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85章 魏家人岂容人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魏仁义紧锁眉头,雷霆大怒道:
“竹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快快如实对为夫说来!”
大怒还不够,魏仁义还拍了下桌子,好像他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单纯的用语言来发泄了。想来是昨天晚上刚刚毕业,今儿个正是火气旺盛的时候。
积累了快三十年的男人心火一朝爆发,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二夫人的事可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可二夫人依旧没有说话,低着头,楚楚可怜,两只眼睛泛起了水雾,表情更是可怜的都要往下滴水。
魏仁义怒意未消,他昨晚把我办了,正是意气风发,扬眉吐气的时候,合格时候有人敢不给他面子,触他眉头,结果一定是想死都难。
而以我沈小雀的善良,这个时候当然是把玉手搭在魏仁义脸上,温柔一笑,然后煽风点火:
“相公,这还用问?二姐跟娘家兄弟叔伯的关系不好,在咱们家里是个人就知道,这次回去哪怕是二姐的父亲欢喜,其他人怕也不会让二姐好过了些。”
虽然我夹枪带棒的说了好几句,但是二夫人却一次嘴也没还,老实急了,看来在家着实是受了不少的委屈,连跟我争吵的心思都没了。
魏仁义看着二夫人,看了良久,他的眼神里带着怜惜,但怜惜之意却远没有昨晚我温柔如水他激情如火时那么怜惜。二夫人虽然是一个太监名义上的太监的妻子,说得难听点是对食,可二夫人是魏仁义的人,无论是魏仁义背后的宫廷,还是魏仁义背后的魏家,哪怕仅仅只是魏仁义本身,他的尊严也是不容践踏的。
这个年头,太监都这么威风,着实讽刺之极。
“大胆!放肆!把我魏府的夫人当成什么了?”
二夫人见魏仁义是真的怒了,慌忙下拜道:
“老爷,我家人虽有过错,但毕竟是我的家人,老爷恕罪啊,莫要责怪于他们,哪怕他们有滔天过错,竹儿这里给老爷磕头谢罪了!”
魏仁义深深的看了二夫人一眼,虽然此时火气正盛,但厚道的魏仁义还是没有当着二夫人的面就迁怒于她的娘家,只自己强压下心中的火儿,勉强挤出三分笑意道:
“好竹儿,莫要多想,难道在你心里为夫便是那样小肚鸡肠的人吗?咱们家的事儿,世人多有误解,也属正常,但只你们三个懂为夫的心那便够了,又何时怕人家说过闲话?你且回去休息吧,这事儿暂且算了。”
二夫人毕竟还是心挂娘家,担心魏仁义迁怒于他们,自己那较为贫寒的家庭承受不住他的怒火。所以她一听到魏仁义不再追究了,登时大喜,千恩万谢的退下了。
魏仁义在这个过程中,都微笑着,和善极了,二夫人走的时候魏仁义还给了她一个拥抱,好一阵的安抚。
不过魏仁义没有吻她。
我问过魏仁义,他到底有没有像对我一样,对大夫人和二夫人做过抱抱、亲亲这类亲密的事情,魏仁义极羞涩的低下了头,意思是有。我又问魏仁义,他跟大夫人和二夫人最亲密的接触到了什么程度,魏仁义又羞涩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这我就知道了,他们只亲密到亲吻嘴唇的程度。可是我再往下问的时候,魏仁义就说什么也不告诉我了,想来接下来的内容就有点少儿不宜了。
二夫人离开以后,魏仁义的脸色冷了下来。不但是脸色冷了,就连整个屋子的温度也降了下来,他身上本来让人安静凝神的檀香味,已经有了一点肃杀的味道。
“欺人太甚!!”
二夫人走后,魏仁义好像一下子被抽干了自制了,跌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见魏仁义这般生气,我抚了抚他的脸,感受着他那精巧绝伦的面庞下在颤抖抽筋的肌肉,笑道:
“嘻嘻,雀儿一直觉得相公是个沉稳的人,想不到一遇到事情,相公也这么沉不住气啊。”
魏仁义虽然生气,但却理智未失,还知道我是帮他毕业的功臣,他的第一个女人,所以他强压下了怒气,转过头来对我柔声道:
“唉,雀儿,虽说我与竹儿没有夫妻之实,对她平日里做的一些事情也并不都看得惯,但她也是我三媒六聘娶回来的夫人,就算她的娘家看不起、不喜欢他们这个女儿,也看不上我魏仁义,好!这都可以!看不上我魏仁义可以,毕竟我在世人的眼中只是一个太监,但是看不上我魏仁义的家人,这可不行!”
魏仁义这些话,说得底气十足,火气十足,可见他当真把自己另外两位没发生过关系的夫人放在了心上。
不过,若是魏仁义没有这种心性,哪怕他长得再帅,我也不会真的把自己交给他,正是因为我看出了他是真心对我们好,才会让他做我的依托。
当然,我沈小雀这么高尚的人,说的当然都是精神层面的事情,至于肉体层面嘛爽一爽,好像也不是什么伤风败俗的事,哈!
魏仁义勉强消了消气,问我道:
“雀儿,为夫现在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断了给竹儿娘家的金银供养,再让当地官府找点茬儿,苛责一番,折腾他们十天半月,教他们知道知道厉害,再叫竹儿回娘家省亲,你以为如何?”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诚然,魏仁义的办法,着实不错,可以有效的起到惩治二夫人娘家的作用,但是他们毕竟是二夫人的亲人,魏仁义的惩治手法有些生硬了,程度也重了少许。
如此惩治,虽然会让二夫人的娘家人害怕,也可能会诚惶诚恐的给二夫人跪下舔脚,但是他们和二夫人之间的亲人情分可能也就彻底绝了。
甚至还会对魏府憋上一口怨气。
魏仁义看到我的反应,便知我并不赞同他的想法,便问我道:
“既然这样,雀儿你有什么好办法,快快说来,莫吊着为夫胃口了。”
我撇撇嘴,给魏仁义使了个眼色,示意妹纸我很冷。魏仁义当即会意,十分孝顺的把衣服脱了下来,披在了我的身上。
摆够了谱儿,我才道:
“相公,你在宫里当了这么多年差,岂不闻恩威并施?你先前的那些举措,着实是可以好好教训二姐娘家一番,但是同时也得罪了他们。虽说二姐平时并不怎么回娘家,但毕竟是亲人啊”
魏仁义点了点头,示意有理,又道:
“有理有理,既然这样,雀儿你有什么好办法,且说来为夫听听,这些家事,为夫都依你。”
我掩着嘴偷笑了一下,问道:
“相公你近来在家待了不少时日,雀儿也没见你回宫去,想是皇上给了你不少假期?”
魏仁义点了点头道:
“圣上恩典,知为夫近来身子不大爽利,所以放了为夫两个月大假,暂时倒是可以不用回宫去了。”
我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一家人一起去二姐的娘家一趟不就是了!就算她的娘家人看不起她,对她不甚尊重,但是他们总不至于连相公你的面子都不给吧?虽然他们都认为你是太监,但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魏仁义眼睛一亮,走上前去,一把把我拥在怀里,两眼饱含热泪道:
“雀儿,当真是个好办法!妻子受了委屈,丈夫登门为她出气,无可厚非啊!找当地官府苛责一家人的事儿,说出去也不太好听,但我若亲自上门去,便是圣上都挑不出我的毛病来啊”
魏仁义在我脸上啄了一下道:
“雀儿,你可真聪明,有时候为夫都觉得,你的智慧,当不在任何一个男子之下你就像从天上来到这个世界一样,你的想法太新奇了”
我道:
“相公,若我说我来自未来,你信也不信?”
魏仁义一脸凝重的看着我,郑重的点了点头道:
“我信!”
我没有答是,也没有答不是,只是搂住了魏仁义的脖子道:
“相公,雀儿倦了,带我回去吧。”
魏仁义点了点头,将我抱起,便往房间去,在回房间的路上,我们碰到了大夫人。
大夫人看到我和魏仁义的这种造型,愣了一愣。
这特喵的什么情况,三夫人被老爷公主抱抱在怀里,这是什么意思?
“老爷,雀儿妹妹,你们这是”
大夫人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脸上的惊慌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这也难怪。
原来魏仁义这人,跟别人不同,他虽疼爱自己这三位夫人疼得紧,但却从不在外表露,只关起门来疼爱。且疼爱也只限于抱抱、亲亲、蹭蹭,却从没有公主抱这个项目,因为魏仁义一直自诩身体孱弱,从不做能表现他体力强的事情。
所以,魏仁义公主抱着把我抱在怀里,这对于大夫人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了。
魏仁义道:
“花儿,莫多心,雀儿最近身子弱,我这是要送她回房间呢。”
大夫人对魏仁义行了个万福道:
“老爷,花儿没有多心,老爷一向是一碗水端平,雨露均沾的。”
她把雨露均沾这四个字咬的特别死,让魏仁义脸色登时就一变。
不过他随即调整了过来,对大夫人道:
“花儿,若碰到竹儿,帮为夫告诉她,我们全家可能要去海边一趟了。”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