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95章 代表圣人训你们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这这莫非姑老爷认为,我们兄弟二人,没有学文的资格不成?”
魏仁义翘翘眉毛,看了看我,意思是:雀儿,这俩人被忽悠住了,要不你来呲他俩两句?
我耸耸肩,努努嘴,意思很简单,姑奶奶懒得搭理他们了。
于是魏仁义只好继续板着脸,对余氏兄弟点了点头道:
“不错,依仁义之见,二位舅哥怕是没有学文的余力啊。”
这“泛爱众,而亲人。有余力,则学文。”是儒家经典启蒙读物《弟子规》第一章的片段。
意思很光棍,就是说你首先要做一个好人,要大爱,要爱人民,要时时刻刻想着为人民着想为人民服务,做到了这些如果你还没被折腾死,那你就可以学四书五经了。
其实以这个标准来说,大天朝一大半的读书人都不合格,都没有所谓的“余力”。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太模糊的标准了,如果只有好人能读书进学,那坏人又当怎么办呢?更何况好人坏人又没写在脑门上,实在没法辨别。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学问大了以后,好像品德也就高尚起来了,既然这样谁还在意区区弟子规中的小小篇章呢?
所以天下读书人其实是牙根没把这句话当回事的,事实上他们连论语都没当回事过,反正写八股也不怎么用得着。
不过这毕竟是儒家的经典著作,想要读书进学,无论如何在明面上都是要给点面子的,所以当魏仁义提到这句话的时候,余家兄弟都愣住了。
他们的心里可能在想,这位妹夫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引用如此扯淡的话跟我们谈一个如此扯淡的话题。
不过因为弟子规的特殊性,扯淡这两个字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的,就连意思也不能表露出来,要不然他们这辈子可能都不要指望读书进学了。
所以余家最会说话的老二,只得尴尬的笑笑,对魏仁义说道:
“妹夫,我们兄弟俩平日里也算刻苦用功,老父也在家中奉养,对邻里相处也算过得去,怎么就没有余力来学文了呢?”
看看吧,连姑老爷这么亲切又把地位略放在对方之下的尊称都不用了,直接叫上了妹夫,显然这层脸几乎已经撕破了。
余家老二管魏仁义叫上了妹夫,魏仁义也没客气,亦不再叫“舅哥儿”这个比较亲切的称谓,而是开口道:
“内兄虽然苦读多年,在当地没有大的善举亦没有恶名,然百善孝为先啊。我听闻内兄今年问竹儿要了两次修缮房屋的银钱,我们魏家不差这点银子,便是为余家置办一处大宅也不算什么难事儿,但是内兄好想把这些钱都用在了自己房屋的装修上,老岳父的那间瓦房瓦可都快没了啊”
余家老二低头不语了,聪明人跟蠢人的区别其实并不是很大,有时候区别仅仅就在于聪明人比蠢人更会做缩头乌龟而已。
可是余家老大却不是什么聪明人,正相反他又蠢又直,所以他憋得脸红脖子粗道:
“那是因为”
没待他说完,我便笑嘻嘻的抢着说话,堵住了他的嘴道:
“那什么都不因为,相公你接着说!”
于是魏仁义继续说道:
“虽然我不曾参加过科举,但早年也曾是读书之人,这书卷,直到今日也未放下,发迹的秀才、举人,也见了不老少,对读书进学还是有所感悟的。读书人,读的是谁的书?孔圣人的书,大内兄你说妹夫我说得可对?”
余老大脸色发青,却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点了点头。其实他不同意也不行,因为自古以来,儒家思想便被捧上了神坛,孔夫子更是被尊为圣人,以至于后世无论是臣子还是君王都对孔子这个人推崇备至,不断加封,到了天朝其地位和封号加起来,恐怕要超越一切诸天神圣了,便是玉皇大帝怕都只能给这位提鞋而已。
所以魏仁义提到了孔圣人,余老大就算再不想认同他的观点,也不得不忍着恶心点了点头。
哪怕在现在的读书人心里,其实孔圣人也就那么回事吧,天老大,孔老二嘛。
魏仁义笑着又道:
“既然天下所有的读书人都是孔老夫子的门生,那读书人到底该如何行事,方不负孔夫子的教诲,才能有权享受孔圣人的遗泽呢?”
余老大语塞,便道:
“还请妹夫指教。”
于是魏仁义就大大方方的指教起来了。
“弟子规,圣人训啊莫非大内兄当年读书的时候,只读了四书五经等等一切可以加官进爵的学问,却不曾读过孔圣人为他的门生弟子专门制定的戒条吗?”
说实话,天下的读书人,怕是有一半都没读过。
读过的那一半,还是启蒙的时候,先生恰巧用的是《弟子规》,而不是三字经。
可是这话,哪里能这样明着说嘛。
魏仁义利用的就是余家兄弟都是读书人的这个弱点。既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好!你们高!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读书人的老大是谁,这咱都是有据可靠的,那咱们就喀喀喀,用证据说话呗!
事实证明,孔圣人当年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在后世有如此多的弟子,要不他老人家又怎么会把做个君子的难度定义得那么高啊。
在我看来,综合所有儒家经典里孔圣人对儒家谦谦君子要求的话,那这个最贤德的人,根本就不他妈是人了。
起码余老大就被一本弟子规给问住了。
余老大脸红脖子粗,最终还是道:
“妹夫说得对,弟子规是圣人之训,我们这些读书人,当以此为基准”
说到基准的时候,他明显就已经没有底气了。
对方怂了,魏仁义也不是对人家穷追猛打的人,事实上他根本就懒得说话,因为跟这种不怎么孝顺的人说话,有点掉价。
不过我沈小雀是最不怕掉价的了,事实上我对折磨他人这件事怀有极大的兴趣。
于是我道:
“咳咳,那个我相公刚才都说了,弟子规,圣人训。也就是谁说弟子规,都能代表圣人训斥你们,你们只能老实听着,不许顶嘴!”
能言善辩的余老二赶在余老大开口前道:
“妹妹,这圣人训的训不是”
我一瞪眼睛,把他接下来的话瞪了回去道:
“都说了不许顶嘴,还敢顶嘴?”
在我说话的同时,我身后有七八个小厮做出了要执行家法的架势,甭说余老二接下来的话了,没尿裤子都算他们兄弟胆色过人了。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时一直沉默着不吭声的二夫人发话了:
“雀儿妹妹,还是算了吧,他们毕竟是我的哥哥”
说到哥哥二字,二夫人的眼圈儿都红了。虽然二夫人没有像我与魏仁义一样,发生过那样亲密的关系,但是男人都是一个鸟样,看到美女可怜巴巴的抹眼泪,男人就会忍不住生出怜悯之心来。
所以魏仁义赶忙把二夫人搂在怀里,不住的安抚着,另一边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继续,但是快点。
于是我道:
“虽然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很好欺负,但是既然当年孔圣人留下了弟子规,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代表圣人训训你们吧!”
“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当然,咱们毕竟都不是圣人,生活难免有意外,生硬的要求守信实在是难为你们了,但是圣人首先讲的孝悌二字,扪心自问你们做到了吗?”
说到孝悌,余老大低头就不说话了。他这人比余老二老实些,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总算也知道不怎么样,所以我说到孝悌的时候,他的心就虚了。
我看了看余老大,转过头来对魏仁义点了点头,示意这人还有救,可以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挽救他一下。
可是余老二的脑子比余老大活泛一些,脑子活的人一遇到被紧逼的情况,第一反应并不是承认自己的错误,而是想办法逃避推脱。
于是余老二道:
“妹子,你这可就冤枉我们兄弟俩了,莫说圣人之言,便是民间也有百善孝为先的说法,故此我们兄弟二人一直以来都兢兢业业,供养老父,从未有半点怠慢。有多少的儿女把老人赶出家门,可是我们虽然家境贫寒,却仍侍奉老父于身边,不孝之名我们确实担不起啊。”
我嗤嗤冷笑,指了指二夫人道:
“孝被你圆过去了,那梯呢?”
余老二笑了:
“若是我们兄弟姐妹之间不友爱,姑老爷又怎会带着我妹子,回家探亲来呢?”
啪啪!
我鼓起了掌道:
“人才啊,这些年埋没了,你不中状元真是天理难容!就算不参加科举,做个讼师,怕也是天下第一了。”
余老二笑着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都顺承了。
我退了下去,没有继续跟他磨叽。
跟一个可以没皮没脸到跟美女扯皮的人扯皮,着实是一件很跌份儿,也很浪费姿色的事情。
与其站到前面,让这俩孙子都看几秒钟我的绝世容颜,倒不如让更适合扯皮的人来扯皮。
于是我到魏仁义身边,把二夫人从他怀里扯了出来,将二夫人推到了她两位哥哥身边,在她耳边悄声道:
“代表圣人,消灭他们吧。”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