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90章 书香门第岂无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皇上为什么让这一路上所有的关卡守卫和海州知府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没看到我们呢?这是一个问题,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用魏仁义的话来说就是天心难测。
魏仁义现在把这个问题丢给了我,让我跟他一起思考。
可是我沈小雀现在却困了,舟车劳顿,今天一大早又被魏仁义摸屁股摸醒,又到知府衙门跟海州知府磨叽了半天,其实我是困的紧啊。
“相公,圣上的心意,绝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揣测到的,不过以雀儿之见,像相公与圣上有这种不正当的亲密关系,圣上做的事应该都是为了你好,不会坑你害你的,所以咱们干脆就圣上咋安排咱们就咋受着得了。”
魏仁义转了转眼珠,我说的这几句话,他越琢磨越有道理,越琢磨越高明,到了最后把他感动得,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在我脸上亲个不停,搞的我今天睡前不用洗脸了。
“雀儿你说的也对,以圣上胸怀,当不会趁我们这次出行对为夫做些什么,所以我们就领受圣恩,静观其变吧。”
魏仁义后面好像还跟我说了些什么,可是我完全都听不到了,因为精力和体力双重透支的我,已经昏昏睡去了。
这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春色满园的梦,我梦到了一个男人,拉着我的小手,在希望的田野上不停地驰骋。他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带着我不断的奔腾!
奔腾着!
我看他的面目,模糊不清,但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帅得一比!
他的脸庞,既有着魏仁义的狷狂邪魅,又有着子书一剑那般的冰冷高洁,而他两臂上结实的肌肉,在向我昭示着他那无与伦比的爆发力量!
“啊!啊!啊!”
仍在睡梦中的我叫出了声来,梦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梦与现实这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位面也开始重合。
最终,我醒了。
“相公,我做了个梦”
魏仁义在我身上,浑身是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此时他那两只原本清澈的眼睛里全都是血丝,鼻孔也放大了,虽然气喘如牛,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与风度,只会让平时被一股子儒雅范儿包裹的他显得更加有男人味了。
而他身上的味道,自然也就从檀香味变成麝香味了。
“呼哧呼哧,雀儿,你做了什么梦啊?”
至于说魏仁义趴在我身上做什么,以我们目前的关系,再加上搓澡那纯洁善良的脑洞,你们就自己发挥去吧。
刚睡醒的我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魏仁义到底在对我做着怎样的事情,叫道:
“啊!啊!大力一点,大力出奇迹!”
虽然魏仁义不知道后世那位高端玩家洪大力少爷的英雄事迹,但是他还听得懂人话,我既说了,他便依言行之,然后春色就从我的脑洞里,扩散到了这整个房间里了。
将结束的时候,魏仁义喘着气问我道:
“雀儿,你你刚才到底做的是什么梦啊?”
我指了指魏仁义那仍在大力出奇迹的部位,也精疲力尽的喘着气道:
“相公,还不就是那个梦吗,你你这坏人,趁着我睡着了欺负我”
我们两个都没有力气了,相拥而眠了。
索性梦境是无边无际的,而梦境里的人也不知疲倦,行为无休无止,所以在梦境里,我跟魏仁义又是一番巫山云雨。
当然,这就完全是纯洁的精神领域的事情了。
第二天一早,魏仁义拥着我出去跟大夫人和二夫人吃早餐去。
虽然我们住的只是朝廷设下的普通驿馆,但毕竟是官家的产业,属于赔死也不心疼的败家玩意儿,所以应有的设施一应俱全,我们的早餐也很丰盛,其中还有不少海州的特色风味。
早餐时,魏仁义对二夫人道:
“竹儿,我们已经到达海州了,昨天也整顿了一番,旅途的疲惫基本已经洗去了,是不是今天就去岳父大人家看看?”
说起去她的娘家,二夫人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个激灵,眼神躲躲闪闪,身子也瑟缩着,最终才道:
“老爷,家里近期,可能有些活儿没忙完,并不太方便接待,要不老爷便再缓两日再去?容竹儿先回去安排一二,这样也好让家人好好接待老爷和姐姐妹妹。”
二夫人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她回去先跟家里人通报一声,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跟他们说清楚,也把我们的来意和忌讳对他们透个底。就算她的娘家人对她再差,再横行无忌,无理取闹,可面对魏仁义这个每年不知道要搭多少钱在他们身上的金主,多少也要收敛一二。
于是,这么一来我们一行人到二夫人娘家的时候,自然是相安无事,天下太平了。
魏仁义轻轻摇了摇头,眉宇间隐约能看到一丝无奈。
我一直认为魏仁义是有智慧的,他的智慧并不下于我,我沈小雀是一个后世穿越过来的人,所以我能够看出这个天朝的一些问题,因为我的姿态是比较超脱的。可魏仁义却是土生土长的天朝人,身后又有一个大的家族,可以说他整个人都跟天朝的系统牵涉在一起了,根本无法分割。
可是他却依然能对事务有着十分精准的判断和积极的态度。
这个太监啊呸,我一直相信,我这位相公,他走在了时代的前面。
二夫人这点小心思,他又怎会看不出呢?
“竹儿莫想了,岳丈家,咱们今天是去定了。”
魏仁义做事,一向是雷厉风行,他平常不总是做决定,因为他一直自诩是民主的家长,但是他一旦开口决定一件事情,就不容置疑。
所以二夫人也放弃了先回家安排的打算,毕竟是自己的娘家人,魏仁义就算再心疼自己,再想为自己讨回公道,他也不会过分的为难他们。
“好吧,既然老爷心意已决,那我们便去吧。不过去之前有些事情要先告与老爷知,虽然我们家在我这一代已经没落,但是在之前也是读书人,老爷子虽说没什么讲究,但是我有两个哥哥和嫂子,现今虽家贫但也读着书,读了许多年却连学也不曾进,不过书香门第的那些规矩倒是留了个十成十,还望老爷去了以后给我们家留点脸。”
魏仁义好像是点了点头,可以说是答应也可以说是不答应,让二夫人摸不着头脑。
我却在心里暗笑着。
二夫人这个人就是这点最可爱,总是幻想着世界那么美好,或者说幻想着别人都是傻子,只她自己是聪明人。
她让魏仁义给她的娘家留那么点脸面,殊不知我们这一趟来海州的目的就是来打脸了,若不是这样,我们来这穷乡僻壤搞个毛啊。
不过无论如何,我们上午就上门去了。
我们一行人中,我不但爱睡懒觉,还爱睡午觉,人生中别说没有上午,就是中午都少。而大夫人和二夫人她们为了博得魏仁义的好感虽然勤快的紧,但也仅限于起早,每天中午她们也都要睡上一个美容觉,一直睡到太阳落山。可以说,在魏府,就没有一个睡得短的人。
我们这么一群瞌睡虫之所以去二夫人家那么早,其实是我们想在他们家蹭饭。
二夫人家的房子,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半旧不新三间大瓦房,其中两间可以看得出是常住人的,房顶有肉眼可见的修缮,而最里面不透阳光的那一间,那叫一个年久失修。
比起我们路上住过的破庙,强点不多。
在门前,二夫人向我们介绍着:
“旁边这两间是我两位哥哥的住所,最里面是我老父亲的。对不起老爷,我把您给我的银子,补贴到娘家了”
魏仁义一脸严肃,摆了摆手道:
“人之常情,何错之有?好竹儿,我们今次可得好好拜访拜访你两位哥哥。”
访二夫人的娘家,一下子就变成访她的两位哥哥了,这真可谓是冤有头债有主了。
魏仁义遣小奴上前去扣动门环,不一会儿里面就有一个妇人出门来迎。二夫人说这是她的二嫂。
虽然我们来得没有任何征兆,而且架势很大,真可谓是不速之客。但我们可以说是他们家的财神爷,所以二嫂还是把二夫人的两位哥哥都叫出来迎接我们了。
二夫人的两个哥哥不愧是亲兄弟,都长得跟竹竿儿似的,一脸的穷苦,简直就是一对筷子。
我特别佩服他们的夫人,住得这么近,居然每天都能从一对筷子里主动挑出自己的相公,这眼力可以说是一绝了。
他们的态度都还不错,让我们坐下来奉茶。魏仁义捧着茶杯,看了看我。
我不说话,只偷笑着对他眨了眨眼。
如此魏仁义便会意了,漫不经心的问道:
“听竹儿说府上曾是书香门第?”
二夫人的大哥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一种骄傲。
“回姑老爷话,是的,我太爷爷那辈是进士,爷爷那辈是举人,到了我父亲这辈儿,便只是个秀才了,我们兄弟俩不才,没有门路,还不曾进学,但祖上确是书香世家。”
魏仁义点了点头,依旧漫不经心的说道:
“进士、举人、秀才如此说来,那我大天朝地大物博,可以说几乎全都是书香门第了。”
这句话,一下子就堵住了二夫人两位哥哥的嘴,让他们没法继续吹嘘祖上的丰功伟绩。
不过魏仁义说的确有他的道理。
书香门第究竟是什么?其实它没有一个完整的定义,不过是哪户人家觉得自己家这些年来,墨水吃得够多了,所以就在自家的头上安上书香门第这四个大字,显得比较风雅。
其实,都是一个玩意儿。
二夫人娘家所谓的书香门第,在魏仁义看来,不过就是一个老进士、老举人、老秀才,总共三个勉强算是读书人的一家子罢了。
莫说是进士,便是寻常的一二品大员,见了魏仁义也都客客气气的,因为魏仁义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深得圣心。
讨领导欢心,比你的出生重要多了,至于二夫人娘家那些所谓的读书人,在魏仁义眼里直如阿猫阿狗一般。
闻出了魏仁义话中的不屑,二夫人的大哥低下头,不再说话了。这或许是他生性比较刚直,毕竟谁被当着面戳了自家短处,都不会好受,不再理魏仁义已经算是厚道人了。
可二夫人的二哥却油滑一些,见魏仁义有意刁难自己兄弟二人,哪还敢跟这位财神爷姑老爷硬干?忙捧着茶碗堆笑道:
“姑老爷,莫跟我大哥动气,他就是那么驴,打半天都走不了一下,咱们家也不过是蒙祖上余荫罢了,到了咱们这一辈儿,惭愧得紧呀。”
魏仁义接过茶来,微微躬身,对自己的二舅哥行了一礼道:
“果然书香门第,家风高洁,仁义倾慕已久。”
说完这话,他便不说了。
毕竟魏仁义装了这么多年的太监,男性体征二十多年没用过,若不是我给他毕业,他都要生锈了。
更要命的是,这些年压抑自己装太监的日子,让魏仁义的性格变得特别绵软,特别能隐忍。
若在宫廷那种地方,这种性格的确能让他得到更多的圣恩,也能让他规避很多的风险。
可这也导致了他在踩人的时候,也留上那么一线,结果别人没踩的怎么地,自己也没消气,最后大家各自揣着恶心回家。
我知道这个时候,该我出马了。
于是我对魏仁义眨了眨眼睛,魏仁义微微颔首,之后就开启了看戏模式。
于是我站了出来,嬉笑着道:
“早就听人言二姐姐的娘家是书香门第,今日见了大舅和二舅一身的书卷气,果然名不虚传,一家都是读书人!不过小妹有一事不明,不知当不当问?”
二夫人的二哥见我一脸的人畜无害,应该不会问出什么刁钻的问题,便大方的说道:
“这位小妹妹但说无妨!”
于是我笑问道:
“即是书香门第,为什么小妹没有闻到任何的熏香气味呢?待客不是要点香的吗?没有香味也就罢了,只是怎么一股子鱼腥味呢?”
鱼腥味三个字从我口中吐出来时,二夫人的两对哥嫂,登时变了脸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