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73章 夫人有个小鲜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相公,这圣心,怎么个难测了?”我问道。
魏仁义叹道:
“早在前年,老太傅就比我先收到了七皇子秘密筹划大事的消息,老太傅是个做事极其认真的人,不敢怠慢,当天就入宫,将此事原原本本密奏皇上。因为当日是为夫在皇上身边听差,所以老太傅的密奏,为夫却也听了那么几耳朵。”
我暗暗冷笑,却没有说话。如果所谓的密奏,连皇上身边的太监都可以随便听上一耳朵,那它还叫密奏吗?看来这天朝皇宫内院之中,也挺乱的。
魏仁义没有察觉我对他偷听到这件事有看法,还用他那永远平静的语调道:
“皇子谋反一事,古往今来,未曾有之,原因全在天朝皇室自钮币大帝以来,对皇室的管理都特别严格。但是老太傅也非凡人,他将七皇子谋反的证据一条一条陈述皇上,还请上了证人,一番辩驳,可谓有理有据有节,可惜啊”
“可惜皇上那天恰好聋了,什么都没听到?”
我捂着小脸,冬日夜晚的风终归有些冷,冻得我的小脸凉飕飕的,魏仁义见我冷了,便用他自己温暖的手揉搓着我的小脸,继续说道:
“若是圣上的龙耳真的聋了,那倒好办了,太医院人才济济,就算只剩一根骨头都能救回来。可问题是,圣上他身体好得很,没聋啊,老太傅的话他听得真儿真儿的!”
可是这位皇上,也不知是接受钮币大帝那来自未来的知识没接受全,还是他这人先天脑瘫,对于老太傅的冒死上疏,皇上给了另一种解释。
我把两只冻得有些发凉的手,塞进魏仁义的袖子里,用他的体温温暖着。而他虽然在我刚伸进去的时候一激灵,不过还是忍住了。我一边暖着手一边问道:
“相公,老太傅这么有说服力的上奏,皇上说什么了?”
魏仁义叹道:
“天心难测啊圣上当年对老太傅说的话,为夫琢磨到今天,仍是觉得不甚通透,不过大概意思却也死记硬背下了几分。圣上的意思大致是,只会吃老本的皇上不是好皇上,只会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而不能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二代不是好二代。皇上还说,老太傅列举的七皇子谋反的证据,虽然偶有操作违规之处,但是以七皇子的身份这算不得什么,毕竟没有特权的皇子还算他妈什么皇子。”
我挑了挑眉,皇上这些话,乍听起来有几分道理,但是根本经不起推敲啊!七皇子在下面谋反,串联权臣,纠结兵马,被皇上说成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到底是有多爱这个便宜来的儿子啊!
“相公,真想不到堂堂皇上,还会有这么鬼扯的一面。”
魏仁义苦笑道:
“这就鬼扯了?圣上那天说了不少话,更鬼扯的还在后头呢。”
其实就像我所说,无论皇上怎么给七皇子找借口,他纠结势力谋反都是铁一样的事实,黑的是不可能只靠说就变成白色的。
可是这位皇上,他的口才实在是太好了。
据魏仁义说,当时老太傅不管皇上鬼扯的那些个,将七皇子谋反的关键证据拍在皇上的御案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说请圣上定夺。
铁证如山啊!七皇子就是拉帮结派了,就是意图谋反了,可是皇上这张嘴也确实说出花来了。
魏仁义摊开双手道:
“当时圣上给七皇子的行为定了个性,叫做自主创业!说是在今天的天朝,皇子们没有具体的分管事务,都像无业游民一样。可是唯独七皇子,在这样一个行业整体萧条的情况下,没有跟随大趋势低迷,而是选择了站到风口浪尖去!利用皇子的身份优势,整合了多年来的人脉资源,发展自己的势力,不光解决了自个儿没事干的问题,还解决了无数人的就业问题”
我沈小雀,郑重宣布,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可魏仁义还在继续向我说着这位天朝皇帝的神论:
“后来圣上还专门给七皇子颁发了自主创业勋章,还在全国范围内鼓励大家,都向七皇子学习,向七皇子致敬,还为了七皇子特地给自主创业这个行为下了个定义”
我开口接道:
“劳动者主要依靠自己的资本、资源、信息、技术、经验以及其他因素自己创办实业,解决就业问题。”
魏仁义愣了愣,显然对于我随口就能说出目前被宫廷列为二级机密文件里的段落有些惊讶,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而已。毕竟我沈小雀是如此的与众不同,而他早就发现了。
“不愧是,雀儿,果然生而知之,不错圣上当初就是这么说的,唉,结果”
结果魏仁义没有说出来,他解下了大红披风,将披风披在了我的身上,这是他第一次脱衣服给我穿。
魏仁义的大红披风像是丝质也像是皮质,很厚重,所以能挡住风雪。而与厚重相伴的就是它同样也很暖和,披着大红披风,我一下就不冷了。
“回去吧,鸡快要叫了,花儿和竹儿该发现我们出去了。”
我笑道:
“呵呵,莫说回去,怕是咱们出来都没有瞒过那两个女人的耳目吧。”
魏仁义闻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但是他也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同我的说法。说起来,内宅妻妾间的争斗,寻常的男人或许不懂其中的惨烈,但是魏仁义是谁啊?他可不是寻常的男人,他是太监啊!在皇上的后宫里都穿梭自如还混得风生水起的太监!
我跟大夫人二夫人玩的这些把戏,在别人眼里可能蛮有新意,但是在魏仁义这个游走于皇上嫔妃之间的太监来说,也只是小儿科罢了。
“相公,雀儿刚才听你说起皇上表彰七皇子之后的那一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相公你又欲言又止,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方便说说让雀儿乐呵乐呵吗?”
然后我便看到了魏仁义便秘一样的表情。
“其实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当年,圣上是前半年表扬七皇子的,然后后半年,朝廷基本上就光忙着剿匪了。”
扑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结果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啊,这种自主创业都被鼓励,那土匪四起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魏仁义把我拉了起来,搂进他怀里,暖了暖,然后道:
“不知道为什么,圣上对七皇子格外的偏爱,以至于为了要表扬七皇子一次,剿了半年的匪,而且时候还夸赞七皇子剿匪有功。唉,其中缘由,不为外人道啊,日后雀儿你或许有机会知道原因吧。”
说完,魏仁义就带着我回家去了。
我们回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魏府的鸡当然没有叫,因为魏府最后一只鸡已经被子书一剑给宰了,被我给吃了。
我跟魏仁义悄然回到房间,谈了一夜话的我们,此时都有些倦了。于是我除下了身上的大红披风,魏仁义脱下了锦衣,两个有些冰凉的身体,就这么抱在一块儿,在被子里相拥而眠了。
我发誓,这是我嫁给魏仁义之后跟他睡在一起最舒服的一次,没有蹭来蹭去,也没有用牙咬人,更没有哭哭啼啼,有的只是一个有点小帅的男人,和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无比温馨的相拥而眠。
第二天,照例,我沈小雀的人生没有早上。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魏仁义跟我在一起久了,多少也沾了些我的习性,就比如智慧、美貌、伶俐、学识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懒。
我醒了,他还没醒,从这一点来看,他已经青出于蓝了。
我侧卧在魏仁义身边,细细的端详着他,越看越顺眼,最后流下了几滴口水。
“相公他可真好看呀,唉若是在前世,谁又能想到我沈小雀能跟这么好看的男人睡在一起呢?比女儿家还要好看,也难怪皇上舍不得放他回来了。”
就在我沉浸在一种名为“我的老公是魏仁义”的快乐中时,小银儿如以往一般没规矩的推门就进来了。
“夫人夫人!出事了,大事不好了!”
小银儿如一阵欢快的风一般,跑到我的床前,她没有注意到魏仁义还躺在我的床上。
“夫人,好消息啊,好消息,为了贯彻落实皇帝提高整个天朝服务业颜值的有关规定,咱们魏府也举行了一次下人招募活动。这次招来了几个特有型的小帅哥,都是十六七岁,虽然可能没发育完全,但都是十足的小鲜肉啊,绝对符合夫人您的标准!”
银儿很兴奋,所以在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串之后,还雀跃着看着我,好像想让我表扬她。
而就在这个时候,银儿发现魏仁义也躺在我的床上了。
也是就在这个时候,魏仁义醒了,他坐了起来,眼睛里有些迷茫,就像一个地球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火星一样。
不过魏仁义的迷茫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他就恢复原状了。
他疑惑的盯着银儿,盯得银儿直发毛,然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
“咱们府里什么时候招进小鲜肉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