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女频频道 -> 太监的宠妻

第101章 扯淡的后宫生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渺仙轻轻地走了。
楼船在海面上,飘然而过,就像一叶浮萍,让人伤感。想起渺仙离开了天朝皇宫之后孤苦伶仃的日子,魏仁义的眼圈都红了。而想起我与渺仙的一度春宵,和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法再碰到第二个像渺仙一样美丽又有特殊爱好的姑娘,我的眼圈也红了。
“相公,渺仙她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吗?”
此时楼船已经走远了。
楼船虽然很大,但是跟广阔无际的大海比起来,那实在是太渺小了。
大海是蓝色的,楼船整体是粉色的,虽然有颇多的装饰和雕花,但是在蓝色的大海上看起来,就是一朵白云。
“雀儿,放心吧,渺仙她不是平头百姓,身后亦有大的背景。虽说圣上是怜惜她的绝代倾城才放了她出来,但是她背后的势力却也在圣上的考量之中想来是圣上临终之前有过权衡,这才放了她吧。”
我点了点头,扶着魏仁义,在亲兵的保护下回驿馆去了。
现在亲兵还是在保护我们,过上几天,可就不一定了。
回到驿馆之后,二夫人还没有醒来,大夫人依然在照看着她。
我瞪大了两只眼睛,像死鱼一样盯着魏仁义看,把魏仁义看得直发毛。
“好啦好啦,既然你对我们过去的事那么好奇,那为夫就把宫中的事情告诉你吧。”
我这才喜笑颜开,搬来了小板凳儿,又找来了瓜子,打算听一个很长的故事。
魏仁义皱着眉头,眼珠不停地转啊转,好像在权衡着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不成?
“相公,咱们俩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不管你在宫里发生过什么事,哪怕你不是去当太监,而是给皇上当娈童我都能接受得了!你就放心大胆的跟我说吧,重点说一下你跟渺仙的关系,我看你们俩有故事啊”
魏仁义的头上,满是冷汗。
他用一种带着惊惧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最终,他道:
“罢了,我再怎么遮掩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事情是这样的”
魏家的规矩魏仁义早就给我说过,魏家世代都要生两个儿子,一个留在家里经商,另一个则净身入宫,做皇上身边的太监,一边给皇上耳朵边吹风,另一边还可以把宫中的情报传递回家里。
魏仁义很不幸,就是这一代魏家选择入宫为宦的那个孩子。
按理来说,家产都应该是嫡长子继承,而次子入宫为宦是人间常理。事实上,魏家上面几代也都是次子入宫,嫡长子继承家业的。
可是这一回为什么让魏仁义入宫呢?那是因为魏仁义的弟弟魏飞从小就不老实,十二岁的时候就搞大了家里丫鬟的肚子,生下了一个奶娃子。圣人都说:君子抱孙不抱儿。魏家二老一见这孙子,喜滋滋的,舍不得让自个儿的孙子没了亲生父亲,所以魏父毅然决然的便让魏仁义入宫为宦去了。
魏家世代为宦,可以说是一个太监家族,魏仁义入宫的时候,宫中自然是有人接应的。而且也不是外人,正是魏仁义的亲叔叔,他爹的亲弟弟。
他爹比较幸运,没有做太监,可以在家经商,享受富贵。而他叔叔就倒霉的多,在宫里不知道当了多少年太监,受尽了屈辱与白眼。
但毕竟是血脉之亲,所以魏叔叔见到魏仁义的时候,还是亲切无比。他自小就净身,没有子嗣,魏仁义以后又要在宫里做跟他一样的事,可以说他把魏仁义视若己出了。
听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若不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真不敢相信,真的有一个家族,甘愿让每一代都当太监,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太监家族”
魏仁义苦笑一声,他在笑的时候,容颜就像天使一样,没有一点瑕疵。而只有他露出这样的苦笑时,我才能发现他眼角微不可查的一丝皱纹。
“穷苦人家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如此,富贵人家贪心不足罢了,也无甚稀奇”
魏仁义继续给我讲着他的故事。
魏叔叔对魏仁义是发自内心的疼爱,而他也不愿魏仁义走他的老路,成为一个断子绝孙的太监,所以他就给魏仁义想了一个办法。
后来,也就是凭着这个办法,魏仁义才能没有经过净身这一程序就留在宫中,更是成为皇上的亲信。
也正是因为魏叔叔的这个办法,导致魏仁义日后也经历了更多事,有了更多的隐忍,不过好在总算都苦尽甘来了。正是因为魏叔叔不忍之后的谋划,让魏仁义得以成为了深宫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一个不一样的太监。
“雀儿,你猜我叔叔是怎么帮我留住子孙根的。”
我道:
“这当不会是普通的办法。雀儿常听人说,就算贿赂敬事房的太监,多半也要割上一点,可是我看相公你龙精虎猛,绝没有挨过刀的痕迹,所以不会是这种常规方法。莫非是皇上?”
魏仁义眼神中闪过一丝苦痛与黯然,脸上浮现的尽是沧桑。我抱住了他,他吻住了我,苦笑道:
“不愧是我聪明的雀儿,你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并不是我聪明,而是你那点事儿,只要有智商的人用脑子过上一遍都能知道,只是你偏喜欢自欺欺人罢了。
“雀儿你猜得不错,我叔叔当初便是这么跟我说的,可以帮我保住那东西,但我可能会受上另一番苦楚。当时我便想了,这世上焉有比断了子孙根还大的苦楚?我年少害怕净身,便答应了叔叔。”
“那天叔叔很高兴,说他终于做到了,给魏家又留了一个后。那天晚上他带着我吃了顿好的,而且还喝了酒,我也被叔叔灌醉了喝多了以后,叔叔便把我抱上了圣上的床。那一年我只才十五岁而已。”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十五岁啊,一个如花般的少年,纯洁可爱本不应是他入宫来遭这份罪,遭罪的应该是他的弟弟。可是魏飞只因为不纯洁,便能逃过一劫,而纯洁听话的魏仁义却被送进了宫里,遭遇如此非人的对待
这个世界,真的有公平存在吗?或许有吧,但也只在强者手里罢了。
我沈小雀,从不嫉妒强者拥有在这个世界上公平生存的权利,因为我知道,那是强者斗来的。
魏仁义说到这里,停了好久好久。虽然他的嘴巴停了,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似乎有一种余韵,在向我诉说着他这些年受到的苦楚。
我抱他更紧了。
“雀儿,之前我常常被皇帝召回宫里,便是便是他思念我了,想与我成那好事。虽然皇上是天下之主,但是他天生就对女人没有兴趣,只喜欢跟男人在一起,之前生的那几个皇子,都是太皇太后做主,选了模样性情皆似男儿的妃子,又找了十七八个美男围在床底周围,这才让皇上勉强跟妃子们成就了好事,生下了那些皇子到了后来,太皇太后薨了,皇上没有了约束,便再没临幸过妃嫔们了。”
我点了点头,心疼的对魏仁义道:
“之前你那么憔悴,想来没少被折腾,相公受苦了。”
魏仁义抓住了我的手,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显然已是苦尽甘来了。
“至于云妃也就是你口中的渺仙,她本是天朝西方云国的公主,不是汉人,所以她有的时候对与世事的看法,跟我们汉人不同。那一年,天朝大军占领了云国都城,云国派她来和亲,这才算没有让云国亡国。可圣上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啊,和亲又有何用?呵!”
我也叹了口气,摊上这么个圣上,无论是魏仁义还是渺仙,都受苦了。
“后来,渺仙喜欢上了你吗?”
魏仁义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
“确实如此,当初在宫里不知怎的,她就看出了我的虚实,明里暗里的也暗示过我,可是宫门深似海,我叔叔临死之前告诉我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不可莽撞行事,我又哪里敢跟她发生什么呢?”
也许正是因为魏仁义的这种态度,所以渺仙才偷跑出宫去,入风尘丽春院中,看遍人生百态,寻找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吧。
不够会去丽春院的男人,又怎会有渺仙这般人物看得上的呢?
也许只因为我是女人的原因,所以当初渺仙选择了我吧。
“她是回云国去了吗?”
魏仁义点了点头道:
“云国世代,以女为王,她侍奉过上国天朝的皇帝,回云国检测之后,若还是处子之身,便可继承皇位。所以她没有理由不回去,因为兵祸,云国早就乱成一锅粥了,那里的人民需要她。”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我跟魏仁义对视一眼,都觉得渺仙既然已经走了,断没有人会来找我们,会是谁呢?
魏仁义打开门,门外是海州知府。
海州知府脸上堆着笑道:
“魏大人,下官没在海州看见您。”
说完,转身就走了。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