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灰塔的黎明

第六章 阻断的出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天,雨并没有停。非但没停,还越来越大。非但越来越大,还吵的三人谁都无法真正入眠。岩石遮挡之外的世界仿佛正在经历毁灭一样,这岩洞中的方寸之地似乎成了这个世界最后遗存下来的方舟。
方舟上的三个人有两个都失去了离开它的勇气,如此巨大激烈的雨,好像将奔流城下方的河水从天上倒灌下来一般,更别说其中还夹杂着风和雷电,那感觉完全就像是海洋与天空发生了反转。只是不巧,剩下的那个人偏偏是队伍行动的决定者。
起司皱着眉头凝望着外面的水世界,他依然没有从中感受到邪神的力量,这再次说明眼前的自然景观不是那些可怖的世外存在所创造的,它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如此自然,才令人绝望。法师在很多故事里具有操作天气的能力,或至少可以影响一场雨,一阵风,问题是那也要看幅度,小雨,微风,对起司来说不在话下。
哪怕是一场可以解救某个干旱村庄的雨水,此时的灰袍也不是无能为力。但这样的雨,想要制造它或停下它,那就非得是神不可,不,就是真的神也要迟疑。
“看来我要修改之前的猜测了。如果这是特意制作出来对付万法的,那他们惹到的人也未免太过可怕。”起司低声说着。
只是这话别说尤尼和聘威因为雨声听不见,连他自己都要怀疑口中是否发出了声音。这现象很不好,如此磅礴的响动,对需要咒语的施法势必同样造成影响。
“就算这样,我们也要出发吗?”聘威用手语比划出这样的意思展示给起司。后者理解前恶魔脸上的无奈,但他有他的担忧。那个袭击了两人的影子,肯定也在某处蛰伏,巨大的雨会影响所有生物的取食,一旦雨势停止,饥肠辘辘的生物一定会优先朝着知道位置的猎物而来。
甚至更糟,如果它饿的太过,可能会顶着雨闯入这里也说不定。总之,与其担心一个不明的威胁,趁着雨势离开会是能够避开麻烦的选择。换言之,从两个风险里选一个小的罢了。
“出发,你帮尤尼背着行李。我们先下去再说。”起司对聘威比了比手势,又对尤尼做了要求。
学徒的性格在这种时候就体现出了优势,他完全不会怀疑起司的决定,哪怕是在如此恶劣的天气里,尤尼也没有丝毫抵触的意思。这种缺乏主见对于个人未来的发展来说当然是有害的,而现在,它可以利用。
古老的通道里已经没有了龙火之毒的存在,至少留存的量级不至于引发人体不适。起司点亮了黎明之息,举着提灯走在第一个,他还特意回头看了眼聘威,后者在阳光中并未露出任何的不适,甚至还有几分享受。
弯曲向下的楼梯年久失修,不对,年久失修指的多是中间出现了破损的建筑,眼前的楼梯几乎已经快要腐蚀成斜坡,许多台阶已经不足以落脚。这种情况直到将近百个台阶后才有所好转,那些隐藏在山腹中的部分躲过了水流和空气的腐蚀,较为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用阳光作为光源有一个好处,就是那些带有异常能量的生物会下意识的躲避。起司在走过一个平台的转角时听到了嘶嘶声,他的余光看到一只人头大小的蜘蛛消失在角落里。
这不奇怪,类似地穴之母这样的邪神虽然不见得看得上如此小的密闭空间,可死寂之中确实容易滋生与阳光为敌之物。更别说蜘蛛和蛇等生物天然就带有某种受到感染的倾向,一旦某个地方出现邪恶力量,这些生物总是首当其冲的被影响。起司不认为这是天性,只能说它们的生存方式造成了这种结果。
“这地方不错,袭击你们的东西应该跟不进来。我的建议是不妨在此等待雨停,先生。”聘威对黑暗的洞窟并无恐惧,没有什么地方能真正危险过深渊。
“看看你脚下,这些沉积物不是灰尘,它们是动物骨骼的残骸。我刚才看到了一些超出自然尺寸的蜘蛛,我想它们可能是这些残骸的制作者。那些被巨龙逼的退守这里的人,他们的结局或许便是如此。”起司将灯光向下挪了一下,果然看到几人脚底的尘土有着些许异样的颜色。
“老师,我不明白。如果他们可以通过石墙挡住巨龙,为什么不从下面逃跑?”尤尼尝试着提出问题,这是他在万法养成的新习惯,令起司满意的习惯。
灰袍没有立刻回答的打算,他调整灯光,放缓脚步,让尤尼可以更加专注在自己的问题上,“结合我们目前的遭遇,你不妨想一想各种可能。别紧张,这不是考核。我不反对万法之城式的教育,但我希望灰袍的学徒可以精于观察,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是我们的重要特质。想到了就说出来,没关系。”
“是,您提到了龙火之毒,这是种可能。发生异常的蜘蛛,另一种。巨龙可能不止一头,他们堵在出口两端让人无法逃脱,第三种。或者…这条通道并不通往外界。”
尤尼说出第四种猜测的时候,提灯的灯光刚好照亮大量的石头,不是石墙,是碎石,来自塌方的碎石。它们将整个通道都填满了,没有丝毫缝隙。
“看来你说对了。很好,这样很多事就解释得通了。”起司听起来并不恼怒,似乎眼前的塌方没有阻挡他们的出路一样。灰袍转身将提灯递给学徒,因为尤尼的行礼正背在聘威身上,而且这孩子更需要它来自保。接着,蓝色的光彩就在起司的眼中开始酝酿。
离开了万法,空气里的魔力含量直线下降,法术的施展不再那般轻易。不过作为在这种环境里成长的法师,这难不倒起司,不如说当他决定要离开时,就已经考虑到通道塌方的问题。
炼金骰子从他的指尖落下,在地上发出一系列的滚动声,最后碰到塌方部分左侧的凸出物。
“我要在这里开一扇门,它不会存在太久,所以只要我不见了,你们什么也不必犹豫,只管追着我消失的地方,明白吗?不管那里看起来多么离奇,或完全不离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