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72章 魏仁义讲宫中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因为魏仁义说中了。我之前确实对他的境遇有猜测,猜想他可能是挪用宫里的款子被皇上发现了,或是因为什么事情被哪位大臣怨恨上了,再或者是别的
在七天之前,也就是魏仁义被蔡老太监带进宫的那天,我真的感觉魏府的天马上就要塌了,一切灾难都将来临,什么家产不家产的,都不重要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有些小帅的太监,每次在我迷茫失落的时候都会站出来,把我拥进怀里的太监,他又回来了。
而且回来时的状态相当之好,简直像我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一样的光芒万丈。
魏仁义轻声道:
“其实前段时间宫中的形势确实不好,事实上,从你嫁进门开始,我在宫中的地位就每况愈下,能强撑到今天不倒,多少也向老天借了几分运气。”
我抚着魏仁义的背道:
“相公,切莫这么说,就算在宫里的争斗再险恶,我也相信你能把一切都处理得妥妥当当。就算有一天,皇上真的不让你在宫里待了,你去哪雀儿也陪着你。”
我开了一个十分不负责的玩笑。
不过也不一定是玩笑,若是有一天,魏仁义真的在宫中失势了。或者情况再严重些,整个京都、天朝,甚至九州都容不下他了。到那时,我跟着他去浪迹天涯,倒也不坏。
就算不服今日魏府的风光,但能跟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在一起也是极好的。
至于他作为太监,下面的那点儿职业病在真爱和他张帅脸的光芒照耀下,根本就不是问题。其实上辈子的沈小雀,作为一名光荣的男科医生,对于男人那点事儿,早已厌倦了。
若非如此,也不会给那个丑哭了的哥们做手术的时候,失手多割了几厘米不是?
对于我的知性,魏仁义只是微笑,毕竟看他现在的状态,貌似一时半会是倒不了台了,当然也不需要我跟他一起浪迹天涯。
“为夫之所以只叫雀儿你跟我一起出来,是因为为夫知道,三个夫人中,笑花虽有些见识,但也不过只是江湖见识,跟朝堂和宫廷比起来根本像小孩过家家一样,没有可比性。而雅竹呢,她家其实跟你一样的贫苦,在江边的一个渔村里,那里的人靠打渔为生,可是鱼市的钱多半却被鱼贩赚去了,所以雅竹才那么讨厌鱼虾之类。”
说到这里,魏仁义顿了顿,两只眼睛放出炯炯的精光,看着我道:
“可是雀儿你你虽然也生在农家,可是思想跳脱,文理颇通,倒不像个务农的,屡屡有奇思妙想,有时让为夫都不禁服了你。”
我笑道:
“就连佛都说有前世,或许这些点子,都是前世攒下的,只待今世用呢。”
魏仁义点点头,说道:
“有理啊。其实在为夫,为夫宫中之事,唯一能对她说的,也只有你了,甚至若是有一天为夫真的不行了,这诺大的家业也要应在你的身上。”
我道:
“你还是别不行了,这个家我可当不起来,二夫人现在天天琢磨着生孩子呢,我可没这本事。”
魏仁义哈哈大笑道:
“竹儿有多少斤两,我还不知?由着她折腾去,她搞不出什么花样的。若是她真的搞出了什么,也算是为自己谋了份出路,为夫也不甚欣喜。”
看来魏仁义是真的什么都知道,凭他这能闻到那么别致香水味的鼻子,便是想不知道也难。
“好了,时候不早了,今日为夫就来告诉你最近宫中和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魏仁义便给我讲了一个相当弱智的故事。
这天朝毕竟是穿越者所建立的,所以在格局和体制上,多半借鉴了后世的一些东西当然,也可以说是不伦不类。许是一千年前那位钮币大帝根本就是从精神病院里穿越过来的疯子,所以他的这套制度封建变态之至,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皇上说的什么都算。
而皇上的耳朵,也什么都可以听。
所以这就导致了在天朝素有将自己家的女儿送进宫去,送到皇上身边,时不时的把大臣的想法传达给皇上,从而影响皇上决策。
魏仁义便是他老爹出于这种目的,被送进宫里的。但是由于魏仁义是个男子,不是女儿身,所以不能做嫔妃,只能做个太监。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感叹道:
“这世上竟有这么狠心的父母?”
魏仁义冷笑着摇摇头道:
“这就算狠心吗?我看也未必,就算当了太监,起码在宫中也可以享受超越常人的待遇,家里每年也会送来大量的金银供我挥霍,说残忍,倒也说不上。”
起码有一层遮羞布还没有掀开。我在心里默默地补道。
魏仁义接着说道:
“我家并不是做官的,而是地地道道的商人,从先祖那一辈就经商至今,颇攒了些家底。只是做生意难免也需要官府照拂,更需要宫中第一手的资讯,所以我在宫中一半是给家里疏通官府上的人事,另一方面则是在皇上耳边吹风,让皇上做出一些有利于家里的决策。”
我暗暗点头,魏家这个思路是好的,即便是在各项相关法规都已完备的后世,提前知晓中央政策对于商人来说仍无比重要,更莫说这个四不像的天朝了
然而围绕呢一接下来说的话,让我着实吃了一惊!
“我们家每一代都会生两个儿子,雀儿莫问我我家人是怎么生的,怎的这么精准肯定是两个儿子,你不会想知道的。”
可是魏仁义一这么说,心理阴暗如我,已经马上知道了。
魏仁义又道:
“我们家的规矩是,每一代的两个儿子,都要有一个入宫做太监,另一个则在家经商。我倒霉些,所以就在宫里,做了太监,小飞他便留在我爹身边经商。”
这样说起来,便宜好像都被魏飞占了。手头有花不完的金银财宝,还可以逛遍天下青楼,而魏仁义去只能在深宫中做一个太监,魏飞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埋怨魏仁义啊?
可是家务上的事,谁又知道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所以我也就不问了。
而魏仁义也便说到正题了。
“事情的起因,是在你还没嫁进来之前,我跟当朝七皇子之间素有的矛盾。”
七皇子名叫永夜,据说英明神武、风流倜傥,颇有当今皇帝年轻时的样子。但是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当今皇上生性风流,寻花问柳便不提了,年轻时糊涂帐荒唐事不胜枚举,便是后宫的嫔妃也有不少是带着孕便被强抢进宫嫁给皇上的。
这其中便有七皇子的母亲,这位七皇子,名头说得好大,其实他并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
所以当初七皇子降生,皇上便请整个天朝最有文化的大学士给他取名,大学士便给他取了永夜之名,意为用藏黑夜,莫乱朝堂之意。
可是近些年来,永夜以他的艳艳惊才,在朝堂上屡有过人之举。先是四次出兵抵御蛮国侵袭,后又施行变法,在全国范围内支持商业,富了魏家,也充实了百姓的腰包,可他却不是皇上亲生的。
我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便是一个标准的,融合了两代人恩怨情仇的狗血故事。但作为一个女人,一个不基不腐不狗血都吃不下饭的女人,我要拍着大腿说上一句:狗血得好!
我问道:
“相公,可是皇上不喜欢七皇子大出风头,所以让你来打压七皇子?”
魏仁义苦笑道:
“实际情况,恰好相反,圣上本人所受的是传自一千年前钮币大帝的皇室特殊教育,所以对礼法,并不怎么看重,他倒是对七皇子颇为喜欢,甚至还有想把皇位传给他的打算。”
我敢肯定,皇帝所受的所谓皇室的特殊教育,就他妈是未来天朝的坑爹应试教育。
“既然皇上喜欢,七皇子也能干,那就让他尽情表现去呗,你们还有什么别的顾虑吗?”
魏仁义露出了一个更苦的笑容道:
“事实上,若是七皇子真的那么能干,喜欢表现,也就罢了,可是就在几个月之前,我们收到了线报,七皇子在谋划一件大事。”
我睁大了眼睛,跟魏仁义叨咕了一个晚上,他总算说到重点了,他若再不说,恐怕我都要无聊的睡着了。
魏仁义用一种很小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我们发现,七皇子在谋划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
我的瞳孔一下子就收紧了,顿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了。
改天换地,这不就是谋反吗!
这位七皇子,看来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我又问道: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会把你们折腾成这样吧,在天朝不是皇上说了算吗,你们大可以把七皇子筹划谋反的事告诉皇上呀!他应该还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吧。”
魏仁义叹道:
“天心难测啊曾经有天朝风雅文人说过,女人心海底针,可跟圣心相比,女人心根本就是定海神针。”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