魏仁义都在偏厅接待。家里来客,他都在茶室接待。似我哥这种实在亲戚,放进后院来也无妨。
只有那些涉及朝廷官场,勾心斗角的人,魏仁义才会把他们放在最正式的前厅接待。
在我赶到前厅的时候,魏仁义还在跟那位来人喝茶。
他们一个坐在主位,一个坐在客位,虽然形势不容乐观,但是两个不知道什么关系的人却还在谈笑风生。
魏仁义还恬不知耻的问着:
“蔡兄,我这武夷山大红袍如何?”
我发誓,壶里泡的那绝不是什么武夷山大红袍,只是他不知道从哪淘弄来的普通上等茶叶罢了,武夷山大红袍早就被他打包送给魏飞了。
上次他叫小奴去收购武夷山的上等茶叶,我还问他干什么用,他说待客用。当时我就存了一个疑,家里茶叶有的是,待客用茶干嘛非得要武夷山的,难道大红袍的邻居也都格外好喝不成?
这回我明白过味了,魏仁义从那时候起,就已经动了找茶叶冒充大红袍的心思了。
大红袍是谁送的呢?皇上赐的茶叶,可不可以送人呢?理论上是可以的,可这只是在理论上而已,谁知道这背后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起码魏仁义是专门找茶叶来冒充这个大红袍了。
皇上、正厅、大红袍
看来魏仁义的这位蔡兄,应该是打宫里边来了,多半也是个太监了。
蔡老太监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魏仁义的武夷山郊区不知道什么袍,喝完之后眉头微皱,随即喜笑颜开道:
“人家都说魏老弟你好福气,不光得到了圣上的恩宠,还有一份好家世,在宫外置办了这么一份产业,三个老婆貌美如花,羡煞旁人,今日来你这坐坐才知传言非虚,这武夷山大红袍老哥哥我在宫里也不是没喝过,不过这茶到了你这儿,倒是比别处多了一番风味。”
可不是多了一番风味嘛,其实连茶都换了。
别看大夫人和二夫人平时在家里挺横,但其实她们也只是耗子扛枪,一见到这位明显是打宫里出来的人物,明显就蔫了。
不过我是谁呀,我是沈小雀啊!别说只是个宫里出来的太监,便是面对皇上,姐们也能临危不乱,说不定还能跟皇上发生一段美好的爱情呢。
于是我走上前去,给魏仁义和那位蔡姓太监行了一个万福金安,笑道:
“相公,家里来客了怎么不第一时间来通知我呢,我好吩咐厨房去准备些酒菜,让你们好好叙事。”
魏仁义笑道:
“你现在来了,也不算晚,蔡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三夫人,名叫小雀,伶俐的紧。”
蔡老太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又瞟了一眼站在远处老实得不得了的大夫人二夫人,呲着一嘴老黄牙,邪邪一笑,阴阳怪气:
“魏老弟,你这三位夫人,美是美了,可若说拿得出手,也只这三夫人了。”
我笑而不语,魏仁义则摇了摇头,叹道:
“唉,蔡兄言的太重了,她们只是夫人而已,又不是兄弟我的幕僚,要那么重心机做什么。”
蔡老太监,亦笑而不语。
他们两个就这样相对品茗,把茶叶子都嚼碎吃了下去,却愣是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在用眼神交流,也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
终于,蔡老太监开口道:
“魏老弟,咱们也是老相识了,老哥哥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开门见山的说,皇上觉得你在宫外待久了,想让你回去。”
听到回去二字,魏仁义的脸色明显暗淡了,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他马上就恢复正常了。
“蔡兄,仁义也想早日回到宫里,侍候皇上。只是这身子骨本就不争气,最近又染上了风寒,着实不太方便啊”
老蔡咧开了嘴,邪邪一笑,笑得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